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到淮南的官道上,两队人马并驾齐驱,及至三岔路口,一队为首的男人抬手止步,策马靠近另一队的首领。

    萧旸拱拱手“怀瑾,前方岔路,我们暂别与此罢。”

    贺谦点点头,萧旸又道“此时的淮南不啻于另外一个朝堂,你多保重。”

    贺谦以拳击他前胸“放心,我不过是个副使,天塌了还有陆铮呢。”济北与淮南方向相近,两人结伴行路半月,如今是要分开了。

    “保重。”

    “保重。”

    萧旸勒马掉转方向,贺谦忽道“季青,大男儿何患无妻,你等着,等我到了扬州,先物色几个美娇娘给你送过去!”高家真是不识抬举,连国公府的亲事都敢退!

    他说得爽朗,半带着打趣,萧旸笑骂道“不必了,你留着自己享用吧!告辞!”

    说完策马疾驰,徒留下满地扬尘。

    崔朗追上萧旸“哎,哎,我说,你真的打算光棍一辈子了?”

    萧旸连个余光都没给他。

    崔朗自顾自的嘟囔道“哎,那高家三姑娘我在文会上远远的见过一次,堪称国色呀,她的姐姐想必也差不多哪里去,怎么就出家了呢……还有,姐姐不行,妹妹也行啊,你怎么一个都不要了……”

    “我克妻。”萧旸回得干脆利落。

    “哦,对!”崔朗自觉失言,连忙补充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这样的这么可能会克妻呢?是这高家不识抬举。”

    这一回萧旸回京,确实是预备办喜事的,谁知刚回到国公府,高家人便上了门,言说那高家二姑娘高婍自小体弱,云麓观的清枢真人给批过命,此生唯有遁入空门才能活过三十岁。

    萧旸脾气并不好,更何况他的母亲昌寿大长公主权势滔天,高家自然不敢得罪,但二女已经生米成炊悄悄上了云麓观,权衡之下高家便主动提出愿意让三女代替次女嫁入萧家。

    说起来,高家二姑娘唯一的名声不过是病弱,但这位高三姑娘可是名动京城的“京华双姝”啊,两人都是嫡女,细论起来这三姑娘比二姑娘还出色些。

    谁知这萧旸,答应考虑,但考虑来考虑去,眼看着就要点头了,最后竟又回绝了。

    如此一来,不仅他坐实了克妻的名声,连带着高家那边弄得也很难看。

    “叹什么气,娶不上媳妇的是我,又不是你!”萧旸策马前行,心思却还在京城。

    这一回回京,父亲还是老样子,母亲的态度却有些暧昧,甚至问自己要不要先纳了沈家的那个小丫头……

    她才多大啊,也不知母亲怎么想的。

    不过,若是等她长大……

    马儿越来越快,萧旸想起沈秋檀对他丢瓷枕的样子……又凶又羞……好像,还挺好看?

    可惜她又一次的失踪了,而自己说好送到沈家的丫鬟和小厮,还没如期送到她身边。

    她那么多心眼子,应该是无恙的吧?

    …………

    沈秋檀当然无恙了!

    秦风带人将安府围了个水泄不通,部署好之后才打开车帘。

    陆铮先将睡得流口水的沈秋檀放到秦风手里,又在秦朗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控制住,里面的人、物,一个也不许跑。”

    “是!”

    “到了?”风有些凉,沈秋檀醒了过来“后面小院子,还有另外一个门!”

    她怎么会知道?

    赵文大惊之下,挣扎着想发出些声音给里面报信,奈何不光全身被五花大绑,嘴巴也被堵得严实。

    他只用能吃人一般的目光盯着沈秋檀,杨大人被抓了他不担心,这安府被围了他也不担心,但若是那小木屋后面的院子被查抄了,他比谁都担心!

    这可如何是好?

    这陆铮好厉害的心思,竟然将这么小的孩子培养了成了探子。

    如今回过头来看,当初他兄弟在河边捡到人,恐怕都是这陆铮安排的!

    真是便宜贪不得。

    秦风抬起黑炭脸盘,同样讶异于眼前这个“小探子”的厉害,同时也询问陆铮。

    陆铮命令道“全围起来。”

    沈秋檀本来不是小孩,自然也不好意思让人抱着,她走到陆铮身边,眼睛期待的看着甲卫们的动作。

    好酷呀!

    不一会儿院子里面就传出一阵鬼哭狼嚎,很快的,又安静了下来。

    “大人,已经控制住了。”

    陆铮点点头进了安府,沈秋檀连忙跟上。

    “你们是何人?竟敢擅闯我们安府?”黄嬷嬷冲了上来,冲到一半儿开始发虚。

    这些人,装备精良,动作有序,是军队?但又是哪里的军队?杨大人在哪里?

    黄嬷嬷身后,哑婆和其他几个婆子缩在一起,看到陆铮身侧的沈秋檀,眼睛亮了亮,好像放心了许多。

    “大人,共查获门房、杂役、护卫九人,婆子六人,另有小童二十二人。”

    “大人,那边没人,小木门儿那边的院子全是石头,还有一个带炉子的茅草屋,没看到有人。”

    赵文一喜,好似一个绝症病人被告知之前的诊断弄错了一般。

    药婆跑了?

    哈哈哈,他恨不得仰天长啸。

    沈秋檀不相信,他们这一路走得极快,茶肆的现场又被封锁了,谁会给这边送信?叫茅草屋里的人提前跑路?

    她从陆铮身后走了出来。

    “倪蝶!你没事!”学会隐藏自己,先看清楚事态的李翀从孩子堆里跑了出来,上前抓住沈秋檀的手。

    沈秋檀踮起脚,摸摸李翀的脑袋“乖啊,我们得救了!”

    陆铮看到李翀出来,先是一愣,而后整个人都紧绷起来,难怪找遍京畿都找不到翀儿的下落,竟是被拐到了扬州!

    再一看沈秋檀踮起脚摸翀儿脑袋,而向来眼高于顶的翀儿不但没有呵斥,反而主动低了低头来配合,心中又升起一股怪异的不适来……

    “世子殿下?”然而该说的话还得说,他现在的身份是陆铮。

    李翀将沈秋檀往后拉了拉“你是?”

    陆铮拉开架势,后退两步,给李翀行礼“下官是新任淮南道节度使,陆铮,见过晋王世子殿下。”

    孝怀是先太子的谥号,李翀被正式册封为世子的时候,有了晋王的封号,只是“孝怀”谥号在前,亲王册封在后,所以大多数人还是习惯称孝怀王府、孝怀世子。

    沈秋檀还是第一次见人对李翀这般郑重,莫非齐王对这个侄子很在意?

    这可是叔叔给侄子行礼了。

    李翀已经学会了隐忍,他斟酌着要不要相信这个陆铮,便见陆铮行礼之后,匆匆跟着一个甲兵去了小木门儿之后的石头院子。

    他与沈秋檀也连忙跟上。

章节目录

富贵盈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茴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茴音并收藏富贵盈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