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午夜向日葵 天涯 午夜向日葵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嘶哑的惨叫像濒死的的野兽,不久慢慢低了下去,最后只剩下难听的粗喘。

    安格里·海因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五分钟了,真没想到这个家<a></a>伙的耐力竟这么强韧,嘴唇都快咬掉了,还死不开口。

    <a href="https://.99di/character/4ed6.html" target="_blank">他</a>上前拍拍岚月的肩,递了一个眼色。中尉很不情愿地收了手,略微向后退了几步。

    “我们的小俘虏还真不是等闲之辈啊,月,这样下去可不成,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安格里·海因扫了一眼摊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少年,“你应该用点其他的办法……温和一点儿的,怎么样?”

    “你是说催眠术?”岚月摇摇头,“恐怕不行;这需要的时间很长,而且这个家伙如果受过反向暗示的话,只会给我们错误的情报<tt>九九藏书</tt>。”

    “连试一试都不行吗?”安格里·海因走到床边,轻轻抚摩着少年脊椎上那个快要消失的针眼儿,然后抓住他的头发把他提了起来,“看,我们这位朋友现在处于半昏迷状态,很容易睡着的,我们只剩半个小时了,如果这次机会浪费了的话,就只好等3天以后再说了。我不知道这三天里还会发生什么变故。”

    岚月明亮的眼睛里有一瞬间的犹豫,接着点点头。

    安格里·海因满意地笑了,站到一边做了个请的手势……

    二十分钟的等待很漫长,安格里·海因看着岚月聚精会神地引导那个界外人一步一步踏入迷幻的陷阱。他听不清中尉在低声说些什么,应该是和那个界外人共同的“母语”吧,反正全都录下来了,不用管它。不过他对中尉的效率还是挺满意的:犯人的抵抗情绪由强变弱,呢喃不清地夹杂着几个英语单词,中尉的额角上慢慢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儿——看得出他也很费力。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失,在最后半分钟的时候,岚月的低语动作突然加快了,紧接着纤瘦的身子猛地向后一倒。

    安格里·海因抢上一步接住他,抚上他的额头:“怎么了?很吃力吗?”

    岚月的脸色变得更苍白:“还好……这个家伙的意志力<tt></tt>比我想象的还要强。”

    “你问到了什么?”

    “回去再说吧。”岚月虚弱地一笑,挣扎着从少校怀里爬起来。

    那个界外人倒在床上,双眼有点发直,岚月俯下身子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留下任何伤口,然后对安格里·海因点点头。

    两个人迅速收好工具和箱子,在一等兵安吉·罗杰斯来开门的时候,岚月用识别卡在插槽上划了一下,同时对他露出一个极其迷人的微笑。安格里·海因在这男孩儿发愣的一瞬间随手揭下了第二层门上的干扰器。

    平时如果没事,安格里·海因喜欢把窗户的视角调到最大,倒上一杯红酒,放点儿音乐,享受难得的安静,如果身边再有一位漂亮的女士,那么这就算一个很完美的“夜晚”。

    不过今天身边的人换成岚月,他连美酒和音乐都省了。

    “怎么样,好点儿了吗?”安格里·海因坐在地上,看着岚月洗完澡走进客厅。

    “没事了,别担心,我只是结束催眠状态时太突然,所以觉得有点眩晕而已。”中尉在他身边坐下来,用毛巾擦干湿漉漉的头发。

    安格里·海因喜欢看这个时候的岚月;穿着大衬衫的他又像是又年轻了几岁,越发显得清涩和俊秀,水滴沿着雪白的脖子流进肩胛,真是引人遐思。他向他移过去了一点儿,鼻端闻到一股特别的清香味儿。

    “想喝点儿什么吗,今天你一定累了。”

    “不用了,谢谢。”中尉把毛巾挂在脖子上,舒服地伸直了腿,“你已经等不及了,想问什么就开口吧。”

    “其实关于这个……”安格里·海因的手不慌不忙地爬上了他的肩,慢慢揽过他的身子,“你猜错了,月,我并不着急,我们总可以在‘下班’后先享受一点私人时间吧,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比如……”

    岚月笑着错开少校俯下的唇,像猫一样在他腿上躺了下来,“如果你是一个商店会计我会很配合。但是,长官,您的身份早就注定了您这辈子都别想和‘私人’这个词搭上关系了。”

    “别这么冷酷,”安格里·海因用手指轻轻抚摩着恋人的耳朵,声音低沉到几乎喘息,“亲爱的,我要求的并不多……”

    一个吻而已。

    少校满意地感觉到指尖下那柔滑的肌肤在慢慢发烫,他直起身子,看到岚月原本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丝红晕。

    “味道怎么样?”粗糙的手指擦过略显红肿的双唇,安格里·海因恶质地笑了。

    “真像是一个厚脸皮的窃<code>.99lib.</code>贼做的事。”岚月的眼神中竟难得带了一点羞赧的躲避。

    “偷香窃玉不是挺风雅的吗?”安格里·海因伸手把这个纤细倔强的人抱进了怀里,满足地靠在沙发背上欣赏着窗外的流光异彩,“别生气,我只是帮你轻松一下。今天你的工作看上去做得很艰难,可以让我来分享一下最后的成果吗?告诉我那个小朋友都招了些什么?”

    “那家伙顽固得像石头!”岚月毫不客气地在少校身上找到了一个很舒适的位置,“引导他的过程是不怎么好玩儿,他心里就像包了十几层铁皮一样。可能是语言上的帮助作用比较明显,他慢慢信任我,告诉我他的名字,年龄,从哪儿来的,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信息。”

    “具体点儿。”

    “他好象叫‘竹君’,十七岁,是从接近‘北部死亡区’的雄鹰峡谷一带过来的。”

    “那里是有少量的界外人居住,不过受到了21区警备队的严密监控,这家伙能穿过封锁线跑到237公里外的67区来吗?”

    “我也很奇怪,但他绝对没有说谎——在进入催眠状态后最初的那段时间里我有把握分辨真伪。”

    “那他死掉的同伴呢?”

    “不是同一个地区的,来自更远的地方,按他的说法推测,应该是还要靠近北边的人。”

    安格里·海因的眉头皱起来了:“那他们为什么会在一起,总不会是碰巧遇上的吧?他有没有告诉你他的同伴身上到底带着什么东西?”

    “没有。”岚月也觉得很遗憾,“他嘴里一直说的是‘希望’‘希望’,我问他‘希望’是什么,他说是……‘天使’。”

    “愚蠢!”安格里·海因觉得不可思议,“弄得神神秘秘的,难不成都这个时代了他们还在信教吧,是上帝还是佛祖?”

    岚月却没有开口,他挣脱少校的手,爬到巨大的玻璃窗前向下望去。

    “怎么了?你不高兴?”安格里·海因突然觉得他的脸色很奇怪,“难道不喜欢我这么说吗?”

    岚月笑了,不过看上去是种自嘲的笑:“不,不是为这个。其实想一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宗教倒是一样好东西。”

    安格里·海因露出古怪的表情。

    “别以为我在开玩笑。它也有好处,至少让人在最艰苦的条件下也有力气活下去。在这里的人——”岚月用纤长的手指在玻璃上划出一条抛物线,“——他们其实也需要,没有可以相信的东西是很危险的。”

    安格里·海因的眼睛里有很微妙的变化:“你是认为我们已经没有信仰了吗?”

    “权利,这就是我们的信仰,你和我,还有楼里楼外的人,隔离区里所有的人。我们绝对服从权利,它对于我们来说不像一个上帝吗?”

    “我们只是在服从命令,而这些命令可以让公民们安全地活下来。”

    “哦,是这样。”岚月突然转身望着他笑了,“所以我穿上白色的制服,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安格里·海因发现中尉真的太瘦了,几乎无法<footer>.99lib.</footer>让人相信他的手腕有力量轻易拧断一个体重三百磅的大汉的脖子,割下他的手指,挖出他的眼睛;无法想象他可以赤手空拳对付最阴险的偷袭,然后面不改色地撕裂自己的伤口。

    “月,”他轻轻地用手掌抚摸着恋人的脸颊,“有时候……你想的太多了。”

    白色的人影缓缓倒向他怀里,暖暖的鼻息扫过他的颈项。安格里·海因第一次用最轻柔的吻安抚一个人,像羽毛一样的吻,顺着额头而下,鼻子,嘴唇,脸颊,脖子,锁骨……

百度搜索 午夜向日葵 天涯 午夜向日葵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午夜向日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E伯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E伯爵并收藏午夜向日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