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轭 天涯 重轭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郜明以为,和安忠良的恩恩怨怨在北溪河时期就结束了。后来他和凌凤去了延安,根本没想到还会再回清浦做军管会主任,更没想到会由他来判处安忠良的死刑。这仿佛都是在冥冥之中被一个不可知的命运之神决定的。

    清浦是1949年10月3日解放的。当时,他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三野某部政委。他们部队并没有参加解放清浦的战斗,而是在清浦解放第二天,奉命进驻清浦的。

    那是个征服之夜。杂乱的马蹄踏碎了满天繁星,也踏碎了旧世界最后的残梦。他骑在一匹良种蒙古马上,急速前进,仿佛随着一股颠簸的巨浪飘浮在昏暗的天地之间。马上的世界飘忽不定,大道两旁的杨树“呼啦啦”一路往后倒,像是没了根。近处远处的残墙断壁在朦胧的月色中时隐时现,硝烟刚息的大地在那夜显得那么残败,那么渺小。

    自豪感油然而生,不仅仅是为人民胜利了的事业而自豪,更为自己将成为这座城市的主人而自豪。这座城市记录着他一次次斗争和一次次失败,浸渗着他的爱和恨,更浸渗着他的同志和朋友们的生命和鲜血。今天,他回来了,他要代表人民,代表那些倒下的同志们,在这里和那些旧时代的宠儿们算清旧账。

    旧时代的宠儿们没有放弃最后的反抗,郜明和先头部队的同志们开进清浦的那个夜里,抗拒的枪声就炸响了。他们策马穿过华荧山下的锯木厂时,居高临下的破厂房里突然飞出了一片稠密的子弹。五六个同志中弹落马,郜明的军帽也被穿了个窟窿。郜明愤怒极了,他没想到已解放了的被征服了的城市会这样欢迎他,当即下令停止前进,就地剿匪。天亮后,后续部队赶到了,盘踞在锯木厂的五十多名匪徒,在轻重火器的攻击下被全歼,锯木厂也在交战中化为一片废墟。

    这帮匪徒隶属于清浦反共救国委员会。不过,在那个交战的夜里郜明并不知道,更不知道主持这个委员会的匪首会是老熟人安忠良。

    救国委员会的情况是在郜明接管清浦一个多月后发现的。当时,军管会命令清浦市原反动军政警宪人员进行自首登记,救国委员会一个叫教过了,今天你们这一套想必也不会比他高明到什么地方去吧?”

    郜明从安忠良的话中听出话来,1925年在威廉大街125号天花板上看到的那一幕,又及时地浮现在郜明眼前,仿佛就发生在昨天。然而,就算是发生在昨天,事情也还是过去了,他没有必要,也决不能沉湎于昨天,而忘记今天面对的这场严峻的斗争。今天只要安忠良不坦白招供,昨天就再也不应该被记起!

    郜明正视着安忠良说:“当年你和我们共产党合作,在反动军阀面前不低头,不出卖自己的同志,是好样的,是进步的。今天,你在代表人民的中国共产党人面前死不认罪,死不招供,则是愚蠢的,反动的,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安忠良拉动枯黄的面皮,冷冷一笑:“我看是一码事嘛!你们是一帮以匪乱起家的新军阀嘛,我可还是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郜明,落到你们共匪手里,我根本没指望活下去!”

    就说到这里,安忠良闭上了嘴,再不说话了,在后来接连三次审讯中也未吐一字。最后的结局是可以想象的,安忠良先是被钉上重镣反拷双手,投入死牢,不知是三个月还是四个月后,被镇压了。

    郜明在镇压名单上签了字,并亲自主持了在华荧山脚下召开的公审大会。

百度搜索 重轭 天涯 重轭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周梅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梅森并收藏重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