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轭 天涯 重轭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1949年12月21日,当中国人民解放军清浦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郜明,在两个警卫员和许多随行人员的陪同下走进清浦监狱的时候,季伯舜正背靠着黑糊糊的洋<a href="https://.99di/character/7070.html" target="_blank">灰</a>墙壁,仰脸望着天顶,用俄语背诵着《共产党宣言》: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党人和德国的警察,都为驱除这个幽灵而结成了神圣同盟。有哪一个反对党不被它的当政的敌人骂为共产党呢?又有哪个反对党不拿共产主义这个罪名去回敬更进步的反对党和自己的反动敌人呢?从事实中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这时,号子外面响起了一阵杂沓的脚步声,脚步声由远而近,响至号子门前戛然终止了。季伯舜依着墙壁微微移动了一下身子,向门口看了一眼,从门底的缝隙看到了几双穿黑布鞋的大脚。

    “报告首长,就在这间牢房里。”是一个年轻的声音。

    “唔,把门打开吧!”显然是那个首长在说。

    1949年12月21日,蹲在清浦监狱甲十六号囚室里的季伯舜并没想到那个首长会是郜明,也根本没对那位首长的到来表现出任何的欣喜。他十分清楚,夺取了全国政权的中国共产党也不会给他自由的。因为他是托派反对派,不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分子,他的共产主义信仰对那些同样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们来说,只是个天方夜谭式的荒唐笑话。

    事实也正是这样。

    解放军解放清浦后,当天就接管了监狱。此后,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迅速释放了几乎所有在押的政治犯。这些政治犯中有共产党员,进步民主人士,同情革命的大中学生,在战争中受伤被俘的解放军战士,参与反内战起义的国民党军官兵,唯独没有季伯舜和以汉奸定罪的十几个犯人。那一阵子,监狱里几乎天天放人,甲十六号原关押了十四名政治犯,放到后来,只剩下了他孤零零一人。

    这期间也发生过一次误会。在刚开始放人的时候,一个被解放军留用的老看守人员向军代表报告,说甲十六号关的一个姓季的其实不是汉奸,而是一个1925年大革命时就入党的老共产党员。军代表很激动,当天就跑到牢房,走到季伯舜面前,“啪”的一个立正,向季伯舜敬了个庄严的军礼,声音哽咽地对季伯舜说:“老同志,你……你受委屈了!”

    季伯舜很吃惊,惶惑不安地站起来,一时竟不知该对这个奉献给他的军礼作何反应。

    军代表亲自给季伯舜下了脚镣,又命令看守帮他收拾东西。

    季伯舜这才懵懵懂懂开了口:“同志,你……你没搞错吧?”

    军代表连忙道:“没错!没错!老同志,我们是解放军,是共产党领导的队伍,就是当年的红军呀!从我们来到的那天起,这个监狱就不关共产党了,我们要用它来关那些关你们的人!”

    季伯舜那一瞬间在无限感慨之中产生了错误的判断,以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形势产生了变化,托洛茨基反对派和斯大林的第三国际实现了联合,中国共产党左派反对派的陈独秀也和毛泽东的共产党实现了合作。季伯舜根本不知道,他的精神领袖托洛茨基已经在1938年9月为对抗第三共产国际成立了第四共产国际,更不知道托洛茨基在第四共产国际成立两年后的1940年8月,被斯大林派去的杀手残酷杀害。陈独秀也于1942年穷困潦倒病逝于四川江津,国内的托陈反对派一部分流亡国外,一部分坚持国内斗争的同志已大部被捕。他不知道,一点都不知道。他的白日梦式的辉煌想象,不管如何辉煌,毕竟还是想象,严峻的历史决不是凭借想象来完成的。

    果然,当那位军代表查阅了监狱的敌档,弄清了季伯舜的真实身份之后,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了,继而,因尴尬的缘故勃然大怒了:“混蛋!季伯舜,你他妈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反革命托派?!对你们这种反革命托派,我们不但不能放,逍遥法外的还要抓进来,该判的判,该杀的杀!你等着吧,人民法庭将要对你和你们这伙坏蛋破坏革命的滔天罪行进行彻底的清算……”

    季伯舜被重新押回了监号,那位原想讨好解放军的留用看守也因此而被关押几天之后走人了。军代表认定那位留用看守没安好心,不但让他出了一个大洋相,还差点让他犯了大错误。

    事情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以中国农民为主体,从中国农村扑向城市的中国革<q>.99lib?</q>命的成功,并不是他们托派革命者们的成功。这种成功的价值——对历史进步的价值,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价值,季伯舜一时还没法作出准确的分析和评判,但是有一点是确凿的,也就是那位军代表毫不讳言的:他和他的同志们还得继续在共产党的监狱坐牢。就像当年在苏联,托洛茨基和他的列宁派的同志们已经付出过的那样。

    因此,当季伯舜侧着身子,从门底的缝隙下看到那几双穿着黑布鞋的大脚时,心境平静得几近麻木,修炼俄语的兴致也没被破坏。他仰着头发蓬乱的脑袋,望着结满蛛网的天顶,继续用俄语把他所熟记于心的《共产党宣言》背了下去:

    “……共产主义已经被欧洲的一切政治力量公认为一种力量。现在是共产党人向全世界公开说明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图,并且拿我们一个党的宣言来对抗关于共产主义幽灵的神话的时候了。为了这个目的……”

    监号的门打开了,几双穿黑布鞋的脚一步步迈到季伯舜面前,一个年轻的嗓门在大声叫喊:“季伯舜,站起来!”

    季伯舜木然地看了那年轻士兵一眼,看到了那年轻士兵用双手握在胸前的美式卡宾枪,卡宾枪是崭新的。季伯舜又把脑袋扭到一边,继续背诵:

    “……为了这个目的,各国共产党人集会于伦敦……”

    “季伯舜,我再说一遍:站起来!”年轻士兵在吼叫,还有拉枪栓的声音。

    季伯舜知道年轻士兵没有权力枪杀他,仍看着天顶喃喃不止:

    “……拟定了如下宣言,用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佛来米文和丹麦文公布于世……”

    首长的天津声音响了起来:“他说的哪一国话?”

    另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俄语。”

    “说什么?”

    “背……背书。”

    “哦,背的什么书啊?”

    “《共产党宣言》。”

    首长怔了一下,清了清嗓门,走<code>九九藏书</code>到季伯舜身边:“季伯舜,转过脸来,看看我是谁?”

    季伯舜这才转过身子,盯住这位首长看的时候已发现,这位瘦削的,穿着军装的首长是郜明。他愣了一下,身体本能地向后缩了缩:“你?是……是你!”

    郜明一手扶着腰间的皮带,一手端着嵌着伤疤的下巴,低垂着脑袋,久久看着他:“是我,郜明,中国人民解放军清浦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委员,如果从1925年总同盟罢工委员会执委会撤离清浦时算起,迄今正好二十四年,今天——二十四年之后,清浦回到了人民的手中,整个中国也回到了人民手中!季伯舜,你或许已经知道了,一个月零二十一天以前,我们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已在北平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季伯舜挺起细长的脖子,拼力支撑着那颗因爆满长发而显得十分巨大的脑袋,怀疑地问:“是中国人民还是中国农民?”

    郜明微微一笑:“当然是人民,四万万五千万中国人民!”

    季伯舜冷笑着,缓缓晃动着那颗硕大的脑袋,而后手扶墙壁,吃力地站了起来:“在你们这个已经成立的人民共和国里,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不犯罪吧?”

    郜明哈哈大笑了,笑毕,严肃地道:“这你不是不知道,马克思列宁主义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必定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指导思想,因为中国共产党从1921年诞生的那天起,就向全中国各阶层民众公开申明,我们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政党!对了,我差点忘记,那时,你也曾是我党的一名党员。今天,在我们的<code>99lib?</code>人民共和国里,马克思列宁主义已取得了全面胜利,向全国人民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领导全国人民实践马克思列宁主义,正是我们面临的伟大任务。”

    “那么,你们敢于让我讲话了?”

    “讲吧,季伯舜!你可以在我面前尽情地讲,但是,很遗憾,我们不能放你出去胡说八道毒害社会!因为今天你是人民监狱的一名重要犯人,掌握了政权的中国共产党要清算你们反革命托派分裂党,破坏中国革命的滔天历史罪行。这一点我不能不向你说清楚。好吧,你现在可以讲了,我也很想听一听,面对着中国人民革命成功的伟大事实,你们这些反革命托派还有什么超革命的高论!”

    郜明的话语中带着明显的嘲讽和轻蔑。季伯舜觉得,自己不能不给以猛烈的反驳和反击。他是自信的,他手中掌握着马列主义真理呢,用马列主义的真理一对照,中国共产党和他们这场成功的革命是怎么回事就十分清楚了。

    季伯舜默默想了一下,把双手抄在身后,下意识地用手指轻轻弹击着身后的洋灰墙壁,开始侃侃而谈:根据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社会主义革命要依靠城市无产阶级。马克思在这一点上说得很清楚,无产阶级是资产阶级的掘墓人。而目前这场中国革命主要依靠的是农民和由农民为主体构成的军队,根本没有发<code></code>挥出无产阶级——即城市工人阶级的领导作用和主体作用。因此,这种革命从根本上来说,是违反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如果这种革命能够成立,则从《共产党宣言》到《资本论》的一切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都将解体。如此等等。

    郜明听后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老季,你怎么迂腐、教条到了这种地步!连胜利者不受指责的道理都不知道吗?”说到这里,郜明长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真的,季伯舜,我真是可怜你,一个1924年就宣布信仰共产主义的人,今天竟变成了这么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如果你仅仅是个迂腐的教条主义者,作为我个人,作为当年共同闹罢工的老朋友,我还能原谅你……”

    季伯舜被这口吻激怒了,嘶哑着嗓门叫道:“正因为我一直到今天都忠于我的共产主义信仰,我才不需要谁的廉价怜悯!郜明,你原谅我也好,不原谅我也好,我都要按照我自己的信仰准则去生活,去奋斗!”

    郜明收起叹息,板起了狭长的面孔,厉言正色地道:“是的,我也无法原谅你!你不但是个僵死的教条主义者,还是一个积极参与托派破坏活动的历史反革命,还是汉奸、叛徒!1936年在国民党的监狱里,我们就以人民的名义判了你死刑,结果你偏从粪坑里爬出来了,今天,你依然无法逃脱应有的惩罚!”

    季伯舜愤怒地大叫起来:“1936年向敌人告密的不是我!我用人格保证,在我迄今为止的全部牢狱生涯中,从未出卖过任何同志!”

    郜明根本不相信——那时上海的敌档还没全面清查,他高傲地笑了笑:“你也不要这么激动,不要这么紧张!我个人认为,我们人民法庭不会判你死刑。我们要把你和许多像你这样的政治废物都留下来作反面教材,让大家看看:什么叫托派反对派!没准到时候我们还要请你到我们人民的大学去讲课呢,专讲你至今抱着不放的反动的托洛茨基主义。”郜明说到这里,转身看了看身边那些同样穿军装的陪同人员,诙谐地打了个演讲的手势:“是不是呀,同志们!”

    陪同人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的点头,有的咧嘴大笑。

    季伯舜也笑了,是阴冷而痛苦的笑:“但愿你们能有这种肚量和气魄!”

    郜明道:“共产党的肚量和气魄已被历史充分证明了。在对敌斗争最困难的时候,我们都不怕你们这些所谓的反对派,今天,在我们革命成功之后,还怕你们这帮政治废物的鼓噪么?!如果你们鼓噪一番,中国共产党就要垮台,那么我们也就不叫中国共产党了!记住,人民民主专政的权力现在掌握在我们手上!”

    季伯舜一时间被震慑住了,愣了一下,叹口气道:“在这一点上,我不能不承认,我们是暂时失败了,你们成功地夺取了政权。但是,你们不应该把我们反对派同志看做反革命,因为我们确凿是有着共同的信仰,1933年,在上海国民党反动派的军事法庭上我就说过,我们……”

    郜明一挥手,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季伯舜的话:“不对喽,判断革命和反革命的标准,不是看宣言和标榜,而是看他们的实际行动嘛!是不是呀,同志们?”郜明又把脸孔扭向了他的陪同者。

    这一回陪同者们说话了,几乎是异口同声,“是,首长!”

    郜明点点头,向季伯舜告别了:“季伯舜,不能陪你聊下去了,清浦还刚刚解放,要干的事还很多。我要老呆在这里听你讲这些超革命的理论,暗藏的国民党残余匪徒——你的真正的同志们,可要炸我的铁路,烧我的粮库喽!再见吧,作为一个老熟人,我劝你早日放弃反革命的托派立场,老老实实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争取早一点回到社会中过正常人的生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也四十六岁了吧?生命对你来说已过了一大半了!可惜呀,老熟人!我真后悔当初安排你到旅顺去,如果为此你恨我,骂我,我都接受,可我真诚地希望你正视现实,不要再死心塌地地做我们新中国的反对派了,好自为之吧,老熟人!”

    郜明可能真动了感情,缓缓向前走了两步,手掌在季伯舜肩头拍了一下,拍得很轻、很轻,似在为季伯舜掸去囚衣上的浮灰。

    这让季伯舜一下子记起二十四年前的那些难忘的日日夜夜。那时,他们是同学,是同志,是战友,是总同盟罢工委员会八人执委会里的执委。他们吃喝不分,通常在威廉大街125号地下室里睡一张床。郜明无数次地这么拍过他,他也无数次地这么拍过郜明。而今天……

    季伯舜眼圈潮湿了,喉咙有些发涩,舌头有些发硬,他吃力地滚动着僵硬的舌头,用一双羔羊般凄哀的眼睛看着曾经的老朋友郜明,提出了一个请求:“能……能让我看一些马克思、列宁的著作么?中……中文版,俄……俄文版都行!<tt></tt>”

    郜明点了点头,轻轻地说了两个字:“可以。”

    季伯舜眼中的泪骤然滚落下来:“谢……谢谢,我真……真诚地感激你!”

    郜明默默别过脸,难过了好半天,才对身边的一个陪同人员交待:“赵参谋,你去帮我办一下吧,找一些马列著作给他送过来,尽量满足他的读书要求!”

    那位陪同来的赵参谋一个笔直的立正:“是,首长!”

    郜明最后看了季伯舜一眼,挥了挥手,回转身带着警卫员和陪同人员走了。

    季伯舜木然看着郜明和那帮穿军装的背影,傻了似的倚墙站着,直到甲十六号监室的铁门“哐当”一声关上,才软软地跌坐下来……

百度搜索 重轭 天涯 重轭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周梅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梅森并收藏重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