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道教门派众多,以天师道为尊。

    天师道历代天师都姓张,到了汉末,教主张鲁更是割据汉中,成为一方诸侯。

    因此有了足够的钱粮灵药和武技,培养门下弟子。

    没想到儿子培养成为得道天师,徒弟姚道义却培养成了武技宗师高手。

    以武艺论,姚道义是华夏道门之尊。

    姚道义为华夏道门之首,当年曹操平定汉中地的时候,他就已经跻身顶级高手行列,曾经和许褚较量,不分上下,现在十年过去,他的修为更加精进。

    单单手中那柄天罡剑,就被他注入道家真元,一剑如电,仿佛雷电从天而降,目标直指封舟。

    “雷剑!”

    封舟眼睛一眯。

    他认真研究过《九阴真经》这一道家无上绝学,但是和千年前的道家武学想必,更加的招式华丽精湛,却失去了粗矿质朴,杀伤力或许大了,但威力却有所不如。

    他来到这个世界,也曾趁着间隙上过峨眉山,拜访过住在上面的方士,领略过他们的武功,但是方士的武功,显然比不上眼前的这位姚道义。

    “内功深厚,道元深湛,敢接二连三的向朕攻击,该轮到朕了!”

    封舟冷笑一声,拔出了腰间所配的天子剑。

    刘备登基称帝之后,有天外陨星落在金牛山上,从中提炼出天外镔铁,命工匠大师蒲元以此为基,打造出了八柄利剑,称为“章武八剑”

    刘备除了留下一把自用之外,另外七把剑赠与三个儿子,以及诸葛亮、关羽、张飞、赵云。让诸葛亮在凤角处提上“章武”二字,以传于后世。

    故称之为“章武八剑。”

    在吴彤、张闻震撼的目光中,一道金色剑虹,从封舟腰中直射长天,宛如横贯日月的彗星般,带着无匹凌厉的剑意,迎向姚道义的凌厉一击。

    “轰隆!”

    两道剑气相撞,顿时爆发出宛如雷暴般的声音。仿佛飓风遇到暴雨,整个闪拍仿佛都在震荡,而山下的数千骑兵,包括司马师在内,更是惊的连手中马鞭都几乎要扔掉。

    “他两人长剑相交,竟然敢爆发出这么大的响声!”

    “似乎惊雷震动,暴雨欲来啊!”

    众骑军各个脸色大变,如见神砥。

    司马师更是心神皆震:“他们的武功,已经超越了俗世啊,若是单独遇上一个,没有千军万马,真拿不下来啊!”

    “破!”

    封舟丝毫不理会山下众人,直接挥动章武天子剑,一剑轰飞姚道义的天罡剑,剑虹惊天,向他本人凌空劈去。

    姚道义苦练道家武功几十年,虽然强大,但终究比不上后世佛学的集大成者。封舟两世苦练易筋经,一身武功早已出神入化,远在姚道义之上,便是后世道家集大成者王重阳在这里,也未必挡得住封舟一剑,何况姚道义呢。

    “挡!”

    姚道义急切之间,抽出了腰间拂尘,那是精钢所铸,和封舟的章武剑一撞,顿时雷声大作!

    两件兵器互相劈砍,纯粹看个人功力。

    “噗。”

    姚道义闷哼一声,身形为之一震。

    在那一击之中,他的真元明显远不如封舟,吃了暗亏。

    “再斩!”

    封舟纵身离开马匹,高高跃起,利剑如虹,在半空中拉出一道华光,剑气森森斩向姚道义。姚道义脸色一变,他此时旧力刚尽,新力未生,根本挡不住封舟这一剑。

    “姚道兄支撑不住了,救他。”

    李夫人清声说着。

    随着她说完这句话,其他六人已经到了山坡上。

    大魏太后郭女王,出身巨鹿郭氏,虽然比不过弘农杨家,却也是诗书传家,名门望族,数百年经营,培养出李夫人这样的剑道高手。

    只见她一剑前指,宛若仙人踏月而来,剑锋犀利,斜斜而来。

    她身法轻妙,出手方位、力道简直是妙在毫巅,剑如白虹,轻飘飘的托向封舟的章武天子剑。

    “嘭。”

    李夫人一声惨呼,手中利剑顿时断裂成碎片,自己也忍不住脸色一白,猛的倒退数步,只觉得体内气血相涌,心中骇然。

    “我这一剑纵横天下,何等犀利,便是当年的王越也不过与我打成平手,竟然也挡不住刘阿斗的一剑。他修为到底何等恐怖?难怪阵斩无数战将。”

    李夫人虽是女子之身,但随太后郭女王历经风波,所向无敌,却连封舟一剑都挡不住,她心中怎能不惊骇?

    不过这一丝,终于被他人争取到时间。

    “去。”

    达来摩手掌一翻,现出一枚佛珠。

    这枚佛祖乃是金刚石打造,无坚不摧,又带着达来摩无上真元,猛的击出,化作一道彗星般,凌空撞击在了章武剑之上,把章武剑打的剑身一晃。而竺法雅,则直接一步踏出,双手拔刀,凌空一刀斩来。

    “咔嚓!”

    虚空中仿佛有闪电划过。

    几乎无法用语言去形容这一刀。

    如果说盛年之时的关羽,劈出的青龙偃月刀乃是沙场狂龙,那么这位白马寺供奉的武士一刀,却如佛门金刚一怒。

    璀璨的刀芒,横跨数丈,无比辉煌凝练,如银河直落九天而下。仿佛旁边的谷水河都能被他一刀破浪,刀芒还没到,刀意已经威凌而来。

    如果胡斐、田伯光这样的刀客见到这一幕,只怕要羞愧到自杀。

    “齐云一刀斩!”

    这是竺法雅在白马寺齐云塔上,苦思了三十年,劈出的一刀。作为白马寺供奉,他坐镇寺中抵挡住了无数次兵灾,凭借的就是无上神通。

    吴彤、张闻身形晃动,摇摇欲坠。

    两人苦练“轩辕锻体术”已经有好几年,足以和当世第一流战将拼斗,此后读书明理,统兵征战,已经不是昔日吴下阿蒙。

    但此时此刻,若不是靠封舟护体真元保护,仅仅是刀意,就足以把他们撕成粉碎。但哪怕这样,面对这天河倒倾的一击,吴彤、张闻也感觉喘不过气来。

    “哼。”

    封舟也目光稍稍凝重,握紧拳头,一拳向大和尚竺法雅打去。

    “轰隆。”

    虚空震动。

    竺法雅的手中钢刀,直接被打了一个粉碎,他本人更是在半空放了一个跟斗,重重落地,口角忍不住溢出一丝鲜血。

    “他怎么这样强大?”

    竺法雅心中惊骇。

    他本以为自己坐镇白马寺,足可以当时顶级宗师并肩,但现在看来,自己不如大汉天子远矣。

    一击之威,高下立分。

    尤其这还是竺法雅积蓄三十年的一刀,而封舟只是随手一拳,他右手还拿着章武剑于人对敌呢。

    不过还好,竺法雅这一刀争取到了时间,姚道义缓了过来,手中天罡剑再次狂挥,与封舟劈杀缠斗在一起。

章节目录

舟行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明少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少江南并收藏舟行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