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转眼又一年的盛夏时节,庐州护城河上的荷花如往年盛开,柳叶荷香随着微风卷起,又落在了河岸旁的柳荫之下。</p>

    燕罗坐在柳荫之下,举着鱼竿等着大鱼上钩。午后烈日透过树叶缝隙,星星点点地洒在身上。</p>

    “呃……”燕罗打了个哈气,抖着薄衫把身上的汗渍轻轻甩干。</p>

    不远处,陈天佑喊道:“兔崽子,别钓了,跟我去城里一趟。”</p>

    燕罗揉了揉有些迷糊的睡眼,把渔具收好,问道:“大中午头,那么大太阳,没事去城里干啥?”</p>

    陈天佑道:“叫你来就来,哪来那么多废话。”</p>

    燕罗从护城河里捞起一捧清水,冲掉了烈日蒸烤后的睡意,就跟着陈天佑往庐州城里去了。</p>

    “哎呦”顾言良眉毛一挑,惊道,“你们师徒两个一道上我这来,还真是稀奇啊。”</p>

    说着,顾言良把陈天佑和燕罗迎进自己的宅院里,在廊亭下设了个桌,端上来一坛酸枣汁,招待他二人。</p>

    燕罗惊奇的看着碗里的酸枣汁中竟还漂着几块碎冰粒,不由叹道:“不愧是残君阁首席卦师,这待遇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言罢,就将酸枣汁一饮而尽。</p>

    顾言良道:“怎么,别告诉我你们两个大老远的跑我这来,就是图一碗冰酸枣汁的。”</p>

    燕罗抱起坛子,又给自己倒了一碗,道:“别问我,我是被这老家伙拖过来的。”</p>

    陈天佑把碎冰粒含在嘴里,嘎吱嘎吱嚼得真欢,道:“明天就是残君阁下一年轮了,我打算后天就带这兔崽子去飘血楼,这就算是来告辞的了。”</p>

    顾言良瞥了燕罗一眼,道:“是该去了,高层已经开始有些注意燕罗了。”</p>

    燕罗一惊,道:“啥?我又做了什么?”</p>

    顾言良道:“你在丁等刺客的位置上呆的时间太长了,而且接的生意做的都太顺,所以这段日子残君阁高层已经吩咐几个做帐先生和黑手掌柜把你的账本整理,着手分析你的实力水平了。”</p>

    陈天佑道:“已经被注意到了吗?不过我们钻的这空子他们可没办法。”</p>

    顾言良点点头,道:“他们是没办法,不过你们这会儿去飘血楼倒确实不错。决定去飘血楼哪个分部了吗?豪州分部还是谯郡分部?”</p>

    陈天佑摇了摇头,道:“那都是打闹了,要去就去总部。”</p>

    顾言良惊道:“总部?!荆州?!去那么远的地方?”</p>

    不过,她也很快反应过来,点点赞同道:“确实,荆州确实是该去的地方。”</p>

    一旁的燕罗听到顾言良这句话,也是大惊道:“荆州?老不死的你开玩笑吧,从庐州到荆州少说也得半个多月的路程。没事跑那么远干嘛?”</p>

    陈天佑瞪了他一眼,道:“王八羔子懂什么,呆在庐州这个地方,你以为你能有什么出头之日?”</p>

    燕罗道:“那也不必跑那么远吧,金陵、洛阳不都可以?!”</p>

    顾言良打断了燕罗,道:“多少还是个毛头子,你怕是连江湖之事都不知多少。”</p>

    看着燕罗还不理解的样子,顾言良问道:“你知道当今大唐武林的格局吗?”</p>

    燕罗皱了皱眉头,回想着这些年在残君阁道听途说,道:“可是传闻的‘东柳西杨’?”</p>

    顾言良点点头,道:“那你又知不知道这东柳和西杨又是哪两家?”</p>

    燕罗哑然,摇头表示不知。</p>

    顾言良给自己倒了一碗酸枣汁,道:“金陵柳家堡,荆州易剑山庄,是为当今大唐武林两大核心之地。其中柳家堡成名已久,柳家堡创立者,是当年名满江湖的柳应龙,如今的堡主是他次子柳召鸿。而荆州易剑山庄建立时间不长,庄主杨平山,问其由来,就不得不提贞观二十三年的那一场惨烈之战。那一战,几乎折损了大唐武林的大半传承。”</p>

    燕罗心中微微一颤,细听顾言良的下文。</p>

    顾言良道:“那一场战乃是大唐武林与西域吐蕃国下密陀兰教的大战,这一场跨国之战的缘由,大概就是两国和亲,文成公主远嫁吐蕃那件事了。当年大唐与吐蕃和亲,本是件互利两国的美事,但吐蕃国中有一叫密陀兰教的教宗极力反对这桩政治联姻,密陀兰教在吐蕃国中权势极大又手段狠辣,打算在文成公主去吐蕃的途中将她劫杀,以破坏两国联姻。而当时的太宗皇帝非常重视这次联姻,指派皇城羽林军护送,可途中依旧受到了那密陀兰教的偷袭。那密陀兰教手段极其乖戾阴狠,连羽林军都不能抵挡,当时若不是一个名叫原成云的大侠前来助阵,一旦公主被杀,可就真的要两国开战了。”</p>

    “原成云?”燕罗打断道,“听起来好像是个了不得人物。”</p>

    顾言良点点头,道:“岂止是了不得的人物,原成云可是柳家堡前堡主柳应龙都要心悦诚服甘拜下风的一代大侠。这原氏一族更是自先秦之时就传承下来,每一代子弟都是名震江湖的大侠,无人不服。但是这一族向来避世,每一代子弟在江湖中不过沉浮十年就退隐消失,所以这武林格局中就少了原氏一族的席位。原成云的父亲名叫原逐流,是当年大唐开国元勋之一,是先皇太宗皇帝的贴身护卫和授拳恩师,原逐流辞世后嘱托子孙定当守护李唐世代,所以原成云才会千里迢迢暗中护送和亲队伍。你要知道,柳应龙当年冠绝天下,创建柳家堡时候,曾和原成云切磋,柳应龙剑掌齐发,也不过三百回合就败给了赤手空拳的原成云。”</p>

    燕罗惊道:“这么厉害的人物,怎么就被密陀兰教的人打败了?”</p>

    顾言良道:“寡不敌众啊,毕竟那密陀兰教也是一个底蕴极深的宗派,传闻当日密教出动了十多名一流高手围攻原成云,这才勉强将他制住,就这样也损失大半高手。”</p>

    “原成云在武林中的地位无人可比,当年原成云遇害之后,大唐武林无不震动,江湖中人无一不怒火燃起,恨不得杀上那密陀兰教;而太宗皇帝听闻之后,也是龙颜震怒,誓要踏平密陀兰教。于是便下道圣旨组建了联合羽林军和武林中人的‘剿密军’,付出极其惨烈的代价,剿灭了密陀兰教。也正是这一战,涌现了影响如今大唐武林格局的几大豪杰。”</p>

    燕罗道:“东柳西杨吗?”</p>

    顾言良摇了摇头:“原家原落风、柳家柳召鸿、‘鬼医’仇秦、‘昆仑剑仙’易自翩。”</p>

    燕罗一皱眉,道:“柳召鸿倒是知道了,原落风大概是原家的后人,剩下两个是谁?”</p>

    顾言良道:“柳召鸿就是如今柳家堡的堡主,原落风则是原成云的儿子,两人的修为在江湖中都已是一流高手。而鬼医仇秦是原落风的至交好友,传闻是青囊门传人,除了擅长医术毒术之外,武功也是超神入化年轻一辈无一敌手,当年剿密军幸存者都说过原落风与仇秦曾有过一场比试,其结果竟然是原落风三个回合就完败在仇秦中手中。”</p>

    燕罗倒吸一口凉气,道:“三个回合?这个叫仇秦的有那么厉害?”</p>

    顾言良道:“这就不知到了,因为当年剿密一战我大唐武林也是死伤惨重,幸存者也并不多少,所以这个传闻是真是假也没法考证,但至少也说明仇秦的实力绝对不可质疑。”</p>

    燕罗眼珠一转,追问道:“那最后一个‘剑仙’呢?不会真是神仙吧。”</p>

    提到这个“昆仑剑仙”,顾言良的表情旋即凝重崇敬了许多,道:“‘剑仙’易自翩,已经是大唐武林中的一个神话。他的出现,让大唐武林确信了自古以来凡人求仙并非荒谬。”</p>

    燕罗大惊道:“难道这个昆仑剑仙就真的是仙人?”</p>

    顾言良道:“到底是不是,没有人敢确定。但是都知道易自翩乃是从昆仑山上的某宗派而来,其宗派太过神秘,到现在都无可确认。可是易自翩的剑法武学被传为惊天动地,举手投足便能招来风雷雨雪。后来有人说易自翩的武学体系与我们通常理解的武学体系截然相反,完全不可思议,但也绝非神鬼之术。自那一战之后,大唐之中也有不少人远赴西域昆仑,希望能探访昆仑剑仙的足迹,但是都无一成果。”</p>

    燕罗拍了拍脑袋,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传闻,停顿了许久,他才从幻想中摆脱出来,问道:“原落风、柳召鸿、仇秦、易自翩……这四个人好像也只有柳召鸿还在当今武林中有名有号,其他三个呢?”</p>

    顾言良道:“鬼医仇秦之名,我这一辈都是如雷贯耳的名号,世人皆知他性格怪异,不爱抛头露面,剿密一战后就归隐山林专心研究医术去了。不过倒是有原落风和易自翩的传闻,他二人曾在剿密一战最惨烈之时,联手牵扯了密教近百残众追杀,让剿密军幸存者逃得性命,为大唐武林保存了一丝正统血脉,其中易自翩此战中元气损耗太多,不久就死于仇杀,而原落风战后就下落不明,不在江湖中行走,应该是归隐了。”</p>

    “等等!”燕罗连忙道,“说了这么久,好像到现在都没提到你们说的那个西杨的易剑山庄啊。”</p>

    顾言良道:“别急,之所以说了那么多,因为易剑山庄庄主杨平山和上面的三个人都有极深的关系。”</p>

    燕罗竖起耳朵,听顾言良点出要点。</p>

    顾言良道:“杨平山本是仇秦所医馆下的一个熬药学徒,后来结识了原落风,受原落风指点,修习了不少的原氏一族的武学招法,杨原两人亦师亦友,关系颇深。剿密一战之后,杨平山更是拜剑仙易自翩为师,乃易自翩唯一亲传弟子。”</p>

    “什么?!”燕罗惊得跳了起来,“亲传弟子?!那杨平山岂不也是仙人了?”</p>

    顾言良摆摆手,道:“别那么激动,我也说了,易自翩的武学体系与寻常的武学体系截然不同。杨平山不过是半路出家,之前和原落风所学的武学基础与易自翩已有矛盾,所以根本没有易自翩那样的神鬼之术。不过,杨平山受易自翩亲传指点,兼修两种不同的武学体系,自剿密一战之后,他于江湖飘荡修行,两个武学体系逐渐融会贯通自成一派,终于大放异彩。”</p>

    “昆仑剑仙易自翩收杨平山为徒之时,不仅将自己平生所学记载为一部《易剑诀》传于杨平山,又将自己‘冷霜剑’赠与他,这柄神剑据易自翩所述,乃是采取昆仑千年孕育的水灵精华青许神石,辅以赤血麒麟鳞片,由天下顶尖的铸剑师打造,柳家堡两柄神兵之一的‘慧虹’也被冷霜剑一招削断。”</p>

    “杨平山便是以其恩师易自翩与冷霜剑之名,建立了易剑山庄,而冷霜剑则成了易剑山庄的镇庄之宝。”</p>

    燕罗听了顾言良讲述完这几十年间的武林旧事,站在廊亭中半天也没回过神来,仿佛还是无法相信这些不可思议的传闻。</p>

    这时,趁着顾言良给燕罗讲述武林旧事的空当眯了会午觉的陈天佑,也撑了个懒腰直起身来,从面前的果盘里挑了个水果塞进嘴里,问道:“说完了?”</p>

    燕罗这才回过神来,问道:“哎,不对啊,易剑山庄虽然厉害,我还是搞不懂为什么非要去荆州啊。”</p>

    顾言良道:“当年大唐剿密一战,武林中派出了大量的年轻一辈前往西域,但是那一战剿密军也是损伤惨重,大唐武林无数后辈都死于战场,这也几乎断绝了大唐武林一半的传承。而易剑山庄创立时,那些死于战场的前辈的家眷,都因杨平山与原落风、易自翩的关系,慕名而来,共同组建了山庄。于是,易剑山庄中便定居了整个江湖三教九流各个宗派的家眷子嗣,又因大唐黑道之一的飘血楼总部位居荆州,那荆州自然而然就成了大唐武林黑白两道的漩涡中心。”</p>

    燕罗点点头,终于明白陈天佑为何要不远千里去荆州来历练自己。</p>

    陈天佑敲着拐杖,教训着燕罗:“兔崽子,荆州可是卧虎藏龙的地方,别以为你在庐州这个地方还能称王称霸,在荆州你要是敢得横行霸道一下,随便跳出来个角色都能把你打的死去活来。”</p>

    燕罗抽了抽鼻子,道:“自从跟着你这三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往我身上塞,我这洋相出了整整三年,你这说的好像我在庐州这里还有什么脸面一样。”</p>

    陈天佑摆了摆手,丢个他一袋银子,道:“不跟你废话,你现在赶快回去收拾收拾东西,顺便买辆车买匹好马代步。我和顾言良还有些话说。”</p>

    燕罗接过钱袋,和顾言良打了声招呼,就推门离开了。</p>

    看着燕罗的走出大门的背影,顾言良这才收回目光,似笑非笑道:“真的对这子上心了。”</p>

    陈天佑道:“是个做刺客的好料,再磨磨性子历练历练,再过十年,大唐黑道里估计没人能拦得住他。”</p>

    顾言良一挑眉毛,惊道:“哟,这么厉害?”</p>

    陈天佑将话题岔开,问道:“不说这事,我托你查的事可有什么进展?”</p>

    顾言良点点头:“我就知道你肯定是要问这事了。‘残君令’的事估计和林肆没有什么关系,这些日子我一直暗中查阅残君阁的记录,发现了个很奇怪的地方。”</p>

    陈天佑道:“什么?”</p>

    顾言良道:“残君阁的创立,或者说被林肆刺杀的上一任阁主之前的记录几乎是空白。没有贞观之前的任何记录,不论是分部成立、甲等刺客的晋级、甚至资金流动都为空白。”</p>

    陈天佑愣了一下,道:“怎么可能!”</p>

    顾言良点点头,道:“很奇怪吧,林肆成为阁主之前,残君阁和飘血楼就已经是大唐黑道中的龙头,这已经说明残君阁绝不是贞观年间才成立的。可是之前的记录却完全空白,而且不是人为的毁坏,是压根没有记录。”</p>

    陈天佑低头苦思道:“你我都是在上任阁主的时候才成为残君阁高层,之前残君阁高层的事务往来都不知道,线索断了吗?”</p>

    顾言良无奈道:“从目前这个状况来看,残君阁这边的线索几乎是到头了。剩下的,只剩下飘血楼那边了。你的《千城杀诀》流落出去,必须要从飘血楼楼主那里开始着手调查了。”</p>

    陈天佑叹一口气,道:“看来真的得靠燕罗这子了在飘血楼的表现了……”</p>

    </p>

百度搜索 刺客小传 天涯 刺客小传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刺客小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庐州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庐州时并收藏刺客小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