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当夜,整个商队在官道旁设帐露宿,一行二十三人,共撑起六个帐篷。燕罗、卫狂歌、姚天兵三人一帐篷依旧在商队末尾,而孟安雄一行则是五人一帐在商队队首,其余商会伙计分了四个营帐,只有毕行健贴身保卫文昌歌故而两人一帐,处在营地正中央。</p>

    燕罗守夜轮在子时到寅时,他绕着自己的营帐转了一圈,这位置恰好能将整个营地尽收眼底,就见队首营帐篝火映射下,文昌歌的帐篷中一人盘膝而坐,观其形貌乃是毕行健。燕罗应征来商会时,与毕行健有过一番切磋,他估摸着毕行健的实力远在范田广之上,如此算计,能从毕行健眼皮底下刺杀文昌歌的机会并不大。往后几日行进,燕罗逐渐摸清规律,毕行健每日都通宵守夜,只在第二日启程时靠在货车上休息半日,而姚天兵与另一名叫钱不易的亲卫,每夜会有一人假睡,实则是监督散卫动静,不过二人交替规则燕罗倒还没有摸清。</p>

    从荆州启程十日时,商队已达襄阳。襄阳此处已不像荆州那样被江南商会控制,所以此处的商行分舵终于有了大唐第一商会的气派模样,商队一行人十日未曾休整,正好在此休息一日。漫漫官道中,方圆几里不见人烟,这日重回城镇,燕罗也是将压抑了许久的心情释放开来。</p>

    燕罗等六名散卫被安排至了一间大房通铺中,除了朱大原见着燕罗与卫狂歌始终怒色外露表情抽搐,孟安雄几人反倒是客气亲热。众散卫理好行囊,便觉全身憋了十日的汗味酸腐刺鼻,便商量好去澡堂冲洗。</p>

    燕罗见卫狂歌站在原地不动,便招呼道:“怎么,你不去洗洗?”</p>

    卫狂歌抓了抓头,道:“那个……我在襄阳这里有个前辈要拜见,你们先去好了,我等会再去。”</p>

    葛筑道:“那卫兄弟快去快回,应武商行晚上的酒席可不比荆州剑下楼的玄字号宴席差,错过这一顿,下一顿就要到长安才能吃顿好的了。”</p>

    当晚,应武商行给六名散卫张罗了一桌酒菜,桌上菜品精致丰富,也只有当年给沈微漪做随从时候在剑下楼见识过。这应武商行财大气粗,果然不是一般地方财主能比得了的,也难怪沈东生那老狐狸巴结上江南商会这个大龙头,都算祖坟冒了青烟。</p>

    这酒过三巡,众人都有些微醺,半瘫在椅子上喧嚣吹牛。燕罗瞥眼见到坐在一边的卫狂歌滴酒不沾,甚至连一桌子的鱼肉都只是动了点筷子尝了点味道,只调了些素菜就着一碗白米饭果腹。</p>

    燕罗一巴掌拍了卫狂歌肩膀一下,道:“哇,你就吃这些东西,不怕嘴里淡出个鸟?”</p>

    卫狂歌放下碗筷道:“我师父教训我说,酒色荤腥都不是好东西,乱人心智,害人害己。”</p>

    燕罗不满道:“你师傅是不是个六大皆空的和尚,什么东西不给碰,活着还有什么意思?”</p>

    卫狂歌摇头道:“我师父不是和尚!”</p>

    燕罗又道:“你不会长这么大都没喝过酒吧?”</p>

    卫狂歌道:“没有,滴酒不沾。”</p>

    燕罗见卫狂歌嘴上这么说,眼角却似乎一直在往桌上的酒坛子瞄,不由生出作弄的意思,道:“你吹牛,我看你心里就是想喝,但是没胆子。”</p>

    卫狂歌吓了一跳,赶紧摆手解释道:“没有没有,我只是没喝过,闻到这味道挺香,有点好奇而已。”</p>

    燕罗哈哈大笑,打了个酒嗝,一股酒气上脑,端起酒坛子倒了一碗推到卫狂歌面前,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喝!怕啥!反正明天中午才启程出发,喝醉了睡他娘的大半天!”</p>

    卫狂歌闻着碗中酒香,好奇心终于大过了对师傅的畏惧,喃喃道:“那……我就尝一口。”说着,端起碗吸了一口。可这一口还没流到喉咙里,燕罗就推住卫狂歌的手不让他把酒碗放下,大笑道:“一口怎么过瘾,先干一碗再说!”卫狂歌猝不及防,又是满满一口酒水顺着喉咙滚了下去,不过好在功夫傍身,气息吐纳顺畅,喉头一开真气捋顺,满满一碗灌入腹中也没呛住。</p>

    卫狂歌放下酒碗,低头看着桌子上的空碗,两眼瞪得浑圆发亮,又抬头看了看燕罗,本就是白皙的脸颊涌现微红酒气。燕罗瞧着卫狂歌的表情,刚要说句话,却听卫狂歌打了个酒嗝,吐了一句话:“好喝!”</p>

    ………………</p>

    燕罗见着已经底朝天的四个大酒坛,抬头见卫狂歌毫无醉意,只是两眼更加通透明亮,脸上酒红更加浓重,碗里更是堆积了大把大把的猪骨鸡骨残渣,显然几坛酒下肚后,已经把他师傅的教训规矩丢到九霄云外忘乎所以了。</p>

    燕罗瞧着卫狂歌的手伸向新的一坛酒时,也是瞠目结舌,没料到他这看起来怯懦的子,竟然有如此酒量。不过卫狂歌倒不像桌上其他人饮酒之后就善谈海吹,反倒更加沉默,只是一个劲地胡吃海塞,像极了饿死鬼投胎。</p>

    等众人酒足饭饱,准备回房休息时,卫狂歌刚站起身,积攒在肚子里的几坛酒气终于冲了上来,“噗通”一声醉倒在地,半天没站起来。燕罗笑道:“你要是还不醉,都对不起那五六坛子酒。”说着,一把将他领了起来,半拖半扛送回大通铺上。</p>

    “师傅,不要,好疼……好疼……”卫狂歌半睁着眼,嘴里不停地说着醉话。</p>

    燕罗对着醉醺醺的卫狂歌牢骚道:“你师傅到底对你造了多大孽,醉成这样还怕成这怂样。”</p>

    几个散卫一通畅饮后,各自扑倒在床铺上呼呼大睡。燕罗酒席上留了个心眼,并没有放纵狂饮,所以此刻毫无酒意,他假装去了趟茅房,在茅房隔间里将衣服翻了个面,把里面的夜行衣换上,从后窗翻出,沿着墙角一路摸到应武商行的核心地带。燕罗凭着记忆,寻到文昌歌的房前,却见屋内灯火通亮,四个人影印在窗纸上面,正是文昌歌以及毕行健、姚天兵、钱不易几人。</p>

    燕罗一路未见三名亲卫施展拳脚,不知他们深浅,此时不敢过分行动,只好绕道屋后夹角,屏息窃听房内动静。</p>

    不知屋内几人已经交谈了多久,却听毕行健的声音道:“如果不能有让我信服的理由,光凭你这回私自调动亲卫,我只需在主上面前言说几句,你全家老可就要在不毛之地苟过余生了。”</p>

    紧接着,文昌歌的声音慌忙道:“三位大人息怒,这并非我的意思,我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p>

    屋外燕罗听闻毕行健竟有问责之意,而文昌歌竟对三名亲卫毕恭毕敬,也是大惊。难不成这一路亲卫对文昌歌的尊敬竟是虚假表演?燕罗来不及细想其中关节,屋内的对话已经继续下去。</p>

    毕行健哼了一声,道:“难不成是陇右道总领主的意思?”</p>

    文昌歌连忙道:“正是。”</p>

    听到这个陇右道总领主的名号,毕行健的口气稍稍缓和了一些,道:“既然是总领主的意思,那我们也不好过问,只不过我们必须要知道,什么东西需要三名亲卫护送。”</p>

    文昌歌道:“来,三位大人请看。”</p>

    紧接着,燕罗就听屋内咔嚓一声锁头开启声,便是一阵短暂的沉寂,毕行健冷笑一声,道:“你们领主的胆子不啊。”</p>

    文昌歌嘿嘿笑了一声:“总领主早就看出主上的心意,所以才准备了这份大礼。”</p>

    毕行健道:“既然如此,你也知道,这可是一件兜不住就要掉脑袋的事情,接下来你们想怎么做。”</p>

    文昌歌道:“此举只有假借天意,才震慑天下,下一站行至长安,便会有领主的人来交接此物,运送至洛水再做安排。三位大人长安之后便随着护送此物的商队一道即可。”</p>

    这时,姚天兵道:“不可,若长安之后我们三名亲卫全部离队,太容易让人起疑。”</p>

    毕行健也道:“此言不假,抵达长安后,我请十卫分出一人护送这件货物。我们三人依旧跟随你这一队。”</p>

    文昌歌大喜道:“有十卫大人护送,那更是再好不过了,我替总领主谢过三位大人。”</p>

    沉默了许久的钱不易终于开口道:“荆州的局势现在布的怎么样了?”</p>

    文昌歌连忙道:“大人放心,几位领主这次会议,已经有了定夺,最快一年,最迟两年,便能让江南商会在荆州彻底失势。”</p>

    燕罗听到这时,猛打了一个激灵,赶忙竖起耳朵仔细窃听。江南商会与沈家联姻之事,也就在这一年半载之内,一旦冯子劲娶了沈微漪过门,江南商会将会彻底将荆州握在手中,这样固若金汤的联姻关系,应武商行竟能夸下海口两年内就能摧毁江南商会的在荆州势力?</p>

    姚天兵道:“主上向来把江南商会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你们如果真能把荆州的盘场夺过来,可是大功一件。”</p>

    文昌歌此刻有些得意道:“若是此举成功,别说把荆州的盘场抢回来,说不定还能让江南商会一蹶不振。”</p>

    毕行健打断了文昌歌的夸辞,道:“等你们真的把江南商会在荆州场子掀了再高兴吧。”</p>

    燕罗在屋外听得清楚,心中隐约不安,当日刺客大会上天刺胡谷泰忽然现身,他斩杀一名甲等刺客立威扬名之后,便命令残君阁与飘血楼多多“照顾”江南商会,当时燕罗并未深思胡谷泰这莫名其妙的要求,可到了这时候连应武商会都仿佛对对付江南商会都胸有成竹,难不成应武商会与胡谷泰有什么瓜葛?</p>

    燕罗本想再窃听一些与此有关的消息,可屋内四人的商讨声音逐渐稀疏模糊,仿佛几人走到了更里的位置,燕罗接连换了几处位置都再也听不真切,只好遗憾作罢,悄无声息的原路返回。</p>

    燕罗从窗户静悄悄的蹿回茅房时,就听见一人脚步啪啪啪地走到隔壁隔间,接着就是哗啦啦的便声音,燕罗将夜行衣翻回来穿好,从门缝里瞧见了来人正是刚才醉的不省人事的卫狂歌,他推门出去打了声招呼:“哟,那么快就酒醒了啊。”</p>

    卫狂歌吓了一跳,撒了一半的尿顿时憋了回去,慌张地提起裤子,这才看清是燕罗,连忙道:“啊,吓死我了。”</p>

    燕罗无奈道:“你这人真是有意思,一身功夫厉害的紧,酒量也可以,怎么胆子就那么,也没点主见,成天就把师傅挂在嘴上。”</p>

    卫狂歌挪了挪身子,挡住燕罗的视线,重新解开腰带方便,道:“师傅说喝酒无事,从来不让我沾酒,今天真的犯大错了。”</p>

    燕罗戏谑道:“那你今天晚上可是一口气灌了四坛酒水,过瘾不?”</p>

    卫狂歌赶忙道:“我犯错了,哪里说的上过瘾。要是平常,师傅……”</p>

    燕罗连忙打断他的话:“别,别提你师傅,我耳朵都听出老茧了。现在你师傅又不在旁边,你怕啥,过瘾就过瘾,不过瘾就不过瘾,你个男子汉大丈夫,说句实话还能掉块肉吗?”</p>

    卫狂歌楞了一下,突然安静下来,过了许久,才深深吸了口气,好像做了很大的决定一般,道:“过瘾,特别过瘾,从来没有那么过瘾过。”</p>

    燕罗道:“这就对了,男人,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又有功夫傍身,自己做事还要听别人的意见,扭扭捏捏地像个大姑娘媳妇,真是个软怂蛋。”</p>

    “真,真的吗?”卫狂歌忽的抬起眼来。</p>

    燕罗看卫狂歌被自己蛊惑,心里老大的得意,旋即一肚子坏水冒了出来,压低声音问道:“你是不是特别讨厌那个叫朱大原的王八蛋?我们找机会教训他一顿。”</p>

    卫狂歌有些高亢的兴头忽的又沉默下来,道:“为什么,他只是……”</p>

    燕罗怒道:“怎么又怂了,问问你自己,当时你出手教训他的时候,你心里过瘾不?”</p>

    卫狂歌用力地点了点头,道:“好,下次他要是还敢这么说我,我一定教训他一顿。</p>

    </p>

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刺客小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庐州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庐州时并收藏刺客小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