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我的个亲娘!”古墨北大喊一声汗毛倒竖,却见那长剑忽的崩裂开来,碎片噼里啪啦落了一地,饶是如此残余剑气也将他侧脸刮出一道轻微血痕。</p>

    “姑奶奶,我哪得罪你了……”古墨北惊魂未定,吓得噗通一屁股坐在地上,朝着杨灵风喊道。</p>

    杨灵风擦掉了额上的汗珠,道:“谁叫你上次耍我逃了,这就当惩罚了。”</p>

    古墨北大喘一口气道:“那也不至于动刀动枪吧,刚才我差点以为命就要交代在这了,老子三十岁还没讨到老婆呢。”</p>

    “没个正经样。”杨灵风撇撇嘴,指着地下的碎剑道,“你看到没,我们易剑山庄的《易剑诀》一旦全力施展起来,寻常兵器根本承受不住剑气。”</p>

    古墨北道:“有点意思。”他拾起地上的剑锋碎片,随手抄起墙角桌台上的锉刀,微微打磨了一下断口,低头仔细观察起来。</p>

    杨灵风对自家武学相当得意,道:“我易剑山庄祖师爷易自翩本就是修仙之士,所创立的《易剑诀》结合了道气两脉之长。所以我们修炼出来的并非寻常玄门正宗的真气内力。这股独门力量刚猛飘逸,寻常凡铁兵刃很难承受。庄上师傅打造的兵器,以我的实力大概可施展三十招易剑诀的剑招,而我爹十招左右就能崩坏兵刃。”</p>

    古墨北依旧低头看着手里的剑锋碎片,只是嘴里问道:“那易剑山庄的镇庄之宝——冷霜剑呢?”</p>

    杨灵风面色微变道:“仙剑冷霜是祖师爷的佩剑,寻常时候都供奉在祖师祠堂极少出鞘。我爹说冷霜当中蕴有剑魄,其铸就材料也是千年一遇的天才地宝,铸剑师更是一方宗师,剑成之时那名大师更是殉剑而亡。当年剿密一战,祖师爷仅此一剑就连斩密宗顶尖高手十数人。其中蕴藏剑气太过庞大浩荡,我爹手持冷霜也只能勉强施展完《易剑诀》一十七招,之后若强行再运功,便会被剑气反震。”</p>

    “寻常兵器受不住《易剑诀》,杨庄主竟受不住冷霜剑气?话说,你能用冷霜剑施展几招?”古墨北问道。</p>

    杨灵风一摊手,道:“我爹说我现在功力太浅,还不足以承受得起冷霜剑气。就算我哥当年,也是刚提起冷霜就被剑气震得吐血。”</p>

    古墨北一愣,惊异道:“你哥?杨易之?”</p>

    杨灵风尴尬笑道:“说出来你也不信,我哥十五岁时,就将《易剑诀》修炼到登堂入室之境,二十招便能崩碎寻常兵刃。”</p>

    古墨北脑中浮现杨易之那沉迷酒色音律的醉生梦死之相,不可思议:“怎么可能……”</p>

    杨灵风道:“现在他就是整个易剑山庄乃至整个武林的笑柄……如果没有那件事的话……”</p>

    “哦?还有隐情?”古墨北问道。</p>

    杨灵风道:“很久之前他喜欢一个人在山庄后面的山崖平台上练剑,大概三年前,他反复演练‘意烬剑焚’一招时,失足从山崖上跌了下去。等发现他的时候已经昏迷了整整四天,之后爹甚至请来了青囊门六名大夫,耗费了整整半年时间,终于把我哥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可原本他如同剑痴,一天有七八个时辰剑不离手,甚至极少下山崖。也就此之后他性情大变,再也不愿习武,成日饮酒作乐醉生梦死,甚至出入烟花巷和风尘女子打成一片,把整个易剑山庄的脸都丢尽了。”</p>

    古墨北道:“他是怎么想的?杨庄主不会这么放纵他吧。”</p>

    杨灵风道:“后来我问他为什么,他就说了一句人生苦短不如行乐。我爹自然是不可能让他这么胡来,所以将他关在家中,又断了他的全部月俸。可他在家里就一个劲地诵读翻阅古往文章几日几夜不眠不休,出了庄子,就卖词曲换钱。我爹气得大病一场之后再也不管他了,现在也只剩我和我爹在修炼《易剑诀》了。可是我今年二十,却仍旧不及我哥十五岁时候的境界……”杨灵风说到此处,轻咬嘴唇双手捏住衣角,愤恨失望溢于言表。</p>

    “剑也算得上利刃,用料也是上等,可惜不能为持剑者量身锻造,也难怪《易剑诀》十几二十招就能将之崩裂。”古墨北忽的岔开话题,将手里的短剑碎片尽数扔进院子角落的废料堆里。</p>

    “啊?”杨灵风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说自己方才崩裂的长剑,“你是说易剑山庄的铸剑师父不行吗?”</p>

    古墨北道:“若是放在寻常,他们都是一流大师,可是面对你们这样招法奇特的《易剑诀》,铸造方法却不懂变通,只是单纯增加剑身的韧性,简直是浪费了那么多上好材料。”</p>

    “嘁。”杨灵风道,“动动嘴皮谁不会,我看你就光会吹牛,有能耐你也打造一柄出来啊,比我易剑山庄的剑厉害的那种。”</p>

    古墨北仿佛对杨灵风的态度极其不满:“呀呵?姑娘还不信了。古家偃师之技,除了机关弹簧术,铸造冶炼之术也不是你能想象的了的。”忽的,他仿佛反应过来,大笑道:“哈哈哈,姑娘,你这激将法还真是下乘,我给人打造兵器的代价可不是几十两银子就能对付的。”</p>

    “嘁。”杨灵风继续露出看傻子一样的表情,转身观赏古墨北放在地上的零件碎片。</p>

    “嘿,你这姑娘,我还治不了你?”古墨北眼珠一转,“让我出手铸剑也成,不过你得给我易剑山庄用的上等生铁熟铁各二十斤。”</p>

    杨灵风吓了一跳,惊道:“啥?各二十斤?一把剑而已,你当打狼牙棒啊?!这么多东西,抵得上我一月的俸钱了。”</p>

    古墨北一甩架子,双手一抱:“爱要不要,一把能让你随心所欲施展《易剑诀》的上等宝剑,你自己考虑哦。”</p>

    杨灵风道:“那你最后造不出来怎么办?”</p>

    古墨北冷哼一声:“那是不可能的!当然,你要不放心,如果最后我真的做不来,你看我这有什么好东西尽管拿去,我要是心疼皱一下眉头我就把我名字倒着写。”</p>

    “好,一言为定!”杨灵风点头应下,与古墨北击掌为誓。</p>

    “在此之前……”古墨北转身从东边的屋内拖出几十柄长剑,摆在杨灵风面前,“你先用这些剑,施展一遍《易剑诀》,记住,一剑只施展一招。”</p>

    杨灵风倒退一步,狐疑道:“干什么?想偷学剑招?”</p>

    古墨北道:“不懂就好好听指挥,让你干啥你干啥。你家剑法算个啥,还没我家机巧术宝贝,我不稀罕!”</p>

    杨灵风撇撇嘴,提起一把剑放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嫌弃道:“这什么破剑,我四五招就能给它废了。”</p>

    “所以让你只使一招。”古墨北又取出十六柄长剑,自言自语道,“《易剑诀》一共一十七招是吧,那就还需要十六柄……”</p>

    杨灵风见古墨北低头准备标记用的便签,倒也不是想偷学剑招的意思,便后退几步背朝古墨北,先使了一招“青许牵魂”,但这剑实在不敢恭维,一招方毕便已经累累裂纹。古墨北伸手接过这柄破剑并贴上做好标记的标签,另一只手递上新剑。</p>

    杨灵风也不管其他,全然当作平日里练剑一般,《易剑诀》之后剑招,天威洗剑、傲凌千霜、心归五行、意烬剑焚、只影飘摇、苍雪炼心、大梦微悸、荒战迷离、故梦千年、东海仙澜、剑逝西风、凡尘落定、北冥有剑、死生无意、孤隐自翩、巍巍轮回,一十六招行云流水尽数使来,也震的十六柄长剑残破不堪。</p>

    古墨北在一旁将长剑标记收好,等杨灵风使完最后一招,这才将一十七只剑依照顺序摆放在院子当中,又从院子角落的工作台里取出锉刀钢锯木炭条草纸和其他一些工具,他伸展了一下筋骨道:“万事已备,干活了!”</p>

    杨灵风问道:“多久能给我?”</p>

    古墨北将东西备好,头也不抬:“五到七天。”</p>

    杨灵风抬头看看天色将晚,便道:“那我先回去了,再晚城门关了就麻烦了。”古墨北此时已将第一只剑捧起,仔细端详起来,再也没听见杨灵风的一句话。杨灵风见古墨北已沉心入定,便悄悄离开了。</p>

    中间隔了一日,直到第三日清早,杨灵风牵马前来拜访,可她敲了敲门却不见应答。</p>

    “大清早都不见人?还睡着?”杨灵风嘟囔一句,转身绕道院子侧面,将白马拴好从马背上取下古墨北要的生铁熟铁,左右手提着二十斤,轻车熟路翻身越墙进去。可她刚一落地,就见古墨北坐在院子当中抱头冥想,四周地下散落着密密麻麻已经废弃的图纸,而古墨北面前十七柄长剑早就被他切割成碎片又工工整整的摆在四周。</p>

    杨灵风将东西放在一旁,顺手从地上捡起三四张图纸,口中埋怨道:“敲了半天门也不回话,我以为你又跑了。”她只见手中图纸,乃是将之前的十七柄长剑仔细描摹出来,甚至连剑上裂纹也分毫不差。“啧啧啧,这画工,真想不到啊!”杨灵风将手里图纸翻阅一遍,不由惊叹道。</p>

    杨灵风见古墨北仍旧坐在地上低头冥思苦想,对她的赞美充耳不闻,心中有些不悦,一步上前挡在他身前:“喂!你傻了?跟你说话听……”话还没说完,她就被古墨北的神色状态吓得倒退一步。</p>

    只见古墨北脸色苍白双目充满血丝,拿着绘制草图用的木炭条的手悬停在半空不住颤抖,身前地上铺着画了一半的构图。“不对,不对……这样的纹路还是会崩裂……”古墨北脸上肌肉抽搐喃喃自语,忽的将面前草图抓起丢到一旁,又抽出一张空白图纸放在身前。他站起身来,视杨灵风如无物一般,绕着一十七柄长剑来回走动观察,时而捶胸顿足,时而振臂击掌,来回几次后本是苍白的面色竟涨得赤红如血诡异可怖。</p>

    杨灵风对此状况,本是惊骇畏惧,但旋即反应过来古墨北这是沉心入定忘我之境。当年杨易之与她修习《易剑诀》最高深一篇时,无一例外都有过此反应。杨灵风本以为只有尚武成痴才能有如此境界,哪料到古墨北这铸剑之道亦能沉浸这般。</p>

    “糟了!”杨灵风猛然想起,此境界虽可遇不可求,于本身研习又大有益处,可身旁若无同道前辈指点守护,极易心火旺盛而沉溺走火入魔的地步。古墨北这样必然是在铸剑之道中冥思忘我,可杨灵风又不懂得铸剑之法,如何护得护得了他不入偏邪?就在杨灵风有些急得焦头烂额之时,古墨北却忽的一拍脑袋“啊”了一声,走到院中井边拎起一桶冷水从头浇到尾,这样折腾一下,他已恢复常态,又回到院子当中坐下,稍稍片刻就见他运转内力将衣衫上的水迹蒸腾干净。</p>

    “咦?”杨灵风惊疑一声,着实没料到古墨北竟然能从走火入魔边缘自行脱离出来,这等修为还真当有些不可思议。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喂,你没事吧。”谁知古墨北依旧对杨灵风视如无物,绘了一半的草图捏在手上,又陷入了冥思苦想的状态。</p>

    杨灵风又唤了他几声得不到回应,无奈的耸耸肩,便把玩起古墨北放在院子另一旁的机巧玩意。就这样隐约过了半个时辰,就听身后古墨北又愤愤喃喃道:“不对!这……这种走向……”杨灵风转过身来,就见古墨北与刚才入魔时反应如出一辙,全身颤抖脸色苍白,绕着地上长剑碎片来回环绕踱步口中喃喃盘算,面色又忽的腥红,借着他又转醒过来拎起冷水将自己淋得湿透,恢复了原样回到原地盘膝坐下。杨灵风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一时间不知所措,古墨北这种癫狂忘我的神态,当真是闻所未闻匪夷所思,看着满地废弃的图纸,难不成古墨北竟有一天一夜没有合眼。</p>

    转眼已至中午,古墨北想方才那样往来反复三四回,也不见有回神迹象。杨灵风瞧他丝毫没有吃饭的想法,便自己一人出门上街找了家酒店带些饭菜回来,将碗筷摆在古墨北身旁。</p>

    杨灵风道:“一把剑而已,你这样不至于啊,先吃饭吧。”对于古墨北能回神听她一句话,杨灵风本来就没抱有多少希望,见他仍旧低头思索,只好自己吃完饭在墙角边盘膝打坐,偶尔抬头观望一下全神贯注的古墨北,不一会就微酣睡去。</p>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灵风忽然被一声巨响惊醒,她睁眼一看,就见古墨北扶在另一边的案台上,将一叠草图掀飞出去,猛地额头砸在桌面上,似有不甘道:“为什么会有这样匪夷所思的剑法!根本……根本无迹可寻……”</p>

    杨灵风吓得一跃而起,就见古墨北额头已然撞得破裂,鲜血顺着眉间鼻梁缓缓淌下。她赶忙道:“喂!你醒醒啊,想不出来你也不至于自残啊!”</p>

    古墨北依旧对她的声音充耳不闻,却双手扶住桌角两侧,任由鲜血缓缓的滴在桌面上陈放的长剑碎片。“咦?”古墨北忽的惊疑一声,就见自己的鲜血跌落在剑锋裂纹当中,顺着裂缝缓缓流淌。他脑中灵光一闪,双瞳猛然爆发出璀璨色彩,一拍桌子大笑一声:“哈哈哈哈哈!原来可以这样!我怎么就这么钻牛角尖。”想至兴奋处,他竟原地跃起在半空中连翻了好几跟斗。这古墨北一身轻功当世少有,一跃而起在半空悬置许久,竟有五六个跟头才落了下来,看的杨灵风啧啧称奇。</p>

    古墨北刚一落地,抬眼终于看见了杨灵风,惊道:“咦?姑娘,你什么时候来的?”</p>

    杨灵风又好气又好笑,指着已经傍晚的夕阳道:“大哥,我大清早就在这了,现在都快晚上了,你终于看得见我了!”</p>

    古墨北抓了抓脑袋,笑道:“哎,我想进去问题就这样能好几天都缓不过来。那个……我入神的时候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吧?”</p>

    杨灵风指着他的额头道:“自残算不算奇怪的事?”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块方巾用井水打湿,给古墨北擦干净血渍,再将伤口包扎好,道:“我还是第一次见人想不出问题就像你这样以头抢地的。”</p>

    </p>

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刺客小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庐州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庐州时并收藏刺客小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