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言语似把刀 天涯 言语似把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二章 不屑
天亮了。大杂院里再一次吵吵嚷嚷的热闹起来,人们似乎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大领导在一片早上好声中乘车而去,而小领导被几人留下,拉拉扯扯,有些红信封还掉在了地面,似乎是口袋太小,装不下什么了。
在刘宇看来,他们脸上的笑很假,很勉强。但他们还是努力的融入人际之中。按他们的话说,那是人脉,那是条路。
哦......不全是如此,那些口袋鼓鼓囊囊的小领导是真笑,发自内心的笑,满口的都是小事,看起来很靠谱的样子,那架势似乎没有事可以难倒他们。
妈妈每天都起的很晚,那些刘宇都叫不上来名字的安神药的作用,所以也习惯了不吃早饭,就这样饿着肚子去上学。不是吃不起早饭,而是选择不吃早饭。
妈妈给的早饭钱,攒五天就可以换一整套新文具。学校还是要去的,知识也还是要学的,只是要付出一些代价,上学还要付出代价......
依旧是那些人,依旧是那些事。但刘宇被停了三节课,用来补齐未能上交的作业,不交作业的后果很严重。老师在行使她的权力,无意过问未能交作业的原因,她认为这是在挑战她的权威性。
刘宇是喜欢上课的,虽然躲过了欺负他的学生,但老师用那厚厚的教材打在脸上还是生疼。
同在教师办公室的其余老师不闻不问,不怪他们,毕竟都是一群虐待狂,辱骂体罚殴打是他们维护权力的正常手段。
噩梦一般的一天结束,同班主任回到班级,布置完作业,细声细语的对全班同学说道:“明天是周六,那些去我家补课的同学别忘了去补课啊,记得拿上我‘给’你们的教材,还有要去的同学可以到我这报名。我收费可比外面便宜呢。”
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有些呆滞,原来她可以正常说话。刘宇低头摆弄着在办公室她甩给自己的新作业本子,内心厌恶。本地教育局明令禁止在校教师私下补课。然而--看看她开着的豪华汽车,看看她穿着的潮流大牌。刘宇不认为这些都是用薪资购买的,在挣学生钱的同时还如此张扬,副校长上下学都是骑自行车的。然而她这种行为始终没有得到任何制止......
刘宇的软弱无关他的价值观,对与错,好与坏,他分的清楚。也不是酸她这种有钱人行为,只是对她的种种行为,感到深深的不屑。
如果规则失去了它诞生之初的约束,那么再严肃正规的职业,都像是个玩笑。
走廊里孤僻的刘宇,身边匆匆走过那些所谓的小团体,他们每天不离口的:“我罩着你。”殊不知自己这种行为的傻气,还自信的学着来自于电视和网络里虚大空的台词。
学校门口成群的小孩子在约架,手里拿着木棒,气势汹汹,蔑视周遭的一切,大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孩子,凑上前想要搞清楚约架的原因,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呼朋唤友。
自知和自己没关系的刘宇躲得很远,不敢、也不想与他们有任何来往,哪怕有人站在刘宇面前,对他说:“以后我罩着你,没人再欺负你了。”抱歉,不想成为你身边的小跟班,还是一个初中学生,就拿着“武器”满街转悠,那是脑子有病。
..
家门前,听到屋里传来说话的声音,一位妇人的声音特别明亮,言语中似乎带着些刻薄和不容置疑。
刘宇站在院子中,努力想要听清来自排房中的话。
“......你说你家男人也没留下什么,软了一辈子,啥也不是,儿子这花钱货还扔给你......你还有病,就靠着社区接济。别说社区还挺好,天天往你这跑着送东西。我们想要还没有呢......”
刘宇妈妈的声音响起:“也没有天天......”
妇人立刻打断。“什么没有!我看着呢!街坊邻居都看见了,大包小包的往你家跑!你骗谁呢你!真有意思!”
屋里迎来暂时的沉默,不久,妇人就再次开口道:“走啦走啦!我可不想在你这待着了,省的让你烦!我再给自己找不自在!”
屋门开了,妇人是北边排房的魏敏,看到刘宇只是撇了一眼,嘴里哼哼着,瞧不起的意味非常足,用脚将大门踢开,嘴里的嘟囔提高了些声音。“没出息的玩意,和他爸一个样。”
刘宇进到排房中。沙发的座套拖到了地面,妈妈则是低着头坐在比沙发还低的板凳上,面无表情,双眼有些出神。
“妈”刘宇轻声呼唤,没有回应。“妈!”这次刘宇提高了音量,快步上前,他有些担心。
妈妈抬起头,看向儿子,眼泪哗的流出,向前跪在地面,一头扎进儿子的怀中。
刘宇任由妈妈声嘶力竭,他的眼睛变得狰狞,垂下的双手攥成拳头,微微颤抖着。
这种在言语上和行为上,对妈妈以及刘宇的不屑和歧视,几乎囊括了这个大杂院。西区的那些小领导,南北东区如魏敏一样的人。母子二人好似是青草,谁都可以踩踏,又好似是罪人,被孤立和歧视。
刘宇感觉天压在了他的身上,喘不过气,似乎一出门,每个看向他的眼睛如同魏敏一样,让他后脊发凉,想要躲到无人的角落。
..
晚间。刘宇的腹痛顽疾发作了,妈妈将无法行走的刘宇背回房间,喂他吃了药。
凌晨2点,始终辗转难以入睡的刘宇终于被巨大困意席卷,眼睛闭上的同时噩梦也来到了他的脑海里。
东区和北区交界处外租了一块空地,先前被一家农家乐租下来,但是没多久,就关了门,被拆除后围着这片空地种了些树,似乎是想挡着些什么。
刘宇站在树前,向树后的空地望去,似乎很好奇后面的样子。忽然,一阵阵哭声从深处的空地传来,而且很熟悉......刘宇内心猛烈的跳动,他听出来了--那是妈妈的声音。
他进去了,大步大步的向树后的深处跑去。“妈!妈!你怎么了?你在哪?”刘宇大声喊叫着。
“你个精神病!我看着你就烦!和你那没出息的儿子把这里都搞臭了!”
空地亮了起来,一盏盏的白炽灯灯泡挂在树上。妈妈坐在地面,不停抽泣着,周围围满了嘲笑,不屑和行为侮辱的人群。
看着妈妈的样子,刘宇只感到一股气冲到了脑中,拾起脚边拳头大的石块,他冲了过去,扯过那个叫妈妈精神病的人,石块在她额头上砸去。
她倒下了,刘宇顾不得周围人群,骑在她身上,似乎砸一下内心得不到释放,刘宇直勾勾看着身下的老女人,一下、咚!两下、咚!......他想起了学校里那些受辱时刻,他想起了不问原因使他停课的班主任,想起了那间办公室里冷眼旁观的老师,想起了这个院子里的所有所有。
树上的白炽灯变成了红色,他的身下已满是血海,他停不下来,他不想停下来。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愉悦,异样的但是极致的愉悦。
“伤害我的都去死吧!”咚!“难堪过往都去死吧!”咚!“恶心地嘲笑给我消失!”咚!“不屑的眼神给我消失!”咚!从未有过的毁灭感,这种感觉是那样迷人,它使我的身心得到救赎,我不再压抑,不再用肚子消化那些不好的情绪,我喜欢这种感觉......
啪!一声响,刘宇一个激灵后醒了,他的额头上满是汗珠,十一月的天气被子居然被汗渍打湿。但刘宇内心却别样的轻松。

百度搜索 言语似把刀 天涯 言语似把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言语似把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悲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悲离并收藏言语似把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