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祸国 天涯 祸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那首曲子叫 href='/article/6457.htm'>《流年》,夫人小时候睡不着时,方氏就会唱那首曲子给她听。”御书房内,身姿笔挺的暗卫如是道。

    长长的御案后,昭尹靠在龙座上,一手支额,一手扶着椅子的扶手,神色悠然地挑了挑眉毛:“也就是说,曲子是叶染写的?”

    “是。”田九犹豫了一下,才道,“叶染其实颇有才华,能词会曲,否则,言睿再怎么贪吃,也不会收他为徒。”

    昭尹“嗯”了一声,没就此发表其他看法。

    田九又道:“夫人听到淑妃娘娘唱那首歌,且唱得一字不差,宛如原音,就将她当成了最亲近的人。现如今,只有淑妃娘娘可以靠近她,娘娘说的话,夫人有时候懂,有时候不懂,整个人还是浑浑噩噩的……”

    昭尹忽然打断他:“沉鱼现在在做什么?”

    “淑妃娘娘早上安抚夫人躺到床上去睡觉后,回瑶光殿用了午膳,然后就出宫了。”

    “出宫?”昭尹皱了下眉头。

    “嗯。她去为江晚衣践行了。”

    “哦?”

    秋叶飘零,染了点点霜,城郊孤亭,无语话凄凉。

    姜沉鱼一身文士打扮,身后跟着书童打扮的怀瑾,来此为江晚衣送行。

    半年前,江晚衣离开此地,百官云集沿途欢送,风光一时无二;

    半年后,他被贬出京,两袖清风,连个仆从都没有,只有一个药箱,依旧沉甸甸地背在消瘦的肩头。

    这等境地,看在姜沉鱼眼中,也只有一个“世态炎凉”的结论了。

    她从食盒里取出茶壶,再将茶倒进浅口竹叶杯中,双手捧了呈到江晚衣面前:“沉鱼以茶代酒,恭送师兄,此去天涯,山遥水远,望君珍重。”

    江晚衣也用双手接过,一向温文的眼角,竟有微微的湿红:“多谢。”说罢,一口气喝下,正要将茶杯递回,姜沉鱼摆手道:“此杯就当是临行之礼,送给师兄。他日若遇到需要钱财的地方,将杯子送到最大的当铺里当了,也能解一时之急。”

    江晚衣听她这么说,知道这必定是很值钱的杯子,一时间百感交集,最后低叹道:“山雨欲来风满楼,沉鱼,你要小心。”

    姜沉鱼淡淡一笑:“那要看是什么风,什么雨……”

    “你……”江晚衣踌躇再三,终于还是忍不住道,“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姜沉鱼的眼中依稀有了泪光,她抬起头,泪眼朦胧地望着他,用梦呓般的声音低声道:“如果我收了手,那么,公子的枉死算什么?颐非的冤屈算什么?曦禾的发疯算什么?师走的残疾算什么?而师兄你的被贬……又算什么?”

    江晚衣心痛地喊道:“沉鱼!”

    姜沉鱼深吸口气,面色恢复了平静,仿佛刚才一瞬间的失态不过是看见的人眼花而致,然后,唇角弯弯,盈盈一笑:“无论如何,恭喜师兄脱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还归你原本就想要的生活……你放心,曦禾我会好好照顾的。”

    江晚衣久久地望着她,眼中明明灭灭,最后一一沉淀成了别离:“如此……保重。”

    几只乌鸦飞过长亭,风声呜咽,芳草衰黄,这一年的秋天,来得比往年要早。

    江晚衣离去的身影,被夕阳长长地拖在地上,愈显凄凉。

    “小姐,天色也不早了,咱们回宫吧。”怀瑾将一件披风披到姜沉鱼身上。

    而姜沉鱼凝望着长路尽头几乎已经看不见了的江晚衣的背影,幽幽道:“怀瑾,我要是能跟师兄一起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该多好啊……”

    “小姐……”怀瑾没办法回答。

    姜沉鱼摇了摇头,打个哈哈道:“不过师兄可不要我。算了,我还是乖乖回宫吧,别忘了,我可马上就要当璧国的皇后了。皇后呢……”

    皇后……

    想当年,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几曾想,皇兮皇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世事讽刺,莫过于斯。

    是夜,当昭尹抵达宝华宫时,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幅画面——

    各色宫灯明媚又柔和地照耀着五色斑斓的琉璃宫,晶石铺就的地板上,铺着纯手工编织的长毛地毯。曦禾坐在地毯上,穿着一件新衣,因为刚刚沐浴过的缘故,她的头发都还是湿的,像浸了水的白纱。而姜沉鱼,就坐在她身后,用一块干毛巾帮她擦头。

    光影交错,姜沉鱼的手,细致温柔。

    两位绝世的美人,就那样构筑成了一幅极为赏心悦目的画面,久久留在了在场的每个人心中。

    罗横正要喊驾,昭尹抬手做了个禁止的手势,似乎也不忍心让人打破眼前这温馨祥宁的气氛。

    姜沉鱼帮曦禾擦干头发后,用根带子帮她把头发扎好。这才起身,正要走,曦禾却反身一把抱住她,着急地喊道:“娘……不走……不走!”

    “好好好,我不走,不走。”姜沉鱼温柔地对她笑了笑,“不过呢,我也是要做事情的呀,曦禾你先自己玩一会儿好不好?”

    曦禾眨了眨水晶般剔透的大眼睛:“娘要去卖面吗?”

    姜沉鱼想了想,点头:“嗯……去卖面。”

    曦禾眼睛一眯,满意地笑了:“好。带点回来哦,晚上吃面!”

    “好。晚上吃面。”总算哄好了,姜沉鱼又将清洗过的姬婴的袍子递给曦禾玩。在曦禾理所当然地伸手接衣袍的时候,她眼底闪过一丝踌躇,似乎是有点不舍得,但最终还是松了手,接着便看见曦禾抬起头甜甜地对她笑,笑得天真又无邪。

    姜沉鱼想,她终<q></q>归是没办法对这个人心硬。

    曦禾身上,仿佛寄托了她的一部分情感,那部分情感在她自己身上被压制了、磨灭了、不复存在了,但却在曦禾身上得到了延伸。

    多想跟她一样,无牵无挂,肆意妄为地一疯了之,那样就不用清醒地面对姬婴已经死去的事实;不用面对心中一向敬为天人的父亲的丑陋一面;不用面对片刻都不会平息的风云际幻的宫廷争斗;不用面对人来人去,缘散缘尽……

    姜沉鱼在心中暗暗叹息着,站了起来。把毛巾等物交递给一旁的宫人后,走至殿门处参拜昭尹:“给皇上请安。”

    昭尹“<samp>..</samp>扑哧”一声笑了。笑得姜沉鱼莫名其妙,只好茫然地抬头看他。

    昭尹将一只手伸到唇边轻咳了一下,虽敛了笑,但眼波依旧似笑非笑,于是姜沉鱼便更茫然了,忍不住问道:“皇上?”

    “把你的手伸出来。”

    姜沉鱼闻言一呆,第一个反应却是将手缩到了身后,然后又想起这个举动不对,只好僵硬地将手收回,颤颤地伸到昭尹面前。

    修长洁白、保养得当的十指上,有几道新添的伤口,是刚才替曦禾洗澡时弄破的,因为曦禾不肯让别的人碰,所以全过程都只能由她独自完成。不想昭尹眼睛那么尖,一眼就看出她受了伤。

    而昭尹的笑,自然是笑她一介千金,笨手笨脚。因此,姜沉鱼双颊微红,惭愧道:“自小父母宠溺,倒是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好了……惹皇上见笑了。”

    昭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悠悠地嘱咐了一句:“别忘了上药。”说罢,转过了身子,抬头看着夜空。昭尹成日里笑眯眯的,偶尔发火,要不阴笑要不暴怒,总之,表情一向很生动,鲜少有太平静的时候。因此,一旦如此刻这般不笑,就显得心事重重,有种难言的抑郁。

    见他心情看上去不是很好的模样,姜沉鱼忍不住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皇上。”

    昭尹轻轻地叹了口气:“你看此地风和日丽,怎能想像千里之外的江都百年大旱,颗粒无收。”

    此事姜沉鱼倒也有所听闻。

    江都是璧国出了名的鱼米之乡,一个都的收成就占了全国粮仓的五成,因此可以说,江都富,天下足。今年本也好好的,却不知为何,自入夏后就没再下雨,烈日暴晒,河道枯竭,竟将庄稼都给活活晒死了。再赶上老城主任满、新城主交接的当口,等大旱的消息奏报到朝廷时,已经晚了。

    “皇上想好前往江都处理此事的人选了吗?”

    昭尹斜睨了她一眼,挑眉笑了:“怎么?你又要毛遂自荐么?”

    姜沉鱼回头看了看曦禾,摇头道:“臣妾倒是想去,却怕是不能了。”

    “哦?真看不出,你竟然会把曦禾看得比国事重要。”昭尹说这句话时的口吻很难说清是嘲讽还是感慨。

    姜沉鱼盯着他的眼睛,沉声道:“臣妾只是觉得,江都之事,有人可以比臣妾做得更好,臣妾不是必需的,但是曦禾夫人……却只有臣妾了……”

    昭尹整个人一震,久久,忽然伸出右手,慢慢地贴在了她的眼皮上。力道轻柔,没有惩罚的意思,仿佛只是不想再被那样一双眼睛所注视。

    姜沉鱼连忙后退一步,低下头,再不与帝王对视。

    昭尹似乎也觉得自己这样的举动有点失仪,便笑了笑,收回手道:“朕给你个立功的机会如何?”

    “嗯?”这位帝王的心思,她是越来越无法捉摸了。

    “这个抗旱赈灾的人选,就由你代朕挑选吧。”昭尹说着还眨了眨眼睛。

    姜沉鱼忍不住问:“谁都可以么?”

    “嗯。”昭尹摆明了一副“朕不信你敢说个不好的人选出来”的样子。

    姜沉鱼几乎想也没想,就说出了名字:“薛采。”

    昭尹又露出一副“果然是他”的表情,轻轻地叹了口气,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姜沉鱼连忙跟上前追问道:“不行么?”

    昭尹还是不表态,于是姜沉鱼又问:“真的……不行吗?”

    昭尹继续前行,姜沉鱼咬唇道:“皇上?”

    回应她的,是如细沙一样滑入耳中、不轻不重、不紧不慢,有着责备的色彩却丝毫没有责备的语气的一句——

    “你真烦。”

    姜沉鱼停下了脚步,注视着那个渐行渐远没再回头的背影,这一次,是彻彻底底地呆住了。

    前往江都处理旱灾的人选在第二天早朝时就宣布了,果不其然地选了薛采。

    面对璧王的这一决定,朝臣自然是大为意外,震惊之后,便开始百般阻挠,高呼不可。

    给出的理由不外是:赈灾不是儿戏,不是殿前娱君那等场面上的小事,怎能派个毫无经验的黄口小子去?更别说薛采不但已经不是贵族公子,还是个低三下四的奴隶,怎能担任此等重任?

    当朝上吵得一塌糊涂不可开交之时,龙座上的年轻帝王悠悠然地说了一句话,顿时把所有人都给镇住了。

    昭尹说的是——

    “既然如此,就谴羽林军骑都尉姜孝成一同前往,随程主持大局吧。”

    羽林军骑都尉姜孝成是谁?

    右相姜仲的儿子,姜贵人和姜淑妃的哥哥。不止如此,众所皆知,他还是个——大草包。因此,皇上居然说让他跟着薛采一起去,不是乱上添乱么?

    群臣无不被震得风中凌乱,便连姜仲自己也万万没想到,皇上竟然会把这个山芋丢给自己。刚想反对,但昭尹已经起身道:“此<cite>?</cite>事就此决定,退朝。”

    一干宫人连忙摆开阵仗伺候主子退朝,于是昭尹就在满堂臣子或不敢置信或痛心疾首或莫名其妙的痴呆目光中优雅退场。

    而等他回到御书房时,姜沉鱼已在百言堂中等候,看见昭尹,虽然矜持,但眼底的笑意遮掩不住,自眉梢唇角处尽数流了出来。

    昭尹似笑非笑地睨着她:“你满意了?”

    姜沉鱼盈盈下拜:“皇上英明。”

    “哦,你倒是说说看,英明在哪儿?”昭尹施施然地往锦榻上一靠,像猫一样地微微眯起了眼睛。

    姜沉鱼恭声道:“臣妾浅薄,妄度圣意,若有失言,请皇上恕罪。”

    “朕赐你无罪。”

    “臣妾以为,皇上让孝成跟薛采同去,理由有三。第一,现在的薛采确实不能服人,派他前往江都,名不正言不顺,但若让我哥同去,就大不一样。虽然我哥……”姜沉鱼说到此处,有点儿想笑,但又生生忍住,“不是干实事的料,但起码资格、身家都摆在那儿。而且这是他第一次担任如此重要的事务,也是一个可以扬名立万的好时机,我爹怎么都会暗中帮他把路铺得顺顺当当,做起事来,自然也就事半功倍。”

    “嗯。”>?</a>昭尹点点头,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第二,旱灾,与雪灾不同,非一夜之难。地方官员早该有所警觉,却迟迟不肯上报,粉饰太平,而今终于拖得无可收场了就随便找个借口将原城主调离,找个新人去收拾烂摊子。若收拾好了,自然是皆大欢喜,收拾不好了也没关系,皇上追究起来,反正有替罪羊在……”姜沉鱼冷笑,“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他们仗着天高皇帝远,事事欺上,皇上就索性将计就计,派薛采和我哥去,一个年幼,一个草包,看在他们眼中,想来也不会太过重视。孰料这才是皇上真正的用意——赈灾固然重要,清污更是势在必行。等他们纷纷被定罪抄家之时,就知道自己错得究竟有多么离谱了。”

    面对她如此恭维,昭尹也只是淡淡一笑,依旧不肯表态:“第三呢?”

    “第三……”姜沉鱼深吸口气,表情忽然变得凝重了起来,“继薛氏垮台,姬婴离世,如今,满朝文武,可以这么说——大多碌碌,无出挑者。”

    昭尹原本慵懒如猫的表情也霎时变得很严肃。姜沉鱼此话说得极重,若是换了别的时候,或是被第三人听去泄露了,都是一场大祸。可她<cite>99lib?</cite>,就那么柔柔弱弱地站在他面前,一脸平静地把这句话说出了口……

    他的心,一下子就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变得又是酸涩又是疼痛起来。

    “是时候该重新选拔人才了,皇上选中薛采,就是要昭告天下——高官重任,有才者居之。无论你是什么身份,无论你曾有多么不光彩的背景,都没有关系。”

    姜沉鱼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不料昭尹听了却是一笑:“是么?”

    和这位帝王相处久了,也就逐渐掌握到了他的一些性格特征。比如他此刻眼皮也不抬,只是左唇轻轻一扬——这种笑容,就说明他并不认同。

    于是姜沉鱼便停了下来,问道:“皇上,臣妾说错了么?”

    昭尹的目光掠过她的肩膀看向后方,用一种很难描述的表情道:“薛采……是不可能重回官籍的。”

    停一停,补充道:“可重用,但不可赏。”

    虽然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姜沉鱼已赫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一股寒意自脚底油然升起,一瞬间,手脚冰凉。

    是对美玉蒙尘的痛惜。

    是对帝王无情的悲伤。

    亦是对世事残酷的醒悟。

    亲自亡于昭尹之手的薛氏,是不可能在昭尹之手重新站起的。那是一个帝王的尊严。也是一个朝代的规则。

    纵观历史,为什么很多冤案都在当时无法申诉,要等改朝换代后才能翻案昭雪?就是因为有这样的规则在。

    所以,薛采无论多么出色,无论为国立下多少功劳,都不可能加官晋爵了。起码,在昭尹还在位时,不会有。

    “所谓官场,无非两物:权,钱。图璧伊始,权在薛怀手中,钱在姬氏一族。朕虽为帝王,却因这两样而处处受制。如今,权回来了,但是钱呢?”昭尹将视线收回,对她笑了笑,笑容里有很多苦涩的味道,“钱不见了。”

    姜沉鱼的心一下子抽紧了。

    “姬家像个无底洞,把璧国的钱都源源不断地吞掉了。姬婴活着时,还不明显,他一死,所有请求拨钱的折子如同雪片一般飞来,每一件都是要紧事、大事,但国库……却是空的。”昭尹负手而立,垂睫望地,长长的睫毛遮住了表情,“事实上,朕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江都之灾。”

    所以……才派的两个替死鬼……么?

    姜沉鱼忽然意识到:一切原来……比她想像的还要复杂。

    窗户开着,一阵风来,吹到身上意外之凉,姜沉鱼搓了搓纱衣中的手臂,这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秋天,真的来了。

    圣旨还没正式颁下,姜孝成便已得知了自己被点为钦差的消息,当即招呼了一批狐朋狗友们大肆庆祝。在著名的销金窟花天酒地了一番后,又去温柔乡胡搞乱搞了一通,最后喝得酩酊大醉,在帝都第一名妓蜜小仙的床上沉沉入睡。

    半醒半醉里,依稀察觉到床头坐了个人,以为是蜜小仙,当即双手一伸,觍着脸就靠了过去,嘴里嘟哝道:“来来来,我的好小仙,让大爷亲一个……”

    一股淡雅的香气涌入鼻息,与蜜小仙平日里所用的花蜜大不相同,仔细嗅了嗅,还有那么点儿熟悉,眼睛不由得就开了一线。不开还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坐在床头,被自己搂着正在挣扎的,哪里是蜜小仙,分明是自己的妹妹!

    姜孝成吓得酒一下子就醒了,从床上跳起道:“沉鱼?怎么是你?”

    姜沉鱼整了整被拉乱的衣衫,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姜孝成连忙跳下床,连鞋也顾不得穿,光着脚在屋里跑了一圈,确信没有第三个人在场后,这才重新走回到姜沉鱼面前,急声道:“我的姑奶奶,这是什么地方,你怎么就来了啊!有其他人看见没有?爹娘和你嫂子知道不?”

    姜沉鱼吹了吹自己的指尖,悠悠道:“原来哥哥来这里还是保密的?公然在红袖楼用十串明珠买了蜜小仙的彩头,然后又开了三天流水宴任由别人吃喝——这样的豪举一出,我只当是全帝都的人都知道呢。”

    姜孝成顿时面色如土,结结巴巴道:“不、不会吧?我真、真那么做了?”

    姜沉鱼给了一个“你说呢”的眼神。

    姜孝成看看那张号称全帝都最难上的一张花床,再回想一下昨晚的情形,有了点印象。但随即而来的,是更大的恐惧:“完了完了完了!这要是被爹和你嫂子知道,我就完蛋了!事不宜迟,快走!”说着就开始匆忙地穿衣服。

    他虽然好色贪杯,但自小家里管得严,因此鲜少有醉宿在外的事情发生。昨天实在是喝得太多,最后都不清楚自己在哪儿了。如今看到姜沉鱼出现在这里,第一个反应就是——完了,爹和媳妇肯定也都知道了!爹知道也就算了,最多是一阵责骂,堵上耳朵当听不见也就算了。但李氏知道了,起码半年休想安生,而且这一辈子都要被她时不时地拿出来冷嘲热讽……

    一想到那悲惨境地,他就后悔连连,手忙脚乱地穿好外衫套好鞋后,正想走人,却见妹妹依旧跟个没事人一样坐在床边,就伸手去拉她:“等什么呢?还不快走?”

    姜沉鱼挑了挑眉:“走?去哪儿?”

    “当然是回家……”话说出口了,才意识到有点不对,姜孝成将妹妹上上下下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后,一拍脑袋道,“对哦,你不是在宫里吗?怎么来的这里?你私自出宫?”

    “哥哥,你坐。”

    “坐什么坐啊,现在什么时辰了?我看看还来不来得及在爹发现前赶回去。”

    姜沉鱼咳嗽了一声,沉声道:“哥哥,坐,我有话要跟你说。”

    她素来在家中就最受宠,年纪虽小,却最具威严,可以说,姜孝成对这个比自己小五岁的妹妹还有点怕,因此当她板起脸那么严肃地让他坐时,虽然心里头急得要命,但身体还是乖乖地坐下了。

    “哥哥,皇上决定让你和薛采前往江都抗旱赈灾……”

    姜孝成听到这里,嘿嘿一笑,得意道:“皇上他果然是慧眼识人,看出了我过人的才华和能力。我啊,也总算是升天了,不用再被别人暗地里说是仗了我爹的面子。你别说,江都可是个好地方,每年选秀女,就属那儿出的美人最多!”说到这里,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姜沉鱼在心里暗暗叹息,正色道:“哥哥可知江都大旱,已经整整三个月没有下过雨?”

    “哦,这个,听说了。”姜孝成满不在乎地把手一挥,“放心吧,我已经想好对应之策了。”

    这个答案真是出乎姜沉鱼的意外,不由得问道:“什么对应之策?”

    “你想啊,江都年年风调雨顺的,很少出现灾旱,为什么呢?因为那是咱们璧国的风水宝地啊。为什么现在就旱了呢?肯定是风水被破坏了。”姜孝成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道,“还有人说姬婴死得蹊跷,没准儿也跟风水有关呢。”

    姜沉鱼竭力压下胸口的闷气,逼紧了声音:“然后?”

    姜孝成拍胸道:“于是乎,我就找了个最灵验的风水师父,到时候让他在那儿开个坛作个法,求求雨什么的就行了。”

    姜沉鱼眼前一黑,差点儿没晕过去。她知道哥哥肯定没什么好法子,但听到这句话,还是超过了心灵所能承受的范围,一时间,悲哀深浓,觉得好生绝望。

    偏偏,姜孝成还在自鸣得意中:“这个风水师父可是很贵的呢,而且没关系的话根本请不动。你哥哥我,是平日里会做人,认识了些个好朋友,关键时刻靠得住,帮得上忙。”

    姜沉鱼深吸口气,开口缓缓道:“哥哥知不知道为什么皇上不选别人,偏偏选你处理如此重要的大事?”

    “当然是因为我能力过……”姜沉鱼一记冰冷的眼光杀过来,姜孝成吞了吞口水,后半句话就吞进了肚子里。

    姜沉鱼冷冷地看着他,沉声道:“因为皇上要你当替罪羊。你和薛采,是两枚要被牺牲掉的棋子!”

    姜孝成吓了一跳:“什、什、什么?”

    “江都大旱,颗粒无收,今年收成必差,收成一差,粮价上涨,百姓们就要饿肚子了!饥荒一旦蔓延,朝廷就要开仓济粮……而事实是,现在国库空虚,根本没钱买粮!”

    “啥?”姜孝成的眼睛顿时瞪到了最大。

    “你以为这是个求个雨施个法就能解决的问题么?现在最关键的难题根本不是下不下雨,而是——钱啊!哥哥!现在国库没有钱!所以,抗旱也好,赈灾也罢,皇上一分钱都不会给你,所有的钱财都要你自己掏腰包!”

    姜孝成双腿一软,啪地坐到了地上,嘟哝道:“怎、怎么会这样……”

    “你还以为里面有油水可捞,美滋滋地觉得自己受了重视被提拔了……却不知祸从天降,稍有差池就百死一生!”姜沉鱼又气又痛,一口气岔在胸口没提上来。

    姜孝成看见了,连忙爬起倒水喂她:“妹妹,你别急,慢慢说,来喝点,慢慢说……”

    姜孝成的举动唤起了姜沉鱼幼时的记忆:小时候,哥哥也曾这样喂她东西吃,见她病了,和别人一样站在旁边直着急……

    哎。

    毕竟是兄长。再怎么无用,再怎么坏,也不能让他去死。更何况,里面还牵扯了薛采,以及江都千千万万的无辜百姓。

    “哥哥,你信不信我?”姜沉鱼一把抓紧姜孝成的手,如此问道。

    “信信信,一百个信,一万个信!这个世上我最信的就是沉鱼你了!”

    “那么,江都一事,你听我的,好不好?”

    “好好好,什么都听你的,你说什么是什么……”

    姜沉鱼手上用力,加重语气道:“哥哥!我不是开玩笑!你应了我,就必须做到,不得有丝毫闪失,否则,不止是你,整个姜家,都会受到牵连,成为第二个薛氏!”

    姜孝成原本敷衍的表情变成了震惊,张着嘴巴,手足无措地站了半天,最后轻声道:“那么严重?”

    姜沉鱼点头:“很严重。”

    “那……现在去请皇上撤旨,还来得及么?”

    姜沉鱼摇了摇头。

    姜孝成好生失望,往地上一坐,沉默片刻后,闷声道:“原来皇帝没钱……竖子的,我说怎么突然间就想起我这么个人才了要提拔我呢,敢情是不安好心啊。皇帝那小子还真是阴险,当年那么对薛怀,这会儿轮到对付……”

    “哥哥!”

    “好好好,不说这个……本以为是花差花差去的,还高兴终于能出趟京城了……”姜孝成郁闷地嘟哝了几声后,突又扭头一本正经地问道,“你说说皇帝他怎么就没钱了呢?那钱都哪儿去了?四月份抄薛家那会儿不还抄出三百万两充了公吗?怎么才半年就又空了?咱们朝也没那么贪的官啊……啊!难不成是爹为了训练死士什么的给用掉了?”

    姜沉鱼给了他一个怜悯的目光,低声道:“不是爹。”

    “那是谁?”姜孝成转动着他那比猪聪明不了多少的脑袋,“啊!那就是曦禾夫人!肯定是她!天天灯红酒绿挥霍无度的……”

    姜沉鱼在心里哀嚎,嘴上却只能道:“哥哥你留点口德吧,曦禾夫人都疯了。”

    “是是是,不说她不说她,唐突美人,罪过罪过……哎,想不出了。”

    姜沉鱼垂下眼睛,低声道:“是姬家。”

    “姬家?”姜孝成的眉毛滑稽地扬了起来,“你在开玩笑吧?姬婴是出了名的清俭,他的门客都还要自己耕田种地才能温饱的……”

    “不是姬婴,是姬家。”姜沉鱼一字一顿加重语气道,“整个姬家。”

    姜孝成挠了挠头皮:“你的意思是他不贪,但他家亲戚贪?就好比咱家,爹不贪你不贪,但我贪了,所以钱也就全被我给吞了?”

    姜沉鱼点头。

    姜孝成又张着嘴巴发了会儿呆:“那掩饰得够好的啊……不对,不对……妹妹!这事不对!姬家可是有传说中的连城璧的,不缺钱啊!”

    “什么连城璧?”

    见居然有妹妹都不知道的事情,姜孝成总算男子汉雄风又起来了,他挺挺胸,凹凹肚,正要详细解说一番,忽听外头一声凄厉的叫声:“姜大傻,你给我滚出来!”

    姜孝成顿时吓得一哆嗦,原因无他,那尖细的嗓门,那鬼哭的叫声,以及那毫不留情面的“大傻”二字,充分说明了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发妻兼母老虎——李氏。

    他把窗户一开就要往外跳。

    姜沉鱼悠悠道:“哥,这是三楼。”

    姜孝成连忙把一条都踩到窗沿上的腿收回来,急得汗如雨下:“怎么办怎么办?她怎么会来的?怎么办怎么办?”

    “我替你摆平大嫂。”

    姜孝成喜出望外:“真的?”

    “但是如之前所说,这次江都……”

    姜沉鱼的话还没说完,姜孝成已拼命点头道:“都听你的都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怎么做就怎么做,我还等着你救命呢我的好妹妹!”

    “成交。”姜沉鱼起身,走过去打开房门,柔声道,“我们在这儿。”

    领着一堆家丁气势汹汹地准备来抓奸的李氏在看见门内的人是谁后,还没来得及吃惊,就被姜沉鱼抓住手腕拉了进去。

    紧跟着,房门闭上了,将家丁都关在门外。

    因为只有李氏一个人看见了姜沉鱼,所以门外的家丁都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刚要进去,就听李氏在房中喝了一句:“你们不许进来”。众人连忙停步。如此在门外站了大概半盏茶工夫后,房门又开了,李氏施施然地走了出来。

    如果说进去的李氏是狂风暴雨;那么出来的李氏就变成了风和日丽。

    只见她挽了挽发髻,笑眯眯道:“没事了,回去吧。”

    一小丫环不懂分辨脸色,还愣头愣脑地问道:“少夫人?大少爷呢?”

    “少什么爷?”李氏啐骂道,“也不看看这什么地儿?你们家少爷会来吗?蠢得跟猪一样,快跟我回去,少丢人现眼了!”说罢,一步一扭地上了轿子。

    小丫环被骂得不敢吱声,连忙跟着轿子,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红袖楼。

    此事传出去后自然又被街头巷尾当成笑谈议论了好一阵子,当然,众说纷纭,离事实越来越远。

    而当田九将此事的真正内幕禀报给昭尹时,昭尹只是淡淡一笑,一边用朱笔在奏折上批了个准字,一边道:“朕本就要这效果。姜家要不舍得这个宝贝儿子,就在江都一事上好好琢磨琢磨,该如何自救。”

    田九欲言又止。

    昭尹挑眉道:“有话就说。”

    “是。皇上真觉得淑妃娘娘会有办法解决此事?”

    “她会。”

    “万一她失败了呢?江都一事毕竟不是儿戏,一旦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昭尹低叹一声,放下手中的笔和奏折道:“田九以为,目前璧国,最有影响力的两个家族是哪两个?”

    田九略作沉吟:“姜、姬二族。”

    “那么,在这两族中,最具影响力的人,是谁呢?”

    “前者当然是右相姜仲,而后者……”田九摇头道,“姬家与别家不同,姬氏子弟各个都可独当一面,出色者众,但正因为大家都挺能干,所以反而想不出除了姬婴以外,还有谁可以力压群雄统帅全局……”

    昭尹摇了摇头,笑笑地睨着他道:“错了。”

    “错了?”田九一愕,“还请皇上明示。”

    “姜、姬二族,如今尽在这两人。”昭尹提笔,在一份密密麻麻的名单中画了两个圈,而被圈中的两个名字,正是——

    姜沉鱼、薛采。

百度搜索 祸国 天涯 祸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祸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十四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四阙并收藏祸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