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游行队伍顶着烈日走向桂王府的时候,距离他们不远处,一处宽阔的厂房內,一群工人正在挥汗如雨地工作着。

    这里面有男也有女。

    他们每个人的面前都看着一个直径半米多的平底锅,这个平底锅坐在泥制的炉上,里面的温水中漂浮着数量众多的蚕茧,而且分成前后两组。前面的一组在水中不断跳动,一根根从蚕茧上引出的蚕丝分别汇聚成三股,并且在前方牵引向上翻过几组木制构件,并经过底下木炭烘干,最终牵引到一个就像撑开的马扎的木架子上。而这个架子中间的木轴向右侧伸出,通过木制连杆摇架一直连接到工人右脚的踏板,随着工人的踏动带着木架旋转,将三根由多股蚕丝汇聚成的丝线不断卷绕……

    好吧,这是缫车。

    天工开物就有的,正式名称三绪脚踏缫车。

    那炉子并不是煮茧的。

    而是用来下面木炭来保持平底锅的水温的,不过温度仍然在六十多度。

    这些工人必须在一边踏动脚下踏板的同时,不断在这六十多度的水中将一个个蚕茧的丝头理出,以补充前面抽完的蚕茧,每一根丝线都是由几个蚕茧的丝用本身自带的丝胶粘合而成,而这个粘合后的产物才是蚕丝或者说丝条。

    也叫生丝。

    此刻这座数十米长的巨大贯通式的厂房里,三排上百个缫车正在这些工人脚下不停转动。

    而他们身后专门是煮茧的。

    蒸汽煮茧是不可能了,都是古老的大锅沸水煮,这些人必须严格控制煮茧的温度和时间,尽管煮茧的目的是去除丝胶,使丝可以牵出,但煮净了丝胶却会影响丝条强度。茧丝需要这些丝胶才能聚合成一股生丝,而对生丝继续加工,最后彻底去除丝胶才是柔弱的熟丝。不过实际使用的绝大多数都是生丝,熟丝太高端,而且强度大幅下降。煮茧与缫丝就这样共同进行,整个巨大的厂房里所有工人挥洒汗水,期间还有监工拎着藤条不断巡视,并不时发出呵斥声。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尽管这厂房的里通风还算不错,但仍旧无法抵消煮茧的热气,缫丝盆的热气,甚至那些烘干丝条的木炭的热气,甚至因为大量工人聚集的热量。

    突然间一名女工栽倒。

    “拖出去!”

    坐在风口的工头喝道。

    两名监工立刻架着她出去,走到一间专门的凉亭里,很快里面一个悍妇就上前,赶紧喷嗅盐弄醒然后灌药……

    不是为了救治。

    她的救治方法很简单,回去找个阴凉处睡一觉就行。

    救醒她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她赶紧回去干活,对于缫丝厂主来说,任何一台缫丝机都不能停,如果她实在撑不住,的确得重新叫个人顶,但如果她只是太热,那无非就是灌点盐糖水而已……

    “再热头上也有屋顶,又不是让你们下地锄草,都是壮劳力怎么就那么娇贵?都打起精神来,误了老爷的生意,这个月扣你们工钱!”

    工头敲着桌子喝道。

    那些工人低着头默默工作着。

    远处隐约传来那些游行者的口号声。

    “虎爷,这是闹什么?”

    一个监工走到工头身旁,舀起旁边缸里的凉水,猛灌几口之后好奇地问道。

    “据说是桂王要献高州府和罗定府给女皇,祝贺太子百日,而且听咱们老爷说,是护国公逼的,此时惹起众怒。城里几个书院的学生们都上街请愿,要桂王收回成命,而且把此事交给咨议局投票,这是去给桂王递请愿书呢!咱们老爷这不是被叫到咨议局去开会了吗,就是为了此事,话说那护国公也太蛮横霸道了,他儿子百日居然要桂王献两个府,咱们广东人也不是好欺负的!”

    虎爷愤愤不平地说。

    “那要是咱们不给,水师是不是又要打虎门了?”

    监工带着惧色说。

    “怕什么,虎门炮台三百多大炮呢,还有几十门万斤巨炮,那水师还能飞过来不成?真要敢来,虎爷我打遍广州无敌手,就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是功夫!”

    虎爷傲然说道。

    他这才发现所有工人都停下了。

    “都干什么,还不快干活,外面那个好了没有,能动了就赶紧回来接着干!”

    他拿藤条敲着桌子喝道。

    那些工人们面面相觑,不过最终还是低下头工作,那个女工也被架回来,坐在她自己的那台缫车前有气无力地工作着。但整个厂房內所有人的速度都慢了许多,不少人都在用目光交换着信息。这些工人都是每天工作超过十四个小时,甚至遇上活多还得到十八小时,几乎回到自己贫民窟的住处就是睡觉,根本不会关心外面发生了什么。

    但此刻这个消息却恍如雷霆般。

    这些工人绝大多数都是失去土地的农民。

    因为广东海上贸易持续发达,丝绸,棉布,糖之类出口红火,种植桑树,棉花,甘蔗带来的收益远远超过粮食,地主开始大量收回土地,然后以雇工搞种植园。尤其是甘蔗种植园在珠三角外围丘陵区非常普遍,就算没有收回土地的,也强迫佃户必须种植这些。但收购这些的同样也是那些地主或者有势力的大商人,他们不可能给农民足够养活家人的价格,而卖给农民粮食的,同样也是这些人,他们同样也不会给农民低价。收经济作物卖出粮食,这个手段榨尽农民的血汗,甚至比收粮食地租更残酷,结果就是农村越来越多人陷入饥饿不得不外出求生。

    而广州的这些工厂,则是他们最主要的归宿。

    另外还有粤北铁矿。

    这情况就类似于民国的上海,周围农村无法容纳的人口,都被一座大型城市吸引过来,然后为了求生不得不进入工厂,在这里被工业化这个很美好的名字吸干血肉。

    这间厂房里就不乏来自高州和罗定二府的。

    但如果是朝廷治下呢?

    工厂不会没有底线的压榨,因为皇庄也在收人,工厂的工资太低可以去皇庄,皇庄也不会没有底线的种经济作物,实际上皇庄种什么都是由上级根据情况限定。无底线的不顾粮食安,把所有土地都种经济作物是不行的,甚至大多数皇庄都只准种粮食,但朝廷会给予其他方式补贴。南都周围皇庄目前就是如此,连油菜都已经开始限制,转而以补贴的方式食用朝鲜产的食用油。

    后者也是大明商人的种植园。

    杨庆从三年前就已经开始鼓励商人去朝鲜,以农奴庄园在朝鲜各地购买因战争而荒废的土地,主要种植油菜和地瓜。

    当然,对于这些工厂的血汗工人们来说他们并不懂其他的。

    他们只知道一点。

    皇庄会分地,皇庄不交税,皇庄地租最高只有四成,实际上绝大多数都是两到三成,而且皇庄提供小学义务教育,而且在皇庄还能通过当兵打仗出人头地,而不是在一间厂房里累死也依旧命如草芥。

    可是,咨议局不会同意啊!

    哪怕是这些工人,也都明白这是一场自导自演的戏,咨议局就等着请愿然后否决。

    那怎么?

    那些工人们在交换着目光。

    外面的口号声依旧不时传来,混合着外面的蝉鸣,和夏日的炎热,让此刻所有工人的心中生出一种想要发疯的狂躁。

    突然间一个正在煮茧的年轻人猛得站起……

    “干什么?”

    虎爷喝道。

    “老子不干了!”

    那年轻人吼道。

    虎爷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清醒过来,然后一把抄起了桌上藤条。

    “你个狗东西想造反吗?”

    他骂道。

    两个监工立刻走向那年轻工人。

    “走啊,咱们还在这里受这种苦做甚,回去告诉乡亲们,准备迎接朝廷的大军啊!”

    那年轻人并没理他们,而是对其他几个工人喊道。

    “还敢煽诱别人!”

    虎爷怒发冲冠,光着膀子拎着藤条直冲过去。

    那年轻人明确情绪有些失控,并没注意别的,依然在朝另外几个同乡的工人招呼,而且有两个也跟着站起来。很显然对他们来说,与其在这里继续当牛做马,还不如回去宣传这个消息,让那些同样早就忍无可忍,甚至都已经有往朝廷控制区跑的乡亲们一不做二不休,趁着朝廷已经想对这两地下手了,干脆先闹起来。

    虎爷直冲那年轻人,举起藤条就抽过去,那年轻人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抽在身上。

    他的惨叫声立刻响起。

    虎爷紧接着再次举起了藤条。

    突然间旁边一名工人站起,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们又不是你们家的奴婢,这工我们愿意做就做,不愿意做就辞工走人,你们凭什么打人?”

    那工人质问。

    虎爷有些难以置信地转头看着他。

    “反了,简直反了!”

    他气急败坏地说道。

    然后他抬脚踹向这名工人,后者立刻向旁边一闪,虎爷的脚正揣在旁边的缫车上,而且鬼使神差般从两束丝中间踹进丝架,一脚踹进底下烘干用的炭盒……

    他是光着脚的。

    “啊,快来人哪,工人造反啦!”

    他的尖叫骤然响起……

章节目录

护国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允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允锋并收藏护国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