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燕罗在城里转悠了半天,置办好了去庐州的马车和行囊,顺带买了两屉笼包,这才驾着马车往城外家里赶。</p>

    待到家门口时,已是傍晚的时候。燕罗将最后一个包子塞进嘴里,擦干手上的油渍,将马车停在院子里拴好,给马添上草料。</p>

    “老家伙还没回来?”燕罗望着屋子仍旧紧闭的大门,掏出钥匙打开门锁。</p>

    “嘎吱”燕罗推开木门,一脚刚跨过门槛,一股杀意轰然从屋内喷射而出,恍然间犹如一只野兽咆哮奔腾,惊得燕罗面色煞白,心脏如受重击,一阵天旋地转,险些就要喷出一口血来。</p>

    燕罗脑中刺痛,潜意识中身形暴动,就要后撤逃出屋子,可他脚下刚移出一步,就被人一拳从身后打了进来,木门“嘎吱”一声,便被顺手关上。</p>

    “是谁!”燕罗慌忙转身向后,但是身后人影已转瞬消失,屋内窗户也被来者一并关上,屋内顿时昏暗下来,只能隔着窗纸隐约偷过来夕阳的一缕昏黄亮光。</p>

    眼见得那一人影转瞬消失,屋内又昏暗下来,燕罗哪里敢在这屋里停留,更不晓得到底是谁在此,当下明智之举,就是在开阔明亮之地逼迫此人现出身形,想到这,燕罗转身往门口冲去。</p>

    可是,屋内杀意似狂风暴雪,压得他神经紧绷,刚迈出一步,头顶就是一道疾风袭来,燕罗忍住杀意的压迫,强行扭转身子,慌忙后撤,昏暗间一抹寒光从天而降,贴着他的鼻梁猛地落下,“锵”的一声,在地上刮出一串火花。</p>

    借着这火花光亮,燕罗隐约看清一个人影,这人影一击不成,一卷衣袍,挡住燕罗视线,趁着他视线模糊的空当,又一次消失在昏暗的屋内。</p>

    燕罗摸着被刀风刮得隐隐作痛的鼻梁,冷汗涔涔下落。自他踏入屋内,屋内的杀意便是江河滔滔绵连不绝,平生所见,大概也只有几年前陈天佑与周曲鹤对峙之时才能有的磅礴气势。可此等人物,为何要对自己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下手。</p>

    还不及燕罗细想,四周杀意波动,身后杀意蓦地腾升突兀,就向自己袭来,燕罗自上一回与黄煞交手之后,孕育出来些许杀意,经过了陈天佑的指点后,此时对杀意涌动的感触早已更进一步,那来者将杀意充斥在屋内,本意是破坏燕罗对他杀意波动的感觉,可他低估了燕罗如今实力,燕罗已可以感受到细微的杀意改变,当即跃起,借着顶上房梁屈身躲过自身后而来的一击,转而双刀在手,借下落之势便要将那来者后背脊梁骨剔出。</p>

    那人影也是没想到燕罗竟然能感觉到自己的杀意波动,被他躲开之后吃了一惊,慌忙回身一刀,“当”的一声将燕罗的杀招挡开,借力后撤,又一次消失在昏暗之中。</p>

    燕罗虽然惊惧这来者深不见底的实力,但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反攻一招,也旋即气势大涨,杀意腾起,虽然不算强大,但多少抵挡了那来者的压迫。</p>

    此刻燕罗驱散了刚开始的畏惧,思路逐渐清晰,虽然此人故意将屋内的光线弄得昏暗,但是自己在这生活了那么多年,屋内桌椅板凳摆放早已了然于心,此人既然想借黑暗偷袭,那就寻一个拐角处,靠背抵挡。</p>

    想到此处,燕罗当即就向屋内拐角移去,可脚下刚一动弹,顿时被某物绊了一跤,一个跟头摔了出去。这一跤还没落地,身前一到人影闪过,顿时一拳将燕罗打飞回屋内正中间。</p>

    燕罗狼狈爬起,这才发觉屋内的所有物件竟早就被那人移了位置,桌椅板凳根本不是自己所熟悉的位置,难道此人埋伏在此处,连四周环境都在他的算计之内。燕罗猛地回想起陈天佑曾教导自己,埋伏是刺杀中的重要一环,讲究四周环境了然于心,做到敌生我熟,才能占尽天时地利。</p>

    这隐匿在暗处之人对自己下手,虽然挑选在燕罗最熟悉的环境里,可埋伏之时,就破坏了原本的环境,让身位目标的燕罗错以为自己仍旧占据环境优势,这一算计实在匪夷所思,若不是燕罗身在这杀局中,他也定要为这一计拍手叫好。</p>

    此刻也容不得燕罗惊叹来者对刺杀环境的巧妙布局,既然此人破坏了屋内的物件摆放位置,那自己也必然要站在正中间来应对四面八方的突然袭击。屋内杀意丝毫不减,燕罗此刻背后已经被冷汗浸湿,他精神紧绷,感触放大,感受着杀意的波动,可那人将燕罗逼回屋内阵中后,竟然许久都没有动静,唯有杀意连绵不绝,一阵又一阵的冲击着燕罗。</p>

    燕罗弓着身子,全身蓄势而发,只待藏在暗处的人出手。可是就这样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那人竟沉寂不动,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反倒是燕罗精神紧绷,脸颊上的冷汗早就打湿了衣领。</p>

    忽的,身后杀意微微波动,燕罗绷紧的身子猛然回转,就是一刀横劈出去。</p>

    “唰”的一声,燕罗一刀劈空,身后竟是空空荡荡。</p>

    “嘎吱”一声,左侧似是板凳挪位,燕罗慌忙转身格挡,又是空荡一片。</p>

    燕罗仿佛惊弓之鸟,屋内少有些风吹草动,就不得不暴动避让,可那人操纵杀意波动显然出神入化,接二连三虚招恍惚,将燕罗戏反复细化玩弄。</p>

    燕罗刺客半蹲在地上,掌心的冷汗都快让他握不住手里的匕首,没有想到在这昏暗狭的屋内,仅仅是杀意的波动,就将他玩弄的如此狼狈,几欲崩溃。</p>

    被那人戏耍了十几回合,燕罗终于承受不住,振臂大骂道:“你姥姥的王八蛋,只会装神弄鬼,有本事出来跟爷大战三百回合!”</p>

    燕罗话音刚落,屋内回荡澎湃的杀意陡然消失,刹那间无影无踪,本是绷紧的神经突然没了压迫,一股倒袭之力冲起,轰然天旋地转,险些就栽倒在地。</p>

    隐匿在暗处之人这突然间收起杀意,这昏暗的屋子里顿时静谧的可怕,空气似乎都像一滩浆糊浑浊滞涩,燕罗伏着身子,依旧不敢放松精神,没了那人杀意的压迫,反倒是更难察觉对手的方位。</p>

    这样的沉寂持续了许久,虽然没有了之前磅礴杀意的压迫,可却比刚才那段时间的压迫更难熬。</p>

    燕罗躬身警觉许久,那人却毫无动静。</p>

    “不动?那就逼你动!”燕罗心中一横,自身杀意忽然暴涨扬起,虽然比不上此人的凤毛麟角,但也颇为凌厉,一下子就荡漾开来。</p>

    这股杀意毫无征兆的突然扬起,藏在屋内的那人也没料到燕罗竟能有如此精粹的杀意,仿佛猝不及防,“咦”了一声,暴露了自己的位置。</p>

    “就是你!”燕罗大吼一声,口中所含飞针朝着那人隐藏的位置就喷了出去。</p>

    可飞针刚脱口而出,一只大手鬼魅的从他身后探出,一把扭住他的头颅,另一只手扣住他的身子。</p>

    燕罗眼前一黑,就发觉那按住自己头颅的手发力旋转,将自己头颅向后掰去。</p>

    他心中一凛,暗道:“徒手断颈!”当下双臂一震,将那人钳制住自己身子的手挣开,身子随着他扭自己头颅的方向转去,化解了这一杀招,又顺势死死抓住那人手臂,双腿绊住那人双腿。</p>

    被燕罗这一缠身,两人扑倒在地,在地上交手缠斗。</p>

    燕罗双手双脚奋力将那人按在地上,不让他取出兵刃,自己则翻滚扭动,寻找最完美的方式进行下一步动作。</p>

    那人被燕罗按在地上,却一点也不慌乱,单手扣住燕罗脖子,双腿屈起一弹,便将燕罗一脚踢飞出去。燕罗借势跃起,后背猛地撞开大门,一骨碌滚到院子里,抽出两柄匕首,射到屋内。</p>

    这两柄飞刀飞入屋内,显然是没有什么效果,燕罗还没在院子里站稳身子,屋内的杀意就轰然暴涨,蓦地倒卷汇集做一点,似一道闪电,猛地从屋内奔驰而来。</p>

    燕罗面色惊变,只见屋内一黑衣人携雷霆之势,杀意滔天,一拳向自己面门袭来。那杀意先是凝集一点,却在转瞬间绽放,四面八方将他笼罩在其中,不能躲闪。</p>

    燕罗哪里能避让的开,当即双臂挡在身前,硬生生的去当这黑衣人的一拳。</p>

    “嘭”的一声闷响,燕罗身子一震,猛退三四布,这才勉强将黑衣人这一拳挡下,可身子却也麻了半边,气血翻滚,脸胀得通红。</p>

    那黑衣人杀意犹盛,逼着燕罗不住后退。</p>

    燕罗苦苦死撑,自己的杀意也倾尽而出,慢慢地消磨那人的杀意压迫。</p>

    可两人杀意修为显然是云泥之别,燕罗杀意枯竭之时,那黑衣人依旧杀意充盈,逼得燕罗双目充血,嘴角已是有一股血丝涌出。</p>

    “我就不信了!”燕罗一股怒气扬起,将口中的积血吐出,大吼一声,全身蛮力冲起,全然不顾杀意对自己的压迫,只凭蛮力硬抗黑衣人的拳劲。</p>

    燕罗挣扎怒号,双脚死死扣住脚下泥土,不让一步,这才觉这黑衣人杀意逐渐衰减,终于枯竭。</p>

    刺客之道,杀意竭,必然须重新隐匿身形,待杀意重起再做一回合的刺杀。</p>

    这黑衣人一招杀意已竭,燕罗本以为他要离开,哪料此人忽的冷笑一声,原本劲力枯竭的拳下,竟猛然用喷涌出一股霸道浑厚的力量,猛地冲入燕罗四肢百骸之中,这力量在他体内摧枯拉朽,震得他猛喷一口鲜血,倒飞出去,直撞到院子外的一棵大树枝干上才停了下来。</p>

    燕罗全身骨骼痛的几欲断裂,心中大骇,此人所展现的各种刺杀之法,灵活熟练,虽然都是自己所熟知法门,可在他手中竟然展现了全然不同的组合效果,最后这一拳更是不可思议,神鬼莫测,自己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招来这种人物来找自己麻烦?</p>

    那黑衣人见燕罗瘫在地上,一个箭步上来,手中匕首扬起,便向他喉头刺来。</p>

    燕罗闭上双眼等死,却脑中轰然闪念,想到自己只可能得罪过一个有这样实力的人物。想到此处他睁眼惊道:“你是天刺胡谷泰!?”</p>

    那黑衣人匕首停在燕罗喉前一寸处,开口道:“子,有点意思,丁等刺客的身份早就不适合你了。”</p>

    燕罗没料到最后关头这人竟没有杀他,这才发现此人与胡谷泰的身形差的太远,有听他这一番话,有些惊魂未定地问道:“你到底是谁?”</p>

    这黑衣人收了匕首,取下蒙面,露出面目来,道:“你可以叫我‘秦潇肃’,残君阁专门派来试你底细的。”</p>

    燕罗看清那人的面目,虽然是稀松平常的中年男子的样貌,但掩不住一股凌厉之气,再听他报上名号,顿时抖了个激灵,惊道:“甲等!”</p>

    </p>

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刺客小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庐州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庐州时并收藏刺客小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