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秦潇肃,残君阁七大甲等刺客,地位仅次于阁主林肆的元老人物。</p>

    当年林肆夺得阁主之位,血腥手段革除了所有反对自己的残君阁高层刺客,最后残君阁高层中,除了天刺刘千城外,只剩下四名甲等刺客和七名顶级乙等刺客,在之后的几十年中,四名甲等刺客都因年事过高离世而去,而秦潇肃是剩下七名乙等刺客中,唯一攀升到甲等刺客的两朝元老。秦潇肃年纪比林肆和刘千城都要虚长十多岁,却是个大器晚成之辈,经过这么些年的历练,在临近四十岁时忽然厚积薄发,在残君阁中的声望直追阁主林肆,甚至有传言称秦潇肃的实力早已超过了林肆,隐有“残君阁第一刺客”的势头。</p>

    燕罗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在甲等刺客秦潇肃的手下过了那么多招。</p>

    秦潇肃理了理夜行衣,仔细打量了燕罗一番,道:“徒手搏杀能力平庸,反伏击应变之力还算可以,隐约还有些诡异的刺杀招式,倒是那一股精粹纯正的杀意出乎我的意料。虽然这几回合的交手探不出来你的全部底细,不过你现在的实力为什么还呆在丁等上?”</p>

    燕罗忍着身上的伤痛和脑子里被秦潇肃杀意压迫的模糊意识,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袭来的头晕目眩又将他按倒下来,可是他对甲等刺客的敬畏实在不敢这样不敬,慌忙道:“大人……我……实在站不起来了。”</p>

    秦潇肃伸手扶住燕罗,让他坐下,道:“我用了七成杀意压迫你,你还能保持意识,确实不错,坐下说吧。”言罢,他也席地而坐,盘膝坐在燕罗面前。</p>

    燕罗靠着树干,半天才缓过来,这时,他才看清楚这个残君阁顶级刺客秦潇肃的样貌。</p>

    若盘算起来,秦潇肃大约已经是古稀的年纪,虽然有些枯槁,可浑身散发的气息却显得他年轻许多,更不可思议的是,作为残君阁甲等刺客,秦潇肃竟然没有燕罗之前见过的林肆、周曲鹤那样凶狠阴冷的刺客血腥气息,这时候他盘坐在地上,若无身上的夜行衣,任谁见了,都以为秦潇肃不过是个和煦文雅的教书老先生,与方才那萦绕冲天杀意的甲等刺客判若两人。</p>

    见燕罗恢复过来,秦潇肃道:“看来你已经恢复了,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吧。”</p>

    燕罗慌忙道:“禀大人,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实力……只是三年前我以侥幸心理接了不嗔和尚的那笔单子,以为能攀上丙等刺客。哪知道遇上了天刺胡谷泰,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所以这些年收了侥幸心理,好好的锻炼自己,免得坐上了高等的位子,却根本坐不稳。”燕罗暗暗捏了把汗,这一番说辞,也是白天顾言良提醒他,他已经被残君阁高层注意到之后,在城里置办行囊的时候才临时想的理由,没想到还没过几个时辰,就派上了用场。</p>

    秦潇肃轻哼了一下,道:“这么牵强的理由就想敷衍我?你是不是太不把甲等刺客放在眼里了?”</p>

    燕罗被秦潇肃这么反问,顿时有些毛骨悚然,慌忙道:“大人……我真不是……”</p>

    秦潇肃也不给燕罗辩解的机会,道:“寻常丁等刺客至多三年就能攀升到丙等,更何况你可是残君阁训练营里赫赫有名的‘活阎罗’。”</p>

    燕罗哪料到秦潇肃竟然连自己当年还在训练营时被其他人称作“活阎罗”的事情都知道,难道真如顾言良提醒自己那样,残君阁高层已经开始注意到自己。</p>

    秦潇肃又道:“显庆五年,一弃婴被抱到庐安当,残君阁训练营收养训练,因为带有‘燕’字玉佩,胸口有‘罗’字胎记,所以取名燕罗;咸亨元年,划分至残君阁训练营天字组;仪凤元年,以天字组第一位通过选杀,编入丁等刺客名录;次年因不嗔和尚一单卷入天刺重出黑道之中;同年拜编外刺客陈天佑为师,学习刺杀之术……”</p>

    秦潇肃这张口而来,竟都是自己被残君阁收养近二十年来所经历的每一桩大事,顿时呆若木鸡,冷汗淋漓。秦潇肃看着面色煞白的燕罗,冷冷道:“还要我继续说吗?”</p>

    燕罗猛吸一口气,将表露在外的慌乱神色掩盖过去,故作镇静道:“大人之前对我这一番试探,难道只是聊了聊我的身世吗?”</p>

    忽的,秦潇肃一股磅礴杀意猛然升起,凝集如泰山压顶,猛地撞在燕罗身上,比之前与他交手时所展露的还要霸道凌厉,秦潇肃借着杀意灌顶,道:“此番前来,是告诉你,任何刺客的底细在残君阁里记录里都条条目目清清楚楚,一切对残君阁的不忠或是掩饰,都是妄想!你无意掩饰自己真实水平也好,还是故意隐瞒残君阁某事也罢,不要以为你能逃得出残君阁手掌心。若是你有什么不忠残君阁的想法,我念你潜力无穷,劝你早早收起来,别到时候我亲自收了你的项上人头。”</p>

    燕罗被这突然起来的汹涌杀意压得脑中轰鸣,犹如一只大手死死地扼住了他的脖子,只能不住点头道:“大人教训的是,子不敢有什么隐瞒……”</p>

    秦潇肃缓缓收了杀意,道:“自从天刺重出江湖之后,你在残君阁中的动向越来越诡异,做丁等任务的手法也越来越干净利落,甚至还隐瞒真实水平,高层早就注意到你,不要以为当年周曲鹤没从你这问出来什么,你就高枕无忧了。”</p>

    燕罗没了秦潇肃杀意的压迫,终于恢复了正常,慌忙道:“大人,子难敢背叛残君阁,背叛残君阁的下场我也是知道的……”</p>

    秦潇肃摆了摆手:“知道就好,虽然今天没从你嘴里问出来什么,倒是试出来你这一身刺杀之道隐约还是从残君阁的训练系统中发展而来,就姑且信你不是叛徒。更何况你这一身功夫修为,假以时日,绝不是泛泛之辈,我也不想就随便废了一个残君阁未来的甲等刺客。”</p>

    燕罗暗中长嘘一口气,不住点头道:“多谢大人饶命……”</p>

    秦潇肃扫了燕罗一眼,道:“听周曲鹤说,你三年前跟随编外刺客陈天佑学艺,没想到陈天佑那一副样子竟然深藏不露,不仅周曲鹤不是他的对手,连调教徒弟的水平也是一流。你这一身上下竟然藏了至少七只兵刃,不仅能时刻藏在身上,而且行动自如几乎看不出来任何迹象;身法迅捷灵活;杀意虽然不够雄浑,但是极其精粹;体力充盈不虚。最难能可贵的是对环境的把握和刺杀反刺杀的反应都不是一般丙等刺客能有的水平。”</p>

    燕罗心中一凛,没想到方才在暗中与秦潇肃交手才几个回合,竟然自己藏的兵刃都给他认了出来,自己所有的底细全都被他掌握,若是真的交手,他尽可将自己玩弄在股掌之间。他长叹一声道:“大人果然厉害,连我身上藏的兵刃都能看得出来。”</p>

    秦潇肃嘴角微微上扬,道:“子,你虽然潜力不错,但是在我眼里还是太嫩了。方才若不是我给你放水,你在我手里早就死了七八回了。”</p>

    燕罗被秦潇肃这一提醒,这才想起来刚才在屋内被板凳绊倒之后,秦潇肃只是一拳将自己打飞,若真是刺杀之中,秦潇肃当时若不是赤手空拳,而是手持兵刃,自己早就交代在那了,哪里还能坐在这被他训话。</p>

    秦潇肃站起身来,拍了拍夜行衣上的灰尘,道:“子,你若不是残君阁叛徒,我很期待你成为甲等刺客的那天。若那时候我这把骨头还能动弹,倒是很想和那时候的你交手一番。”言罢,飘然远去,转眼间就隐匿在夜色之中。</p>

    秦潇肃离开许久,燕罗这才回过神来,此时才发现衣衫早已被冷汗打湿,他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双腿都有些发软。回想三年前自己在周曲鹤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可如今这时候竟然能在残君阁数一数二的秦潇肃手下过上几招还能在他的雄浑杀意下精神不至于崩溃,还得到了秦潇肃的赞同,这后怕之中的兴奋更让人雀跃。</p>

    燕罗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脸,振奋了一下精神,检查自己身上的伤势,便赶紧回到屋内,点上烛火看一看屋内的战场是什么样的情况。难得是甲等刺客事先布置的环境,寻常情况哪能有这样的机会看到。</p>

    借着烛火,燕罗这才发现屋内的物件摆放并非他事先推想的那样完全被打乱,而是只有一些类似板凳笤帚之类的物件被秦潇肃打乱了位置,而床板桌子案台的大物件却还在原位。燕罗绕着屋内转了一圈,这才双拳一击,想通了秦潇肃对环境掌控的法门。若秦潇肃在掌控屋内环境时,将所有的物件全都打乱摆放,那么燕罗在进门之后,就会立刻发现到屋内环境的改变,即便被隐匿在暗处的秦潇肃伏击,也会很快作出反应,然后立刻逃出屋内,这就打破了刺杀和被刺杀者之间的环境优势。只有像秦潇肃这样不动大物件的位置,而改变物件的位置,燕罗进门之后才会产生自己依旧掌控环境的错觉,毕竟大物件是最容易感知发现的环境因素,燕罗发现屋内被人潜伏之后,大部分的精力都集中在探查秦潇肃藏身之处上,而忽略了物件的位置,以为它们和大物件一样仍在原位,这一套虚实相合的环境掌控,让燕罗在第一回合的交手中就完全处于劣势。想到了这一点,燕罗又立马想到秦潇肃在屋内调动杀意波动,伪装成出手气息来玩弄自己,也是虚实相合的展现。而自己逃出屋外后,和秦潇肃交手的最后一回合,自己全力抵挡住秦潇肃一拳,本感知到他杀意枯竭将退,看来也是他故意为之,让其以为一招已毕,结果后续之力突然涌上,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p>

    燕罗一拍脑袋,想起陈天佑早就教过自己“虚实相合”的精髓,自己也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这一次才知道“虚实相合”是可以这样融会贯通,不仅仅实在刺杀一瞬的招法变换,更能是用在杀意调动和伏击环境的掌控上。与秦潇肃这几回合交手,细细回想,果然不愧残君阁甲等刺客,获益匪浅。</p>

    </p>

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刺客小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庐州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庐州时并收藏刺客小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