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还有两日,便是刺客大会召开之时,今日飘血楼甲等刺客几乎全部归来,少数残君阁刺客也已陆续下榻,明日残君阁长老会成员也将抵到荆州。</p>

    等石青鱼来到八方客栈时,已是夜深时候。这八方客栈飘血楼三层,虽是甲等刺客专属阁楼,但平日里都极难见到有甲等刺客出入,也只有像刺客大会这样大事件,才会有这样灯火通明。</p>

    石青鱼回到自己屋内,将房门锁好,这才将随身包裹中父母兄弟姐妹的令牌取出,整整齐齐供在桌上上香祭拜。</p>

    就在这时,却听有人邦邦敲门。</p>

    石青鱼稍有惊慌,但旋即冷静下来,赶忙将香炉灭掉,把灵牌藏回包裹中。</p>

    八方客栈飘血楼三层,唯有甲等刺客才能在此随意进出。可石青鱼晋入甲等刺客这几年来,见过的飘血楼甲等刺客不过一只手就能数过来,跟别提有什么交情联系。就在刺客大会这节骨眼上,还有人深夜敲自己房门,恐有来者不善。</p>

    石青鱼将祭拜宗亲留下的痕迹抹了干净,这才提防着将门打开,门外站着一人,竟是飘血楼楼主肖离。</p>

    石青鱼面露疑色,一手缩在袖内按住匕首,道:“楼主深夜来访,有何事?”</p>

    肖离依旧冷艳神色,将石青鱼打量一遍,走入房内转身将门合上,自己拖来一条椅子坐下道:“半年前,你从楼内抄录了一份《飘血毒经》,虽说甲等刺客有此权利,但你毕竟非飘血楼嫡系学徒出身,我也不得不过问一下了。”</p>

    石青鱼心中警觉心大起,眼前这飘血楼楼主年纪虽与自己相仿,但她对这楼主过往也是有所耳闻,肖离十岁时便被上任飘血楼楼主臧昌桐带回楼内,臧昌桐将她视为己出亲自培养,虽没有进入飘血楼刺客训练营磨练,但其天赋极佳城府极深,二十岁时便位列飘血楼甲等刺客之席,然而之后肖离竟使出各种匪夷所思的心计手段将臧昌桐刺杀。此事一出,也是震惊飘血楼高层,在飘血楼长老会的反复研讨下,不仅没有将肖离定罪,反而将飘血楼楼主之位让予肖离。如此城府、如此冷血之人,石青鱼怎敢轻视。</p>

    肖离感觉石青鱼杀意起起伏伏,却也毫不为意,指着一旁的椅子道:“你别那么紧张,我不是来找你问罪的,能坐下来慢慢谈?”</p>

    石青鱼此刻杀意紧绷,决计不肯坐下来乱了气势,所以只是后退了半步,道:“楼主既在,就不好坐下乱了规矩。”</p>

    肖离见石青鱼依旧警惕,只好轻笑一声问道:“哪里来这种莫名其妙的规矩。”</p>

    肖离仿佛看穿了石青鱼的心思,也不迫她,只是又道:“飘血楼与残君阁并称黑道霸主。虽然皆为一流刺客组织,然而飘血楼有一项,却是残君阁望尘莫及的,你知道是什么吗?”</p>

    石青鱼道:“不知。”</p>

    肖离道:“那你又知不知道残君阁在刺客结算任务时,是如何断定这桩生意就是这个刺客所为呢?”肖离这一问,也没打算等石青鱼回答,便自问自答直接道:“残君阁刺客杀人之后,须割了目标头颅,以人头为证,交了人头才能领取报酬结算生意。但飘血楼不同,只要账本上的人死了,就直接结算,将报酬给刺客。”</p>

    肖离道:“莫以为这差别有什么不同。账本上的人死了,其实飘血楼的眼线早就将刺客的底细调查清楚。对于飘血楼来说,除了麾下数百名刺客,我们手底下庞大坚实的情报。飘血楼的情报才是举世无双、无人能及。然而,这样强大的资源,只有飘血楼的楼主、长老会成员以及顶级黑手掌柜才能动用。为了保证情报最终只有一个人知晓,所以一条情报会派遣至少三个眼线,每个眼线只会负责调查极少的情报,最终只有动用情报的那个人才能得到完整的结果。”</p>

    石青鱼当然明白肖离所言意指何事,头皮发麻,后脊顿时冷汗涔涔。</p>

    肖离道:“我之所以告诉你飘血楼情报的强大之处,是想让你知道,你和林肆的恩怨,只有我一人知晓。”</p>

    石青鱼全身杀意绷紧,蓄势而发,却冷道:“所以,楼主你也想拦着我吗?”</p>

    肖离道:“拦着?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好歹你也是甲等刺客,你想做什么,就算我是飘血楼楼主也没权力阻止你。只不过你得清楚,林肆之强,如今黑道中几乎已无敌手,想来唯有残君阁的青衫刺客秦潇肃能胜得了他。我只念在你也是我飘血楼的甲等刺客,可不想林肆有什么正经借口杀了你,又来削弱飘血楼的实力。”</p>

    石青鱼道:“我意已决,也就不需要楼主操心了。”</p>

    “看来劝阻失败了呢。”肖离耸耸肩,竟没有再劝的意思,从椅子上站起来,朝门外走去,可刚走几步,她就停下来转身对石青鱼道:“你的仇恨,我感同身受。但是你这这样莽撞的行为,实在有违你甲等刺客之名。好自为之吧。”</p>

    石青鱼楞了许久,也不知肖离这最后一段话到底是何深意。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林肆之命,她必要收之。</p>

    时间再往前推半天。燕罗在做了好几单生意后,愈发的暴戾阴冷,好在这一回他并没有被杀戮侵蚀神智,所以这般接连不断的刺杀后,陈天佑也不曾出手阻拦。刺客大会在即,飘血楼中各方早已忙做一团,燕罗这回打算在此之前再接了一单。他走上街道没多久,后脑勺就“邦”的一声,被某硬物敲了一下,他回头去望,却见一枚果核落在地上提溜打转。</p>

    “喂,别看了,就是你!”人群中,一人道。</p>

    燕罗听这声音熟悉,举目寻去,就见不远处一白发中年女子笑吟吟地朝他打招呼。燕罗认出此人,也是惊喜道:“顾师!”</p>

    此人,正是当年庐州对燕罗颇有照顾,陈天佑的旧相识,残君阁首席卦师顾言良。顾言良走上前来,猛敲燕罗一个暴栗,压低声音道:“混子,是不是生怕周围人不知道我提前来荆州了,还那么大声。”</p>

    当年尚在庐州时,若不是顾言良一路暗中帮持,燕罗哪能那样轻松的就来到荆州修行。再加上陈天佑尽是给他非人训练,反倒是顾言良对他极好,几乎可做他半个母亲一般。</p>

    “是是是。”时隔将近两年时间,燕罗见到顾言良也是一扫心中阴霾,赶紧低声道,“顾师你怎么也来荆州了?”</p>

    顾言良四处瞧了瞧,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前头走远一些,带我去找那个老东西。”</p>

    燕罗应道:“好嘞。”说着,就在前面领路,朝铁匠铺子回去了。顾言良跟在燕罗身后三四丈远,不时回顾四面,以免被人发觉她这样大人物提前出现在了荆州。</p>

    这些日子铁匠铺里生意冷清,陈天佑常常躺在铺子里的藤椅上出神或是睡觉。燕罗刚出去没多久,就突然转头回来,陈天佑有些诧异道:“王八羔子怎么回来了?”</p>

    燕罗道:“遇到个熟人,要来找你。”</p>

    还没等陈天佑说话,顾言良就已经一步踏进铺子,道:“呵,当时你就在这破地方待了十年?”</p>

    一见是顾言良,陈天佑嗖的一下就从藤椅上窜来起来,扶着拐杖惊道:“你怎么来了?”说着,赶紧示意燕罗关门收摊。</p>

    顾言良将简陋的铺子打量一遍,边看边道:“刺客大会啊,我也是残君阁长老会的一员,能不来吗?”</p>

    陈天佑问道:“长老会?现在长老会可以有非刺客了?”</p>

    顾言良得意道:“谁让我名气大呢。”</p>

    陈天佑干瘪地笑了一下:“这嚣张的态度,和当年没两样。”</p>

    顾言良不管陈天佑的抱怨,转身问燕罗道:“子,现在怎么样了?”</p>

    燕罗赶紧将怀里的飘血玉牌取出来道:“乙等,多谢顾师挂念。”</p>

    “哟,不错不错,这就很好嘛。”顾言良拍了拍燕罗的肩膀。</p>

    忽的,她一挑眉毛道:“嗯,之前给你占卜一卦,如今看来卦象已经尽了。等刺客大会结束,我再送你一卦好了。”</p>

    燕罗大喜,赶紧谢道:“谢顾师。”</p>

    一旁的陈天佑道:“成非成,败非败,胜负何解在人心。兔崽子,好好揣摩当年顾师送的卦,看看你现在,早点看透。”</p>

    顾言良听陈天佑这么一说,狐疑着瞥了燕罗一眼:“哦?看来这一两年,你还有些故事啊。”还不等燕罗说话,顾言良一摆手:“罢了,年轻的故事,我这老太婆也不是没经历过,没啥好奇的。”</p>

    陈天佑敲了敲拐杖对燕罗道:“你去里屋看看那个病号,我和顾师有话要说。”燕罗点点头,先给顾言良端了茶水板凳,这才到里屋查看荣长松的伤情去了。</p>

    顾言良朝后院里屋敲了一下,问道:“怎么,还有人?”</p>

    陈天佑道:“一个残君阁逃出来的丁等刺客,在荆州隐姓埋名好些年了。被灭了满门,要不是那个兔崽子进飘血楼乙等的任务恰好救了他一命,早就死绝了。”</p>

    顾言良道:“叛逃的刺客?你也敢收?”</p>

    陈天佑道:“这有何不敢,残君阁并不知道这人的底细,唯一知道的外人已经被燕罗做掉了。这人之前对燕罗有些照顾,收留就收留了。另外你看看我这样子,以后燕罗这子一桩生意一去估得月把时间,总得有个人伺候我。”</p>

    顾言良笑道:“怎么,你也要服老了?”</p>

    陈天佑道:“难道不是?你我现在,不都得数着日子过了?”</p>

    “说这些糟心事干啥?”顾言良打断了话题,“在荆州这些日子,有打探到胡谷泰的消息吗?”</p>

    陈天佑道:“燕罗才成乙等刺客不到一个月时间,哪能接触到飘血楼的内部情报。倒是庐州那边,有没有什么靠谱的消息。”</p>

    顾言良耸耸肩道:“没了,你走之后这么久,林肆已经调动各分部的甲等刺客去追查胡谷泰的行踪,但是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p>

    陈天佑道:“所以……胡谷泰到底是什么打算,手持天刺铁牌这么些年,若不是为了冠绝黑道出人头地,何必担如此风险?于情于理也都想不通。”他这话刚说完,就见顾言良直直地看着他,也不知是何用意,便问道:“怎么,我说错了吗?”</p>

    顾言良低眉轻笑道:“这三十多年了,我觉得我的性子都沉稳了许多,没想到你还是当年一样。”</p>

    陈天佑反问道:“什么意思?”</p>

    顾言良道:“当年天刺刘千城也好,残君阁首席鬼神卦师也好,都是贪慕虚荣的肤浅少年人。为何今时今日,你还会以为胡谷泰和你当年一样,是为了个千万人敬畏的名号,去争夺天刺之名?”</p>

    陈天佑楞了一下,本想张口反驳,可脑筋转了好几圈,竟也不知该从何处反驳。</p>

    顾言良将话题岔开,道:“现在燕罗已经是乙等刺客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有打算让他回庐州,伺机让他撤离脱离残君阁?”</p>

    陈天佑道:”飘血楼的乙等,我可看不上眼,等他三年内上了甲等刺客再作打算。现在让他继续在飘血楼里,打探打探关于那个天刺的情报。“</p>

    顾言良点点头道:“如此也好,我还真怕你在庐州时候,被些老熟人认了出来。”她抬起头,看了看窗外天色,哎呀一声道:“天色不早了,我得先回八方客栈了,免得飘血楼起疑。”</p>

    陈天佑问道:“你这么大的人物,飘血楼哪敢打探你的行踪,这么急着走,不留下吃口便饭?燕罗那个王八羔子这些年厨艺见涨,一般酒楼的厨子都不一定有他手艺。”</p>

    顾言良白了他一眼道:“飘血楼残君阁,自然没那胆子打探我的行踪,可你不想想荆州这地方鱼龙混杂,要是有什么阿猫阿狗见到我这个首席卦师出现在你这个破铺子里,那可就好玩了。”</p>

    陈天佑被她呛了一句,只好打开铺子门板,送她出门。</p>

    </p>

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刺客小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庐州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庐州时并收藏刺客小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