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冯子清见燕罗就这样踉踉跄跄地扑过来,冷笑道:“又找个什么阿猫阿狗。”言罢,双掌归一,轻巧卸去燕罗来势,向身后一掀,燕罗也是滚了出去。</p>

    燕罗虽然到现在还是莫名其妙,不知所以,但被冯子清这一招掀飞,却激发了他刺客本能,当即就地打了一个滚,轻巧地站起身来,仿佛什么事都没有。</p>

    “咦?”冯子清没想到燕罗竟能毫发无伤的站起身来,顿时惊奇微怒,“有点意思。”言罢,展开柳叶游身掌的身法,欺身攻来。</p>

    冯子清是谁,燕罗压根是不认识的,但是见她这招法俨然师出名门,哪里敢有松懈,但顾及周围有人,不敢施展出来刺客独有的手段,免得暴露了身份。于是燕罗将身一缩,极丑的在地上滚了一圈,躲开冯子清的攻势。</p>

    冯子清这一掌袭来,脑中猜测了燕罗十七八种应对方式,却压根没想到燕罗会用这种地痞流氓街头打架的方式躲了自己一招,自己这一掌打空,燕罗却像一条泥鳅一样从自己身子旁边滚了出去。</p>

    冯子清仿佛受了蔑视一般,怒道:“什么乱七八糟。”言罢,又转身攻来。可燕罗依旧在地上打滚后退,四肢胡乱摆动飞舞,愣是让冯子清没办法近身出招。反倒是冯子清被扰的心烦意乱,不经意间被燕罗一脚蹬在肩膀上,留下个黑漆漆的大脚印。这一下,冯子清可彻彻底底的火了,旁边那么多人看着,自己竟然在这个地痞流氓一样的招式手里吃了那么一亏,哪里能咽的下这口气。当下施展柳叶游身掌最精髓的身法掌法,非要给燕罗一个教训。</p>

    燕罗这一套满地打滚,虽然看起来极其难看不雅,但却是上代天刺刘千城总结的刺客之道中“徒手式”的精妙之处,刺客杀人无章法,全凭本能反应,潜意识的躲避出招,所以燕罗此法全靠着反应见招拆招,又不留下一点套路令人琢磨。</p>

    可冯子清一施展出来最精妙的柳家堡绝学,燕罗顿时就感觉吃紧,那冯子劲步步紧逼,双掌套路随着脚下步子耍的花团锦簇,应接不暇。</p>

    “混帐东西,还想跑!”冯子清渐渐逼近燕罗,终于封住燕罗全部退路,一掌合实,当头就朝燕罗天灵盖拍了下去。</p>

    燕罗心中一凛,身子打了个转,出人意料的反向前仆,双臂张开,一把抓住冯子清左脚脚踝,窜到她身后跃起。此招是燕罗修习藏兵式与徒手式后总结出的一套刺杀之法,本意是抓住目标脚踝窜至身后,借力将其掀翻倒地,再出匕首割断目标双腿筋骨的刺杀招法。但此时燕罗没敢随身携带兵刃,也不敢出匕首刺杀,这一招虽然得手,但没了后续,反倒是站在原地楞了一下。</p>

    冯子清被燕罗抓住脚踝,一头向前栽了过去,辛亏燕罗楞了一下没了后续,她惊怒交集,当下单掌着地,原地打了个筋斗重新站起,腿上发力挣脱燕罗。她气得两颊通红,没想到竟栽在一个土财主家的下人手里,这怒火中烧,顿时迷了心智,起了杀心,侧身一脚就朝燕罗面门上踢去。</p>

    燕罗方才一招因为没带匕首,所以愣神被冯子清挣开。却猛觉冯子清杀意大起,全身绷紧,就朝自己面门一脚提来。他脑中轰然巨响,双目瞬间紧锁冯子清全身上下每一处,心中大惊,竟察觉冯子清身上竟怀有刺客藏兵之法。当下后撤一步,双臂护在身前,挡住冯子清这一脚,却避开她足尖所在。只听“噌”的一声,她足尖猛地弹出一只三寸长的刀片,险些刺瞎他的右眼。</p>

    燕罗当年经受陈天佑训练时,曾成日身着藏兵衣甲,周身上下全是贴肉兵刃,稍有动作便会伤及皮肉,所以寻常人藏兵与身,到底有何细微表现,燕罗早已了然于心。这藏兵刃于脚底实在是太过寻常。寻常人走路,必是身体前倾,脚掌弯曲,再屈膝跟上。而足下藏有兵刃,脚掌不能过分弯曲,所以行走之时,必然是先提膝迈步,再身体前倾跟上。这冯子清方才交手时,并未行走,也就是方才这一脚出前,她前行一步,顿时暴露了这藏兵所在。燕罗冷笑一声,一口咬住冯子清足尖兵刃给抽了出来。</p>

    冯子清见燕罗将她足尖兵刃给咬了出来,大惊失色,自己足下这一机关,乃是瞒着师傅和兄长装配上的。若是暴露,自己轻则重罚,重则废了一身武功。</p>

    “这是你找死的!”冯子清此时杀心决绝,体内真气爆膨,内力轰然暴涨。</p>

    燕罗做了那么久的刺客,感受到冯子清这不加掩饰的杀意,也是心中大骇,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觉她腿上一股汹涌内力咆哮而来。</p>

    “好强的内力!”燕罗此回乃是头一次见识正宗内功,自己修习了半年的青丹吐纳法在冯子清自幼修习十余年的内力面前,实在是不值一提。</p>

    “撒手!”燕罗料想,若是冯子清将这绵绵不绝的内力全都打入自己体内,自己必然是重伤,当下赶紧撤了双臂,连连后退。可这些许的内力袭来,燕罗也是绝难好受,噼里啪啦滚了老远,直撞到院墙上才吐了一口血停了下来。</p>

    “住手!”</p>

    就在此时,听闻了动静的冯子劲赶到此处,恰好看见冯子清足下兵刃将要取燕罗性命的一幕。</p>

    沈微漪那见过真刀真枪的场面,早就被燕罗这一口鲜血吓得失了神。直到冯子劲走近,这才缓过神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p>

    “这,这,这……”随后而来的沈东生见着这个场面,也是半天没说出话来。</p>

    冯子劲紧盯着冯子清的鞋子,双手怒极颤抖。冯子清深知兄长性子,她又一向畏兄如父,也是吓得脸色发白。</p>

    “仗势欺人,脚下藏刀,这么下三滥的招式你也会了?”冯子劲怒叱道,“家规门规,你还真是全都忘了!”</p>

    沈东生见冯子劲如此呵斥冯子清,也是赶忙劝道:“贤侄,莫不是我家沈微漪待客不周,我这女儿平日里惯坏了,可别全怪侄女啊。”</p>

    言罢,他又转对沈微漪骂道:“你到底怎么顶撞别人了,还不给别人道歉。”</p>

    冯子劲知道自己妹妹对沈家颇有微辞,连忙护住沈微漪道:“伯父,我心中有数,我们还是先顾人性命要紧。”</p>

    言罢,他赶紧上前查看燕罗伤势,又吩咐下人将行商携带的上好药材取来。就在这时,燕罗吃痛呻吟一声,慢慢爬了起来,又吐了一口鲜血,揉了揉双目。</p>

    “咦?”冯子劲惊了一声。方才冯子清的一脚他是看得清清楚楚,那可是结结实实的一脚,一般人中了不死也残,没想到燕罗这寻常的长工下人,竟然受了一脚还能自行站起。</p>

    “这位……你……可有感觉哪里不适?”冯子劲赶忙问道。</p>

    燕罗到现在还没明白往来经过,只是觉得胸口隐隐作痛,却好像并未内伤。</p>

    “哎?这不是那个壮成牛的子吗?”沈东生认出了燕罗,连忙向冯子劲解释道,“贤侄莫慌,这子身子骨好的很,当时我招他进来的时候,一个人扛了几百斤的货物都不眨眼的。”</p>

    冯子劲拉起燕罗,结果下人送来的极品伤药,抱拳歉道:“这位朋友实在对不起,在下冯子劲,舍妹无礼伤了你,这是我行商域外收购的绝佳的伤药,还请调理好身子。”</p>

    燕罗虽然还搞不清什么状况,但一听到冯子劲自报名号,这才惊得反应过来原来刚才交手的女人,就是江南商会长女冯子清,柳家堡堡主的得意弟子之一。想到这个,燕罗还是阵阵后怕。</p>

    他连忙接过冯子劲送的伤药,道:“应该不碍事,休养一下就行了。”</p>

    冯子劲这时转向冯子清,怒道:“还好没伤到人性命,但你今日所谓,我且都记下,父亲师傅到时候该如何罚你,你可做好准备。”</p>

    冯子清诺诺点头:“是,妹记住了。”</p>

    冯子劲又道:“现在你就回东莱客栈思过。”</p>

    冯子清点头应道,谢了沈东生,一个人回客栈去了。</p>

    冯子劲回头正要再问燕罗情况,却找不到燕罗的踪影,他连忙问道:“刚才那个朋友呢?”</p>

    沈东生道:“下人死活,那需要管,我刚才打发走了。刚才沈微漪一个人跑回房间去了,估计刚才的事把她吓得不轻,你好去看一下。”</p>

    冯子劲皱了下眉头,道:“这不好吧,怎好进微漪的闺房。”</p>

    沈东生急道:“你我都是一家人了,有什么顾忌。”</p>

    沈东生半推半就,总算是劝着了冯子劲去安慰一下沈微漪。</p>

    沈微漪此时呆坐在房内,眼泪簌簌地往下掉,也不知是被方才一幕吓得,还是因为冯子清给的委屈。</p>

    就在这时,沈微漪只觉身后微热,一只宽大臂膀轻轻地将她揽入,冯子劲声音低沉温和道:“微漪,怎么还在生气?”</p>

    沈微漪赶紧擦干眼泪,强忍着笑道:“刚才姐姐太凶了,我真的被吓到了。”</p>

    冯子劲轻抚沈微漪额头,将她转过来面朝自己,又把她被冯子清掌风打乱的秀发缓缓梳理柔顺,安慰道:“我已经惩罚过她了,她下次肯定不会对你凶了。”</p>

    沈微漪“哦”了一声,又赶擦掉了眼角的余泪。</p>

    冯子劲从袖中掏出一个锦绣木盒,道:“这是我从西域搜集来的一套首饰,送给你,看看喜不喜欢。”</p>

    沈微漪轻轻松开怀抱,打开锦盒,只见一套精美的异域风情的首饰,整整齐齐的用绸缎包裹好,绝非是大唐国内所能见到的物件。沈微漪见了这礼物,顿时忘了之前的不愉快,喜笑颜开,高兴的又抱着冯子劲半天没有撒手。</p>

    冯子劲见沈微漪终于露了笑脸,自己也稍稍松了口气,便与她相对坐下,互诉一年未见的心里话。</p>

    天色渐晚,冯子劲察觉时间已至,便摆摆手道:“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p>

    沈微漪轻呼一声,拉住冯子劲衣角,挽留道:“怎么刚来就走,也不留下吃个晚饭。”</p>

    冯子劲握住她的手掌,道:“江南商会的规矩,行商途中,一日三餐必须和商队的兄弟们一起。”</p>

    沈微漪知道商会规矩森严,是江南商会立于大唐的根本之一,不好再挽留,只是问道:“那你什么时候走?”</p>

    冯子劲道:“明日中午便走,临别时侯,我还会再来看你的。”言罢,轻轻用她入怀,抚慰一会,便依依不舍的离开了。</p>

    再看燕罗这边,他被冯子清踢了一脚,胸口的火辣刺痛,缓了半日也不见好转,那催命的梁管家也不管,还是跟在屁股后头催着他上工。这下工后,胸口依旧是隐隐作痛。不过这伤势,比当年在残君阁每日摸爬滚打经受残酷训练时的伤要简单得多,倒也能挨得过去。他如今最在意的仍旧是刺杀江南商会范田广的生意,可江南商会来了半日,自己也只见到冯子劲冯子清二人,也不见其他商队成员。燕罗正烦恼此事,却听身后一人道:“朋友留步。”</p>

    </p>

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刺客小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庐州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庐州时并收藏刺客小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