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重轭 天涯 重轭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1947年的请愿示威,因为有了郑少白和他创建的“党组织”的领导而大获全胜。“救署”的美国视察员对东方厂发生的贪污舞弊状况十分不满,声称,如这种状况继续下去,“救署”将停拨清浦的一切救济物资。美国人一发火,清浦市府市党部的官老爷也跟着发了火,严令彻查。把东方厂黄色工会的正副理事长全抓了起来,尚未运走倒卖掉的面粉、奶粉、咔叽布,也发了一部分给工友们。

    然而,真正代表工人利益的独立工会却没成立起来,清浦社会局不予批准。安忠良代表社会局,在报纸上公开发表谈话称:“……东方厂工会少数贪腐分子营私舞弊,属个人之品行败坏,与代表工人利益之合法工会团体无涉。政府将对营私舞弊触犯国法者,绳之以法,并对东方厂工会敦督整顿,故新工会无成立之理由,亦无成立之必要……”

    合法公开的新工会没成立起来,非法的秘密的工会还是成立了。就是在那场请愿风潮平息之后成立的,到次年底,已发展联络了三千余名工友。这期间,由郑少白一手建立起来的“党组织”,也由最初的七人发展到二十三人。成分也有了变化,不再全是厂里的工友,几个倾向进步的职员和两个厂外的小学教员,也因王涌等人的推荐入了党。这时党组织的负责人成了王涌,斗争实践证明,比起王涌这些年轻人来,他郑少白这位“老同志”确已落伍了。郑少白不抱怨,更不妒忌,也不事事抛头露面出风头,因此,1949年3月,邵小刚等几个党员被捕,国民党军警在全厂大抓共产党时,也没人疑到他头上。

    积前两次投身革命的经验,郑少白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变得比较成熟了。

    1949年3月,国民党败局已定,东方厂被国民党有关当局指令撤往台湾,由王涌主持工作的地下党组织决定反撤迁,组织工人护厂,制定了“保护工厂,迎接清浦解放”的工作目标。国共两党这才同时注意到了东方机车厂地下党的存在。国民党军警当局一方面加强对军工厂的警戒,一方面大肆抓人,邵小刚等几个党员就是在这最严重的时刻,在厂里秘密碰头,被特务盯上抓住的。邵小刚等人的被捕,引起了中共清浦地下工委的注意,他们马上通过关系派了人来接头。

    接头者是个三十多岁的少妇,叫李秀文,自称是清浦女中的音乐教师。她不知怎么先在厂里找到了王涌,又通过王涌找到了郑少白,要对郑少白本人的党员身份和郑少白一手建立的这个共产党基层组织进行审查。

    郑少白一下子有点慌神,这才骤然记起,民国27年郜明来找他谈话时,是要他接受党的考验,重新入党,并没有承认他脱党后还是共产党员。因此,现在<figure>藏书网</figure>由他介绍进党的党员和他的党组织都很难得到地下工委的认可,真这样他的麻烦就惹大了。国民党把他建的这个党当做货真价实的共产党抓,共产党的工委若再釜底抽薪,他在东方厂这两年的革命成果就完蛋了,王涌他们也就被坑了。

    那年3月,共产党已经露出了坐江山的迹象。有<details></details>个神神叨叨的老锻工在推背图上推出,说是改朝换代就在眼前。既然改朝换代就在眼前了,郑少白当然不能白白放弃这次革命。于是,郑少白就硬着头皮死撑,一口咬定,自己是1925年经郜明先生介绍入党的,而且奉命只和郜先生进行单独的联系。所以对他们的活动情况,清浦工委不可能了解。现在工委既然看得起他郑少白,他可以接受地下工委的统一领导,并愿意将他的这个党组织纳入清浦工委的组织系统。

    第一次审查主要是听他陈述,工委那个李秀文只拿着笔和纸记录,记完,李秀文要他签个字,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自己的名字歪歪倒倒写到了纸上。

    不知道是一个星期还是十天以后,李秀文又来了,代表工委对郑少白说:工委现在还不能认定东方厂这个地下党组织的合法性,因此也就不能承认东方厂的党组织是工委领导下的一个基层组织。但根据目前调查了解的情况看,东方厂<samp>99lib?</samp>现有的党员素质基本上是好的,对敌斗争的工作也是有成绩的,和其他厂出现的几个自称是共产党的复杂团体有本质区别。工委可以和东方厂的地下党保持必要的联系,并对其工作进行指导。至于这个党组织和其中二十三个党员的合法性问题,留待客观条件许可时再作结论。

    郑少白大大松了口气,能争取到这一步就算不错了。

    后来,李秀文就作为工委和东方厂的联络人,常来常往了。郑少白、王涌等人不断向她报告反迁移斗争的计划和计划的进展情况,要求给予明确指示。工委的指示也就不断地通过李秀文下达到东方厂。

    开初工委要求东方厂的党组织动员工人群众,以“保工厂就是保饭碗”为口号,在组织工人群众护厂的同时,麻痹敌人。接着又提出,争取工厂警卫队和工人群众站在一起,秘密武装工人,准备在敌人强行迁移时,以索讨迁移费为名,组织大罢工,武装占领工厂。工委表示,工委为此将发动外部声援。

    这是郑少白一生中最值得自豪的一段岁月。这段岁月和1925年总同盟罢工时的那段火红岁月密切相连,使得他的履历上罩满了红光。东方厂的这个不合法的党组织和党员工友们是争气的,他个人也是尽心尽力的。历时大半年的反迁移斗争进行得有声有色。以至于清浦解放后连工委在为他们做结论时,都不得不承认,东方厂未经工委认可的这个党组织是很有战斗力的,是过得硬的,他们所做的一切都不比工委领导下的任何一个党的基层组织差。

    实际上,从和清浦地下工委联系上后,东方厂的反迁移斗争就是在地下工委的具体指导下进行的了。由于工委的措施得当,开初,国民党当局根本没意识到有共产党从中活动,他们从东方厂抓了邵小刚等人,就以为厂里的共产党组织被摧毁了。后来,当码头工人、铁路工人和东方厂的工人配合行动,同时罢工,拒绝把军工厂拆下的设备装船装车时,他们才意识到共产党的地下工委从中插了手,但为时已晚。各路工人联合大罢工开始后的第三天,东方厂七千多号工人和争取过来的几百名厂警,武装占领了除军工厂之外的整个东方厂,提出:不发给全厂警职员工每人十个月工薪的遣散费,誓不离厂。清浦军警当局慌了,一面要工人、厂警派代表谈判,一面扬言要派兵弹压。清浦警备司令部急令一团大兵开到东方厂外,占领了厂子周围的高层建筑物,随时准备向厂里发动进攻。

    在这形势最严重的时候,也是清浦工委给他们解了围。工委在武装对峙的第二天,就发出了“告全市人民书”,号召全市人民紧急动员起来,进行罢工、罢课、罢市,坚<a href="https://.99di/character/51b3.html" target="_blank">决</a>保护人民的城市、人民的财产,迎接清浦的解放。

    在工委的组织下,短短几天时间,清浦闹腾起来,一个比1925年总同盟罢工时期还要热烈壮观的局面迅速出现了。清浦当局面对风起云涌的工潮、学潮穷于应付,已无暇顾及东方厂的占厂事件了。但是,警备司令部的那一团大兵却没撤走,现实的威胁没有消除。东方厂的共产党员和地下工会的负责人决定以攻为守,用厂警队的武装,和工友们自制的武器,把大兵们打走。工委听到王涌和郑少白的汇报后,没有同意,要他们据守厂区,等待工委指示。后来他们才知道,那时工委已派人打入了警备司令部,正策划清浦警备部队官兵火线起义。警备司令和司令部的一些高级军官们已明确表示,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决不向东方厂的护厂工人开枪,故而,那场两军对峙的壮观场面,实际上是有惊无险的。

    1949年10月3号,解放军兵临城下,清浦警备部队终于宣布火线起义。东方厂的护厂斗争这才在全城宣告解放的同时,宣布胜利结束。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三团在东方厂几千工人的热烈欢呼声中开进了厂区,一个风尘仆仆的大个子团长代表清浦军管会宣布:清浦东方机车厂从此回到了人民手中。

    郑少白是从那个大个子团长嘴里知道郜明的。大个子团长也从郑少白嘴里知道了郜明和郑少白的历史关系。大个子团长主动将郑少白带到了市军管会。这时候,身为清浦军管会主任的郜明已经非常繁忙了,郑少白在市政府走廊上等了不下三小时,才被军管会的工作人员带到了郜明面前。

    郜明很热情,把郑少白按在自己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给他泡了杯热茶,没等他开口,就侃侃谈道:“少白,你们的情况我都知道了!你没消沉下去,终于又投身到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的洪流中来了!这很好嘛!东方厂能大部完整地回到人民手中,你和东方厂的工人同志们是立了大功的!我这个老朋友给你鞠躬致敬了!”说罢,郜明真的大大咧咧的脱下军帽,给郑少白鞠了个九十度的大躬。

    郑少白的脸登时红了,拼命搜罗出革命词汇,对郜明道:“郜先生,不……不,郜主任,这……这还不是我应该做的么!咱咋着说也是一个老党员<samp>九九藏书</samp>啦,不为解放事业做点贡献还成?1947年我就和王涌他们合计了,国民党反动派它反动腐朽,咱们工人非打倒它不可,哎,郜主任,你还记得王涌么?”

    郜明问:“哪个王涌啊?”

    “哎,就是……就是牺牲的烈士王寿松王三哥的儿子!1938年您还送了一百块大洋给他们哩!”

    郜明这才想了起来:“是他呀!好!好!不愧是烈士的儿子,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呀!”

    郜明显然很忙,刚说了两句话,就开始看手表。

    郑少白很识趣,知道现在不是聊大天的时候,忙站起来道:“郜先生,您忙!我……我得走了!”

    郜明这才想起问:“哎,少白,你来找我,是不是有啥事啊?”

    郑少白忙点头,吞吞吐吐道:“郜主任,真有点事哩,我……我想请您做个证,我是您1925年介绍进党的<bdo></bdo>,1938年您又来找过我,对不对?可……可现在清浦工委不承认我是党员,也……也不承认王涌他们是党员!”

    郜明笑了:“这事我也听说了,工委专门汇报过的,你郑少白也真是糊涂得很哩!咋能自说自话就创建一个共产党!都像你老兄这么搞法,咱共产党还像个什么样子啊?严肃地说,这可是个关乎原则的大问题!像车港码头那帮地痞流氓搞的什么进步共产党,我们不但不承认,还得抓!就是昨天,全抓了!”

    郑少白的脸吓白了:“咋?抓?也……也要抓我……我们么?”

    郜明把手搭到郑少白肩头上:“你呀,真糊涂!你们和他们不是一回事,咋会抓你们呢?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和工委的同志讲明了,一定要实事求是,尊重历史事实!既然你们东方厂的工人同志在迎接解放的严峻斗争中起到了共产党员应起的积极作用,那就经过慎重考察,履行正规手续以后,重新入党!”

    郑少白这才松了口气,忙不迭地连连对郜明道:“郜主任,谢谢!谢谢您了!”

    郑少白这才真的告辞了,临出门时,郜明又拍着他的肩膀开了句玩笑:“少白,你这家伙可不简单呀,一个人就建了个共产党组织,我老郜可没你这么大的气派!”

    后来,郑少白的党籍得到了承认。解放后的第一届清浦市委经过严格审查之后,对郑少白和经他手发展的党员补行了入党手续,认可了其中绝大部分同志的党籍。郑少白也以老工人、老党员的身份出任了嗣后成立的东方机车厂工会的主席。

    那时,郑少白叛变革命的真实面目还没暴露出来。

百度搜索 重轭 天涯 重轭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重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周梅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梅森并收藏重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