“哎,看来这年轻人我是挖不走了,这是我的电话,如果以后想通了,随时可以找我,五院l区,真的不是好地方,你……很容易死的。”张队不放弃的摸了一张小纸条递给伍梓棋。

    “张队,多年未见,一出现你就挖墙脚这不太好吧。”陈醉的口气充满了不满。

    张队倒也不觉得被人点明用意之后害臊,往窗外弹了弹烟灰,回头淡笑道,“你工作的那里,谁有命呆呀,我这不是为年轻人着想,害怕人好好一青春正茂的小伙子被你那地儿害得英年早逝么。”

    陈醉不甘示弱的讽刺道,“呵,张队,你这话说的就像你们警局每年没有警察牺牲一样,我们那儿,自科室建立以来死的人也没你们警局的多吧。不说我们这些特殊行业,就算送外卖的,每年也有几个送餐的时候出车祸死掉吧。”

    伍梓棋现在明白这两人肯定是有矛盾的,现在不过是以他来作伐子互相攻击而已。

    这张队的话倒也没错,但是不是真的关心他,就难说了。

    张队听罢陈醉的话,脸黑得赛过包公,“不谈基数,只谈个体那是耍流氓,你怎么不说死亡率呢,你们这里死亡率可是百分之百!”

    就在伍梓棋以为他会暴起吼人的时候,张队却整个人散架了一般靠在坐垫上,“算了,懒得和你一个女人吵,我叫你们上车也不是为了吵架的,我路过这边看到有案件就跟过来看看,看到你,我很好奇你会报警,说吧,这里是什么情况。”

    陈醉一副不屑开口和张队说话的样子,车里一时间又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伍梓棋觉得十分不自在,征询的看向陈醉。

    陈醉朝他微微点头,“鬼怪这些东西,他虽然没见过,但也算相信它们是存在的。”

    得到陈醉未加阻拦的首肯,伍梓棋便知道这个张队以前应该和五院l区的非人类调查科有过比较深入的合作关系。

    再结合他们话里之前谈到叶欣,伍梓棋便知道这个张队以前应该也是叶欣父亲关系比较亲近的同事。

    或许是因为陈醉他们以前的小组没有护住叶欣的父辈们,所以这个张队对l区非人类调查科唯一存“活下”来的陈醉有意见。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伍梓棋的猜测而已,他一边心里揣摩着个中关系,一边也将理发店里的情况简单的给张队说了一下。

    “好吧,你说的情况,我就暂且相信,不过队里其他人不信鬼力乱神的东西,你的说词可做不得数,一会儿你跟我去队里找模拟画像师把两只鬼的样子画出来,到时候就能把那两个受害者找出来了。”

    还要跑一趟警局呀,太麻烦了,伍梓棋最近可不想再去警局了。

    伍梓棋摇头道,“不用了,我会画画,你有笔么,我现在就画给你。”

    “只有圆珠笔,笔记本,行么?”张队从胸口袋子里抽了一只圆珠笔,又从公文包里拿了一本笔记本出来。

    “行,给我,麻烦开个灯,一会儿就好了。”伍梓棋接过圆珠笔,翻开笔记本刷刷的就画了起来。

    那两个受害者长得十分漂亮,而且她们死状也说不出的凄凉,虽说她们表情有些狰狞可怕,但伍梓棋还是将她们最冷静那一刻最接近人类形态的模样的画了出来。

    随着伍梓棋手里的画像越来越完整,斜过身子一直看着他作画的陈醉也不由自主的发出了赞叹,“真像。”

    “陈醉,你这次捞到宝了,这小子不仅能看到鬼还能画像,怪不得你不想把他让出来,小子,你真的不考虑来我们局里上班么?”

    虽说已经很久不曾画画了,但速写的功底还在,寥寥几笔就能将那两个女子的模样表达清楚。

    伍梓棋将笔记本和笔还给张队,诚恳的拒绝道,“在我落难的时候,如果是张队先来捞我,我肯定跟你走,但当时警察并不相信我,跟你去警局上班虽说安全很多,说出去也很光彩,但整个警局恐怕除了你,也没人相信鬼怪的存在、没有其他同事会相信我,那样的工作环境下,我的工作恐怕也很难展开,我活得恐怕也不会开心吧。”

    “没想到你小子还真的认真考虑了一下我们警局啊,你说的情况确实存在,但以后你就明白了,同事的不理解和命比起来,还是保命更重要,反正我这里随时欢迎你。”

    张队收回了笔记本,郑重的放回了包里,“好吧,我想知道的,你们也告诉我了,我就不打搅你们抓鬼了,我也要回去查看这两个女人的信息了。”

    这就是利用完了他就赶人咯,这张队也太现实了吧。

    陈醉竟是一点表示也没有,完全不耐烦继续待在车里了一样,推开车门,径直就下去了。

    伍梓棋可不想白白给别人提供信息,关门之际趴在车门框上说道,“张队,查到她们两信息,记得告诉我一声啊。”

    “你这小子还真是不吃亏的性格,得了,你还怕我占你们便宜啊,交换情报,以前我们向来都是如此合作的,不然你觉得陈醉那女人会这么容易下车啊,你们给我情报,我自然会给方便,回见嘞,拜拜。”

    张队挥挥手,启动车,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他倒是得到了情报回去查案了,伍梓棋的工作却是刚刚开始。

    留在案发现场的警察接了个电话后,便没有阻拦两人进入案发现场。

    可能是离开的张队给他们打电话打了招呼,也可能是张队向更高等级的警官汇报后,上头给他们的特权。

    不管怎样,伍梓棋可以正大光明的进入案发现场查看了。

    楼下两人刚才已经查看过,没有什么特殊线索了,伍梓棋见刚才已经有警察上了楼,楼上到现在也没什么动静,那说明上面应该没有命案发生吧,如果发生了命案,上面的警察会叫下面的人上去的。

    虽然觉得老板娘不算好人,该死,但没有出人命到底还是让他心里轻松了很多。

    可还没让伍梓棋松口气,就见红色的粘稠液体沿着楼梯往下蜿蜒流淌。

    “血!”

    陈醉和其他警察因着伍梓棋的惊呼,随着他的视线也发现了情况。

    楼下的警察立刻摸向腰间的枪,就想往上冲去。

    “慢着。”

    陈醉伸手拦住了他们的行动,她弯下腰,伸出手指在血泊上抹了一指的鲜血,捻了捻,眉头一皱,“晚了,他已经被鬼杀死了。”

章节目录

传说入侵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矛盾的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矛盾的橙子并收藏传说入侵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