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1.截杀之

    正当赵德楷心中狐疑不解之时,只听得房门轻叩,嘎吱一声被打开,李破军等三人去而复返。

    赵德楷会心一笑,看来太子殿下心中已有定策啊。

    “德楷应该有话要说吧?”李破军重新坐下,看着赵德楷笑道。

    张文瓘也是笑道:“方才看见赵兄欲言又止,料想应是顾忌莫氏兄弟吧”。赵德楷闻言也是一笑,“非是信不过莫恩人,只是此军机之事,最好隐秘一些为好”。

    李破军看他一眼,示意他说。

    赵德楷也是坐直了身子,直道:“殿下,那慕容孝雋此去吐蕃,我等不可不防啊,一旦被其成功借到兵马,委实不妙,或可上奏朝廷,请圣人遣使前去吐蕃,叙说厉害,消除松赞干布对我大唐的敌视之心,让我军可放手打击吐谷浑”。

    赵德楷说罢,李破军几人也是不置可否的点点头,眼下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毕竟吐蕃跟大唐还没有撕破脸皮,派个机敏的使者前去,在松赞干布面前与那慕容孝雋争上一争,辩上一辩,或可使吐蕃不帮助吐谷浑,或者两不相帮,更或者相助大唐也不无可能。

    不要小看了这些一张嘴走天下的使者辩士,历史上王玄策孤身一人,靠着一张嘴,在天竺翻云覆雨,直接借兵灭了天竺(即今印度),还有那先秦时期,例如张仪苏秦这些辩士也都是风云人物。

    “赵寺丞所言极是,遣使前去陈明利害,或可使慕容孝雋无功而返”。张文瓘也是点头道。

    李破军也是点点头,而后又是挑眉道:“还有吗?”

    赵德楷几人一愣,继而也是摇摇头,李破军从怀中掏出一张绢布地图,上面绘制着吐谷浑吐蕃和大唐西部这一大块地方。

    李破军指着地图上的洮州,直道:“德楷你说你从慕容孝雋哪里逃出后一路向东,走了两天,大概在这处戈壁这里被莫壮救了”。说着指着地图上濒临大唐的一处荒原。

    赵德楷想了想点头道:“正是,殿下的意思是?”

    “你们看,吐蕃在吐谷浑的西南方,慕容孝雋若去吐蕃直接出伏俟城,往西而去便是,何必往这里走?”李破军指着地图上的方位问道,见得众人若有所思,李破军限定截图的说道:“这说明慕容孝雋怕了,当时我军已陈兵曼头山——库山一线,对伏俟城形成包围之态,伏俟城往西往南都是重兵对峙,直有同往大唐的东边没有兵马,这说明慕容孝雋害怕与我军碰面,就钻了个空子,企图往东,然后从松州之外的党项所部取道前往吐蕃”。

    说到这李破军也是笑道:“依我估计,慕容孝雋定是对吐谷浑兵马不抱信心,这才以高昌王、国相的身份出使吐蕃,更或者,这向吐蕃借兵之计就是慕容孝雋自己向伏允提出来的”。

    听到这,赵德楷猛的抬头,直惊道:“殿下果真神人也,慕容孝雋亲口说过,这出使吐蕃正是他自己提出并请命的”。

    说罢又是一拍脑袋说道:“慕容孝雋还曾问过我,问我如何看待此次战事,双方胜算几何?我直言天兵所至,吐谷浑必败,当时慕容孝雋也并没有发怒,只是忧心说了一句“天柱王自矜攻伐,太过骄横,只恐下场不好”,当时不觉得有甚,现在听殿下一分析,这便是慕容孝雋对吐谷浑兵马不抱信心的体现啊”。

    赵德楷说罢张文瓘二人也是崇拜的看着李破军,殿下竟是分析的丝毫不差,仅凭一个方向便是分析出来了这么多。

    这时,薛仁贵眼睛一亮,“我明白大将军的意思了”。

    李破军挑眉一笑,“仁贵说说看”。

    “截杀慕容孝雋”。薛仁贵惊喜的瞪大眼睛说出了心中的猜想。

    此言一出,张文瓘二人具都是一惊。

    李破很是满意的点头,指着地图上直道:“按照行程来掐算,现在慕容孝雋等人应该已经到了党项附近,或可领兵直去党项,将其擒杀”。

    看了看地图上方向和距离,正是如此,几人不由得一喜,只是张文瓘又是担忧的说道:“只是如今党项羌也反了,冒然前去党项羌所部,恐怕会有阻挠”。

    赵德楷闻言大惊,“什么?党项羌反了?何时的事?党项羌首领拓拔赤辞不是一向恭谨有加吗?”他一去吐谷浑大半年,受尽磨难,自是不知道月前党项羌已反的消息的。

    待得张文瓘与他叙说完了,赵德楷也是愣了,张着嘴有些不敢置信,“这……这、简直……”。不管是胶东王李道彦还是营国公樊兴都是爵位高的贵族,其中一个还是皇族,他一个六品寺丞却是不能妄加评论的。

    “简直是脑子进水了是不是”,李破军也是冷笑着说道。

    在他看来,这二人罪责难逃,好好的和睦关系愣是被他们自以为是的骄傲给打破了,见小利而亡大义,为了区区几千头牛羊,就不顾前方大战,逼反了后方的人,真是傻缺,就算要抢,也得打完了吐谷浑腾出手来再去抢嘛。

    赵德楷正要点点头,也是尴尬一笑。

    “党项羌应该无碍,分析情况来看,那拓拔赤辞对我大唐是有好感的,而且是恭敬的,只是被李樊欺负到了家里,不得不反,此次错在我大唐。待我备上厚礼,前去安抚,陈明利害,再传令李樊二人前去致歉,或可平之,先礼后兵,如若不行的话,那就做一回恶人了,谅那党项羌也不过数万人,灭之也无妨”。

    李破军想到了数百年后的党项,不由得心中发狠,竟有趁着机会灭了他的冲动。

    张文瓘等人感受到李破军这股子杀气,不由得心中一颤,不明白殿下说着说着又动了杀心,不是说错在我大唐吗。

    张文瓘咳嗽一声小心说道:“大将军,窃以为还是安抚的好,圣人已下旨申饬李樊二人,安抚拓拔赤辞了,而且如您所说,此次错在大唐一方,若冒然灭之,乃是师出无名,实非义战,恐惹人非议”。

章节目录

一世唐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当年秦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秦风并收藏一世唐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