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剑下楼旁的一处拐角胡同里,一人坐在民宅后门的石阶上,从怀里掏出一只荷包,抖出来三四两银子,摇摇头叹了口气:“白白坏了那么多木鸢,就这些银子,真给赔死了。”</p>

    “这位师傅。”忽的,头顶上一人声传来,“能聊几句吗?”</p>

    此人转身仰望,只见一人从屋檐上跃下,停在他身前,来者正是燕罗。燕罗道:“这位师傅刚才在剑下楼的身手实在是厉害,不知道如何称呼。”</p>

    那人身子仰靠在墙上,瞅了燕罗一眼,摸了摸下巴道:“姓名什么的就免了,不过你能悄无声息的跟在我后面……”</p>

    燕罗见他警惕起来,连忙解释道道:“别误会,我只是刚才见到你的偃师之术十分奇妙,所以就跟着过来了。”</p>

    那人惊道:“你居然知道偃师之术?!”</p>

    燕罗点点头道:“我见你的木鸟十分精妙,尤其是最后两只,腹部弹出飞刀暗器,实在是厉害,可否卖我一个?”</p>

    那人连忙摆手道:“不成不成,虽然我就是制作贩卖这些木鸢过活糊口的,但是那两个能藏飞刀的木鸢是绝对不能卖的。”</p>

    燕罗道:“我愿出重金购买。”</p>

    那人还是摇头:“不行不行,既然你知道偃师之术,那就应该知道这门手艺里是怎样的秘密,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其中的构造原理。”</p>

    燕罗恳求半天,此人也毫不松口。若不是燕罗确实需要这样一个木械,只怕横行霸道的脾气就要燃爆起来。燕罗与他说了半天,还是没半点效果,只好道:“既然不愿卖我那样的木鸟,那若只卖我其中一个功能的物件不知道可不可以?”</p>

    那人眉毛一挑,问道:“什么意思?”</p>

    燕罗道:“不知道你能不能做一个机关,能让飞刀匕首之类的暗器藏于其中,操纵者在远处就可以控制暗器飞出。”</p>

    那人退了一步,上上下下将燕罗打量一番,又走上前靠近,有些不相信地悄声问道:“阁下莫不是一名刺客?”</p>

    燕罗大吃一惊,神色微变,后退一步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p>

    燕罗料想自己与此人也不过一面之缘,在这交谈还不过一碗饭的功夫,自己是刺客的事情,到底是怎么被他认了出来。</p>

    那人嘴角轻轻上扬,洋洋得意:“你身上有一股很淡的血腥味,这是刺客才有的气息。再以我的身法轻功,若能跟得上我且不让我发现的人,要么身法远超于我,要么就是善于潜伏隐匿,这也只有实力超群的刺客才能做到。我本不相信你这年纪就能有如此实力,但是你问我要那样的机关,我才敢断定你就是一名刺客。”</p>

    燕罗不可思议道:“难道我只是问你那样的机关,就能证明我是刺客吗?”</p>

    那人笑了一声:“当然,可是有不少的刺客都从我这买过这样的东西,因为最适合他们进行刺杀。”</p>

    燕罗大惊道:“什么?!有很多刺客都从你这买过这样的东西?”</p>

    那人也不回答燕罗,将手上的银子收好,从怀里摸出来一些木片零件和奇形怪状的工具,抬头道:“十五两一个,不讲价。”</p>

    “你抢钱啊!”燕罗听了价格大骂道,“十五两一个?你那个木头鸟才三钱银子一个!”</p>

    那人低头组装摆弄,头也不抬道:“今天弄坏了那么多木鸢,已经赔了一个月的口粮,你又正好找上门,我不宰你宰谁啊。”</p>

    “你姥姥的!”燕罗气得七窍生烟,就要捋起袖子上来揍他。</p>

    那人也不管杀气腾腾的燕罗走来,仍旧低头摆弄道:“爱要不要,这东西可都是有价无市的稀罕宝贝。上次我做这个机关还是两个月前,要不是看和你有缘,我才懒得新做一个。”</p>

    燕罗憋着火气,从盘缠里取出来十五两银子,塞到此人手上。</p>

    约莫一顿饭功夫,此人抬起头,将一个巴掌大的木盒交给燕罗。</p>

    他指着木盒一头的细缝道:“刀片从这头塞进去,里面的卡扣会自动扣住刀片。”</p>

    又指着尾部一个木质旋钮道:“这个旋钮只需要拧好位置,就能在一定时间后弹出刀片。最多能延迟大概两百数,你可以自己试试具体时间。”燕罗接过这个暗器匣子,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暗器木匣精致巧,若不是亲眼所见,还真难相信这是临时装配打造而成。</p>

    “有些厉害”燕罗抬头赞叹,却发现那人早已不见了踪影。</p>

    陈天佑半躺在椅子上,放下了筷子,打了一个饱嗝,这时才见燕罗慢慢悠悠的回来。</p>

    “兔崽子,跑哪去了?”陈天佑呵斥道。</p>

    燕罗从怀里摸出那个木匣,放在陈天佑面前道:“来,看看这个。”</p>

    陈天佑楞了一下,才忽然反应过来,有些吃惊道:“你去找刚才那个人了?”</p>

    燕罗有些肉痛道:“十五两银子买的一个暗器机关,你看看值不值?”</p>

    陈天佑抓起这个盒子,稍微摆弄一下,连忙招呼二结账,带着燕罗就往回赶。</p>

    铁匠铺里,陈天佑和燕罗躲在后门,屋内桌子上放着那个木匣,过了片刻,木匣“啪”的一声,一道寒光应声弹出,一直利刃钉在门板上嗡嗡颤动。</p>

    陈天佑叹道:“神鬼之技,十五两不亏,就是百两都划得来。”</p>

    燕罗抓起桌子上的匣子道:“有那么厉害?”</p>

    陈天佑道:“暗器匣子还不算什么,最精妙的是这个能旋转延时的机关,才是重中之重。能延时弹射的机关,我也研究过一些机关弹簧术,但是这个功能是压根想都不曾想过的。”</p>

    话音一转,陈天佑问道:“话说,你是怎么想起来追上那个人买了这个东西的。”</p>

    燕罗道:“你记不记得还在庐州的时候,我和黄煞恶战过一场。”</p>

    陈天佑点点头,自然知道那一场恶战让燕罗有了一次不的提升:“是有那么回事。”</p>

    燕罗道:“我和他最后一回合交手,就被他莫名其妙飞来的飞刀打了个措手不及。那么久了,我一直不知道他是怎么相距那么远,从另一个方向射来飞刀。今天我看到那个人木鸢自动弹出来飞刀,我就觉得那时候和黄煞的最后一回合交手,也许他就是用这个类似的机关做到的也说不定。”</p>

    陈天佑点点头:“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这个可能。”</p>

    燕罗道:“最主要的是,这个人跟我说我之前也有过刺客从他手上买过这样的机关,所以我才敢断定。”</p>

    陈天佑将东西还给燕罗:“东西收好。以后再遇到那人,一定要好好结交,绝对是个不容觑的高手。”</p>

    燕罗耸耸肩无奈道:“那家伙轻功那么好,还没来得及打个招呼就没影儿了,哪知道以后还能不能遇见。”</p>

    “这事不说了。”陈天佑指着放在墙角的一大堆从庐州带来的杂物道,“这些东西放到里屋去,趁着还早,赶紧把屋子再好好打扫一遍。”</p>

    燕罗收了机关匣子,转头去打扫里屋去了。</p>

    大清早的时候,整个荆州城街道上还没有多少行人,燕罗站在街角,抬头望着不远处的一间豪华客栈喃喃道:“八方客栈。”</p>

    此时的燕罗,依着陈天佑的吩咐,戴着从顾言良那取来的人皮面具,身穿着利落精神的长衫,一改寻常放纵随意的神态,彻头彻尾的换了个身份,前来飘血楼入伙。冰凉的面具下,燕罗望着飘血楼总部,深吸一口气,大步向八方客栈走去。按照陈天佑的直视,寻常刺客若想加入飘血楼,能不能坐到黑手掌柜面前,是第一场考验。</p>

    八方客栈,自前朝建立以来,翻新重建三回,从最初的摇摇欲坠经营不善的栈,到如今的繁华高楼,经无数建造名家之手精心雕琢,已是荆州城有名气的豪华客栈之一。</p>

    荆州对此间客栈传言中,最神奇之处,乃是其最高三层。这八层高楼,在荆州中已是少有高耸,站在顶层便能鸟瞰荆州全景,本是极佳的观景处,能在这最高三层住上一日的,非富即贵,乃是件极显身份的事。</p>

    八方客栈自兴建了这八层高楼之后,整个大唐中,所有经过荆州的巨富商贾,都愿掷千金在八方客栈顶层住上一日。说也奇怪,八方客栈顶三层的天字号客房每日竟只有约莫二十户。可论八方客栈这规模,顶三层的大,少说也应有六十间才对,这剩下的那么多天字号客房为何不开,着实让人猜想不透,而顶三层那么多空着的房间,实际上正是飘血楼平日里高层汇集、生意交接的中心。只不过在八方客栈第三次翻新时,就请名家巧立隔层,将外围的二十来间客房与中央的飘血楼总部用玄铁墙板分割开来。普通人若是走楼梯,也只能到达外围的天字号客房,只有飘血楼的刺客才知进入飘血楼中央总部的隐秘通道。这些富豪们若是知道这八方客栈乃是黑道两大刺客组织之一的飘血楼总部所在,怕是白送他们也不敢踏进这间客栈一步。</p>

    燕罗刚一踏入八方客栈大门,就见正在大堂正中打扫张罗准备开门的二麻溜地迎上来道:“客官可是要住店?”</p>

    燕罗瞥了一眼二,径直上楼,也不答话。</p>

    正在打点账目的掌柜看到燕罗上楼,露出一丝惊讶神色,自言自语道:“怕是好几年没遇到新客了,不知道什么底子。”</p>

    燕罗沿梯向上,便来到五层楼梯口前。按陈天佑和自己描述的,飘血楼不像残君阁立三间庐安当,分管高层议会、生意交接、刺客训练,而是皆在一处。</p>

    飘血楼自幼培养的刺客是知道如何进入飘血楼中央总部,而其他刺客前来入伙,这第一道坎就是要寻到进入飘血楼中央总部的法子,毕竟对环境的侦测掌控是一个刺客最基本,若是连找到隐秘通道都做不到,飘血楼自然不可能会收这么差劲的刺客入伙。</p>

    “既然只不过是最简单的一门考验,那就别想的那么复杂。”燕罗将客栈第五层逛了个遍,如此想到。</p>

    八方客栈乃飘血楼总部所在,那么每日往来交接生意的刺客必然不少,既是如此那便从出入客栈的人身上下手便是。想到此处,燕罗掉头下楼,挑了个靠近楼梯口的桌子坐下,找跑堂二要了壶茶水悠闲的坐着。</p>

    八方客栈虽不及剑下楼那般名震一方,但也是荆州城内少有的豪华客栈,那能在此消费的非富即贵,所以那些身着绫罗绸缎,又有一帮跟班前呼后拥的富人,就被燕罗直接排除掉。只有那些身形健硕,步履稳健,又衣着打扮稀松平常的人才有可能是飘血楼的刺客。</p>

    如此坐了一两个时辰,燕罗尾随跟踪了七八人,终于寻到了些蛛丝马迹。这七八人中,有四人并未去五楼,而都是拐进了四楼最偏角的一间房子。</p>

    燕罗站在这间客房门口,这才发现此间房子并未上锁,他略微犹豫一下,便推门而入。屋内果然与寻常客房截然不同,的屋内放着四张床,挂角凌乱的挂着朴素的衣服,乍一看倒像是客栈打杂二平日住宿生活的房间,但是床铺上铺了层薄薄的浮灰,应该是有段时间没有人睡过,转进内屋,竟是一座楼梯向楼顶延伸,不知通往何处。</p>

    燕罗顺着楼梯向上,连上十几阶,竟没有上到五楼,反倒像是进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通道中,他四处摸索,四面墙壁竟是硬梆梆的铁板,再上几阶,鼻中隐约嗅到极其熟悉的暗淡血腥味。</p>

    “没错,就是这!”燕罗心中狂喜,这个熟悉的血腥味在庐州庐安当黑手掌柜那里闻了很多年,必然是刺客聚集处的特殊气味。这黑长的甬道七拐八绕,燕罗走了一段顿时反应过来,这条楼梯定然是被设计在八方客栈的墙壁之中,从四楼直上六楼,并未在五楼安置出口,尽头应该就是飘血楼的中央总部所在。再行几步,便见黑暗尽头顶上一抹亮光扫来,燕罗加紧步子,穿过最后一段楼梯。眼前豁然开朗,乃是一个宽敞的环形大厅,自己所在正是大厅阵中的楼梯口。大厅内空无一人,四周十几个房间,都大门紧闭,旁边还有三两个通道不知通往何处。</p>

    由于此处乃是八方客栈顶层当中位置,所以四面无窗,并无日光透过,只有挂在墙壁上的烛火灯盏将此处照的隐约昏暗,一股阴森浊气。空气中弥漫着与残君阁一般的丝丝血腥味,嗅到这味道,燕罗全身的血液也恍惚在一瞬间被激发的沸腾起来。</p>

    “嘎吱——”</p>

    身后忽的一束光线射来,亮光陡然扩大散开,原本昏暗的大厅旋即被照个通透。</p>

    燕罗立马转身,只见身后一间屋门敞开,这光线乃是从屋内一扇天窗中照射进来与此同时,一人恰好从屋内走出,迎面撞见从未见过的燕罗,也是吃了一惊。</p>

    “大概有七八年的时间了,飘血楼已经很久没有外人踏入此地。”黑手掌柜关上门,请燕罗入座。</p>

    燕罗开门见山道:“今日来此,只为加入飘血楼。”</p>

    黑手掌柜仿佛早就知道燕罗的目的一样,给燕罗沏了一杯茶道:“在下谭奉节,飘血楼首席黑手掌柜,阁下尊姓大名。”</p>

    燕罗稍稍迟疑,道:“……陈庐州。”这“陈庐州”的假名,乃是燕罗与陈天佑前些日子计划之中的条目。燕罗入伙飘血楼,目的便是历练修行直至甲等。可他本是残君阁刺客,若是用真名行事,日后传回残君阁中,免不了被残君阁高层因为个叛徒罪名追杀。所以改头换面,捏造了个全新的身份掩人耳目。</p>

    谭奉节双手奉上茶碗,接着天窗射进来的光线打量了燕罗一番,开口问道:“我飘血楼刺客乃分甲乙丙丁四等,不知阁下想要入几等?”</p>

    “乙等。”燕罗接过茶碗,嘴里那个“等”字还没说完,茶碗还没端稳,就惊觉其中似有一股热浪回荡盘旋,蓦地顺着手指冲入手腕,半只胳膊火辣刺痛,差些就将茶碗给扔了出去。</p>

    “真气!”燕罗旋即反应过来,在从庐州来荆州的路上,这段闲暇时间他自然是用以修习顾言良赠送的《青丹吐纳法》来蕴积真气内力,虽然进展缓慢,但是也总算有了些眉目,丹田之中还稍稍积攒了一股真气。所以,他手掌一触及这茶碗,就察觉到这一股真气。</p>

    燕罗稍有惊慌,但刺客之道中,讲究不露声色,无论何时何地,决不可显眼突出引人注目。此处乃飘血楼中央总部,是个陌生地方,若他将这茶碗跌落发声,实违刺客之法。这一串本能反应,燕罗臂力吃紧,稳住刺痛的胳膊,不让茶碗倾斜跌落,这才发觉这茶碗中的真气实在是微弱之极,一缕刚游走至肩头就力竭消散。虽然有惊无险的避开了这一劫,但是背后还是泛起一层冷汗。</p>

    燕罗眼见这这黑手掌柜似笑非笑的诡异表情,燕罗心中些许慌乱:“你是……”这话还未出口,神经蓦地暴虐刺痛,似乎身后某物突袭而来,他面色惊变,从椅子里猛地站起,回身后撤,双臂一上一下护住身上要害。一人不知何时潜伏在自己身后,屋内光线昏暗,看不清什么容貌,但他手中利刃寒芒四射,当空劈来,若不是燕罗自己反应迅速,架住了此人手臂,恐怕自己这条性命就要交代在这。</p>

    “好!”</p>

    这时,身后的黑手掌柜莫名其妙的鼓掌叫好,而被燕罗挡住杀招的神秘人也收了兵刃,后退数步,保持了相对安全的距离。</p>

    燕罗背向墙角靠了几步,警惕着二人不经意的突然袭击,冷冷道:“你们什么意思?!”</p>

    谭奉节招呼那神秘人坐下,又转对燕罗道:“莫要怪飘血楼无礼,这一突袭乃是对阁下实力的考验。”</p>

    “考验?”燕罗并未相信这黑手掌柜的话,警惕依旧。</p>

    谭奉节点点头道:“阁下年纪既敢定夺自己‘乙等’实力,那必然需要些验证,否则飘血楼不就成了些野狐禅欺世盗名的地方了。”</p>

    这时,那背后袭击燕罗的神秘人站起身来,向燕罗抱拳致歉道:“在下飘血楼乙等齐云波,刚才偷袭本就是飘血楼鉴定外来刺客等级实力的一环,阁下莫怪。”</p>

    谭奉节继续道:“阁下能端稳茶碗不受其中真气冲击,看来必有些许内力修为,更怀有刺客之道。齐云波从背后偷袭,依旧能临危不乱挡住他的一击,不仅感官敏锐,也足以说明和乙等实力相近。唯有一点缺憾,乃是阁下面对偷袭之时,手中茶碗还是有些许茶水溅了出来。”</p>

    燕罗听谭奉节和齐云波如此解释,终于有些相信他二人,只是真没料到飘血楼竟会有如此审核之法。他放下茶碗,重新坐回椅子上,问道:“既然如此,我应该是可以加入飘血楼了?”</p>

    “那是自然。”谭奉节从一旁高阁中抽出一卷长案,“不过乙等刺客入我飘血楼已经很多年没有,需我向高层汇报,才能将你系统归入飘血楼中。”</p>

    谭奉节摊开长案,详细询问记录了燕罗的各方面信息,这才道:“三日之后,你的腰牌和资料就会完全做好,所属的黑手掌柜也会分配下来,到时候你再从黑手掌柜那领一桩生意,完成之后就可以成为飘血楼名正言顺的乙等刺客了。”</p>

    燕罗微微一皱眉,问道:“怎么?刚才那一串还不算结束?”</p>

    谭奉节解释道:“刚才一番,也不过是纸上谈兵,干刺客这一道的,归根结底还是要实实在在的干一票才知道行还是不行。”</p>

    燕罗闻之此处,也大概听出了飘血楼的门道,将茶水一饮而尽,起身道:“既然如此,那我三日之后再来拜访,告辞。”</p>

    言罢,谭奉节与齐云波一齐起身,送燕罗离开。</p>

    看着燕罗推门离去,齐云波略微有些惊叹:“没想到飘血楼这么多年没有刺客入伙,而且这家伙不简单。”</p>

    谭奉节道:“还不止如此。飘血楼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外人踏入,这个叫陈庐州的能知道此处,估计背后有我们自己人在做指引。”</p>

    忽的,谭奉节话音一转,道:“那么之后的事,就麻烦齐大人了。”</p>

    “好说,还正想再会一会他呢。”齐云波站起身来,从谭奉节手中接过一个瓷瓶,推门而出。</p>

    </p>

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刺客小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庐州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庐州时并收藏刺客小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