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祸国 天涯 祸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姬婴沉默着,薛采看看姜沉鱼又看看他,上前一步刚想开口,姬婴朝他摇了摇头,于是他又退了回去。

    姬婴这才抬起眼睛,回视着姜沉鱼,声音轻柔:“沉鱼。”

    这是他第二次直接叫出她的名字。而不再如以前一样,一直只是“小姐”。

    姜沉鱼忍不住悲伤地想,公子好狡猾,明明知道她对这样的称呼没有抵抗力,所以,偏偏要用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好让她发不出脾气,不能暴怒,不能怨恨。真狡猾,公子,好狡猾……

    可是,为什么明明知道是如此狡猾的公子,但只要听到他用那么温柔的声音说出这两个字来,所有的负面情绪就如同冰融了,烟消了,再也坚持不下去?

    爱得如此卑微,真让自尊心难以承受。

    可是——即使这般难受,都不舍得放弃。

    姜沉鱼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气,再幽幽吐出去,然后望着姬婴,低声说:“我在听。”

    姬婴起身,慢慢地走到她面前,两人的距离近在了呼吸间。他就保持着那样近的距离,微低下头,回望着她,说了两个字:“五年。”

    姜沉鱼呆了一下。

    “给我五年时间,给颐殊五年时间,也给自己五年时间。如果你真的愤怒,并且怨恨的话,那么,就用五年的时间来筹谋你的反击吧。”

    姜沉鱼睁大了眼睛,这下子,是彻彻底底地被震到了。

    姬婴伸出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上一暖的同时,一颗心好像也跟着暖和了起来,姜沉鱼忍不住问道:“公子的意思是?”

    “颐殊此人,虽然缘悭命蹇,遭遇了常人所无法想像的不幸,从某方面来说,她确实可怜,但另一方面,她城府极深,阴险纵欲,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从不顾忌任何律法道德。她之于我,并无亏欠,所以站在璧国的利益上,扶植她称帝,是我最好的选择;但她之于你,确有深仇大恨,你要复仇,无可厚非。”

    姜沉鱼依然睁着眼睛,一眨不眨。

    姬婴见她这个样子,只得把话说得更明白了些:“这么说吧,我之所以选择让她成为下一任程王,除却昨夜所说的三大原因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理由——她是女人。”

    姜沉鱼轻侧了下头。

    “女人称帝,所要背负的责任更重,相对的,难度也就更大,若能太太平平无事发生,那是万幸,但是,一旦出了点差错,就足以千夫所指万夫唾弃。程国虽是隔海孤岛,土地贫瘠物质匮乏,可他们拥有第一流的技术,而那些在战乱时足以决定胜败,在太平时亦可造就无穷利润的瑰宝,才是圣上真正想要得到的东西。所以,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五年,再过五年,待得璧国一切准备就绪,圣上必定会向其开刀,而对于到时候的我们来说,还有什么借口会比——女子执政,更好?”姬婴说到这里,笑了笑,笑容很复杂,很难说清他究竟是带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在看待和处理这件事情,唯一明确的是,那绝非高兴,“并且,这个女人可以被指责和唾弃的地方,又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姜沉鱼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漂浮在水上的浮萍,因为无法沉下去,也无法脱离上岸,所以变得很浮躁。其实她并非不知道其中的道理,经过这么多天的磨炼,她不会还单纯地认为政治可以纯粹,任何“锄强扶弱”的光辉旗帜下面,藏污纳垢的行径都罄竹难书。可是,隐隐猜到,和真正听到,却是截然不同的。

    虽然在得知派杀手刺杀自己的人,害师走那么惨的人就是颐殊时,她很愤怒,但现在听到姬婴帮助颐殊的真实原因时,却也高兴不起来。她不知道自己是在为了什么而郁闷,也许是颐殊,也许是姬婴,更也许,是自己。

    为什么人生不可以活得单纯一些?

    为什么要这样算计来算计去,对谁都没有真心?

    就像姬婴此刻,握着她的手,无比诚恳地向她解释这一切时,也许最大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喜欢她,怜惜她,而是——他们是站在同一阵线的。

    那么,是不是一旦有一天,当她和他不再在同一阵线时,公子,就会用他全部的智慧,那些让她崇拜却又同时感到害怕的智慧,来对付她呢?

    姜沉鱼不知道,真到了那一天,自己会不会有勇气去面对。

    “沉鱼。”姬婴第三次,唤了她 7684." >的名字,“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姑娘,所以,你完全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的,不是吗?”

    “我是个傻瓜……”姜沉鱼低低道。

    姬婴微微一笑,将她的手握得紧了些:“你只是还太善良。很多事,你其实知道怎么做,但是,你不忍心。”

    姜沉鱼抬起眼睛:“所以,这样的我,是不是在这个圈子里注定了无法生存?”

    姬婴沉吟片刻,摇了摇头:“不会。”

    姜沉鱼凄然一笑:“公子直到此刻还要安慰我吗?”

    “我说的是事实。”姬婴凝视着她,很认真很认真地说道,“沉鱼,你心软,容易被一些事情感动,又很乐于助人,这些都是你的优点。而这些优点,虽然很柔软,但绝不软弱。”

    姜沉鱼静静地听着。

    “你的聪明并不在于比别人看待事物更深,理解事物更透,而在于你非常善于把握尺度。你具备这方面与生俱来的惊人直觉,能不争时就绝不争,但一旦争了,可上九重天。所以,我相信,只要你下定决心了要对付谁,一定能找到最面面俱到的方法,不牵连无辜,不伤及根本,不放弃原则;而你一旦决心要帮谁,也同样强大与可靠。沉鱼,这是你的优点。”姬婴说到这里,凝眸一笑,“这优点是独一无二的,是令我,也为之艳羡的——因为,我要学很多年才能掌握的尺度,你却天生就能拥有。”

    姜沉鱼的声音开始发颤:“公子……”

    “所以,我现在唯一能告诫你的,只有两个字——等待。”

    白雾在他身后依稀萦绕,姬婴的眼睛那般明亮,像琉璃下的灯光,泓然一点,便可照亮人间。

    于是姜沉鱼的心,就融化得彻彻底底,再无顾虑,再无保留,她流下泪来:“我发过誓……”

    姬婴握着她的手,没有松开。

    “我发过誓的……在那些杀手用那么残忍的手段折磨师走时,我对自己发过誓——我要记住那血肉横飞支离破碎的画面,我要记住师走那惨烈屈辱悲痛绝望的声音,我要记得那一切的一切,然后,如果我侥幸不死,我要报仇!我一定要报仇!”姜沉鱼吸了口气,斩钉截铁道,“我不能原谅颐殊,哪怕她曾经有多可怜,现在对天下来说又有多重要!我更不能原谅,她仅仅是出于那么可笑又荒唐的理由就要杀我!所以,我绝对不原谅!”

    姬婴温柔地看着她,顺着她的话说道:“那么,就开始好></a>好地想一想,如何才能最有效最快捷且最不牵连无辜地报仇吧。”

    姜沉鱼抬起湿漉漉的睫毛,哽咽道:“我是不是很任性?”

    “你有权任性——在你的性命受到那样的威胁之后。”姬婴眼底,仿佛有什么东西划开了,让他变得更温柔的同时,也莫名地忧伤了起来,“其实,我有点羡慕。”

    “为什么?”

    “因为,等你到了我这地步时,就会发现——”姬婴松开了她的手,转身,仰头望向远处的天空,淡淡道,“任性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奢侈了,奢侈得根本拥有不起,也不被允许。”

    晨间的风吹拂着他的白袍,他的黑发一直往后飘啊飘,落到姜沉鱼眼中,化成了寂寥,仿佛他随时都会融化进雾色当中,不复存在。

    她忽然觉得有种强烈的欲望从脚底升起来——这样的公子,好想抓住,紧紧地抓住,确实他真实存在,不会消失,确实他属于自己,彻彻底底。就像沙漠中的人渴望水一样,拼命地,紧迫地,浮躁地,难以控制地想得到!

    于是,姜沉鱼突然上前,握住了他的胳膊。

    姬婴微微惊讶地回头,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集,刹那间,他仿佛就知道了她想说些什么:“等……”

    但是,那渴望是那么的猛烈,以至于尽管姬婴想要拦阻,她还是不计后果地说了:“我仰慕公子!”

    姬婴的表情顿时变得非常非常古怪,因为融合了太多情绪,反而难以解读。

    一旁的薛采,难得一见地露出了尴尬之色,默默地转身,似乎想离开,但蹑手蹑脚地走了没几步,却又停住,回头继续观望。

    姜沉鱼根本无视旁人的存在,鼓起勇气把所有的话全都说了出去:“我,仰慕着公子。像畏惧黑暗的孩子,仰慕第一道晨光;像学武的剑客,仰慕一把绝世名剑;像守候三季的农夫,仰慕果实累累的秋收;像初长成的少女,仰慕人生中的第一盒胭脂;像经历风霜的花匠,仰慕一朵花开;像寂寞的主人,仰慕有故人归来……我啊,用这世上所有美好的、温暖的、憧憬的心情,在仰慕公子。”

    姬婴静静地听完,久久地凝望,最后开口缓缓道:“谢谢。”

    姜沉鱼垂下眼睛,感到自己的勇气和激情随着那番表白的倾诉完毕而逐渐冷却与消退,人一旦冷静下来,后悔就会开始冒头。尤其是,姬婴的那句谢谢,无疑是一道圣旨,温柔却又彻底地宣告了这场告白的失败。

    刚才为什么就那么冲动地、不计较任何后果地把这番话说出口了呢?

    明明知道不会有任何结果、任何可能的。

    一句“谢谢”已经是她所能得到的最好的回应。

    可是,还是说了。

    那么,既然说了,就不许后悔。

    要抱着明天我就会死掉,所以今天就不允许留下任何遗憾,不允许顾虑任何忌讳这样的觉悟,然后,绝对不后悔。

    姜沉鱼强忍下难过,逼自己抬起头来,注视着姬婴,扬唇一笑:“所以,因为公子拥有了这么美好的、温暖的仰慕,就请,不要觉得孤独。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人。最美好,最美好,最,美好。”她一连说了三遍最美好,一声比一声轻,但一声比一声坚定。

    姬婴一向平静的鲜少变化的脸,顿时像被什么东西敲碎了,露出悲伤、感动、自责等情绪来,正在动容,身体突然一震,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弯下腰去。

    姜沉鱼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到,连忙伸手去扶:“公子?你怎么了?”

    姬婴用力地抓着自己的衣襟,脸色惨白如纸,额头汗如雨出,呼吸急促,似乎喘不过气来,瞳孔也开始涣散。

    姜沉鱼惊恐道:“公子!公子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难道!难道那羹汤有毒?”她第一个反应就是颐殊给公子下毒了!正要转身去找颐殊,薛采走过来,一把将她推开,伸手从姬婴怀里摸出个小瓶子,拔掉瓶塞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往他嘴里倒。

    姬婴吞下药后,微微舒缓,但依旧面如死灰,痛苦得说不出话,只能疲软地看了薛采一眼。薛采会意点头道:“我这就去找侯爷!”说罢,匆匆跑掉。

    过不多会儿,江晚衣飞快出现,身后还跟着两名侍卫。姜沉鱼尚未来得及问他任何问题,他就已先命令侍卫将姬婴抬入房中,然后屏退了所有人,将门由内关紧。

    姜沉鱼抓住薛采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公子怎么了?”

    薛采的回答无比简练:“生病。”

    姜沉鱼的心为之一沉:“什么病?什么时候开始的?他这样病了很久吗?”

    薛采沉默片刻,摇头道:“我不知道。”

    “你成天跟在他身边,怎么可能不知道?”

    也许是她的语气过于着急,薛采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将她的手摔开,冷冷道:“我又不是大夫,怎么会知道?而且,他这个病,自我跟着他之前,就已经有了。不过是一直藏着瞒着,不让任何人知道罢了……”

    他接下去还说了些什么,姜沉鱼完全没有听到,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已经什么都听不进,看不见,只有一件事情,漂浮在脑海里,无比鲜明——

    公子……

    一直一直在生病。

    而她,一直一直不知道。

    姜沉鱼不知道自己在屋外站了多久,浓雾迟迟不散,期待中的阳光没有出现,今日,竟是一个大阴天。

    风有点凉,之前没想到会出来那么久,因此临时披上的衣衫很单薄,她揪紧了外套,感觉双腿麻木,手脚冰冷。

    一旁的薛采看了她一眼后,进另一间屋取了件披风出来,丢到她身上。

    当姜沉鱼为此愕然时,他别过脸,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这是公子的披风,便宜你了。”

    披风里,果然带着熟悉的佛手柑香,姜沉鱼捧着它,想起它的主人正在一墙之隔的房间里不知遭受着怎样的折磨,就一阵心酸。

    很茫然,很焦虑,很担忧,很悲伤……仿佛这世间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重重叠叠地压在了她身上,痛苦得几乎麻木。

    而就在那时,房门“吱呀”一声开了,江晚衣走出来,对那两名侍卫吩咐了几句,刚待转身回去,姜沉鱼再也按捺不住,上前追问道:“公子怎么了?他怎么了?他到底是怎么了?”

    江晚衣犹豫了一会儿,谨慎道:“他好点了,你别太担心……”

    “他究竟得的是什么病?为什么会突然间变成那个样子?他这样病多久了?严重吗?那小瓶子里的是药吗?为什么吃了药还不见好呢?”她越说越焦急,最后几乎词不择意,“真的和颐殊无关吗?是不是有人给他下毒了?是有人要威胁他吗?是皇上……”

    江晚衣立刻打断她:“淑妃娘娘!”

    姜沉鱼一惊,这个称呼仿若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心上的同时,亦把种种情绪一敲而散。

    她瑟缩了一下,露出被刺痛的表情。

    江晚衣眼中歉然之色一闪而过,转身正想进屋,袖子却被扯住。他无奈回头,看见的是姜沉鱼怯生生的目光,难以描述的轻软,却像无数根丝线,足以将任何人都束缚住。

    姜沉鱼就那么楚楚可怜地看着他,扯着他的袖子,手指不停地抖啊抖的,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请……告诉我吧……”停一停,唤道,“师兄……求你……”

    江晚衣面色微变,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语。

    因为,姜沉鱼的眼泪已流了下来。

    豆大的眼泪,在纯净得好像用墨线勾画出来的睫线处凝结,然后迅速滑落,映得她的眉目更加深黑,皮肤又更显苍白。两相对称下,焕发出一种惊人的柔弱之美。

    “师兄,请告诉我,我真的、真的很担心,求你了,求求你,师兄……”她哭得泣不成声。

    江晚衣的脸由白变青,又从青转白,最后长叹一声,低叹道:“公子,得的是心疾。”

    “心疾?”姜沉鱼睁大眼睛。

    江晚衣“嗯”了一声:“先天遗传。他的母亲也是因为这个病而心衰去世的。”

    姜沉鱼想到了两年前父亲的寿宴上她所听闻的有关于姬婴的事情,他母亲就是那阵子去世的,难道,现在又轮到了公子?

    “那么……公子他?”

    江晚衣垂下眼睛,神色黯然,姜沉鱼连忙握住他的手,急唤道:“师兄!”

    江晚衣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做了回答:“公子顽疾已久,又加之铢累寸积,过度操劳,气滞血瘀,炙火炎心,已无可根治,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温阳补气、左以扶正……”

    “我听不懂……”姜沉鱼喃喃,“师兄,你说的这些词,我都听不懂……”

    江晚衣眼中露出悲伤之色,缓缓道:“也就是说,若他能不理会任何外事静心调养,也许还能有五年寿命。”

    “那么,如果不能呢?”

    “不过一年之期。”

    姜沉鱼顿觉一股巨大的力量朝她袭来,然后,硬生生地将她整个人从头撕裂到脚。

    她双眼一翻,向后栽倒,一旁的薛采下意识地伸手去救,结果就是连他也被一起摔倒在地。

    江晚衣连忙上前探她鼻息,然后舒了口气,对薛采道:“她只是受惊过度,昏阙了。”

    薛采在姜沉鱼身下龇牙道:“快把她给我挪开!看着这么瘦,竟然这么沉,压死我了!”

    江晚衣命令侍卫将她送回房间,再折返回姬婴的房间时,就见姬婴靠躺在榻上,虽然面色犹灰,但眼睛却恢复了清澈。

    “你为什么不睡一会儿?”

    姬婴望着他,轻轻一叹:“你不应该告诉她的。”

    江晚衣苦笑:“我知道。”停了一会儿,又道,“但是,当她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叫我师兄时,我就没有办法拒绝她,拒绝她的任何要求……对不起……”

    姬婴垂眼看向自己的胸口,换了话题:“我真的还有五年可活?”

    江晚衣无奈地摊手:“那得要你静心修养……”

    “那么就当做有五年吧。”姬婴微微一笑,“一千八百二十五天,可以做很多事了。”

    江晚衣为之气结:“公子!”

    姬婴伸出一只手,阻止了他继续往下说:“我知道。晚衣,你要说的,我都知道,我自己的身体如何,我最清楚。我太清楚了,是的,这一切,我都太清楚了……”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几不可闻。

    江晚衣走过去,将一只瓶子递到他手中:“这是我所能配制出的最好的一种护心丸,可解你病发时一时之痛。但是,这些药都只能治标不治本……听我一言,公子,留得青山在……”

    姬婴凝视着那只晶莹剔透的瓶子,眸光明明灭灭:“可是,十丈软红,我这一生,时光太短,而牵挂……却太长……”

    是多少年前,在一场春雨中遇见了那眼神清亮的少女,湿漉漉的头发,水珠滴滴下滑,抬眸展颜一笑,人比花娇艳;

    是多少年前,在母亲床头殷殷守护,看她气息微弱生命 6d41." >流逝,悲不能言,而她临终前,告诉他的那番话,仿若尖刀割断筋骨,仿若血肉重新揉筑,一瞬间,天崩地裂,万劫不复;

    是多少年前,跪在灵位前,沙漏流淌,夜月消隐,终于做出任性的决定,什么都不再顾虑,什么都可以放弃,也要去找某人,从此远离天涯,再不归来;

    是多少年前,推门的一瞬,被熊熊火光映伤了眼,火光中,年迈的父亲走出人群,对着他,扑地跪拜;

    是多少年前,一盏孤灯照着暗室,照着那人眉目癫狂,冲他嘶喊——欠我的,欠我的,你一生一世都亏欠我的!

    是多少年前,一场大雪覆尽万物,沧海桑田,从此再无所谓天堂人间;

    又是多少年前,在雪中看见一株梨花,隐隐约约,隔若浮生,却最终,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近前?

    十丈软红。

    他这一生,得到太多,失去太多,亏欠的,也太多太多。

    “晚衣,帮帮我。”姬婴如此道,“给我五年吧。我不贪心,五年,就够了……”

    江晚衣的眼睛,一下子就沉痛了起来。

    图璧四年六月廿九,程王铭弓于寿宴日,传旨禅帝位于公主颐殊,燕王彰华联宜王赫奕同登帝台,为伊加冕,风光一时无双。越日,璧使起航归返。

    四国自此进入新篇章。

    “虞姑娘,东西都收拾好了,可以启程了。”李庆走至姜沉鱼门前禀报。

    姜沉鱼点了下头,环顾房间,该收拾的也都收好了,只剩下燕王送的那把琴还未装箱,她想了想,抱琴走出去。

    回到驿站住,已有十日,这十日里,表面上看一切如初,随同李庆一起负责使臣们的衣食住行,但她心里清楚,自己是以怎样的一种绝望心态在不动声色。

    再过一个时辰,就要出发回璧国了。原本是很高兴的一件事情,也因为发生在姬婴身上的噩耗而变得不再具备任何意义。

    有时候她忍不住会想,大千世界,时光荏苒,但如果没有了那个人,于她而言又会有什么意义呢?难道这么久以来,她所做的每个决定,她所一直为之努力的坚持,不都是为了能靠姬婴近一点、再近一点么?

    当那个目标一旦消失,她又该何去何从呢?

    尽管意志如此消沉,但当事件摆到她眼前时,又无法弃之不顾,所以,还是每天都去跟李庆商讨回航事宜,听底下的厨娘们抱怨唠叨,接触父亲的线人们,答应他们一些诸如补充资金、人手之类的要求。

    然后,争取更多的时间与公子相守。

    公子其实是个很忙的人——在这段时间里,她发现并证实了这个事实。

    他永远有看不完的折子,做不完的决议,他的客人们一批又一批,对他提着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要求,而他,却无时无刻不显得那么从容。语速从来不会加快,笑容也从来不会消失,但是,那一个个的麻烦、意外、请求,就在他的一颔首、一扬眉中,瓦解冰消。

    当姬婴处理那些事情时,都会默许沉鱼留在一旁。她知道公子是在刻意教她一些处事之道,于是就学得很用心。而同样留在公子身边的,还有薛采。

    薛采很少说话,可只要说话,每次都能把人气得够呛。有时候,她觉得他还是以前那个锋芒毕露的骄傲小神童,但当他不说话时,低垂着的眉眼却又显得那么静默,带着难以溶解的悲凉。每每那时她就会忘记他对自己说过的任何无礼的话,然后越来越喜爱他。<cite></cite>

    那样的孩子,也难怪燕王会对他青睐有加。当姜沉鱼走到燕王的住所外时,忍不住还在想这个问题。

    就在这时,一人从燕王的房间里走了出来,两人面对面地撞上,彼此一怔。

    ——颐殊!

    姜沉鱼没有想到,竟然会在燕王这里碰见她,尤其是,此刻她已经成为了程国的女王。可看她的着装打扮,还是极为随意,身后也没有跟随从。是独自前来的吗?

    颐殊默默地打量着她,姜沉鱼抿唇,后退一步,抱着琴行了个半礼:“阿虞拜见程王陛下。”

    颐殊扬唇一笑:“虞姑娘多礼了。你是要找燕王陛下吗?他就在里面……不过,在那之前,可否借旁一步说话?”

    此言正中姜沉鱼的下怀,她倒想听听,此人对她究竟还有何话可说。当即跟着颐殊拐了个弯,走到后院的一株柳树下。

    风拂柳丝,荡过湖面,撩拨起,涟漪无数。

    颐殊凝望着那些涟漪,仿佛痴了一般,就那么静静地看了半天,以至于姜沉鱼不得不出声提醒:“陛下?”

    颐殊目光一悸,回过神来,再看向她时,就带了浅浅笑意,然后,从袖中取出一个匣子,递到她面前。

    姜沉鱼伸手接过,掀开盖子,一股奇香扑鼻而至,里面盛着满满一盒子的药膏,色泽黝黑,光亮异常。

    “这是鸦玉。”颐殊解释道,“可接骨续筋疗伤,乃吾国的秘宝之一。”

    姜沉鱼点头道:“一个以杀戮闻名的国度,其疗伤的手段也自然高明。”她说得不怎么客气,丝毫没有感谢的意思,因此颐殊眼底闪过一丝不悦之色,但很快隐去,笑道:“之前不知道娘娘的身份,多有得罪。”

    她喊出“娘娘”二字时,姜沉鱼就知道自己的身份泄露了,虽然不知道是谁泄露的,又是怎么泄露出去的,但是那些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颐殊分明是在用这两个字暗示她、警告她,企图粉饰太平。

    姜沉鱼心中冷笑——世间,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颐殊嫣然道:“幸好也没有酿成大错,所以,娘娘收了我的礼物,就不要再生我的气好不好?”

    “没有酿成大错?”姜沉鱼很慢地重复了一遍,“一只手一只眼睛和两条腿,对陛下来说,完全不算什么吗?”

    颐殊笑容不变,但目光却幽深了起来,></a>缓缓道:“当然不算。也许说起来会有些残酷,但是,娘娘肯定没有杀过人吧?”

    姜沉鱼想起了那个死在自己匕首下的刺客。

    “娘娘如果杀过人,且杀过很多很多个人,就会知道,想要对付谁,想要谁死,谁不让我高兴了就让他比我更难过——这些,都变成了非常简单与容易的一件事情。”

    姜沉鱼忍不住问道:“我让陛下不高兴了?”

    颐殊抿着嘴唇,自嘲地笑笑:“其实我很惭愧,不过如果再来一次,也许我还会那么做。我说了,当你经历过一些很黑暗的事情后,道德啊伦理啊什么的,对你来说就会完全不再有任何作用。婢女为我梳头,梳掉了一根黑发,我就可以为此毫不怜悯地掌她嘴巴;宫人与我对弈,吃了我的一颗棋,我就可以砍他的脑袋……所以,一个破了相的女人,却成了我被某个男人在床上拒绝的理由,那么,想要她死,也就变得不是那么不可理解吧?”

    “为什么你能如此坦然地说出这些事情?”姜沉鱼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其实,颐殊可以不承认,更不必主动提起,但她却约了她,说了这些肺腑之言,为什么?

    颐殊挽挽头发,风情万种地一笑:“做都已经做了,有什么不可以坦然的呢?更何况,现在横在我们之间的隔阂已经消失了,不是吗?你不是东璧侯的师妹,你是璧王的妃子……那么,他用你当理由来拒绝我,显然只是借口而已。嫉妒的理由没有了,我就开始发现,我挺欣赏你的。坦白说,你以王妃之尊竟然会亲自前来程国,的确是大胆之极,却也潇洒之极。我甚至觉得,我们可以成为好朋友,你觉得呢?”

    姜沉鱼静静地看着她。

    颐殊朝她友好地伸出手。

    姜沉鱼看着她的手,然后,把鸦玉的盒子盖上,将它递还给她。

    颐殊露出始料未及的错愕表情。

    姜沉鱼微微一笑,很平静地说道:“不。我们不会成为好朋友的,永远不会。谢谢陛下的药膏,不过,我想我的影士已经完全用不上了。”说完,转身离开。

    颐殊愣愣地拿着那盒药膏,丢也不是,留也不是,当即怒道:“姜沉鱼!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我真的是因为你的身份才怕了你的,所以来跟你道歉,要求和好?锦衣玉食一帆风顺地长大的你又有什么立场可以鄙视我嘲笑我看不起我?如果你的父亲也是个衣冠禽兽,如果你的母亲懦弱无能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更保护不了你,如果你的哥哥们都各自心怀鬼胎对你好只是为了当皇帝,如果你经历了我所经历的一切事情,我就不相信你还可以这么清高这么在乎一个底下人的生死这么的满口仁义道德这么……”

    姜沉鱼突然转头,盯着她,沉声道:“我拒绝你,不为鄙视不为嘲笑更不为看不起。”

    颐殊呆了一下。

    姜沉鱼道:“我只是纯粹地不喜欢你罢了。”说完,继续前行,这次,再也没有停步回头。

    公子说,她需要等待。

    公子说,她可以任性。

    她实力不够,报不了仇,好,她等。

    但是,等待,并不代表就是淡化,并不意味就是妥协,一盒鸦玉换不到师走今后的全部人生。她不接受这样的和解。也不接受这样的人成为朋友。

    母亲曾说,不要轻易地去讨厌别人,因为,让对方受伤的同时,自己也会变得狭隘。

    母亲说,做人要宽容。

    但是,为什么不可以讨厌?为什么就一定要原谅?她不是出家人也不是菩萨,她只是一个普通人。

    所以,她选择讨厌颐殊,绝不原谅!

    姜沉鱼抱着琴回到燕王门前,如意正好推门出来,看见她,惊喜道:“虞姑娘?你来求见我家圣上么?我这就去通传——”

    姜沉鱼阻止道:“不必了。我站在外面说话就好。”

    如意歪了歪脑袋,目光落到雷我琴上:“虞姑娘你为什么抱着琴来?啊!难道是特地来弹琴跟我们告别的?”

    姜沉鱼微微一笑:“是。”

    “太好了!我去给你搬凳子!”如意说着匆匆跑进去,不一会儿,联同吉祥一起,搬了桌凳出来。姜沉鱼将琴摆好,坐下,想了想,弹了一首 href='/article/6503.htm'>《高山流水》。

    指摇、弦提、声流。

    山之庄严,水之清凉,风之轻柔,情之萌动,都在她指下一一拨来。

    高山之巍巍,流水之洋洋,云雾之缭绕,韵律之悠悠。境由琴生,相自乐起,一曲毕,令人不知今夕何夕。

    如意微张着嘴巴,久久不能动弹,等他回过神来,意识到琴声怎么没有了时,就发现面前的桌凳已空,哪还有姜沉鱼的身影?只有那把雷我琴,依旧摆在案上。

    “啊?虞姑娘呢?虞姑娘!虞姑娘!”他正待追上前,彰华已在屋内道:“别喊了,她已经走了。”

    “可是,她忘了把琴也带走啊!”

    “她没有忘。”

    “啊?”

    彰华长叹一声,低低道:“她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还我这把琴而已……”

    如意睁大了眼睛,想不明白。

    而这时姜沉鱼已回到了璧国的驿所。

    才刚一进院,就听到<bdo></bdo>一句话:“真狡猾。”

    转头,见薛采蹲在一株曼珠沙华前面,旁边再无第二个人。她不禁扬眉:“你在跟我说话?”

    “除了你,还会有谁?”薛采扯唇冷笑,又说了一遍,“真狡猾。”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薛采丢下花,站了起来,直视着她:“你为什么要把琴送还给燕王?”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身为璧国的王妃,我私下接受燕王的琴,传扬出去,会遭人非议。”

    “恐怕不止如此吧?”薛采朝她走近了一步,目光深邃。

    “那你以为我是何用意?”

    “以退为进。今日你还他一把琴,明日你若再问他求取其他东西,他就无法拒绝。”薛采眨了眨眼睛,“这一步绝妙好棋,我不相信你想不到。”

    姜沉鱼转了下眼珠,也笑了:“随你怎么说都好。”

    “所以我才说你狡猾嘛!”

    “彼此彼此。”两人说着,并肩前行。

    姜沉鱼想了想,问道:“那日你到底送给燕王的是什么礼物?为什么他看了礼物那么震撼?”

    薛采挑起眉毛:“你想知道?”

    “嗯。”眼看他又要眨眼睛,姜沉鱼忙道,“你可别再叫我猜!你若不告诉我,我就直接去问公子。我想,公子一定肯告诉我的。”

    薛采眼中的亮光湮灭了,“哼”了一声,低声道:“红颜祸水。”

    姜沉鱼假装没听见。

    于是薛采只好回答了:“我送给他的,是一种蝴蝶,名叫‘舞水蝶’。”

    “蝴蝶?”不得不说,这个答案太出乎意料。

    “燕王喜欢蝴蝶,各种各样的蝴蝶。而舞水蝶可以说是当今世上最稀少也最美丽的一种蝴蝶,顾名思义,它生长在水旁,喜欢潮湿,因此,只在程国境内有,而一旦离了生长地,就会死亡。燕王花费了多年工夫,但每次好不容易抓到了,送到他手里时,也都死了。所以他这次就亲自来程国抓。”

    “简直匪夷所思。”

    “其实我觉得没什么奇怪的,身为一个帝王,压力太重,责任过大,如果不找点什么乐子寄托一下和发泄发泄,很容易就崩溃。所以,对燕王而言,他迷恋上了美丽的蝴蝶;对燕国的臣子而言,他们英明的君王有个无伤大雅的小嗜好。皆大欢喜。”

    “等等,你说那种蝴蝶一旦离开产地就会死,可是你却送了活生生的给他?”姜沉鱼抓住问题的关键所在。

    薛采点头:“没错。”

    “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连同那水一起送就可以了。”薛采说到这里,不屑地扯了扯唇角,“所以说之前燕王派出的那些人都是笨蛋啊,只知道抓了蝴蝶塞到竹筒里就回去献宝了。一而再、再而三地死掉,找遍了原因,以为是吃的东西不对,气候不能适应等等。笨死了……”

    姜沉鱼顿时默然。

    本以为薛采遭遇巨变会性情大变的,结果,变是变了,只不过是变得更加刻薄了。

    两人正说着话,李庆从花厅的窗户里看见他们,立刻迎出来,压低声音道:“阿虞姑娘,宜王陛下在里面等你半天了。”

    姜沉鱼微微一惊,连忙撇下薛采走进花厅,只见赫奕果然坐在厅上一边喝茶,一边与奉茶的侍女说笑,见她到了,放下茶杯,起身一笑。

    姜沉鱼示意那名侍女退下。

    赫奕的目光在那侍女的背上留恋了半天,才收回来,感慨道:“小情的茶泡得真好,可惜啊,恐怕也是我最后一次喝她泡的茶了。”

    姜沉鱼笑道:“陛下如果喜欢,以后可以多来璧国走走。我一定安排她再为陛下奉茶。”

    “好啊,如此可就一言为定了。”

    两人对望而笑,笑着笑着,赫奕却笑不出来了。他收了笑,深深地凝视着她,缓缓道:“我为之前的唐突,向淑妃娘娘道歉。”

    姜沉鱼的睫毛不由得颤了一下:“陛下终于知道了啊……”

    “是啊。知道了……”赫奕的声音是一种难以描述的轻软,但听入耳中,就变得很沉很沉,“知道得好迟。对不对?”

    至此,还能说些什么?姜沉鱼只好道:“对不……”

    赫奕伸出手指,轻轻地摇了摇:“你不需要说对不起,你根本不欠我什么,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强施于人。该道歉的人……是我。”

    姜沉鱼凝眸而笑,柔声道:“陛下也不需要道歉。因为……陛下,给了贱妾身为一个女子所能收到的最大的赞美,我很感激,真的。”

    赫奕的眼眸由浅转深。

    姜沉鱼继续道:“其实,我这次出宫,是不得已的。我经常会想,肯定是因为我不好,所以,才无法像其他嫁了人的女子一样幸福。而当我做着这一切在别人看来可以说是惊世骇俗的事情时,就会难掩悲伤。但是,幸好我遇到了陛下。陛下给予我的,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最美好的东西。一个人,可以被另一个人喜爱,这对他来说,是多么大的一种肯定啊。所以我,要谢谢陛下。”

    “小虞……”

    “陛下,我叫沉鱼。姜沉鱼。”

    赫奕却依旧固执:“小虞。”

    姜沉鱼沉吟了一下,没有坚持:“好,小虞。”

    “我们之间曾有过一个约定。”

    “是的,我们有约定。”

    “现在,该是实现那个约定的时候了。”赫奕说着,从袖子里取出一物,打开来,是三枚烟花,手指那么长,做工非常精良。

    “这是今年底下进贡来的极品蓝焰,一共六枚,本是为国庆所用。我现在,把这三支给你。一支烟花代表我欠你一个愿望。哪天,你要是想起来了想要什么,就把它送到任何一家宜国的商铺,我就会知道。”

    三枚烟火,小小轻轻,但因为有了这样一个承诺,而变得沉如千斤。

    姜沉鱼默默地双手接过,再抬睫时,眼圈就红了:“我可以现在就用吗?”

    赫奕意外地睁大了眼睛。

    姜沉鱼将第一枚,放到他掌心上,轻声道:“我的第一个愿望,希望陛下健康。”因为,健康实在是太重要太重要的东西了。而她的公子,已经没有了健康。

    姜沉鱼将第二枚,放到他掌心上,轻声道:“我的第二个愿望,希望陛下不要难过,起码,不要因为小虞而难过。如果,当陛下遇到了什么事情,有点难过时,想起万水千山之外,有一个人,希望你能快乐,那么,就尝试着笑一笑。您是悦帝,而要悦民,首先,得悦己。”她这一生,终归是要负这个人了。赫奕来得太迟了……就像她对于公子而言,出现得太迟。将心比心,她不忍心伤害赫奕,就像不忍心伤害自己一样。

    赫奕望着她,望定她,眼睛一眨不眨,仿佛这凝视的时光都是有限制的,而每一次眨眼,就会令这时光变得短暂。

    最伤情是离别时。

    尤其是,在这样的时刻里,姜沉鱼用他所给予的三个承诺,索求的竟然都是他的幸福。

    “我的第三个愿望……”眼看她要把最后一枚往自己手上送,赫奕连忙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沉声道:“这最后一个……留给你自己吧。”

    姜沉鱼抿嘴笑道:“我还没说你就阻止,又安知这愿望不是为我而求?”

    赫奕一怔,松开了手。

    “我的第三个愿望啊……就是希望陛下能现在就陪我把这三枚烟花放掉。因为,宜国庆典之时,我肯定无法去现场看了,所以,就让我在这里,见识一下名闻天下的蓝焰吧。”姜沉鱼抬起头,冲他盈盈一笑,“这个要求,可以吗?”

    赫奕的眼睛湿润了,久久后,回了她一记微笑:“好。”

    蓝焰绽放。

    白昼中亦显光华。

    而在满天的烟花下,璧国的使车整顿完毕,车轮碾过青石,长长的队伍浩浩荡荡地走向港口。

    姜沉鱼透过帘子看向窗外的天空,天空青蓝如斯,烟花美如云。

    一旁的薛采凑过脑袋来看了看,然后又盯了她半天,表情奇怪。

    姜沉鱼忍不住问:“你干吗这样看着我?”

    “你知不知道宜王的三个承诺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只要你喜欢,你可以随时得到百万金钱;只要你喜欢,你可以用金子砸人砸到手酸;只要你喜欢,你可以天天龙肝凤肚享尽这世间所能用金钱享受到的一切……”

    姜沉鱼听到这里,“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被你这么一说,好像就只剩下了钱。”

    “本来就是钱。放着那么一个大财神不好好把握,笨蛋。”

    姜沉鱼笑着笑着,垂下了眼睛,然后轻声道:“我不是不知道金钱的重要性,我也不会清高地说我肯定不会需要钱,只不过……”

    薛采倾耳聆听。

    “这个人喜欢我。小采。”她的声音很轻很轻,眼神放得很柔很柔,用一种发自肺腑的感情道,“不计较身份不在乎得失纯粹只是因为我是我,而这样地喜欢我。所以,面对这样的喜欢时,我没办法去思考别的关于后路啊利益啊之类的问题。我唯一所能做的,就是尽力去维持它的纯粹。”

    薛采的眼睛深黑深黑。

    姜沉鱼的脸微微红了起来:“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能被人喜欢,是多么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

    薛采的表情变了又变,最后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车行半个时辰后,抵达海港。远远的,蔚蓝色的海水和碧蓝的天空两相辉映,旭日东升,海平线上红霞一片,近一些,有海鸥清鸣,船员们扬起风帆,一时风动,锦旗飘飘。

    夏日如此美好。

    又是一个崭新的、明艳的好天气。

    然而,公子的寿命也随之又少了一天。

    沉鱼注视着被阳光照得五彩斑斓的水面,忍不住想:如果,如果我的喜欢,能让公子好起来的话,那么,我要更喜欢更喜欢他;如果,如果我不喜欢公子了,就能令他的病情好转,那么,我宁愿放弃这段喜欢。

    神啊,原谅我这一刻如此软弱。

    软弱到要用这么虚无缥缈的衡量去盼求一个结果。

    因为,我真的真的真的,好无助。

    也真的真的真的,为此悲伤。

    无论如何,请一定、一定要保佑公子,让他好起来,好起来……

    樱君子花,朝白午红暮紫,尽芳华亦不过冠绝一夕。

    虞美人草,春青夏绿秋黄,数忠贞最难得缘结三季。

    船头,号角声响——

    船只离开港口,驰向了璧国的方向。

百度搜索 祸国 天涯 祸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祸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十四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四阙并收藏祸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