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祸国 天涯 祸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红色的弧光毫无预兆地从纱窗上滑了过去,紧跟着,喧哗声远远地在围墙外头响起,隐约听出一个人在喊:“走水啦——”

    姜沉鱼的心骤然缩紧,身体先意识而起,扑到了窗边。

    推开窗子,只见东边的天空已是红彤彤一道,乌烟滚滚,无数嘶喊声此起彼伏,分明是乱成一片的景致,却因为一墙之隔,而硬生生地分成了两个世界。

    姜沉鱼颤声道:“公子……”

    东院,是姬婴的住处。

    她的手在窗沿上猛然握紧,连门都顾不得绕,裙子一撩就要往窗外爬,一双粗壮的大手突然出现,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摔回到了椅子上。她还待挣扎,那人出指如电,迅速点了她的好几处穴道,身体就顿时不能动弹了。

    视线落下,那人是梅姨。

    梅姨收手,恭恭敬敬地说道:“得罪了,三小姐。”

    杜鹃也在一旁淡淡道:“如果不想受伤的话,姜三小姐还是少安毋躁的好。”

    “你怎么敢这样!你怎么就敢这样做!你、你……”姜沉鱼气极而喘,眼底净是绝望,“姬婴乃是定海之柱,你杀了他,要置璧国于何地?!”

    杜鹃闻言冷冷一笑:“当年大伙儿还都觉得薛怀是国之根本呢。”

    “薛怀判国,除之名正。可姬婴不是!你杀了他,必有无数死士为他报仇,他的那些门生又怎会善罢甘休?你何苦背这忤逆天下的罪名?”

    杜鹃哈哈大笑起来:“真奇怪,杀姬婴的明明是别人,我有什么罪名可背?”

    姜沉鱼一呆。

    杜鹃懒洋洋地挑着眉毛,用一双毫无光彩的眼睛死死地对准她所在的方向,轻轻地、慢条斯理地说道:“难道不是程国的三皇子颐非与淇奥侯密谈不成,恼羞成怒之下顿时翻脸、痛下杀手,最后落得个两败俱伤吗?”

    姜沉鱼之前觉得自己的心在碎,疼得无法呼吸,而听了这句话后,她的心不疼了,因为——心脏已经完全没有了。

    火光蹿起的时候薛采还没有走到主屋,红光映得院落中的夜雨也一瞬缤纷,他立刻转头,就看见熊熊大火从东院的屋子下方冒出来,像一张巨大的嘴巴,把整个屋子都吞了下去。

    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往回跑,但左脚刚迈出一步,就又突然停住,然后,站住了不动,定定地望着那越演越烈<tt>.t>的大火,像是痴了一般。

    身旁,无数人匆匆跑过,夹杂着某个熟 6089." >悉的声音:“怎么回事?”却原来是卫玉衡亲自出来了。

    卫玉衡看着东院的大火,满脸惊讶,一撩衣袍下摆,快步前行道:“命令下去,速速扑火,取水救人!”

    薛采没有动弹,一言不发地看着他走到围墙旁,拎过下人提过来的水桶,往院内泼。由于他身长玉立又穿着紫衣的缘故,在乌压压的人群中显得格外醒目。

    薛采忍不住想:真逼真……眼前的一幕,真逼真。像是演习过无数次的戏码,道具、演员、天时、地利一应俱全。

    “城主,这火蹊跷啊!”一下人嘶声道,“照理说这么大的雨,断断不会着火才对,可这火不但不熄,反而越来越大!城主,我看再往里泼多少水都无济于事的……”

    “闭嘴!”卫玉衡一把将他推开,继续接过其他人手中的水桶,用力往里泼去。谁料火焰遇水越盛,反倒舔卷而回,差点烧到他自己。

    “城主小心!”底下人一片慌乱。

    卫玉衡咬了咬牙,索性拎起一桶水往自己头上倒,再用被水浸湿的衣袍捂住口鼻,二话不说就冲入了大火之中。

    众人大惊失色喊:“城主!城主——”

    薛采冷眼旁观着这一切,还是一声不哼,手缩入袖,掏出那封姬婴让他转交给卫玉衡的信笺,缓缓打开——

    大雨哗啦啦地下,很<s>99lib?</s>快就把纸张打湿。

    摊开的双手,素白如雪,没有污渍,没有墨痕——

    那是一张白纸。

    清冽的水注入已经被火烧得通红通红的水壶中,刺地泛起一股白烟。梅姨将壶中的水倒入杯中,最后将杯子捧到姜沉鱼面前:“三小姐,喝茶。”

    姜沉鱼抿紧唇角不开口。

    杜鹃在一旁道:“我劝你多少还是喝一口,大雨滂沱,花香逼人,你多少会吸入一些不该吸的东西。我可不想伤了你。”

    “你给我们下了毒?”姜沉鱼听到一个极其沙哑的声音如此说,尔后发现那是她自己的声音。

    杜鹃摇了摇头:“江晚衣是医之大家,我怎敢在他面前动手脚。不过有些东西,却是连大夫也是防无可防的。”

    “你做了些什么?”

    “你喝了这杯水,我就告诉你。”

    梅姨将水再次捧到姜沉鱼唇边,姜沉鱼红着眼眶,最终还是张开了嘴巴。梅姨顺势一倾,将整杯水都倒入了她口中。

    “对了,这才乖嘛。”杜鹃倒也没卖关子,很痛快地解释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原本是没有毒的,但是聚在一起,就会变得不那么安全。晚宴之上,除了你和江晚衣那桌的菜肴里没有放入一种名叫‘玉露’的香料,其他人多少都尝了些,而其中,尤以淇奥侯为甚。”

    姜沉鱼素白着脸,吐字艰难:“有玉露,就有金风,对不对?”

    “真聪明。而所谓的金风,其实就是从睡火莲根部散发出来的香味。”杜鹃扬着眉毛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淇奥侯吃了玉露,又闻了金风,恐怕就要胜却人间去喽……”

    金风玉露一相逢。

    有时候悲哀到了极致时,就会反而想笑。

    姜沉鱼的唇角往上勾了勾,但眼泪却随着这个微笑再次涌出眼眶,悄无声息地滑落。

    这是她第二次听到这句与姬婴相关的话,第一次是在程国,颐姝色诱姬婴之时。公子和这句话真有缘……真有缘……真有缘……

    大脑已经完全失去平日里的机敏,只能翻来覆去地把这个莫名其妙的判断重复一次又一次。

    她坐在这里,望着火光,听着人声,遥想那个白衣翩然的男子,再细看这个近在咫尺笑的妩媚的女人,只觉这一切的一切,都好不真实。

    这么这么的不真实。

    “杀了我吧。”姜沉鱼轻轻地说,用一种死亡般平静的口吻。

    杜鹃脸上的笑容淡去,表情复杂地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回答道:“你知道这不可能。”

    “杀了我吧。”姜沉鱼深吸口气,再幽幽地吐出去,说出了最后两个字,“姐姐。”

    白纸。

    薛采久久不动。

    大雨哗啦啦,纸张被水打透,不再脆挺,软塌塌地垂了下来。

    “真……是个……装模作样的家伙……”薛采低声喃喃。明明之前一直在写字,最后却给他一张白纸,果然,要论故弄玄虚、装模作样,当世再无人可及姬婴。

    趁着四下一片紊乱,薛采将纸揉成一团放入袖中,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转身钻入雨帘,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而与此同一时刻,西院中对峙的两个人彼此静静地坐着,谁也没有先说话。

    直到一人急急拍门而入,慌张道:“夫人夫人,不好了不好了!”

    杜鹃微微拧眉:“什么事?”

    “东院着火,城主为了救人,亲自冲进火海了!”

    杜鹃“哼”了一声:“就知道他会这样。梅姨,你去,知道该怎么做了?”

    “是。”梅姨随同那人匆飞速离去。

    如此一来,房间里就只剩下姜沉鱼和杜鹃两个人。杜鹃挽了把头发,朝姜沉鱼盈盈一笑:“你是什么时候起知道我的存在的?”

    “十岁。”

    “怎么知道的?”杜鹃眉宇间有着淡淡的嘲讽,“这么大的丑闻,令尊是不可能直接说给你听的,尤其是,里面还夹杂了……那位姜画月。”

    姜沉鱼眼底泛起些许迷离——是啊,究竟是怎么知道的呢?其实,一直都是……不知道的吧?

    虽然那些蛛丝马迹散落在记忆的细节之中,但却从来没有真正地去整理和分析过。只是依稀知道,父亲有秘密,而那个秘密,他不仅瞒着她们三兄妹,瞒着母亲,还瞒着所有人……

    十岁那年的新年,大年初一。

    管家送来了一盆兰花,说是不知道谁放在大门外头的,瞅着好看,又想起夫人爱花,所以就捧了进来献宝。

    大年初一的,母亲自然很是欢喜,觉得天降奇珍,是好兆头。但当夜给花移盆时,却从土壤里挖出一物,那是块再普通不过的石头,上面画了两只眼睛。

    母亲看到了啧啧称奇,拿给父亲看时,父亲顿时变了表情。

    那一夜书房的灯通宵达旦,有好多暗卫出出进进,父亲的身影拖拉在窗纸上,走来走去。直觉告诉姜沉鱼,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但介于父亲一直如此神秘,因此也没多想。

    此后每年的大年初一,门外都会出现一盆兰花,而那个送花之人,迟迟没有露面。母亲说起此事,自然是当做了一段佳话,可父亲的表情,每每那时就会不太自然。

    他肯定知道那个送花之人是谁。

    并且,他不准备告诉母亲答案。

    就此姜画月还戏谑地打趣说,没准儿是父亲在外有情人,每年初一那小妾就眼巴巴地送礼给大娘。对此结论姜孝成表示无比同意。但姜沉鱼却不如此认为。

    因为,一个像父亲那样的男人,如果成心要在外头纳妾,那么,那个小妾就绝对没有机会可以以任何形式任何方式出现在母亲面前。更别说是在第一次送礼被父亲知晓后,还年年如此了。

    再后来,就是跟江晚衣开始学习医术之后,翻查资料时,无意中发现画月吃的那种很香的药成分诡异,竟然内含油菜籽和紫茄子花。据 href='1158/im'>《本草纲目》记载,油菜籽加生地、白芍、当归和川芎四物汤服之,云能断产。也就是说,会导致不孕。而紫茄子花也是避孕之药。

    为什么给画月治不孕症的药方里,会有导致不孕的药物?

    发现这一蹊跷的姜沉鱼还没来得及继续深究,就先遇到了回城这档子事。

    今日,在驿站内看见兰花时,她只是心头微动,还没将三件事联系到一起。但当杜鹃握住她手,说要将花送给她时,就开始隐隐约约感到有点不对劲。等到下棋之时,发现杜鹃秀媚中带着些许羞涩的笑容之所以眼熟,是因为与母亲有三分相像时,久远的封印终于轰然倒塌,呼啸而出的,是对命运的诅咒,和对家族的嘲讽——

    如果,杜鹃就是那个送花之人;

    如果,杜鹃和父亲一直暗中有所联系,那么,会是怎么样的关系,才能令父亲默许她每年给母亲送花?将颐非也在使船上这么机密的消息都告诉了她?又是什么样的感情,会让卫玉衡的夫人每年都送花给右相的妻子?更让她在谈及母亲时,满含憧憬与感情?

    某种可能就那样浮在了脑海中——

    “姐姐?”

    姜沉鱼用最绝望的心情和最平静的姿态说出了那两个字。话音底下,三分试探,七分祈祷。可惜,最后的结局是——

    杜鹃,没有否认。

    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她最荒诞离谱的想法变成事实?为什么要让她先得知答案,再去猜度其中的缘由?就好像此时此刻,明晰了杜鹃的真正身份之后,浮现在姜沉鱼脑海里的迷惑就变成了硬生生的钢刀,每个问题都是伤害:

    为什么杜鹃会是她的姐姐?

    为什么她的姐姐会双目失明?

    为什么父亲从没认过这个女儿?

    为什么她会嫁给卫玉衡,此刻又在这里设下了一局棋?

    她要的……是什么?或者说,父亲要的……是什么?

    个中细由,姜沉鱼非不能,而是不敢。她不敢想。

    她只能怔怔地看着一尺之遥的杜鹃,嘴唇颤抖,眼泛泪光,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不说,杜鹃却说了:“难过吗?沉鱼?”

    姜沉鱼摇不动头。

    “伤心吗?沉鱼?”

    姜沉鱼捂不了心。

    杜鹃扯起一丝微笑,声音像棉絮,细细拧织在一起,轻软,却又厚实:“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姐姐;发现自己的心上人如今命在旦夕;发现一场惊天阴谋其实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铺垫、准备、酝酿;发现你原以为那个合家幸福其乐融融的世界其实是假的……发现了这一切的你,想哭吗?”

    姜沉鱼死命地咬住下唇,不肯回答。

    杜鹃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但是比起在梦境中一无所知得享富贵的你,我才是最有资格最有理由哭的那一个吧?因为,我是被牺牲的,被抛弃的,被剥夺了幸福的权利后还被不肯善罢甘休地利用着的啊……”

    姜沉鱼终于开口,声音颓软:“我……可不可以不听?我……不想听……”

    杜鹃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厉声道:“你凭什么可以不听?这是我的命运也是姜家的命运,你姜沉鱼,凭什么不听?”

    这句话就像一记巴掌,狠狠地掴在姜沉鱼脸上,她整个人重重一震,静了下来。

    于是,腐烂的往事在这一瞬掀起疮疤,猩黑色的脓汁四下流淌,窗外雷雨交加,分明是八月酷热的夏季,却在这一夜,冷到极寒。

    十八年前的六月廿四,右相姜仲家,在姜夫人被折磨了整整三天后,一名女婴终于呱呱坠地,然而,姜仲还来不及领略喜获娇女的喜悦,就发现,这个女婴天生失明。

    在将产房的门关闭了又一个时辰之后,姜仲才将门打开,对外宣称,女儿出世,取名画月。

    “丞相夫人对这个孩子期盼已久,若知道自己怀胎十月并疼了整整三天才生下的孩子,竟然是个瞎子时,该多么伤心啊。她当时难产体虚,已经气息荏弱,若再受此刺激,恐怕会接受不了打击,一命呜呼。所以,出于对妻子的珍爱,丞相大人就收买当日在场的稳婆下人们,调换了个健康的女婴。失明的那个,送到了偏僻的村落里,交给一对聋哑夫妇喂养。健康的那个,留在了府中,成了锦衣玉食的大小姐。”杜鹃的语音很平静,甚至没有高低起伏,但眉宇间,尽是嘲讽,“丞相大人多爱他的妻子啊,为了妻子的安危连亲生女儿都不要,真让人感动呢。多伟大的爱情,啧啧啧……你不感动吗?沉鱼?你的呼吸为什么这么急促?你在哭吗?其实你有什么好哭的?我听说你不但健康,还很漂亮,不但漂亮,还很聪明,不但聪明,最最重要的是——你很孝顺。他们想要的,就是你这样的女儿呢。你符合一切姜家所要的女儿的条件,所以,你没有被调换,你不必哭泣。”

    一道霹雳划过,照着杜鹃苍白的脸,淡漠而扭曲。她就那么一边自嘲地笑着,一边继续用死水般不起波澜的声音缓缓道:“小时候,阿爹和阿妈告诉我,山里头有一个花仙,有缘人若能碰见她,对她许愿,就会实现。所以,我明明什么都看不见,但还是天天往山里头跑,我特别希望能够遇见那个花仙,求她帮我治好眼睛,帮阿爹治好耳朵,帮阿妈治好嗓子,让我们一家都变得健健康康的,和平常人一样。我找啊找,没有找到花仙,但却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有些花需要用特别的方法养殖,有些花看似安全但其实会变成剧毒,我一点点地学,一点点地摸索,最后,在十三岁时,我所种的最大的一盆兰花开了。阿爹阿妈商量着要把它送给他们的一个大恩人,我很舍不得,但他们还是送掉了。大过年的,走了几十里山路地送走,然后又走几十里山路地回来,他们很高兴,觉得自己报答了那个大恩人,但是第二天,我从睡梦中醒来时,就闻到了一地的血腥味……你在抽气?你也猜到怎么回事了吧?没错,那盆花惹了大祸,因为我在石头上画了一双眼睛,再将它埋入土中,向花神许愿。但某个做贼心虚的人却将其视作了威胁,二话不说就派暗卫们过来,把我的阿爹和阿妈……”说到这里,杜鹃停了一下,声音一下子变得很缥缈,“杀了……”

    那一夜,父亲书房的灯通宵达旦。

    那一夜,暗卫们进进出出。

    那一夜的姜沉鱼,预感了某个事件在发生。只是她万万没想过,五年后她会得知真相,并且,亲眼看着那一夜的受害者在自己面前,陈述当年。

    “他们是很老实的人,每天鸡鸣起床,耕地织布,等待秋收,用一点点谷子、瓜果去市集里换一点点肉。妻子有次发烧,为了看病所以问猎户借了点钱,但根本还不起。这个时候大恩人送了他们一个女儿,还给了他们一锭十两的银子。他们还上了钱,买够了药,医好了妻子的病。他们觉得人生是从那个时候起开始变得幸福的,他们好感激那个大恩人,所以悉心抚育眼睛看不见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把饭桌上唯一的一块肉夹到女儿碗里,用仅剩的一点新棉花给女儿做衣服,他们不识字,但会教导女儿做人要善良,要宽容,要懂得感恩,就这样,一天天地把她抚养长大。他们听说大恩人的女主子喜欢兰花,就把女儿种出来的兰花眼巴巴地送过去……”杜鹃的眼睛一眨不眨,两个大大的瞳仁,毫无光彩,却又冷漠如斯,“最讽刺的是,他们甚至不知道真正的大恩人是谁,一心以为只是相府的某个下人。”

    姜沉鱼的眼泪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有时候,柔软也是一种钢刀,兵不血刃。

    尤其是,用最无所谓的表情最平静的声音,去描述最残忍的事实时。

    连她听到都如此锥心刺骨,真不敢想像当年十三岁的杜鹃是怎样面对那场鲜血淋漓的悲剧的。

    “再然后,那个了不起的丞相大人出现了,对这个小女儿说她本是他的女儿,说他是出于怎样无奈的理由不得不抛弃了她,说他这么多年一直很后悔,说他虽然不能给她女儿的名分,但愿意负责她今后的生活……他说得委婉动听,情深似海。小女儿听了一直哭一直哭,最后哭累了睡着了,等她醒过来,发现丞相大人在她床边守了她整整一天一夜。小女儿被他伟大的父爱打动了,就抱住他,喊了一声——父亲。”

    杜鹃说到这里,哈哈大笑起来。

    “兜兜转转十三年,骨肉终得相认,多么感人啊。可怜我那一句父亲,可怜养我育我的双亲,倒在泥地上尸骨未寒,他们的在天之灵就要眼睁睁地看着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投入凶手的怀抱,再续天伦!”

    姜沉鱼继续哭,眼泪像是直接从眼睛里倒出来的一样,哭得毫无节制。明明猜得出来:父亲之所以要将长女调包,真正的用意未必是怕母亲多么伤心,而是如果长女是瞎子的话,就没法嫁给帝王入宫为妃,所以换个漂亮的女婴,顺顺利利地送她进宫。也明明听得出来:杜鹃之所以喊他一句父亲,并不是因为父女相逢多么感动,而是强忍恨意图谋复仇。这一场悲剧里,两个人都在做戏,尔虞我诈,直将“亲情”二字,书写得满目疮痍。

    叫她如何反应?又能怎样反应?

    杜鹃的笑声渐渐停止,再度恢复成死水无澜的语调:“丞相认回了女儿,开始悉心教导她。女儿出乎意料的聪明,学什么都很快。三个月后,丞相就给她许了人家。丞相说,那人仪容俊美,威武不凡;丞相说,那人武艺超凡,将来必有作为;丞相还说,那人老实温柔,会好好对她……他说了很多很多,最后女儿说:‘父亲,我嫁。你要我嫁,我就嫁。’就这样,她嫁了,两个月后,那人科考中了武状元,一时意兴风发,果然前途无量。”

    可怜姜沉鱼听到这里,连叹息都发不出来——本以为父亲下令杀死聋哑夫妻,留下女儿一命,还算顾念亲情,但现在想来,却是因为当年看中了还是一介布衣的卫玉衡,想要拉拢,因此眼巴巴地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而卫玉衡之所以能考上武状元,恐怕和父亲在暗中的帮助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丞相一心以为自己多了条臂膀,却没想到女婿生得太美,被左相家的女儿也看上了。丞相怎肯让已经到嘴的鸭子还被人抢走半只?因此,硬是示意女婿抗住压力没有应允。就这样,得罪了左相,女婿被贬,他又不能公然出面保,就对女婿和女儿说,先去边城待几年,待时机成熟,必能风风光光地回去。”杜鹃抚摸着自己的长发,忽然感慨了一下,“这一待,就是四年春秋。”

    四年。

    要怎样的决心才能令一个明明身体无比荏弱不能在阴湿之地久住的人硬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回城住了整整四年?

    又要怎样的野心才能令她忍住所有的委屈怨恨不言不说韬光养晦?

    明明是同样的血缘,甚至同样聪慧的头脑,但仅仅因为她失明,模样不够美,就失去了幸福的资格……

    扪心自问,若换作了自己,会怎么样?

    姜沉鱼不敢说自己就不会怨恨,更不敢说自己就不会报仇。因此,面对眼前看似淡然但每一句每一字都咄咄逼人的杜鹃,她,只能哭泣。

    悲其之悲。痛己之痛。

    ——家丑如斯。

    进了宫的姜画月,进了宫的自己,和没有进宫的杜鹃。其实,都一样。

    “我真想看看你……”杜鹃轻轻地说,“有关于你的事情我听了五年,知道得越多,就越好奇。而今终于被我等到了这个见你的机会,却也是……害你的机会。”

    姜沉鱼突然萌升一线希望,抬头猛然道:“放过公子,好不好?”

    杜鹃的睫毛颤了一颤。

    “姐姐,姐姐,求求你!放了公子吧,我求求你……”

    杜鹃没有阻止,只是低叹道:“为什么聪明如你,却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呢?”

    “我不是问,我是求!姐姐……”姜沉鱼咬唇,哽咽道,“我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而且,最主要的是,我知道你其实可以办到的。姐姐,姐姐……”

    杜鹃淡淡道:“如果你以为我是为了和丞相作对,所以要杀害姬婴,然后栽赃给父亲大人暗中扶植的颐非,破坏他的计划,那就错了。”

    姜沉鱼一僵。

    “你还不明白吗?”杜鹃轻轻握住她的手,动作里带了很多怜惜,“要杀姬婴的,是皇上啊……”

    姜沉鱼的眼睛顿时睁至最大。

    “而父亲,不过是那只推波助澜的幕后之手罢了……”

    最后一个了字悠悠收尾,房间里,一片寂静。只有窗外的雨,哗哗哗哗,遥远的东院火光,映红了天。

    宫灯如昼。

    “皇上驾——”

    一个“到”字没出口,喊话的太监就已被明黄色的靴子踢倒在地,少年天子快步而入,身后,一列侍卫战战兢兢地跟着,到门口就停下了。

    只有大太监罗横挪着肥胖的身体紧跟其后,进了御书房的侧厅,还没把门关上,就听主子冷笑一声,阴森森道:“你们有出息了,长胆子了,啊?做得好啊!”

    百言堂内,烛火摇曳,桌旁八人,各有各的表情。

    昭尹将手中的密报往桌上用力一掷,小册划出长长的弧度,四下飞散。

    天子之威,顿时震慑全场。一时间,房间里静得只有呼吸声此起彼伏。

    半晌后,坐在座尾的紫衣人缓缓起身,默默地将纸页一张张地捡起,叠好,恭恭敬敬地放回到桌上。

    昭尹一拂袖子,密报再次落地。

    紫衣人没吭声,再次弯腰把书册捡起,放回原位。

    昭尹二度挥袖,密报撞到紫衣人的额头,紫衣人就保持着半弯腰的姿势,任由纸张从他脸上划落,一张张地掉到地上。

    “捡啊。”昭尹唇角咧开一丝笑,但眼神却越发冰冷,“给朕接着捡!”

    房间<q></q>里的气氛瞬间冷如冰窖,其余七人无不低垂着脑袋,紧张万分。

    紫衣人跪倒,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匍匐在地,模样极尽温顺。然而昭尹看了,却更加来气,冷笑道:“怎么不说话?成哑巴了?朕养你们这么多年,你们就是这样回报朕的?啊?竟敢不顾朕的旨意擅自行动了?你们在逼朕吗?你们竟然敢逼朕?”说到气恼处,狠狠一脚踢在紫衣人腰上,紫衣人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呻吟,额头冷汗瞬间流了下来。

    一旁的罗横忍不住出声劝道:“皇上,现在动怒已经无济于事,还是赶快想想该怎么补救吧……”

    昭尹阴阴道:“补救?没错,是该好好补救。我不管你们八人用什么办法,立刻停止暗杀计划,如果姬婴少一根寒毛,你们八人,就通通给他陪葬!”

    这下不止紫衣人,其他七人对视一番,也齐齐掀袍跪下了。

    昭尹剑眉一样,厉声道:“怎么着?这是要给朕示威吗?”

    跪在最前面的绿衫少年抬起头,表情凝重,缓缓道:“皇上息怒,请听臣等解释。”

    “好啊,你解释,朕倒要听听,是怎样了不得的理由,竟让你们做出这等胆大包天、大逆不道的事情来。”昭尹一撩衣袍,重新坐下了。

    众人见事态有所缓和,这才松一口气,全都眼巴巴地看着绿衫少年,绿衫少年吸了口气,从袖子里取出一本册子,递交给罗横,罗横伸手接了,转呈给昭尹。昭尹本是漫不经心地翻开,却在看见里面的内容后霍然变色。

    绿衫少年这才慢慢地解释道:“这是嘉平二十七年与今年的国库收支对比。先帝在位期间,平定江里、晏山,改土归流,使吾国人口突破了七千万,当时国库存银两亿一千万两。再看现今,人口并无增减,战事并无衍生,但国库如今,仅剩八百万。钱,哪里去了?”

    短短几句话,犹如晴天一道霹雳,在密室内久久回响。

    昭尹仿若真的被雷劈到,裂出了许多自相矛盾的表情。

    绿衫少年又从袖子里取出另一本册子,平举过头。

    昭尹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朕不看。有什么就说出来吧。”

    绿衫少年将小册打开,念道:“图璧一年,九卿罢免七卿,新臣皆薛、姬二族所出;图璧二年,都尉将军更替,晋级者三十七人,全是淇奥侯门生;图璧三年,姬氏奉旨修建河防,所费者巨;图璧四年,伐薛之役,姬族更是一手包办……国库的钱两,就在这样那样的支出里‘不经意’地空了。”

    紫衣人以头磕地,泪流满面道:“皇上!薛氏弄权叛变,但抄其家产,所获不过三百万两;而姬氏看似低调,其实才是真正的索贿贪赃、乱政祸国!其掌权不过四年,便已如此,若年经久,如何了得?此毒虫不除,图璧血骨将被啃无完肤!”

    昭尹眯起了细长的凤眼,冷冷道:“你们是说姬婴贪污吗?”

    紫衣人道:“姬婴不贪,不代表姬家不贪;姬家巨贪,已成大患。可只要姬婴在,姬家就绝无动摇的可能,所以,要除姬家,就必须先除姬婴啊!”

    蓝袍人忽然插话道:“姬婴自己也未必很清白吧?看他吃穿用度,可都是一等一的呢。据说他做一件袍子,就得耗费七十二位织女用整整三个月的时间在袖角和领口等处绣花,看似不显山露水,其实乾坤无尽。而他吃一道菜,就算是最普通的素炒什锦,也要用到名贵药材数十种……”

    “够了。”昭尹沉脸。

    蓝袍人立刻乖乖地闭上嘴巴。

    绿衫少年道:“说那些没什么用。当务之急是——怎么充实国库?夏季逼近,若此刻山洪暴发,八百万两何以支撑?今年普遍干旱,待到秋收,若收成不好,国库如何赈济?当一个家族的存在已经严重危害到经济民生,那么为什么不能铲除之?国家重要,还是心爱的臣子重要?皇上,面对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请您,三思!”说罢,俯首于地,极其沉重地磕了三个头。

    其余七人一同拜倒,高声道:“皇上请三思!”

    面对跪了一地的谋士,昭尹的目光寂寥了。他坐在群臣之间,却像是沉浸在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不笑,不言,不动。

百度搜索 祸国 天涯 祸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祸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十四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四阙并收藏祸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