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祸国 天涯 祸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船上时光漫漫,凡尘俗世到了此处仿佛就变得旷远了。

    海浪轻拍,沙鸥飞鸣,阳光暖洋洋地照在甲板之上,湿漉漉的风吹拂在脸上,恰到好处的清凉。

    沉鱼依着栏杆,望着一望无际的深蓝色海面,阳光在指缝间幻化成七色弧光,如此旭暖,如此祥宁,如此美丽的五月天气,反而滋生出某种不真实来。

    江晚衣提着药箱经过。她看到了,下意识地问:“有人病了么?”

    江晚衣冲她一笑:“还会有谁。”

    她顿时领悟过来——宜王,是有伤在身的。看来既然船已出海,他也不想再遮掩了。当即道:“我同你一起去。”

    两人走向花厅,远远便看见赫奕趴在窗旁的贵妃软榻上,由两个美貌侍女伺候着,一个喂他喝酒,一个帮他捶腿,好不惬意。

    见他们进去,赫奕招手道:“你们来得正好,这十八年的女儿红刚开封,酒味正醇,再加上老天给面子,赶上这么风平浪静的好天气,一起共饮几杯吧?”

    江晚衣微微一笑,没说什么,走过去将药箱放下,其中一位侍女搬来凳子让他坐,又极识眼色地挽起赫奕的袖子垫好垫子供他把脉。

    赫奕则舒舒服服地卧着,就着另一名侍女的手吃了颗荔枝,然后转过头盯着江晚衣,忽然道:“我喜欢你。”

    江晚衣的手一抖,差点从他脉上滑下去。

    侍女们捂唇吃吃地笑。

    赫奕眨眨眼睛,慢吞吞地说道:“因为,你是唯一一个见我在喝酒,也不劝我停下的大夫。”

    江晚衣这才明白自己被摆了一道,松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哭笑不得:“这只不过是因为我知道,即使劝你戒酒,也是没用的。”

    “不错。”赫奕竖起.99lib?大拇指,“人生在世,若不能喝酒、不能吃辣、不能亲近美女,还不如杀了我算了。所以,其他都可将就,唯独这三样事情,是万万妥协不得的。”

    侍女们笑得更是厉害,花枝乱颤。

    姜沉鱼看在眼里,心道这位宜王果然不是普通人,才一晚上就已和船上诸人打成一片,令得这些平日里规规<df</dfn>矩矩的下人们也敢在他面前想笑就笑,毫不遮掩。

    <mark>..</mark>身为君主,却丝毫没有王者的架子,是该说他与众不同好呢?还是说他另有图谋好呢?

    她正在暗自揣测,江晚衣已搭脉完毕,一边起身去开药箱,一边道:“陛下所受的乃是内伤,被阴柔之气伤及心肺,再加上又被冷水浸泡,如今寒气已经渗至经脉各处,如果不尽早根治,一旦留疾,后患无穷。我先用银针为你疏通经络,拔出寒气,再开药方滋补。幸好船上各色药材一应俱全,而陛下的身体又一向强壮,调理上十天半月,应能痊愈。”

    “神医就是神医,这画脂镂冰掌的伤,别的大夫见了无不头疼,到了你这儿却不过是小事一桩。”赫奕赞叹着,目光却一转,落到了她身上,“听说这位虞姑娘是侯爷的师妹,想必医术上的造诣也相当不弱。我这个人嘛,其实挺怕痛的,但如果是美人来落针的话,心情就会大好,心情一好也就不怎么觉得疼了,所以,不知可否劳动虞姑娘的玉手?”

    江晚衣怔了一下,转头看向姜沉鱼。她今日穿的乃是一身雪青色长袍,外罩黑色大披风,肌肤在阳光下,显得几近透明。纵然脸上长着红斑,但如画眉目,又岂是瑕疵所能抹杀?因此赫奕称她为美人,倒也不算是错。

    由此不禁叹息——有些美丽果然是遮掩不住的<s></s>。

    一如此刻用药物将自己破相了的沉鱼,一如曾经粗布麻衣蓬头垢面的……某个人。

    想到那个人,江晚衣恍惚了一下,等他回过神来时,姜沉鱼已洗净了双手,来接他的药箱。

    他微微惊讶,忍不住低声问道:“你会针灸?”

    姜沉鱼摇头。

    “那你还……”

    姜沉鱼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他都不怕死,我有什么好怕的?”

    这……江晚衣呆住,却做不得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将箱子里的银针取出来,然后坐到榻旁。赫奕面对美人,果然极其配合,酒也不喝了,主动褪去外袍,露出后背。

    他虽然瘦,却不是皮包骨头的那种,肌肉纹理有致,再加上养尊处优,肤白胜雪,因此往桃红色的锦缎上一躺,还显得很赏心悦目。

    侍女们羞红了脸,别过头去不看,却又忍不住偷偷地看。

    倒是姜沉鱼,面对半裸的男子,既不扭捏也不羞涩,无比镇定地从针包里拔出一枚针来,以拇、食、中三指夹持针柄,以无名指抵住针身,架势十足地在火上淬了淬,然后瞄准某个部位扎下去。

    江晚衣一看她落针的方位,心中一抖。

    果然,针刚落下,赫奕整个人就剧烈一震:“哎哟!”

    姜沉鱼按住他,见她面色沉静,不似玩笑,赫奕的嘴唇动了几下,但最终没说些什么。

    姜沉鱼继续拔针,淬火,然后落针。

    赫奕终于忍不住,龇牙扭头:“虞姑娘,你确信你没有扎错?”

    她“嗯”了一声。赫奕想了想,带着疑惑的表情还是乖乖趴回去了。然后姜沉鱼扎下了第三针,这一次,不止江晚衣失声“啊”了一声,身后两个侍女更是发出尖叫:“哎呀,流血了!”

    两颗血红色的珠子,慢慢地从针眼里涌出来,宛如一朵花,绽放在雪白的脊背上,格外醒目。

    赫奕这次连喊的气力都没了,抬起一张惨白的脸,大概是因为过于疼痛的缘故,眼睛里依稀浮现着水光。

    姜沉鱼道:“别怕,陛下,还有六针就完了。”

    赫奕回她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冲江晚衣勾了勾,江晚衣心中一叹,走过去拍她的肩膀:“还是我来吧。”

    姜沉鱼道:“不行,陛下不是说非要美人落针的么?”

    赫奕连忙一把拉住江晚衣的手,用无比热切的眼神望着他,急声道:“啊,东璧侯!朕突然发现,原来你竟是如此钟灵毓秀、英俊不凡,藏书网朕决定赐封你为——天下第一美人!”

    江晚衣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怪异,一旁的侍女,忍俊不禁开始哈哈大笑。

    姜沉鱼原本还是一脸肃穆正经的模样,然而侧头间,伸手覆唇,笑意遮挡不住,终究是溢出了几分。

    笑声从大开着的窗子一直一直飘传出去,便连船尾的厨房都听见了。

    一名厨娘道:“听这笑声,肯定宜王又出什么洋相了。”

    另一名厨娘道:“自打这宜王上船后,就热闹好多呢,天天都欢声笑语的。啊,你说他真的是皇帝吗?”

    “当然是啦,侯爷和将军他们都亲口确认过的,哪还能假?”

    “从没见过这样的皇帝呢。”

    “是啊,真真是头回见到这样的皇帝呢……”

    后史书有载:

    赫奕,宜之十九代君王,少好游,嗜酒,可连举十数爵不醉。精于商,惰于政,情通明,性豁达,可与贩夫走卒相交也。故又称——悦帝。

百度搜索 祸国 天涯 祸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祸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十四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四阙并收藏祸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