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不使魏奶奶知晓我们此行的目的,出村的路,刻意的绕开了魏奶奶家。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bsp;如果魏奶奶知道我们是去挖开她闺女的坟地,恐怕她还会再蹦起来一回,但为了对付旱魃鬼,为了解决此地的干旱灾情,我们不得不挖开那座坟墓。只希望魏奶奶日后清醒过来,能够明白我们的良苦用心。

    小半个时辰后,我们一行人来到了山坳跟前,仰头看着那上面的龙跃石,以及龙跃石下面的坟墓,我的心莫名的跳动了一下。如果前番刘雪音的魂魄冒充了魃鬼,那么这次的坟墓,就一定是魃鬼的老窝了吧?如此想着,我们一行人快步来到坟墓跟前,师父再次仰头看了一眼天色,随即慎重的告诫道:“我们还有不足一个时辰的时间,务必在云遮日之前,将坟墓里面的棺材扒开,让阳光照射在尸体上面。否则一旦确认里面有魃鬼,我们会很难对付它!”

    说干就干,我从胡支书的手里接过一把铁锹,而五斤手里也是一把,胡支书自己留一把,三把铁锹同时向坟墓挖了起来。在我们挖坟的同时,一旁的罗兴海不停的捧着罗盘在四周转悠,一脸的兴奋,似乎迫切的想知道这坟墓之中为何能够存在聚集龙气的缘由。其实我心里也有些疑问,魃鬼乃是至阴至邪之物,本应该寄居在极阴之地,而龙气乃是至阳至刚,对魃鬼应该有威胁,不应该共聚一处才是啊……

    可我也不好把自己的疑问问出来,毕竟师父和胡清玄以及罗兴海都在此地,他们三位前辈都没提出这样的疑问,若是我提出来,说不准他们又说我幼稚。埋头挖着坟,尤其是三人合力,坟头很快便被铲平,再往下挖,我却是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因为挖到现在,我竟然连一丝潮湿的土质都没见到。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师父不是说过,魃鬼所居之地,应该是潮湿渗水的吗?与别的旱地格格不入,可我看这个坟地下去完全和旱地一模一样,根本不像是什么魃鬼的居所。想到此,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师父,你看挖到现在还是松散的干土,这里面并不像是魃鬼的寄居之所啊!”

    “为师心里有数,你只管往下挖便是!”师父竟是胸有成竹的指示我继续挖,俨然没把那些松散的干土看在眼里。我心里倍感纳闷,这明明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师父怎么还不肯承认这里面没有旱魃鬼呢?但我转念一想,如果这里面没有旱魃鬼,那什么地方才有?

    不对!

    我急忙埋头继续猛挖,而一旁,胡支书与五斤也在卖力的挖着,片刻后,我猛地用力扎下铁锹,却是突然听到一声脆铮铮的闷响之音。此刻,我和胡支书以及五斤相视一眼,慌忙向师父说道:“师父!这里面不像是棺木,更像是一块石头啊!”说着,我急忙大力的将泥土翻开。

    很快,我果真看到下面出现了一块石头冒头出来,而且我刚才的铁锹,正是砸在了这个上面,渐渐的,我们将这块大石头的上端俨然挖开,这,这看起来很像是一大块石碑啊!

    “停下!”

    就在这时,师父突然喝止。我们三人皆是不明所以的收起了铁锹,师父和胡清玄以及罗兴海快步来到跟前,但同时,师父皱着眉头说道:“你们都往后退!”不单单是我们三人,就连胡清玄,以及罗兴海,也被师父屏退。胡清玄一脸谨慎的向后退了两步,刚欲拿出符咒,却是被师父挥手阻止,师父又说“让我来!”

    胡清玄更加谨慎的说道:“杨师兄你小心一些!”

    师父和胡清玄无比谨慎的神色,让我更加摸不着头脑,他们到底怎么了?那不就是一块石头吗?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块巨大的石碑,但就算是一块巨大的石碑,也没什么可怕的。石头而已,能成什么怪?可我的脑海之中瞬间涌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这坟墓之中不埋死人,却是埋了一大块石碑,是什么意思?!

    旱魃鬼呢?棺木呢?难道这里面真的没有旱魃鬼?我想起了罗兴海昨夜在此说过的话,他说这里要么是一座男人坟,要么……要么是什么他没说完,但他确定这不是一个女人坟,而魏奶奶的闺女是个女人无疑。如果这里面不是埋着魏奶奶的闺女,那会埋着什么?魏奶奶的闺女呢?埋在了哪里?

    当年魏奶奶的闺女不是被其混蛋丈夫找了个风水大师在此地点了龙穴安葬了吗?现在怎么会在这坟墓之中现一块巨大的石碑呢?这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吧?!

    而且简直可以说是世上最大的诡异之事!至少又是我平生从未见过的古怪之事,师父将我们屏退,随之取出一叠符咒,那符咒像是昨夜他和胡清玄事先准备好的。然而未先用在旱魃鬼的身上,反而是要面对这么个古怪的石碑。师父缓缓站起身,先是伸开左手手掌,用右手捏住成叠的符咒,用力压在左手手掌心上面,然后用右手大拇指、食指和中指瞬间盘开,形成一个圆形的扇叶状。

    如此这般,师父将盘开的符咒轻轻的放在石碑的上端,随即挥手掐出剑指,隔空指着符咒急急念道:“都天雷公,赫奕乾坤,神龙协卫,山岳摧倾,邪神魔魅,敢有张鳞,雷公冲击,碎灭其形,鬼怪荡尽,人道安宁。急急如律令!”咒语念罢,师父屈指一弹,只见那一叠符咒所散开的边沿,陡然滴溜溜的窜起一缕火焰。

    紧接着,只见那叠焚烧的符咒,如天女散花般,向着石碑的四面八方的地面直扑而下,将石碑四周,围成了一个大圆形的火圈。与此同时,师父猛地向后急退一步,只见那石碑界面,轰然冒出一股浓烈的黑气,直冲上空,师父急忙挥袖遮面,不多时,那黑气在半空中迎风而散,而地面上的火圈,也逐渐的熄灭。

    又过了一会儿,师父才缓缓站定,并松了一口气,说道:“现在没事了,可以将石碑挖出来!”闻言,我和五斤相视一眼,缓步来到石碑跟前,刚刚那一幕,我看得清楚,故而对这块古怪的石碑,心生敬畏和莫名的忌惮。然而师父既然说没事了,那一定就是没事了。

    但逐渐的挖下去,却现这块石碑竟然埋得如此之深,而且从上到下,我竟是在上面看到三个古怪的字眼,这些字非常特殊,看起来像字,但我从脑海里面翻了无数遍,都弄不清楚这三个字该怎么读。而且这三个字非常的稠密,像是有雨又像是有鬼,另外还有别的字组合在一起。

    更让我头晕目眩的是,这三个字的写法,乃是连体,如果不仔细看,倒是觉得这上面乃是三块符印而已。

    直到我和五斤各自将石碑的前后挖开,见到了底,我急忙爬了出来,并把五斤拽出。来到师父跟前,我难以压抑内心的好奇,问道:“师父,那石碑上面好像有字,但又好像是符印,你快看看那是什么,总之很奇怪的笔迹!”听到我的话,师父和胡清玄皆是快步走了过去。

    哪知他们弯身看了一眼,皆是愣住了。

    我急忙追问道:“师父,那是什么符印啊?我好像看到里面有雨字又有鬼字的,总之里面密密麻麻的,但上下贯通,又好像是一个整体。实在是奇怪!”然而师父听到我的话,却是没有立即回应我,而是和胡清玄一道绕到了石碑背面去,仔细的看了半天。

    此刻,五斤低声在我的耳边说道:“二狗哥,那石碑的背面也有字,而且有很多字,字体很小,密密麻麻的!我大多都看不懂,又不敢仔细看,仅仅瞄了几个字眼,大致有‘禁’还有‘止’什么的,这块石碑好奇怪。虽然如此,我总觉得这些字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很熟悉,却又有一种很陌生的感觉!”

    哪知此刻,师父突然开口说道:“你们不必再猜了,这是道教门中的秘传‘讳字’,这种讳字,代表道教各门各派的神灵、祖师或者代表诸天星宿,没有准确的音,也不能读出来。因为这是讳字,而这块石碑,乃是一块‘禁碑’!”闻言,在场的人中,包括我在内,皆是惊住了。

    “禁碑?这坟墓里面不埋死人,怎么会埋一块禁碑呢?!”我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块石碑,几乎无法想象这其中又藏着什么隐秘,亦或者是什么缘故!

章节目录

茅山天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萧莫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莫愁并收藏茅山天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