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祸国 天涯 祸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八月初一。

    夜月如钩,光影幽幽。

    月光透过纱窗,映进船舱,照着几案上的书卷,或摊或叠,而在凌乱的书案中央,姜沉鱼正以臂做枕,昏昏入睡。

    一本医书被她的手肘碰到,从案头滑了下去,落到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她顿时惊醒过来,揉揉眼睛,轻唤了声:“怀瑾?”

    房内静悄悄的,无人回应。

    再看桌上的沙漏,刚过丑时,半夜三更这种时候,怀瑾不可能外出,难道睡得太香,所以没有听见?

    姜沉鱼直起身,走向屏风后的内室,见怀瑾坐在床旁的地板上,倚在床头一动不动。她不禁笑了笑:“怎么坐地上睡了?怀瑾,醒醒,去床上休息吧……”手指刚触及对方的肩膀,怀瑾就整个人扑地倒下。

    姜沉鱼大吃一惊,还没来得及低呼出声,臂上一紧,紧接着,颈上一凉,双手已被反拧到身后,再不能动弹半分。

    与此同时,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紧贴着她的耳朵悠悠响起:“虞氏,好久不见了啊……”

    姜沉鱼的心沉了下去——颐非。

    远远的从书案处传来的灯光照到她身后,勾勒出挟持者的面容,眉长入鬓,眼带桃花,笑起来时只有一边的唇角上扬,显得邪魅又刻薄,不是别人,正是在程国内乱时遁水逃走的三皇子颐非。

    没想到他竟然在璧国的船上!

    更没想到他竟然跟着自己的船只进了璧国的疆土!

    他想干什么?

    “怎么?很惊讶?”颐非吃吃地笑,“颐殊在程国境内布下天罗地网抓我,却不知我早已跟着你们的官船出了边境。你不想知道我是怎么上船来的么?”

    姜沉鱼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回答道:“我只是惊讶既然你已经在船上潜伏了这么久,又为什么要在最后一夜功亏一篑出现在我面前?”

    颐非“哈”了一声,俯下头,贴得很近,声音低低软软,宛如情人的呓语:“当然啊……是因为……我想你了呀。虞氏,你可知道,这些天来,每日在暗中看着你和你那位了不起的侯爷大人出双入对、眉目传情的样子,我可嫉妒死啦……”

    姜沉鱼面色微白。

    颐非啧啧叹道:“连我这个局外人都如此嫉妒了,你说,万一此事传入你那位更了不起的夫君耳中,他,会不会比我更嫉妒呢?”

    姜沉鱼被刺激到,下意识地挣扎,颐非立刻加重力度,将她扣住,沉声道:“别动!我可不想弄疼你!”

    姜沉鱼只觉视线开始模糊,连忙眨眼将泪意强压下去。

    “对嘛,这就对了,<bdi></bdi>乖乖的,不要反抗。不然,不止是你,还有你的婢女,还有躺在隔壁间那个半死不活的暗卫,恐怕都有生命之忧。”颐非说着,伸出手抚摸她的脸,目光闪动道,“我就说区区一名药女怎会有你这样的气度风华?只是我猜了无数种可能,就是没想到,原来,你竟是璧国的皇妃。昭尹那小子真不懂得怜香惜玉,竟然派自己的女人出来出生入死,看来他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你啊。既然不在乎你,当初又为什么非要从姬婴那里抢了你呢?”

    姜沉鱼咬住下唇,看来颐非在船上潜伏的这些天,已经把她的一切都探查清楚了。而此时此刻,被挟持,被侮慢,被颐非用那么轻佻的语音说出她最不愿意回想的过往,说不刺痛是假的,说不愤怒是假的。但, 5982." >如果露出半分痛苦的模样,恐怕就正遂了这个小人的心愿吧。

    姜沉鱼打定主意,绝对不让颐非如愿,因此睁大眼睛平视前方,素白的脸上没有表情。

    见她这个样子,颐非轻轻一笑,亲昵道:“真倔强呢……不过,这么倔强的你,还真是让人喜欢啊……”说着,朝她面颊上吻了过去,嘴唇轻移,一点一点地、缓慢而色情地贴近。

    眼看他的嘴唇就要移到她唇上,姜沉鱼终于开口道:“你既然有求于我,就不得轻薄我。”

    颐非的动作停了一下,挑眉:“什么?”

    姜沉鱼继续注视着前方,很平静地一个字一个字道:“否则,今日我所受的羞辱,明日必定十倍百倍地要回来。别忘了,这里是璧国。而璧国,是我姜家的地盘。”

    颐非眯起眼睛,盯着她看了半天,最后,松开了手。

    姜沉鱼连忙转身,后退几步,靠到舱壁上,戒备地望着他。两人久久对望,颐非忽然彬彬有礼地伸手做了个邀请的姿势:“请坐。淑妃娘娘。”

    姜沉鱼又盯了他好几眼后,才伸手把旁边的一把椅子拉过来,原地坐下。手在袖中,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在不停颤抖。一时间有点儿沮丧又有点儿气恼,无论自己如何聪明,但因为身为女子,面对那样的猥亵时,就完全处于了下风。

    颐非睨着她,悠悠道:“看娘娘的样子,恨不得杀了我似的。”

    “不,我不想杀你。”姜沉鱼故意阴森森地道,“我只想找十七八个人来,把你刚才对我做的事情全在你身上重做一次。”

    “哦?那可是我的享受……”

    颐非的话还没说完,姜沉鱼已补充道:“每个人都是两百斤以上的大胖子,十年没洗澡,刚从泥地里滚过,还嚼着大蒜和生鱼……”

    颐非的眉毛扬起一个古怪的弧度,望着她,目光闪动似笑非笑。

    “对了,还要全是男人。”姜沉鱼说完这句话后,自己先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颐非却没有笑,定定地望着她,轻轻道:“若你能如我所愿,便让你如此解气了,又何妨。”

    姜沉鱼怔了一下。昏黄的光影里,颐非站在厚重的帷幕旁,身穿灰布衣衫,做璧国的普通随从打扮,不复从前风流张扬的模样。而在摒弃了轻佻狂放的外相之后,不过也只是个单薄的十九岁的年轻人。

    光从他身后照过来,勾勒出瘦瘦一道。

    姜沉鱼垂下眼睛,低叹道:“你上错了船,也求错了人。”

    “此话怎讲?”

    “你不应该上璧船。你若去燕,可借千军;你若去宜,可赊万银;但你却来了一无所有的璧。此其一。我父虽是右相,但手无实权;我虽是帝妃,但不受宠爱。你不去求别人,却来求无权无势的我。此其二。你两样俱错,又怎能如愿?”

    颐非凝视着她,许久,才淡淡一笑,也拉过一把椅子懒懒坐下,悠悠道:“娘娘真的知道我所求者是什么吗?”

    “除了皇位难道还有别的?”

    “皇位?”颐非像听见了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

    姜沉鱼不禁微微皱眉——这样子笑,不会被外面的人听见么?看来不止是他,他那三个了不起的侍卫也一同来了,此刻就在门外把风,故而颐非才敢如此有恃无恐。

    颐非边笑边道:“娘娘啊娘娘,枉你冰雪聪明,却看错了小王呢。小王要的,可不是皇位,不但不是皇位,我反而要以皇位为礼,求见一个人。”

    姜沉鱼脑海里突然蹦出了一个答案,而颐非,很快就把那个答案说了出来:“我要请娘娘牵线,让我见昭尹一面。”

    流沙如水,沙漏的折光映得彼此的眉眼,明明灭灭。而卧室之内,一片静谧,连呼吸声都几乎微不可闻。

    明明是一瞬间就已明了的禁忌,但在确认时又无法肯定。牵一发而动全身,姜沉鱼在心中暗暗地问自己:这个忙是要帮,还是不要,是能帮,还是不能?

    颐非为什么会找昭尹,原因太简单了——他只能找昭尹。

    自从赫奕和彰华双双为颐殊捧冠后,四国联盟就已宣告建立。如此一来,要说服赫奕和彰华改变阵营,明显十分困难。只有国主没有亲自到场的璧国,可以算是这一结盟阵营中最薄弱的环节。想要破坏盟营,就得从此处下手。

    而且,比起赫奕和彰华来说,昭尹明显更容易说服。因为——

    “娘娘在想——为什么?为什么我不找富得流油的宜王,不找雄才伟略的燕王,却独独要找根基尚浅的璧王?”颐非支起一只手轻抚自己的左眉,笑容里,满是嘲弄,“自然是因为——相比其他两个皇帝,璧王要更贪婪。”

    贪婪。

    没错,就是这个词。

    想起那位少年君王总是笑眯眯但笑意从不抵达眼睛的脸,姜沉鱼下意识地打了个寒战。

    “早在去年,璧王就已和我大哥暗中通信,说好助他称帝,并以八色稀铁等物相赠。没想到我那个不成材的哥哥,转头就把计划告诉了颐殊,并把那铁也送给了颐殊。”

    姜沉鱼想到了被潘方弄折的枪头。

    “我大哥一直以为颐殊是真心帮他,所以什么都仰仗着她,结果反被颐殊利用,伙同你那位了不起的淇奥侯谋了他的势力夺了他的位。如果我没猜错,淇奥侯此举,璧王事先是不知的。”

    姜沉鱼的心慢慢地往下沉:其实她隐隐也猜到过这种可能性,但见姬婴始终一副胸有成竹若无其事的样子,也就放下了担忧,然而此刻被颐非特地提出来,顿觉重重压力,扑面而至。

    颐非眨了眨眼睛:“所以,娘娘觉得,还有什么人会比一个愤怒的帝王更容易挑拨?又有什么人会比一个贪婪的帝王更加容易说服?”

    姜沉鱼素白着脸,沉声道:“但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

    颐非没有立刻回答,只是收了笑,带着几分郁静地凝视着她。

    姜沉鱼继续道:“正如你之前所说的那样,淇奥侯是我的心上人,我为什么要帮你去让皇上因程王突然换人一事而迁怒我的心上人?”

    颐非的瞳孔开始收缩,久久,方道:“这样的话,你还真的敢说啊……”

    “我有什么不敢的?”姜沉鱼盯着他,冷笑,“你以为我为什么好好的皇妃不当,偏要当一个随时可以被牺牲的谋士?你以为我为什么要以弱女之躯赶赴这场政治漩涡,九死一生?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要现在在这里被你这样轻薄刁钻无礼地对待?”

    颐非眯起眼睛,声音压得极低极慢,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从齿缝间吐出来:“为了姬婴?”

    姜沉鱼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是!所以,我不会帮你牵线,我不会做有损于姬婴的任何事情。听清楚了,我、不、会。”

    颐非的目光掠向一旁地上的怀瑾。

    姜沉鱼立刻补充道:“就算你用我的贴身侍女和暗卫的性命来威胁我也没有用。他们若因我而死了,我大不了把命赔给他们,但不会做的事情,我还是永远不会做的。”

    颐非的表情变得很古怪,因太复杂而难以解读,盯着她,很长一段时间不说话。

    光影里,坐在椅上的少女眉目如画,睫毛浓密,眼神清亮,唇角紧抿,柔弱却坚毅,宛如夜明珠般闪闪发亮。

    颐非的眼瞳由浅转浓,最后轻轻一叹:“你叫姜沉鱼,沉鱼落雁的沉鱼?”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你是庚子月丙丑日辰时三刻出生的。今年不过十五岁。”

    姜沉鱼觉得他问得奇怪,不由得暗自戒备:“你究竟想说什么?”

    颐非以手抚眉,微低下头,肩头耸动地笑了,边笑边摇头叹道:“人生如棋,果然半点不假。去年春时,我曾与你父约见滨州,琴酒献策让我娶了他的女儿,彼时心高,不肯将就,若早知遇见的会是你……”

    姜沉鱼的脸腾地烧了起来,一方面固然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和颐非之间竟然还有这么一层渊源,另一方面却是被父亲和颐非曾有暗中接触这一事实所震撼。再细想自出使以来父亲的态度,明明身为璧国的臣子,却没有跟着皇上一起帮麟素,也没有跟着姬婴帮颐殊,怎么看都有点太置身事外了。如今看来,莫非父亲意属的皇子是颐非?而颐非之前不仅暗中取得了宜国的支持,也和父亲谈妥了某些条件?

    一个接一个的疑问自心头冒出来,越想越觉得可怕,她抓紧自己的手,感到一种由衷的惶恐——命运,如此强大的、复杂的、令人畏惧的命运啊……

    她垂下眼睫,再开口时,声音里就带了几许疲惫:“所以,你之所以能那么顺利地潜伏在我们船上,是因为有我父亲暗中帮忙?”

    “呵呵。”颐非只是笑,但那笑,无疑已经证明了一切。

    “所以,你查出了我的真实身份,深夜过来找我,让我带你去见昭尹,因为断定了我无法拒绝。”

    “呵呵。”

    “我如果拒绝,我父与你私通之事就会曝光,皇上知道了必定震怒,到时候我们姜家就成了第二个薛家。”

    “呵呵。”

    姜沉鱼揪住自己的袖子,柔软的丝绸在她指下扭曲变形:“我父行事一向缜密,但却留了这么大的一个把柄给你……看来,这不仅仅只是你的意思,也是他的意思吧?”

    颐非这一次,没有再笑。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眼神轻软,带点怜惜。

    姜沉鱼的目光没有焦距地落到地上,光滑的柚木地板被阴影重重笼罩,就像她的人生,明明渴望曙光到了极点,但却被各种各样的东西牵扯着、缠绕住,不得解脱。

    她的父亲,看似懦弱,庸碌无为。

    但一个真正无能的人,怎么可能成为堂堂璧国的右相,一当七年?期间经历过先帝暴毙、太子战死、昭尹夺帝、薛家灭门等一系列风浪,看似毫无作为,却始终四平八稳。

    一个无能的人,又怎会秘密训练那么多暗卫,将势力渗透到了每个国家的每个地方?

    她的父亲,其实远比她所看见的、知道的、想像的更加厉害。

    厉害到,此刻要用一个外人来逼她做出抉择。

    一想到这一点,心,就疼得难以遏制。

    父亲此举无疑是要跟姬家作对,所以,他在逼她,逼她抛弃公子,全心全意地维护家族。

    “这一天……”姜沉鱼开口,声音幽幽,“果然,来了呢……”

    我怕公子娶了我,是祸不是福。

    那是多久前的担忧,随着时光沉淀成了诅咒,变成刻骨鲜明的劫难,来到了眼前?

    因为我是姜家的女儿。

    她姓姜,名叫,姜沉鱼。

    一旦两家起冲突时,我怕,我会牺牲公子选娘家。

    一语成谶。

    命运。

    这般强大的、复杂的、令人畏惧的命运。

    旭阳从海面上破云而出,晨曦在一瞬间,缤纷绚烂。

    姜沉鱼立在船头,凝望着那火焰一般的晨曦,瞳仁中,跳跃着和晨曦一样的光。

    “小姐,回屋吧?”身边的怀瑾如此道。

    姜沉鱼开口,声音恍同梦呓:“曾经不明白,夫子为什么说我命理少玉,会成大伤。我以为八字之说,只与五行有关。玉这种非金非石的东西,少不少又有什么关系呢?没想到……没想到啊……”

    “小姐……”

    “怀瑾,我明明已经有了你和握瑜,为什么还是与玉无缘呢?”

    “小姐……”

    “明明不是很信命的。但是,恐怕,我真的是被诅咒了也说不定。”

    “小姐……”怀瑾的模样,已快要哭出来。

    姜沉鱼转过身,正视着她,忽然笑了一笑,然后轻轻握住她的手道:“不管怎样,我有了这三十六天。我要……感谢这三十六天。这三十六天里,我很快乐。真的,真的很快乐。”

    “小姐……”

    姜沉鱼转过身,注视着绚烂的大海,一字一字道:“怀瑾,你看,阳光真美。”

    阳光真美。

    然而,这一次,带来的不是希望的曙光。而是要焚烧一切的湮灭。

    一记霹雳划破长空,浓黑的云层顿时裂开了一抹猩红,紧跟着,大雨泼天而降。

    姜沉鱼掀起窗帘,仰首远眺,身后怀瑾道:“海上的天真怪,早上还艳阳高照的,这会儿就下暴雨了。”

    远远的江边乌压压站了一群人,统一的青衣红伞,显得格外瞩目。姜沉鱼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取过案几上的卷轴,怀瑾连忙上前帮她将卷轴展开,里面乃是一幅璧国的地图。

    怀瑾打量着地图道:“我们马上就到回城了。回城的现任城主可是卫玉衡呢。”

    “卫玉衡?”

    怀瑾掩唇笑道:“小姐不记得啦?他是五年前名震帝都的武状元啊。‘岂肯屈富贵,发妻不相离’说的就是他。”

    姜沉鱼“啊”了一声,顿时想了起来——

    五年前,卫玉衡以十八岁风华正茂之姿,一举夺得嘉平廿六年的武状元。同文状元一起朝拜天子时,百官齐惊艳:他身穿紫衣,银甲高冠,凤目龙姿,硬是将周遭的一干文弱书生全都比得黯然失色。

    那一年御花园中玉蕊琼花尽数开放,盛景如雪,却不及他在花丛中的拂袖一笑。

    左相家的独女宣琉对他一见倾心。左相便恳求先帝招之为婿。孰料锦阳殿前,卫玉衡公然拒婚,原因只有四个字——有妻杜鹃。

    宣琉对他痴迷,愿以千金之贵二女同侍一夫,但第二日,当卫玉衡携其发妻杜鹃晋见朝圣时,所有人望着那个女子,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因为——

    她是一个瞎子。

    荇枢叹曰:“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罢。罢。罢。”

    这三个“罢”字,断送了左相千金的一腔痴念,成就了贫贱夫妻情比金坚的一段佳话。但是也为卫玉衡此后的官场失意,埋下祸根。荃、尹之争中,左相寻了个借口将他下放,从此,卫玉衡再也没能返回帝都。

    不得不承认,但凡风云人物,想要名扬天下,都少不得地利二字。因此,离开帝都的卫玉衡纵然英才尚在、义胆犹存,却再没能做出什么大作为来。久而久之,大家也就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人……姜沉鱼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感慨,而在她的感慨中,船只驰到江边,缓缓靠岸。

    岸上边声连角起,回城的迎宾之乐,竟与其他地方不同,充满了肃穆苍凉之意。

    一人站在列队阵前,见船只着陆,便上前一步,抱拳行礼道:“回城卫玉衡恭迎诸位大使。”

    雨幕阴霾,红伞轻旋,伞下的男子头一抬,眉一扬,便像是有一道光落到了他脸上,弹指刹那,隽永持恒。

    大雨哗啦啦地下着,四下里,鸦雀无声。

    紫衣银甲,天生绝代。

    五年岁月,几度春秋,官运低迷,前程黯淡,却没能损及他的风仪分毫。

    他就那样撑着一把红伞,沐浴在大雨之中,表情淡然,宛若天外仙客。

    片刻后,一声轻笑悠然而起,广袖白衣的姬婴步出阵列,回了一礼:“有劳玉公。”

    这四个字,仿若一把神奇之锁,刹那间,静谧解了,失态化了,众人的神也回来了。

    姬婴向卫玉衡引介了江晚衣和潘方之后,众人便陆续开始下船,跟随迎宾的队伍前往驿所。

    大雨滂沱,城中道路坑坑洼洼,极不好走,车轮不时陷入泥中,几经周折,等到驿所时,众人脚上全都沾满了泥浆。

    怀瑾忍不住低叹道:“看来玉公这几年过得果然落魄啊……”

    姜沉鱼挑了挑眉:“此话怎讲?”

    “你看城中建筑,大多都是十余年的老建筑,陈旧不堪。道路又如此泥泞难走,可见在城建方面,不是不做,而是无钱可做。”

    “你焉知那钱不是被他贪污了的?据我所知,国库每年可都有给各城拨银助建。”

    怀瑾摇头道:“不会!玉公绝不会!一个宁可得罪左相也不抛弃盲妻的正直之人,是不会做贪污那种龌龊之事的!”

    姜沉鱼见她难得一见的严肃,便笑了笑,不再继续往下说,随着人群走进驿所。说是驿所,其实不过是一排瓦房,比较老旧,幸好打扫得很是干净,庭院中还栽种了许多植物,郁郁葱葱,沐雨而开,为住所增色不少。

    姜沉鱼经过其中一排植物前时,轻轻“咦”了一声。

    江晚衣回头:“怎么了?”

    “菊花莲瓣。”

    此言一出,不止江晚衣,前方的姬婴和薛采等人也纷纷转过头来。

    所谓的菊花莲瓣,其实属于兰花的一种,因花瓣形似菊花而得名,乃兰中瑰宝。而此刻庭院中的这株,颜色更是纯正,花瓣起蝶,联开多达二十瓣以上,更是极为罕见、稀中之稀!

    江晚衣忍不住蹲下身轻抚了一下花叶,眼中满是惊叹:“此花从来都是冬末春初开花,现在已是夏季,竟然还可以得见……”

    “不止如此,”姜沉鱼伸手一指,“看,那边还有睡火莲。”

    不远处的池塘里,几朵紫莲嫣然盛开,花蕊是明艳的鹅黄色,越到边缘,颜色越深,最后过渡成紫。一眼望去,只觉颜色斑斓,好不美艳。

    菊花莲瓣、睡火莲,平日能得见其一已是造化,此刻竟在同个地方看见,而且还生长在这么不起眼的瓦房前。恐怕那些从围墙外走过的行人们,做梦也没想到,一墙之隔,便已是终身之憾。

    姜沉鱼忍不住问道:“此处园丁是谁?”

    卫玉衡回身,淡淡道:“此间花草,全是内子亲手栽种。”

    四周起了一片惊叹声——众所周知,他的妻子是个盲女,而一个瞎子竟能种出无数巧匠愁破了头都种不好的稀世之花,怎不令人震撼?

    “那么夫人现在何处?可否许我拜见?”姜沉鱼解释道,“是这样的,家母寿辰即至,又极爱兰花,若能求得栽植之法……”

    卫玉衡的眉心微蹙了一下,低声道:“病卧榻中,不便见客。”

    “这样啊……”姜沉鱼难掩失望之色,只得后退几步,隐没在人群中。

    姬婴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转身继续前行,于是一干人等跟着他缓步进屋。

    屋内的宴席已经摆好,众人依次入座,依照惯例,姜沉鱼还是坐在江晚衣旁,江晚衣见她低头敛目,有些闷闷不乐,便凑过身小声道:“我等会儿寻个机会替卫夫人看病,带你同行。”

    姜沉鱼闻言抬头一笑。

    那边,卫玉衡斟满了酒,敬向姬婴道:“侯爷远途归来,玉衡谨代表边境山城,敬侯爷一杯。”

    “玉公请。”姬婴回礼,将酒饮下,眉心几不可察地动了一动,但转瞬消逝,面色如常地笑道,“一别经年,翰瑜院中,玉公当年亲手种下的那棵海棠树,也已长得有两丈余高了。”

    卫玉衡原本正经有余轻松不足的脸,因这句话而起了些<tt>?t>许笑容,感慨道:“当初买来的是株病苗,所有人都说长不大。”

    “我还记得言翁为了那棵树与你打赌……”

    “哈哈!言睿号称当世第一智者,博闻强记,见识不凡,他认定的事物,本不会出错。可惜,他万万没有想到……”

    “他万万没有想到,不但有一个嗜花如命的武状元,而且,这位武状元还有一位精于花艺的妻子。在你们两人的精心照料之下,那棵海棠树愣是活了过来。”

    “是啊……”卫玉衡说着,将目光微微放远,他本就生得俊美不凡,此刻舒开了眉毛,放柔了眼神,扬起了笑意,便显得更加风度翩翩,“翁老打赌输了,在我家中足足待了半年,将他生平所著全都刻在了竹简之上。离京时,别的都可以丢下,唯独那些书,怎么也不舍得丢,只好雇辆牛车慢慢驮,为此还延误了十日才到回城……内子至今还留着那些书简,日日摸读。”

    姬婴挑眉道:“若是我,延误上十个月也是要带上的,翁老亲自刻的书简,当今天下恐怕也只有这么一部了……而他自两年前封笔远游后,就与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系,也不再有新作问世,真是令无数人翘首以盼、扼腕叹息。”

    “封笔?”卫玉衡吃了一惊。

    “嗯。”

    “为何?”

    姬婴沉默了一下,才垂睫答道:“据说与其弟子叶染有关,但个中真由,无可得知。”

    听到叶染的名字,姜沉鱼微微错愕了一下。叶染是曦禾夫人的父亲,虽是言睿的徒弟,却是最不成器的一个,终日酩酊大醉,昏昏度日。言睿对这个徒弟,想必也是嫌弃之极的,没想到末了,竟是因为他而封笔的?真是意外的消息……

    卫玉衡却并不怎么惊奇,只是呢喃了句:“叶染……他还好么?”

    “叶公……”姬婴的声音转为低沉,“已于去年仙逝了。”

    卫玉衡的眼神一下子迷离了起来,默默地出了好一会儿神才道:“也好。”

    姜沉鱼心里好奇之极,只盼他二人再多谈一些,谁料卫玉衡却没再往下细说,只是招了招手吩咐下人们上菜。

    菜肴端上来,很简单的两素两荤,众使臣一路上见惯了酒池肉林的宴请接待,此刻见一共才四道主菜,不禁都有些愕然——回城真的寒酸至此了么?

    卫玉衡却丝毫没有羞愧之色,很镇定地说道:“这些都是内子精心挑选的,侯爷尝尝看,可还合口?”

    “好。”姬婴提筷。众人见他开动,便也纷纷动筷,结果不吃不知道,一吃吓一跳。看似普普通通的菜肴,入口竟是齿颊生香,美味无比。

    卫玉衡介绍道:“这道水煮烟笋,乃是用本城最出名的早春山的璧笋所做。工艺不难,就是需要每年开春便上山摘笋,压干后用烟火熏制窖藏,留到夏季取出,重新烹饪才能保持原味不损、生脆鲜香。”

    姬婴赞道:“好吃。”

    “第二道鱼香茄龙,就比较麻烦了,首先将茄子洗净去皮,打上兰花刀后在中间串一竹签,然后浸入特别调制的鲜水中,一刻后取出沥干,裹上脆皮粉糊,下入油锅,炸到定型后捞出,待油八成熟时,再下一次小炸,待得外脆内嫩,抽去竹签。最后还要调制鱼香酱汁,掺入腰果末浇上。这才算真正完成。”

    姬婴笑道:“看来玉公不止嗜花,对食之一道也研究颇深啊。”

    “另外两道清蒸鱼、鸳鸯锦菜羹,我就不多细说了,免得有搬弄之嫌。”卫玉衡这番解释完毕,众人顿时刮目相看,原本觉得寒碜简陋的菜肴,立刻变得稀罕起来。大鱼大肉天天都有,但这等极品佳肴,就跟屋外的奇花一样,不可多得。一时间,赞叹声此起彼落,吃得津津有味。

    姜沉鱼心中却是无比明白:这位玉公,分明是剑走偏锋,出奇制胜。他这么做无非两种理由,要不就是刻意投姬婴所好,巴结上司;要不,就是真的山穷水尽,手无闲财,只能在味道上狠下工夫。再加上众人在船上颠簸困顿了一个月,一直吃不到新鲜的蔬菜水果,此刻甫一下船,就能尝到如此味淡鲜美的食物,自然觉得更加好吃了。

    照她看来,第二种的可能性要更高于第一种。

    一念至此,不禁有些唏嘘——若当年他不拒婚,现在,恐怕成就会更甚于潘方吧?但再看一眼屋外的花卉,和案上的菜肴,又觉得,娶妻如此,夫复何求。

    那位杜鹃夫人,实在是太有过人之处了……

    接风宴在一片其乐融融的祥和氛围中结束,卫府的下人们正要引众人去客房休息时,江晚衣轻拈了下姜沉鱼的袖摆,对卫玉衡道:“在下浅悉医术,如不嫌弃,可否为尊夫人看看?”

    卫玉衡怔了一下,才道:“侯爷的医术冠绝天下,玉衡亦有耳闻,只不过……内子虽顽疾已久,但并无大碍,不敢劳烦侯爷金体……”

    姜沉鱼心中讶异:要知道江晚衣今非昔比,身份尊贵,虽然他自己并不想摆架子,但想要被他亲自诊治,须得是王侯将相之流。区区一边塞小城的城主夫人,若非机缘巧合,是怎么也不可能请得到这样的神医的,没想到素来爱妻的卫玉衡,竟然想也没想就把这天上掉下来的好事给回绝了。

    而江晚衣,显然比她更吃惊,不解道:“不麻烦,于我只是顺手之劳而已……”

    “还是谢过侯爷美意了,真的不用了……”

    正在推谢之际,一约摸五十出头的灰衣老妪快步行来,边走边道:“那边的可是东璧侯江大人?”

    卫玉衡看见老妪,面色微变:“梅姨,你怎么来了?”

    叫做梅姨的老妪匆匆走到江晚衣面前,福了一福道:“我家夫人,有请江大人。”

    江..晚衣扬起眉毛:“你家夫人?”

    卫玉衡苦笑道:“正是内子。”

    “江大人,这边请——”梅姨躬身做了个请的姿势。

    江晚衣看向卫玉衡,卫玉衡露出无奈之色,后退了一小步,于是江晚衣便给姜沉鱼使了个眼色,背起药箱起身。

    姜沉鱼跟在他身后,走出大厅,心中疑惑:卫玉衡几次推脱,显见是不想让江晚衣为夫人看病,没想到杜鹃自己反而遣了仆人来请。

    有趣。

    看来,今夜留宿回城,还会遇到很多有趣的事情呢……

百度搜索 祸国 天涯 祸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祸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十四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四阙并收藏祸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