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商队沿着官道向北,十几日的时间就到了这一路的第二站,大唐帝国的都城长安。</p>

    先帝治世二十三年,再高宗治世三十余年,造就如今举世繁华的恢宏气象。如今脚下长安道,眼前长安城,更是凝集整个盛唐精气容貌的璀璨琼琚。</p>

    燕罗自幼身在庐州城,在荆州也不过三两年的日子,哪里见识过长安此等繁华,刚穿过长安南城门,便被扑面映入的雕栏玉砌、龙衔宝盖惊得倒吸一口凉气。燕罗跟着商队前行,所过之处,长亭高阁鳞次栉比,两眼瞧得应接不暇。</p>

    商队沿着朱雀大街向北缓缓前行了半个时辰,在向西转向,便是应武商行在长安的分舵,虽说此处并非商行总舵所在,可天子脚下大唐中心,天下名士商贾皆汇集于此,东面更有江南商会的盘场暗中较劲,应武商行怎能丢了排场面子,所以长安的分舵建的更是富丽堂皇宏伟大气,甚至可与洛阳总舵一较高下。商队相距一里时候,就能遥见大殿高阁盘卧,商行大旗竖在顶端迎风猎猎。</p>

    还距商会百丈时,便见三名与毕行健一般打扮的商会亲卫将商队拦下,在与文昌阁、毕行健交流后,亲卫就安排分舵内的伙计接过马车货物运往内处,又安排伙计将燕罗一干散卫送到附近的客栈歇息。</p>

    姚天兵临走时,拍了拍燕罗和卫狂歌的肩膀,道:“两位老弟,能在长安分舵歇息,待遇绝对是一等一的好,等两日后启程,一直到沙州该是三两个月的路途。长安繁华,两位第一次到来,抓紧时间瞧瞧逛逛放纵一回,只要不是惹是生非,长安城里报上应武商行的名号,酒楼乐坊都会卖个面子。”</p>

    上一站在襄阳落脚时,商行安排散卫的住处不过是寻常客栈的大通铺,这一回在长安,竟给散卫在商行不远处的一间上好酒楼一人一间地字号上房。几名散卫被安排上了五楼高的客房,推窗倚户,半璧长安尽收眼底,商行竟有如此手笔,饶是燕罗这样不愁花销的乙等刺客也是惊叹不绝。</p>

    燕罗所在客房位置,开窗恰好可见应武商行全景,此刻能见到文昌歌和毕行健押着车队货物,仍旧停在商行前场。从襄阳到长安大半个月的时间里,一逢闲暇时候,燕罗总要暗自揣测襄阳那夜窃听来的神秘消息。文昌歌亲自押送的货物,仿佛是件能掉脑袋的东西,甚至还能惊动应武商行亲卫中的顶尖力量,更能掀翻江南商会在荆州的全部势力。</p>

    就在这时,就见商行大殿内走出来一个人,作亲卫打扮。看到文毕姚钱四人对此人毕恭毕敬,想来就是那夜毕行健所提到的亲卫中十卫中的一人,就见文昌阁与那人商谈片刻后,那人将其中一辆货车绕了一圈,便招呼商行里出来七八个伙计,径直押送出门了。</p>

    燕罗本以为这神秘货物会在长安留几日,哪料这车马还没停稳,就立马转运出去。燕罗从襄阳出来,一路上稍有闲暇便会猜想这大箱子里能有什么宝贝,能让江南商会栽个大跟头。他原计划在长安整顿好,再做计划偷偷摸摸刺探一回,可眼下情况可让计划全都泡汤。燕罗眼见着车马驮着三四个人大的大箱子向长安动向运走,心里急的像猫抓一样,恨不得立马跟了上去。但眼前事务终究要分轻重缓急,刺杀文昌歌仍旧是当务之急,只要将此事压在心底。</p>

    燕罗重重的拍了拍脑袋,将应武商行这个大箱子的事情丢在脑后,吩咐店家酒保烧了桶洗澡水,将洗净了这一路粘在身上的风尘泥沙,换身干净衣服后倒床就睡。这大半个月燕罗、卫狂歌、姚天兵三人轮番交替守夜,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他头一沾枕头,便呼呼大睡,一直到黄昏时候,才被姚天兵的敲门声吵醒。</p>

    姚天兵拍了拍仍旧有些睡意朦胧的燕罗肩膀,兴奋道:“老弟,休息差不多,赶紧出来吃席。江南商会在长安安排的酒席,可不是寻常时候能尝到的!”燕罗睡了半日,正巧饥肠辘辘大唱空城计,只闻到酒楼下飘上来的酒肉芬芳,顿时舌底生津来了精神,胡乱套上外衣就随姚天兵出门。</p>

    二人走到隔壁,姚天兵指了指旁边卫狂歌的客房道:“把卫老弟也叫上。”说着,他轻轻叩门喊道:“卫老弟!出来吃席了!好酒好肉等着呐!”可他手中稍稍用力,房门就嘎吱一下被敲开了。</p>

    姚天兵楞了一下,喃喃道:“怎么睡觉休息还不锁门。”二人推门进去,才发现卫狂歌并不在房内,他的行囊整齐地摆放在墙角也没打开整理,床榻上干净整洁没有睡过的痕迹,显然卫狂歌来到客房后只是放下行囊就出门未归。</p>

    燕罗挠了挠头,道:“跑哪去了?”</p>

    姚天兵目光被桌上的一个物件吸引过去,走上去拿了起来道:“呵,卫老弟可是把这东西都卸下来了。”燕罗认出姚天兵手上的东西,正是从襄阳一路来,卫狂歌从不离身的驴皮酒囊,他脑子转了转道:“他这一路,从滴酒不沾到酒不离口,这回居然舍得把酒囊放下来?该是干正事去了吧。”</p>

    姚天兵耸耸肩,道:“酒席开了,我们先去吧。”燕罗从姚天兵手里接过酒囊,挂在自己腰上,只等席间多帮卫狂歌装些酒水。</p>

    这一晚酒席中,已是燕罗这辈子所见最为精致上等的菜肴,大唐之下长安之中,又是应武商行指定的上等酒楼,按姚天兵所言,若不是由沙州分舵副舵主与三名亲卫同时随行,他们几个散卫便是再随商行走南闯北三五年,也不会有此待遇。</p>

    此宴持续整整一个时辰,卫狂歌也不曾露面,真可惜了为他准备的那一套酒肉珍馐,燕罗只好替他把酒囊装满带回客房。酒席散后,将近宵禁时分,燕罗路过卫狂歌客房,却见房门虚掩透出灯火烛光,燕罗楞了一下,站在门口道:“哎?卫老弟,你回来了?怎么不去楼下吃席?”</p>

    屋内半天没有回响,燕罗稍有犹豫再推门进去,却不见卫狂歌人影,反倒是窗户敞开,高楼之外疾风掀得窗帘飞舞。燕罗目光穿过窗户,越过连接两楼之间的廊桥顶瓦,对面楼顶上隐约坐着一个人影,此时当月十五,恰是月圆时分,透亮的月色将长安城照得雪亮,那人影也隐约可见,正是卫狂歌的神态。</p>

    燕罗翻身跃出窗户,落在廊桥顶棚,提息跃步攀上高楼屋顶,那坐在屋顶瓦檐上的正是卫狂歌。此时卫狂歌直愣愣地盯着远处皇宫内的灯火,好像燕罗的到来也没有察觉。</p>

    “喂!”燕罗大声道,“想什么呢?晚上的宴席也不来。”</p>

    卫狂歌吓了一跳,噌地窜来起来拉开架势,双臂脖颈上青筋暴突,双目血丝密布,认清了燕罗之后,才缓缓平稳下来,尴尬的笑了一下,道:“吓我一跳。”</p>

    燕罗将满满的酒囊递到卫狂歌面前:“应武商行的酒可是珍品,你居然都不来,帮你装了一袋。”</p>

    卫狂歌眼中光芒闪烁,舔了舔嘴唇,正准备伸手接来,却眼中忽的沉寂下来,将手缩了回去,道:“算了吧,酒还是不喝了。”</p>

    燕罗挠了挠头,仔细敲了敲卫狂歌的表情神态,像极了当年初在陈天佑手底下学徒被教训后的样子,不由问道:“怎么,被你师父教训了?”</p>

    卫狂歌大吃一惊,道:“你怎么知道!”</p>

    燕罗道:“你看你的表情,和我当年被师傅教训的时候差不多一个德行,明明心里不怎么服气,可又怕的紧,憋死了都。”</p>

    卫狂歌露出一个苦笑的表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p>

    燕罗问道:“怎么,你师傅人在长安?”</p>

    卫狂歌道:“不是,师傅替朋友出头,临时来了长安,当初从荆州出发的时候约好了大概时间在长安碰头。”</p>

    燕罗道:“你都能一个出来闯荡了,还那么怵你师傅,干脆跑了算了,一辈子不见多好。”</p>

    卫狂歌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怎么能这么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p>

    燕罗哼了一声:“当初我被我师傅训的时候,每天晚上翻来覆去,天天盘算着等哪天出师了,第一个就弄死这个老不死的。”</p>

    卫狂歌惊道:“你怎么能这么想。”</p>

    燕罗道:“我跟你说你都不信,我拜师第一天,那老不死的就让我在老屋子后面挖了个坑,跟我说做他徒弟生死无怨,先让我把自己的坟头墓坑挖好,免得我扛不住死掉了,还得他挖坑收尸。”</p>

    卫狂歌倒吸一口气道:“你师傅也这么狠吗?”</p>

    燕罗道:“当时吓吓我也就算了,可这老不死的是真狠,有一次我没跟上他训练的要求,他就一刀把我左脚拇指给剁了。”说着,他把鞋袜褪了,露出了只剩四指的左脚。</p>

    卫狂歌看了一眼燕罗的残脚,却没有露出惊讶骇然的神色,沉默了良久,只是道:“你师傅多少还是爱惜你的,脚上指不抓地不发力,并不影响生活和训练。”</p>

    燕罗一愣,他心中敬畏陈天佑许久,多是恨大于敬,却始终没有卫狂歌这样奇怪的想法。</p>

    卫狂歌又道:“你师傅虽然惩罚严酷,但……应该是个好师傅。”</p>

    燕罗找了个屋顶上结实的地方坐下来,反问道:“我那老杀才都狠成那种样子了,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难不成你师傅更狠?”</p>

    卫狂歌身子悚然一震,本就无光的神色更是灰白惨淡,背过身子面朝长安景色,缓缓静默下来。</p>

    燕罗本以为卫狂歌痛饮之后会多少谈及他的师傅,可没料他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屋顶瓦檐边上。恍然间,卫狂歌整个人就如虚影飘散,渐渐溶解在长安夜色之下。燕罗神智微微偏移,却旋即惊醒,眼前这个年岁尚轻稚气未脱的少年箭士,有如此沉息境界。陈天佑当年指点燕罗修炼刺客隐匿屏息之法,曾赞他于此道天赋异禀,就算是甲等刺客中也少有这等水平,可眼下卫狂歌这番沉稳站姿、气息收敛,竟可与燕罗一较高下。</p>

    正当燕罗惊异时候,卫狂歌双足微微分立,破了浑然一体的姿态,四面气息也蜿蜒流淌起来,他从背后取下折叠的长弓,双臂一举一拉,道:“弓箭,力由地起,意由心生。脚不平,弓不张;心不平,箭不稳。七情六欲皆虚妄,生出疯魔乱象;四大皆空天地人,斩杀心猿意马。”忽的,卫狂歌将身一转,三箭齐齐朝燕罗射来。</p>

    “噌噌噌”三道破空声起,箭矢正贴着燕罗两边耳垂与头顶百会穴掠过,钉在屋顶青瓦上“噗棱棱”直颤。</p>

    “你为什么不躲?”卫狂歌收了弓箭,向燕罗问道。</p>

    燕罗道:“因为你身上没有杀意。”</p>

    卫狂歌不解道:“杀意?那是什么?”</p>

    燕罗伸了个懒腰,道:“是你认定我必死的决心。”</p>

    卫狂歌摇头道:“如果弓满弦时候,心有所念,那就不稳不准了。”</p>

    燕罗道:“我不懂箭术,但是我知道一件事,如果你想杀我,你的杀意会比你的箭先到。”</p>

    卫狂歌仿佛极难理解燕罗口中的“杀意”,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在屋顶上划着不大不的圆圈,喃喃道:“杀意……那是什么,为什么师傅没说过……”</p>

    燕罗道:“我大概头上有一根‘反骨’,天皇老子的话我都要先不服一次。那年我拜了师,即使跟了那老不死的学了三年,他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还要驳斥一遍,就算是前面是个滚烫油锅,我也偏要走一遭,只有吃了亏才肯信老不死确实有一套。像你这样,你师傅给你画个圈,你就老实巴交地站在里面头追尾巴原地转圈,怎么可能见识到圈外头的东西。”说着,燕罗拾起地上的酒囊递到卫狂歌面前。</p>

    卫狂歌瞧了瞧酒囊,又瞧了瞧燕罗,终究是接了过来一饮而尽。</p>

    </p>

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刺客小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庐州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庐州时并收藏刺客小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