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言语似把刀 天涯 言语似把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小说纯属虚构,不映射任何现实。我们的社会和如今的时代都是最好的,小说里是一个虚构不存在的世界。)
第一章 表达
叮叮叮。上课铃声响起了,操场上意犹未尽的孩子们走进了班级,坐在位置上还相互探头,聊着在操场上未结束的话题,这在初中年级的每一个班级里发生着。
然而,有一个班级在这种时候,总会有一个孩子蜷缩在座位上,有些羡慕地望向他们,想加入,却又不知该和他们说些什么。
这孩子竖起耳朵;听着他们在聊的话题。小小的眼睛四下看着;看着那些乐地开怀的孩子。似乎就这样也不错。
正出神得时候,突然被人推了一下后脑,力量之大,额头直接磕在了桌面上。在嘲笑声中,回头看到了熟悉的面庞。
“刘宇,你刚刚像个傻子一样你知道吗?”推刘宇后脑的“元凶”正幸灾乐祸,在他眼里,刘宇就是可以随意欺负的,不会还手,不会还嘴,还不会告老师和家长,这不就是个傻子吗?
刘宇不是不想还嘴,他想吼回去,“你才是傻子!”猛烈跳动的内心驱使他将话送到嘴边,可就在脱口而出的时候,内心又变得平静,软弱,这话又回到了肚子里。
啪!刘宇又挨了一巴掌。“看什么呢!傻子!”那个推他后脑的“元凶”一脸嫌弃和厌恶地离开了。其余被这一幕吸引的学生默默地看着受辱的刘宇,直至老师地进入。
老师很自然的将教材放在一旁,开始她每一天地工作,刘宇默默拿出课本,从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刘宇习惯了这种情况,从小学开始,在学校里受尽辱骂和欺凌。他有过一次言语反击,在被同学骂他的妈妈是精神病后,当然,被打得很惨。
..
体育课后,当孩子们回到教室,有人大声喊了出来。“谁呀!这是谁的座位?知不知道今天是我们组打扫?”
话音落下,迎来了一些附和声音。“这好像是刘宇的座位吧?”看着课本与作业本一张张散落的地面,出声道。
有人拿起剥离课本的第一页,上面确实有刘宇的名字。
恰好刘宇在这个时候走进了班级,那个先前大声喊叫的孩子指着刘宇,脸上流露出厌恶与憎恨,她的嗓门不由得又加大了几个分贝:“知不知道今天是我们组值日?你什么意思?你这样乱扔老师又该罚我们了!”
刘宇愣住了,因为他的书本被一页一页的撕下,又散落了一地,桌子上满是脚印,椅子已经不知去向。
女孩看刘宇没回话,接着嚷嚷道:“和你说话呢!谁让你撒一地纸屑的?”
刘宇茫然地抬头,看向说话得女孩,这显然是有人故意做的,怎么像是我故意撒了一地呢?看不到歪七扭八桌子和上面的脚印吗?一个正常人怎么会对自己的东西做出这种事?
但显然,女孩不需要任何证据,认定了就是刘宇做的。为什么?因为他叫刘宇,所以他该承受这一切;因为他是刘宇,所以发生在他身上的任何事,都是应该的。
表达很难,对于刘宇来说,真的很难,他想要将内心地想法让对方清楚,可该怎么说,长时间的默不做声成为了可怕的习惯,憋在肚子里,无法向外倾诉。
刘宇默默地弯腰收拾,女孩和其余众人厌恶地离开。
..
终于放学了,刘宇背着缝补过的书包回家。走在路上的他低头在想着事,他在想如何开口对妈妈说,我要买一个作业本,还有文具。原先的都已经不能用了。
他发愁的原因在于,这是他这个星期第四次向妈妈说这种话,他不知道妈妈会怎么骂他,会不会给他钱。
“刘宇回来了?”妇人的声音响起。
刘宇看向她。“是的阿姨,我们放学了。”妇人看着他点头笑了笑。
这时,在妇人一旁的另一妇人,用自以为是刘宇听不到的声音问道。“刘宇?就是那个精神病......孩子?”
刘宇瞬间停下了脚步,带着些诧异和怒容,回头看向刚刚还笑着向自己打招呼的背影。她与一旁的妇人边走着边低声说着话,表情时而笑着,时而嫌弃。
刘宇的胸膛起伏着,他想大声喊出来,想大声骂出来,想不顾一切的冲过去......可偏偏出来的却是眼泪。他喘着粗气,嘴唇努力克制而颤抖着,用已经很长时间没洗的袖子擦拭了眼泪,低头走向了家门。
..
大杂院,爸爸单位分房。大院里只有一栋3层高的楼,是给单位里领导住的,其余全是一排排的排房。
推开自家大门,右手边的厨房里妈妈出声道:“回来了?饭马上就好,先回屋吧。”
“好。”刘宇回道。左手边是刘宇的房间,将书包放在房间里。走过进门便是厨房与房间的夹道,一个不大不小的正方形院子,走过院子,是连成一排的房子,里面是客厅与妈妈的卧室。
这个排房就是爸爸单位给分的房子,但为了一家几口都住进来,就在这排房前圈了地,自己修了小院子,额外又盖了两个房子。
进入客厅,爸爸的遗像摆在柜子上,他已经去世了六七年。刘宇坐在餐桌椅子上看着,努力平复着今天所遭遇的。他看到了一旁重新堆积的药物。
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丁螺环酮片,利培酮。治疗自杀倾向抑郁和焦虑症的药物,还有三四种安神药。这不断提醒着他,妈妈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
他又看着爸爸的相片,想到。“为什么不是我死呢?这样也许妈妈不会患上如此严重的病情,家里的经济也不会紧张。”
“吃饭啦。”妈妈端着菜和饭走了进来。
“今天很开心吗?”刘宇看着放在桌子上的饭菜问道。
妈妈擦了擦手,在刘宇的肩膀上摸了摸。“对不起啊宝贝,连续好几天都让你吃泡面,妈妈实在没有精力去做饭,今天社区的人来看妈妈了,送来好多慰问品,就想着无论如何也要给你做。”
负责和管理大杂院的社区是清楚刘宇家情况的,会经常有人来探望,刘宇需要去上学,家里就只有他的妈妈一人在家,这很容易出问题。
看着如此模样的妈妈,刘宇再一次卡住了,他说不出口,钱需要留着给妈妈买药。与妈妈开始吃饭,换作业本和文具的事情,又埋在了肚子里。
刘宇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是爸爸的单位和社区补助。因为在职期间病逝,所以单位会长期发放抚恤金。社区那里则是困难群体补助,除了给钱外,还会定期来送些补助品。
..
吃完饭,妈妈便早早回到卧室休息,刘宇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写字桌上碎了的油笔,和满是污垢的散落的作业本。他躺在床上,有些出神。
“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刘宇突然开口说道。“什么?你才初中啊。”刘宇的表情变化呈现出质疑,口吻同样是用质疑的方式说道。
刘宇流出了眼泪,委屈中带着哭腔继续说道。“我不想再受欺负了,我不想再花妈妈的买药钱。”
“你可真是没用!造成今天这种局面,就是因为你自己!就因为你软,所以他们欺负你!”刘宇的面部挂着眼泪,但是面目却狰狞。
狰狞的表情消失,刘宇不再出声,他又开始出神,想着今天,昨天,从小学到初中,所有的所有。
四周变的寂静,大杂院里没有了汽车和人们的嘈杂,刘宇再次开口。“我就是不想继续下去了,完全不想。”

百度搜索 言语似把刀 天涯 言语似把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言语似把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悲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悲离并收藏言语似把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