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沈微漪约我见面是什么用意?”燕罗默默的关上铺门,脑中却始终盘旋着疑惑。</p>

    他摸了摸怀中沈微漪送的翡翠镯子,又想那日自己强闯深宅,念道:“是了,她那晚见了那么多可怖的场景,一定是她又气又怕所以才故意和我闹别扭。”</p>

    想到此处,燕罗忽的心情有些畅快起来,又想到:“爷我现在可是飘血楼乙等刺客,这样的身份怎么能和女子一般见识。”</p>

    就这时候,后院陈天佑喊道:“王八羔子,这家伙醒了。”</p>

    “哎?”燕罗回过神来,赶忙跑回屋内。</p>

    荣长松昏睡几日,虽然醒来可双瞳依旧浑浊无光。燕罗走到床前,轻声道:“荣老哥,你感觉如何?”荣长松的面部肌肉微微抽动,仿佛耗了极大的力气才将眼珠转动一下,嘴唇颤颤抖抖想要说什么,可挣扎片刻后,又昏睡过去。</p>

    陈天佑在旁边道:“青囊门的医术果然高明,这么快就有了成效,那么虚弱的身子,能醒来就说明有好转了。”</p>

    燕罗点点头:“看看明天华大夫来了之后,能不能更好些。”</p>

    燕罗便趁着晚饭时候,熬了一碗米汤给荣长松喂下。这回荣长松虽然昏睡,口中进了米汤竟然能有几下蠕动咀嚼,喝下了整整一碗。燕罗欣喜当中收拾碗筷后,便眼巴巴地等着与沈微漪约定的时候。</p>

    好不容易挨到将近子时时候,燕罗从院子里直接跃上围墙,借着夜色掩护,在屋檐围墙上径直朝沈府方向奔去。宵禁夜色下,荆州街道中已无什么人影,这一路黑灯瞎火直到豪宅区才能见到这些府宅前的灯笼火烛。过去一年潜伏沈府,燕罗对此处环境早已了然于心,避开巡夜的士兵和打更的更夫,很快就到了沈府西边的侧门,此处乃是沈府与邻家府宅之间的巷,平日里几乎无人经过,侧门又直通沈府后院深宅,所以常年紧锁。</p>

    燕罗避在侧门口旁边的石狮子后,挨到子时时候,就听门那边轻微咔嚓一响,沈微漪已探出头来。燕罗赶忙走上台阶道:“我在这。”</p>

    几日不见,沈微漪脸色没了往日的神采仿佛劳累苍白,她见到燕罗轻咬嘴唇,欲言又止。</p>

    燕罗心想她这样的大姐定然是见了当日那样血腥可怖的场面畏惧极了,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便道:“你是不是那夜见得场面太残酷,所以没恢复来??”</p>

    “你……”沈微漪犹豫了许久,终于是说了一句话,“我有件事拜托你。”</p>

    燕罗点头道:“说吧,不用客气。”</p>

    沈微漪道:“那晚上我跑回来,应该是被人看到了,江南商会怀疑上范田广的死与我有关。现在冯子劲总是若有若无的试探问我最近的活动,好像江南商会也有人到你那去了。你千万不要把我们曾经的事情透露出去,一定一定要烂在肚子里,任何人都不要说……我……大概再过一年时间,我就要嫁到江南商会去了,如果我之前和你的事情传开,江南商会一定会毁了婚约……”</p>

    说着,沈微漪从怀里取出一个沉甸甸的荷包,递给燕罗道:“以后……你还是不要再来沈府做工了,这些钱,你先拿着……”</p>

    燕罗原有些喜悦的心情轰然崩塌,胸口如受重击,心跳如锤胀得耳膜生疼,眼前明暗恍惚,他赶忙扶住石狮子长喘一口气后,忽的笑道:“沈姐,当刺客也要讲究刺客的行当规矩,这种有违刺客理法的事情,我堂堂飘血楼乙等刺客,还没这脸皮去做。如果就是为了这件事才找我,那就先告辞了。”言罢,转身离去。</p>

    荣长松在华中芷将近半个月的调理下已经恢复了神智,虽然不能下床走动,但也能自己端起碗筷进食。只不过丧妻丧女之痛时时刻刻压迫,成日望着窗外沉默不语,任由华中芷或是商卫瑧三番五次的替江南商会道歉请罪,也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悲伤情绪当中不曾醒来。</p>

    这日傍晚,陈天佑送走了华中芷,正准备关门打烊,燕罗默默地回到铺子里。</p>

    陈天佑瞥了他一眼,道:“这一桩,好像才花了三天时间。”</p>

    燕罗不言不语,从怀中掏出一袋沉甸甸的纹银毫不在意地丢在墙角,坐在躺椅上将筋骨舒展开来,骨骼嘎啦细响后,躺在椅子上的身体从深处缓缓飘散出一股浓郁的杀戮腥气。</p>

    陈天佑道:“十四天连做三桩生意,能吃得消?”</p>

    燕罗目不斜视,深吸一口气,将飘散在外的血腥气收回体内,道:“老东西,这些杀戮腥气,已经影响不了我的神智了,我,还没杀够。”</p>

    半个月前,燕罗最后一次与沈微漪见面后,整个人气息骤变,接连不断做了三桩飘血楼的乙等生意。陈天佑对燕罗突然间戾气陡增的缘由心知肚明,也曾担忧他如同当年因为太过嗜杀而影响心智走火入魔,只是这一回燕罗虽然每次回来浑身上下充满了杀伐血气,但已经丝毫不能影响于他,反是淬炼出的杀意日渐增长。</p>

    陈天佑道:“寻常乙等刺客几个月才做一件生意,你半个月就干了别人一年的活,没几天就是刺客大会,到时候残君阁飘血楼几乎全部甲等刺客都要齐聚荆州,你这么乱来,就不怕出纰漏?”</p>

    “放心。”燕罗冷哼一声,“再做一单,就歇一段时间……我现在,总觉得缺一些感觉。”</p>

    燕罗歇息了片刻,走进后院天井脱下外衫,将贴身藏着的獠牙匕首一一卸下,丢在井边的水盆里,捞起一桶井水将匕首浸泡起来。这沾染了血液的刀锋,虽然早被擦拭干净,但久而久之也会被血腥气渗透,唯有像这样出锋染血之后用水浸泡清洗才能保持原本精纯。</p>

    就在燕罗仔细擦拭匕首缝隙中的血污时,荣长松已扶着墙壁缓缓走出门来,他望着杀意萦绕的燕罗,眼神中闪现出骇然敬畏的神色,干涩的嘴唇张了张发出沙哑的声音:“原来……我有眼不识泰山,陈大人竟然也是位刺客……”</p>

    “咦?”燕罗一惊,抬头就见荣长松靠在门旁,“荣老哥,你终于能下床了?”</p>

    “不敢不敢,陈大人可折煞我了。”荣长松认出燕罗身份,赶忙跪下,“还要谢恩公为我报了血海深仇。”荣长松重伤未愈,心情激荡一跪之下气血不稳,噗通一声栽晕了过去,燕罗放下手里匕首赶忙将他背回房内,过了片刻,荣长松才转醒过来。</p>

    荣长松缓缓道:“我这残君阁叛逃刺客的头颅,多少还值点黄金,大人若不嫌弃就拿去了,就算我还了大人替我报仇的大恩大德。”</p>

    燕罗道:“荣老哥,你说这话,是不是瞧不起我?”</p>

    就在这时,陈天佑拄着拐杖走进屋内说道:“你这残君阁丁等刺客,连自保的实力都没有,不仅反叛出逃还娶妻生子,简直是鬼迷心窍害人害己。”</p>

    荣长松虽说不是第一次见陈天佑,可是那个成日在铁匠铺里敲敲打打毫不起眼的残废老人竟一眼瞧出自己底细,他长叹一声:“原来我周围一直卧虎藏龙,我却那么糊涂,我死不足惜,却害了我的妻女……”</p>

    陈天佑冷道:“你这一身筋骨,想必是从残君阁的训练营出来的刺客。我倒是奇怪,在残君阁训练体系下的刺客,怎么会不晓得刺客无情的道理,没有该有的实力就动了凡心,如今这落得如此田地你怪得了谁?”</p>

    荣长松双眼泪水簌簌滚落,似要仰面大恸,可他掩面张口却将悲伤哭号梗在胸中,另一只手重重锤击胸口。等到荣长松这一阵悲怆情绪发泄出来,燕罗才道:“老哥,你现在就在这安心养伤,在这里没人能动得了你。只是现在江南商会差的华大夫给你疗伤,范田广还有我是刺客这件事你可别往外说出去了。”</p>

    荣长松点点头道:“我这条命是恩公给的,决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他重伤初醒元气大损,这悲火攻心情绪激荡,此刻又昏昏睡去了。</p>

    走出房门,燕罗又回到井边继续清洗剩余的獠牙匕首,陈天佑站在旁边道:“这人毕竟是刺客的身骨底子,现在基本上已无大碍,倒是你,你现在的情况可比他危险的多。”</p>

    燕罗背对陈天佑丝毫没有转过头的想法,只是道:“我?没问题,刺客大会开始前,我还想再杀一个。”</p>

    陈天佑道:“那晚上你去见那个丫头回来后就心境混乱,简直一塌糊涂,这种状态出去杀人还能活着回来,我都羡慕你运气。”燕罗冷哼一声压根不理睬陈天佑,将擦拭干净的匕首依次装回身上,穿上外衣配上飘血玉牌,头也不回推门走了。</p>

    陈天佑明知此时燕罗心境不稳,执行乙等任务太过凶险,可居然没有将他阻拦下来的意思。他坐在井沿上,喃喃道:“成非成,败非败,胜负何解在人心……言良,我只信你的卦……”</p>

    荆州的大集市,乃是城中最繁华热闹的地方,天南地北的奇人异士除了剑下楼外也会在此汇集。城里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平民百姓,也都能在这见识听闻到五湖四海的新鲜玩意儿。而对于年岁尚的孩子们,这市集中最吸引他们的是一名巧匠,此人三十岁年纪,平日里就牵了头驴子带了一个大布包在市集西南角摆个摊子,专卖些趣之极的玩具,什么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天上飞的书上爬的,只要孩子们想得到,他便能用些木块弹簧机巧装配,等上了机关就能自己活动。莫说孩子了就是大人们见了也是匪夷所思惊叹不已。不过,这种世间少有的机关弹簧术,当然是价格不菲,平民百姓家的孩子只能看着过过瘾,只有大户人家才舍得花上几钱甚至几两银子给自家祖宗买上一个。</p>

    古墨北伸手掏了一下大布包,今天带来的零件已经全部用完,荷包也鼓鼓囊囊赚了个盆满钵满,他掂了掂银子的重量,乐得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下面。他伸了个懒腰,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浮灰,道:“今天生意好,可以提前回家了。”说着,他一招手,在头顶盘旋的一只木鸢徐徐落下,在他的手上咔嚓一声散成一摊零件。见着古墨北收摊走人,围观的孩子们都跟着他屁股后面,许久才恋恋不舍的回家去了。</p>

    古墨北回到城中偏僻的宅时,已是傍晚时候,站在院子当中看着石青鱼的房门依旧铁将军紧锁。平日里石青鱼每次刺杀归来,总会在此休整几日,可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她突然没了一点消息,时日越长古墨北心中也愈加不安。</p>

    就在这时,庭院墙头忽的传来一声女子轻笑,古墨北闻之大喜以为是石青鱼到了,可抬头望来,却是一月白长裙女子俏然立在东面墙头,再仔细一看,竟是易剑山庄大姐杨灵风。</p>

    杨灵风见古墨北目瞪口呆的样子,扑哧笑道:“我跟踪了你大半天,这回终于被我逮到了。”</p>

    古墨北惊道:“你,你什么时候跟踪我的?”</p>

    杨灵风掰了掰手指回想道:“嗯……就在你收摊子之后光顾着数钱的时候。你这人看起来一本正经的,没想到见钱两眼发直,我离你七八步远你都看不见,估计天塌下来也吓不到你。”</p>

    古墨北一摊手作无可奈何状:“我们老百姓凭手艺做买卖的,不谈钱可就真伤感情。”</p>

    杨灵风从墙上飘然落下,撇撇嘴不屑道:“你这一件玩意儿卖那么贵,这么黑心还哭穷。”</p>

    古墨北摆摆手直摇头:“姑娘此言差矣,我这一手偃师绝技自幼苦修,那些东西你别看就是几个木片弹簧拼拼装装,可是其中精密机关加上零件的原料可不是那么便宜就能弄到手的。我这价格已经很公道了。”</p>

    “吹,你继续吹!”杨灵风一瞪眼,“你上次做的东西我回家就拆了,里面的零件都拿给山庄里的铁匠木匠老师傅看了一遍,他们虽然都弄不懂当中的机关,也不能重新装配,但是那些零件他们也都能按样打磨做出来。”</p>

    古墨北微微一惊道:“不愧是易剑山庄,我做的零件居然都能仿冒出来。”</p>

    杨灵风得意道:“你也别看易剑山庄,我爹为了能保证庄子上用剑的来源充足,可是花了好大的代价,才请来这几个声名远扬的铸剑名家。”</p>

    古墨北错愕道:“用剑来源充足?啥意思?好剑铸就,百年不衰,听你这意思,你们易剑山庄把剑当饭吃?隔段时间就要用新剑?”</p>

    杨灵风嘻嘻笑道:“你对易剑山庄的《易剑诀》一无所知。”话音刚落,她背负长剑霍然出鞘,纤纤素手轻抚剑身,玉肌滑过剑锋发出嗡嗡轻吟。“叮”,杨灵风屈指一弹剑尖,剑吟回响,刹那间一股凛然剑气从她身上荡开。片刻之后,杨灵风手中长剑剑吟声逐渐激烈,剑身也微微震颤,她柳眉轻皱额上缓缓渗出细细汗珠。“着!”杨灵风忽的一声娇吒,长剑脱手而出,竟朝古墨北飞来。古墨北猝不及防,吓得赶紧后撤,可刚退几步就已被逼到院墙边上,长剑倾注充盈剑气已然将他上下左右的空当尽数封住躲避不得。</p>

    </p>

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刺客小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庐州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庐州时并收藏刺客小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