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言语似把刀 天涯 言语似把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十二章 疑问
星期日,晚。
案发现场灯火通明,拉起的警戒线外站有警察,罗少军带着何政军快步走来。
“罗队!”保护现场的警察认出走来的罗少军。
“给我副手套、脚套和手电。”罗少军吩咐道。
在等着这些东西时,何政军站在原地四下观望,他看着东西道路中间区域的黑暗,若不是案发现场这里的灯光,那里更黑。
“怎么只有两盏路灯?”何政军皱眉问道。
“已经和反贪沟通了。”罗少军没有直接回答,倒是说明了一下工作情况。
手套和手电都送来了,何政军接过。“脚套我就不穿了,没有什么必要,走吧,进去看看。”
何政军站在门前,四下观望。片刻,向西走去,到头,沿着院墙缓步向北走着。
他不时的抬头看向屋檐,用手电照去,虽然有灯光照射,他还是愿意抬起手电查看。来到菜地,他并未再向里走,地面被破坏的很严重,烟囱下方被照射的尤为明亮,即使不走入也能看到。
他看着烟囱楞了片刻,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反身走回,来到西面的院墙。“少军!把灯给我调到这里来!”
闻言,立刻安排手下调集强光灯,全部对准了西面院墙。
何政军仔细的寻找,从拐角处西面围墙开始,一路沿着围墙向北,他走过了院墙部分,最终他停在了有屋檐围墙的正中。“看看那是什么!”
何政军指着屋檐下十几厘米处说道。“给我拿梯子来!”
罗少军抱着梯子跑来,将三角折叠梯原地展开,何政军立刻爬了上去。“老师小心啊,看着点脚下。”
罗少军很担心此时65岁,激动异常的老师。
何政军与屋檐保持同一高度,拿着手电极为靠近的查看。这是那种靠墙攀爬梯子留下的划痕,虽然很小,但是与周围常年不清扫的墙面有着清晰的差别。
何政军再向上,头已经高出屋檐,可以看到屋顶。从魏敏家开始,这一长排的排房全是平屋顶,与南面的三角屋顶不同,为了不漏雨,还在屋顶铺了沥青防水材料。何政军爬了上去,缓慢的走向外露在菜地一侧的烟囱末节。
作案手法已然明了,但是痕迹依然不多,屋顶的SBS沥青不沾脚印,仅仅只是发现了屋檐下的划痕。
何政军下来了,看着罗少军说道:“你们犯了逻辑上的误区,凶手并一定非要从烟囱下作案,还可以绕远绕高上屋顶。”
罗少军看着屋顶点了点头,回道:“我也曾想过这个问题,一窗之隔,又是摆弄梯子,又是攀爬的,怎么可能不惊动屋内的人,如果是从一侧上屋顶......那可就不一样了。”
“来时现场有梯子吗?”何政军问道。罗少军则摇了摇头。
“凶手将现场的梯子处理了,找找看。魏敏家窗户正对着的地方应该有一个梯子的,而且是长期放置在那里。”何政军指了指位置,地面有两个圆形凹陷,中间隐约有一条线,那是因天气而自然形成的。
“收工吧,现场确实没有太多有价值的东西,明天我们再次回访。”
星期一,下午19:30分。
考虑到是工作日,所以将回访放在了这个时间,也并不是每一户都要回访,而是挑选重点,逐一排除。
每到一户何政军都只是在一旁观察,并不出声提问,在离开后,会判断是否有嫌疑。
“罗队,接下来是这户。”负责记录的刑警提醒道。
几人进入,这是一个四口之家,儿子和女儿在看电视,一对夫妇带众人来到院里的房间。
“对于上次来访的问题,能再具体说些什么吗?”
夫妇双双摇了摇头。“我们把知道的都说了,我们不敢隐瞒什么,你们三番五次的上门,我们也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感受到对方明显的不悦,刑警回道:“对于此我们深感抱歉,但还是要请您积极配合,凶手就在你们这里,就住在这里,这才是问题的严重所在,他极有可能再次作案。”
夫妇有些不适和不安,对于警察打扰自己生活,出于对凶手的忌惮,夫妇再次摇了摇头。“凶手不应该是你们去抓的吗?在这里为难我们也没什么用,而且凌晨那个时间段,都在睡觉的。”
何政军拍了拍罗少军,几人告辞离开。
“可以将他们排除。冲突较大的,有潜在疑问的家庭还有吗?”何政军先出声说了句,然后又问道。
“这是最后一家了老师。”
“拿给我第一次和第二次的记录。”何政军当即又开始重新筛选,从口袋中拿出钢笔,将已排除的家庭挨个划去。
在一众记录里,单看着某一户出神。罗少军看了一眼,随即解释道。“这家是母亲带着儿子,冲突确实有,但两次上门里,并未发现问题。”
何政军摇摇头,看了眼手表。21:00“时间还早,我们去这家,还是你们问,我旁观。”
笃笃,正在聊天的母子回头,看向已在院中的警察,将他们再一次请进来,似乎两人都对他们的到来没有太多的惊讶。
都已客厅落座,何政军最后才进入家中,他在观察这个家。在进入后一眼便看到了刘宇。
“对于先前的问题,还有要补充的吗?”
刘宇准备摇头,但他突然僵住了,没有多余的动作,就是僵住了,倒是妈妈瑶瑶头。
刘宇感受到曾经熟悉的注视,但二者有本质的区别,之前是冰冷和嘲笑,如今是刺穿他肉身的锐利,仿佛努力隐藏和掩饰的一切都暴露了,让人有些冒冷汗,让人恐惧异常。如果先前是想找地缝钻进去,如今却是想立刻举起双手。
他不经意的看一眼警察身后的那个老人,压迫感在心中产生,有些喘不过气。刘宇的心底默默告诉自己,这个人太危险。
“你出行的时间段刚好和案发时间重叠,如此巧合,难道就没看到什么吗?”警察还在继续问话。
“警察同志,您可以查的,我可不敢杀人啊,再说,监控不是拍到了我吗?而且李主任带我进入山路的监控也有。我真的没看见什么,当时太黑了,就两盏路灯......”妈妈有些慌张,不是心虚的表现,而是怕被冤枉的表现,先前的她遭受了太多的诬蔑。
“您的儿子当时确实在睡觉,对吗?”何政军罕见的开口说话了,不只是母子二人看向了他,几名刑警也都看了眼何政军。
何政军不理会,他就一直在看着刘宇。他在听到问题看向自己时,眼中有些许变化,怎么形容呢,淡定从容,变为茫然不知所措,有一点慌乱。
看似正常的反应--对于警察怀疑自己。但却给何政军的感觉是两个人,先前那个感觉跑掉了,此时这个感觉被推了出来。
何政军敏锐的察觉到一丝不对,但是缺乏足够有力的推定,这只是他的一种感觉,一瞬而逝。此时他对这个刘宇充满疑问,需要更多的了解,需要解开他身上的疑团。
他看到了遗像旁的药物,默默记了下来。

百度搜索 言语似把刀 天涯 言语似把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言语似把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悲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悲离并收藏言语似把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