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祸国 天涯 祸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甲板上,人头攒动,将船头围绕了个密不透风。女子们窃窃私语,显得比平时躁动。

    姜沉鱼走过去,众人看见是她,纷纷侧身让路,而人群分离之后,第一眼看见的,是一件红衣。

    红衣本已火般浓艳,被水浸透,红得越发灼眼,彤云般铺泻在修长的躯体上,与黑发缠绕,带出十二分的妖娆,衬得坐在船头的男子,有着难以言述的风姿。

    他极瘦,露在袖外的手骨节白得几近透明,手与腿都比一般人要长,拿着酒坛仰头狂饮时,就多了几许别人所模仿不来的大气与不羁。明明浑身湿透,却半点狼狈的样子都没有。

    他将酒全部喝完后,用袖子擦了擦嘴巴,这才转过头来,对着众人摇了摇酒坛,眨眼道:“廿年陈酿,果然好酒。”

    江晚衣立在一旁,闻言招手命人再度送上酒来,取了两只大碗,亲自斟满,递给红衣男子一只,自己也拿一只,坐到他对面的甲板上道:“一人独饮无趣,不如两人对饮?”

    红衣男子眼波儿往斜上方一瞟,当他做这个动作时,表情就显得说不出的撩人,看得周遭一帮女孩儿们脸红心跳,而他凝望着桅杆上的潘方,笑道:“这位仁兄看上去也是同道中人,不一起么?”

    潘方低下头,默默地看了他一会儿,就在众人以为他不会有所回应时,他突然一个纵身,轻轻落地,盘膝在二人身旁坐下。

    姜沉鱼目光微动,走出队列,自侍女处拿了碗,放到潘方面前,将酒斟满。然后对怀瑾点了下头。怀瑾会意,立刻进内舱取了古琴出来。

    姜沉鱼跪坐于地,把琴放在膝上,指尖划过,金声玉振。

    乐声一起,红衣男子顿时面露喜色,举了举碗,江晚衣跟着举碗。潘方虽然仍没什么表情,但喝得比他们都快,一仰脖子,就是一口而尽。

    怀瑾上前斟酒。

    周遭众人看得目瞪口呆——什么都没问,都还不清楚对方的身份来历,怎么就开始拼酒了?

    盘膝坐地的三人,则如故友般你敬我一碗我敬你一碗,不多时,旁边的空地上,就堆满了酒坛。

    姜沉鱼十指如飞,越弹越快,三人也跟着越喝越快,最后,她一个散挑七,琴弦突断,音符戛然而止,而江晚衣手中的酒碗也同时“砰”的一声,碎成了碎片,里面的残酒飞溅出来,弄污大片衣衫。

    他“啊”了一声,啧啧叹道:“啊呀呀,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件衣裳呢。”

    红衣男子扬唇笑道:“我赔你一件就是。”

    江晚衣立刻起身,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大礼:“如此,晚衣便先谢过宜王了。”

    什么?宜王?

    周遭顿时起了一片抽气声。

    这个看上去闪亮耀眼华丽无边的男子,竟然就是宜国的国君赫奕么?

    难怪燕王彰华曾云:“四国之内,荇枢如千年古树,苍姿英阔;铭弓乃寒漠孤鹰,孤芳自赏;唯有赫奕,镐镐铄铄,赫奕章灼,若日明之丽天,可与吾相较也。”

    燕王说这句话时,乃是五年之前,璧国的国君还是先帝荇枢。荇枢闻言一笑,加了一句:“赫奕的确像太阳。而他最像的地方就是——只要阳光照的到的地方,都有他宜国的生意。”

    富饶丰裕的宜国上至君王下至走卒,全都热衷商业。宜国的商旅遍足四国,宜国的买卖通达各处,宜国国都鹤城,本国居民不过七千,外来人口却有三万。宜国,无所广,无所强,却以其精,得与三国分衡天下。

    而此刻,这个头发和衣服都还在滴答滴答淌着水的人,真的就是赫奕?

    众人站在一旁围看,什么样表情的都有。

    而当事人则无比坦然地面对种种猜度震惊狐疑的目光,拍拍自己的衣袍道:“可惜啊可惜,我现在身无分文,钱两财物全都在刚才的船里被沉了……”

    江晚衣笑道:“宜王富甲四海,区区一艘沉船算得了什么?”

    “说到这个,我忽然想起一事……”赫奕说着,从鞋中取出一个豆腐干大小的金算盘,用比一般人都要瘦长的手指飞快地拨了几下,然后抬头道,“四千六百二十六两。谢谢。”

    江晚衣一愕:“啊?”

    “三十匹织绣坊的上等云缎,六十盒浓芳斋一品胭脂,七十箱红书楼的雪纸,九十篓甲级桐花油,还有其他零碎物件等加起来一共是五千七百八十二两白银,看在你我一见如故且你又请我喝酒的分上,我就给你打个八折,吃点亏,只收你四千六百二十六两好了。”赫奕将金算盘举到他面前。

    江晚衣诧异道:“可是我并没有买这些?东西啊。”

    “你是没买。”

    “那为何问我要钱?”

    赫奕指了指海面:“因为你的船突然转弯,撞到了我的船尾,因此害我的船一头撞上暗礁,所有物品全部沉入大海,这笔账我不能问龙王去要,就只好问你要了。”

    江晚衣被弄得啼笑皆非,叹道:“真不愧是百商之首的宜王啊……也罢,你既要了,我不给岂非太失理。”

    赫奕眯起了眼睛:“好,够爽快!看来璧王果然慧眼识人,挑了个好使臣呢。”

    江晚衣沉吟道:“不过这笔钱恐怕要晚些才能给你。”

    赫奕伸了个懒腰,笑眯眯道:“无妨无妨,只要在我下船时给我就好。”

    这时一名随从匆匆奔来,对着江晚衣耳语了几句,江晚衣点点头,起身拱手道:“有些琐事要处理,容我先撤。”

    赫奕伸手做了个请自便的姿势,看着江晚衣转身离去,然后将目光收回来,转到了姜沉鱼身上:“今日有幸聆听姑娘的琴音,真是让人三月不知肉味。你的琴已旧了,不知小王是否有幸赔姑娘一把新琴?”

    姜沉鱼非常干脆地一口拒绝:“无幸。”

    这下轮到赫奕一愣。

    姜沉鱼掩唇,含笑道:“因为我不想弄得和师兄同一下场。宜王若是问我追讨琴弦突断惊了御体的损失,那可怎么办?”

    赫奕打了个哈哈,眨眼道:“好姑娘,你可比你师兄精明多了。”

    一名侍女从船舱内走出来,躬身道:“热水已经备好,有请宜王沐浴更衣。”

    赫奕起身,抖抖红衣道:“妙极妙极,销魂当属酒后澡,不羡神仙不早朝……哈哈哈哈……”一边笑着,一边扬长去了。

    围观的众人见热闹完了,也纷纷散去。而姜沉鱼注视着赫奕离去的方向,眼眸深沉,若有所思,直到一声轻咳在身旁响起,她侧头一看,却是江晚衣回来了。

    江晚衣冲她一笑:“天快黑了,夜间风凉,还不进舱?”

    姜沉鱼皱眉道:“为什么宜王会出现在弥江?”

    “有两种可能。第一,他是刚从青海进来的;第二,他和我们一样也是要出海。”

    “无论哪种可能,堂堂宜王来了璧国,而国内竟无一人知晓,实在是……”想到这里,姜沉鱼心中五味掺杂:皇帝的密探,父亲的暗卫,都是千里挑一的英才,本以为天衣无缝,谁知之前竟然半点风声都没接到!若非此次误打误撞撞了对方的船,恐怕一直都蒙在鼓里。而且,这次触礁事件真的只是意外吗?会不会另有玄机?

    江晚衣笑了笑,道:“还有更离奇的事情呢。”

    姜沉鱼扬眉。

    暮色中,江晚衣的笑容看上去有点热切,像是看见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显得兴趣浓浓:“船沉了,只有宜王获救。不是我们不想救别人,而是——”他竖起一根手指,冲她摇了一摇,一字一字道,“江里根本没有第二个人。”

    姜沉鱼霍然一惊。

    天边,最后一抹余晖也终于收尽,夜幕降临,船灯摇曳,交织出重重阴影。仿若此刻所发生的一切,让人看不清,也猜不透。

    她什么话也没有说,转身进舱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低声道:“你们出来吧。”

    帘子轻拂,两道人影几乎是同一时刻绽现,屈膝跪落,没有丝毫声音。

    姜沉鱼看着这二名暗卫,心底涌起很复杂的情绪:一方面固然是对这两人行动间的快捷、利落而感到由衷的赞叹,一方面又带着隐忧——曾以为父亲所训练的暗卫已是天下之最,不曾想,皇帝的死士,也毫不逊色。他日若起冲突,后果……不敢想像。

    想到这里,她将怀里的古琴放到桌上:“你们可有看见刚才发生的一幕?帮我看看,这琴弦,究竟是怎么断的。”

    两名暗卫依言上前,对着琴身端详片刻,双双抬头,彼此交换了个复杂的眼神。

    姜沉鱼扬眉道:“如何?”

    一人答道:“要以内力将琴弦震断不难,但是,当时宜王离主人有三尺远,隔空发力,弦断琴却不颤,更未伤及人身,则需要非常高明的技巧……”

    “也就是说,他不但身怀绝技,而且还是个不世出的高手?”

    暗卫道:“如果属下没有猜错,他当时是同时向你们三人发力,主人和侯爷都不会武功,因此一个断了琴弦,一个碎了酒碗,唯有潘将军,可与其相抗衡。”

    姜沉鱼回想起先前的一幕,当时的确只有潘方毫无变化地坐在原地继续喝酒,想来是将宜王的力度给无形化解了。

    “不过……”一人迟疑。

    “不过什么?”

    “属下还发现一个奇怪的地方,看,这琴弦的裂口并不怎么平整,如果是属下的<var></var>话,可以做得更干脆利落些,由此可见对方的功力虽然轻巧,但强韧不足。但是,以宜王同时能试探三个不同方向的人而言,他的武功绝不会在属下之下,因此,属下怀疑……宜王可能受了伤,导致后继无力。”

    什么?他有伤在身?

    可刚才看见他时,他虽然狼狈,但气色极好,而且又那么痛快地喝酒,完全不像受伤之人啊,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宜王为什么要试探他们?外界只晓宜王精商,没想到他还擅武,一位位高权重、身骄肉贵的皇帝,为什么会有这样深不可测的武艺?还有,为什么沉船只救起了他一个人,而他又受伤了?为什么他会出现在璧国境内?他的船是真的触礁,还是另有原因?

    一连串的问题困扰着姜沉鱼,不祥的预感顿时涌上心头。如果我是昭尹——姜沉鱼突然想到某种可能性,心中一沉——

    她也许低估了那位城府极深的年轻帝王。

    首先,如果宜王真是秘密进璧的话,那么,昭尹很有可能通过暗线已经知闻了这件事,那么,如果她是他,当机立断所要做的就是——暗杀掉赫奕。

    最直截了当地消灭对手,一向是昭尹的行事作风。

    因此,昭尹派出密探狙击宜王,宜王的随从在此过程中被摧折耗尽,最后只剩下了他一人——否则,作为一个皇帝,怎么也不可能独自一人上路。

    在最危急关头,宜王找到了良机——那就是出使程国的官船。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索性大大方方地假装被救上船,如此身份一公开,众人皆知宜王上了璧国的官船,昭尹就不能再对他做些什么。因为,如果让宜国国君死在了璧国的官船上,此消息一传出去,两国必定大乱。

    完了,我们全都被利用了……

    姜沉鱼咬住下唇,冥冥中好像有一只手,拨开重重迷雾,慢慢地规整出清晰思绪来。

    好个宜王!

    好个“镐镐铄铄,赫奕章灼”的赫奕!

    本来也是,天下最精明者当属商人,最老谋者当属政客。而作为两者最成功的结合体的赫奕,又怎会是个简单人物?

    昭尹想暗杀他于无形,不想自己的船队反而被赫奕利用,成了对方的平安符。估计这会儿得知了消息正气得跳脚。但也没办法了,人已在船上,两百多人恐怕这会儿都知道宜王上了咱家的船,想再动手已晚……除非……

    除非撇了这二百八十人,做那宜王一人的殉葬品!

    姜沉鱼豁然站起,脸色变得惨白——以二百八十人,换一人,其实,也并非不值得的。因为,宜王一死,宜国必乱,宜国一乱,目前四国表面上的协和状态就会瓦解,燕程必有动静,天下越乱,于璧国而言就越为有利……之后的风起云涌暂先不计,现在就看昭尹狠不狠得下心,舍不舍得了这二百八十人。

    潘方是国之大将,晚衣是当朝新贵,她是妃子,他应该会留他们三个活口,但其他人……

    如果我是昭尹,我会不会趁消息还没散播出去前,将船上的其他人全部灭口,然后暗中再更换一批人前往程国?只要领头的三人不变,其他人换了,别国也不会察觉。只要能杀了宜王,一切就是有意义的!如果我是昭尹……如果我是昭尹……

    姜沉鱼越想越觉惶恐,整个人都开始瑟瑟发抖,一旁的暗卫看见她这个样子,彼此又对视了一眼,低声唤道:“主人?主人?”

    两滴眼泪就那样猝不及防地从水晶般剔透的黑瞳中流了出来,姜沉鱼揪着胸前的衣襟,绝望地闭上眼睛——不必再想,她已经知道了答案。

    昭尹,必然是会那么做的。

    明日辰时,船队会抵达弥江的最后一个埠头——天池镇,做最后的食物补给和准备,然后正式出海,离开国境。

    听闻天池镇风景极美,所有屋舍全部建在水上,居民出行,全部划船而行,故又有水上仙境之称。船上众人都对那儿心慕已久,这几日尽讨论着要去一见风采。

    恐怕,到时候船一靠岸,等待他们的不会是仙乡美景,而是枪林箭雨。

    这些人……这些自帝都开始便与她一起在船上生活的人,纵然大多还都不怎么认识,但是,他们有的为她巡过逻,有的为她划过船,更有端茶倒水,嘘寒问暖者,而今,大难临头,就要变成屈死冤魂,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怎叫她不胆战心惊,悲伤难抑?

    “不,我想错了……不会这么糟糕的……我太多心了……没事的,没事的,没事的……”她试图说服自己,留一线希望下来,但最后三个字却越说越轻,无力得连自己都不信。如果,一切都像她所预料的那样,以最坏的形式发生,那她怎么办?

    眼睁睁地看着这么多无辜者死去?

    可不舍得,又能有什么别的办法么?与天子做对,是大罪,届时天子迁怒姜家,如何收场?

    是置身事外,还是一施援手?是为成大事不拘小节,还是人命关天不让生灵涂炭?

    如果我是昭尹……姜沉鱼双腿一软,沿着船壁,滑坐到了地上,但下一刻,却又握住拳头,踉跄站起:我为什么要是昭尹?我为什么要站在他的立场上想?我为什么要以他的冷血和残酷思考问题?我为什么不能是别人,比如——公子?

    如果我是公子……

    这个假设一经乍现,便仿若一束光,穿透阴霾湿冷的黑幕,带来了光明与温暖,身体的颤抖就那样神奇地停止了,她握着自己的衣袖,一遍又一遍地想——

    如果我是公子……

    如果我是姬婴,我必定不会见死不救,让这些无辜的人死得不明不白。

    公子一定会救他们……

    哪怕错失除掉宜王的最佳良机;哪怕昭尹会因此大怒;但是,宁可愧对天子,却不愧对天地——那才是公子的处事作风。

    那也该是她,目前应该做的事情。

    姜沉鱼一掠头发,整了整自己的衣冠,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她已经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了。

    夜幕已落,春夏交替的五月,风柔气暖月明。

    姜沉鱼走到主舱,吩咐管事的老李:“咱们此次出行,可有带烟火?”

    李管事连忙回道:“有有,不夜京老字号的浮水烟花乃是一绝,特意带了两箱,以备到程国后……”

    姜沉鱼打断他:“速速取来。”

    李管事一呆:“取来?现在要用吗?”

    姜沉鱼注视着某个方向淡淡一笑:“当然。良辰美景,无双贵客,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李管事跟着侧目,发现她所看着的方向,乃是——赫奕。

    宜王显然已经沐浴完毕,换了身天青色新袍,懒洋洋地靠坐在栏杆上,披散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手里提着壶酒,却没在喝,比之先前衣红似火的明艳来,显得静郁了几分。

    他的目光没有焦距地落在天上,仿佛是在赏月,又仿佛只是在等候风将头发吹干。

    璧国的贵族崇尚孔学,严守“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之教,见惯了正襟危坐的男子,如今再见歪坐斜靠的赫奕,倒萌生出几分新鲜来。

    姜沉鱼走了过去:“船上简陋,怠慢了陛下,还请见谅。”

    赫奕闻言回头,看见是她,挑眉一笑:“有月有风有酒,还有美人,有了这四样圣物,又怎么谈得上‘简陋’二字。”

    姜沉鱼目光闪动,缓缓道:“也许还少了点什么。”

    赫奕眨眨眼睛:“比如?”

    “此地太安静了。”几乎是话音刚落,就听身后“嗖”的一声长哨,绚烂的弧光拖带起长长的尾翼直飞冲天,然后“砰”地炸开,变成了无数点光,映现成繁花的样子,再翛然缓逝。

    而那些花,成了此刻最好的背景。

    她站在夜空之下,淡淡地笑,眉睫间,如有辰光。一束束烟花在她身后飞旋,绽开,湮灭。

    船行缓慢,江岸上已有人被烟花吸引,循迹而至,拍掌欢呼。

    船上众人也是无限惊喜,全都跑上甲板看。

    原本寂静寻常的夜,忽然就喧闹了起来,仿佛沉睡的女神睁开眼睛,万物顿时复苏,花朵绽放,百雀争鸣,有了无边颜色。

    而在船舷的这一边,赫奕靠坐在栏杆上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姜沉鱼,脸上带着一种几乎可称为高深莫测的表情。

    姜沉鱼没有被那样的表情吓倒,扬唇又笑:“陛下,这是我为你安排的特殊节目,你不喜欢么?”

    赫奕的目光在空中的烟花和喧嚣的人群处一掠即回,重新落到她脸上,依旧不动声色。

    姜沉鱼又道:“陛下肯定会喜欢的,因为——”

    她顿了顿,赫奕果然接口:“因为什么?”

    “因为,陛下那损失了的四千六百二十六两银子,可都着落到这里了呢。”说到这里,姜沉鱼侧头提高声音唤道,“李管事。”

    李管事正在监督下人放烟花,听见她叫,连忙小跑过来:“在,虞姑娘。”

    “看到江边的那些人了么?”

    “是,看见了。”

    “派人搭着小船过去,管那些看热闹的人,每人收取一百两银子。”

    “啊?”李管事彻底呆了。

    姜沉鱼目光流转,笑得嘲讽:“世上哪有白看的热闹?你尽管去,不用怕。他们若问起,就说是宜国国君命令的,专门为他准备的烟花,平民百姓凭什么跟着沾光?”

    “可、可、可是……这一百两银子也、也、也……”也实在太黑了吧!李管事将后半句硬生生地吞了下去。一百两,足够普通百姓用一年的了。

    “宜王还说了,若是交不出一百两银子的,就再去找人来看烟花,找来的人越多,那一百两就平摊得越多。所以,最终交多少,就看他们在明日卯时前能拉多少人来,若是叫来了一百人以上,那么多出的部分钱,就给他们。”

    虽然这个命令非常古怪,但做了三十年的官家管事,李庆深知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因此二话不说,就转身去办了。

    待他走后,从始至终一言不发的赫奕,这才眯了眯眼睛,眸中精光若隐若现,缓缓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所以,甚至不需要等到明日卯时,方圆十里所有人都会知道,陛下在我们的船上。”

    “我的名声尽毁。”鱼肉乡民本已是最令百姓咬牙切齿的事情,更何况他还是鱼肉到别人的地盘上。

    “但是,”姜沉鱼学他先前的样子抬头,看着遥远的天边,“明天的月亮会比今天更圆。能赏到明夜更圆的月亮,这不是很好么?”

    赫奕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忽然笑了,越笑越大声,最终从栏杆上一跳落地,抚掌道:“好,好!这买卖确实划算之极!这真是我活了二十四年来,最值得的一笔买卖。”顿一下,目光一定,望着她微笑,“你这个小姑娘真有意思。你绝对不是个普通的药女。”

    姜沉鱼“嗯”了一声。

    “你也不是江晚衣的师妹。”

    姜沉鱼本想否认,但脑海中突然灵光乍现,最终坦白:“确实不是。”

    赫奕的眼睛亮了起来,落到她脸上时,则沉淀为深邃的探视:“你是谁?”

    “你猜?”

    “此船的管事对你毕恭毕敬不敢有违,作为药女,你的地位太高;作为官员,可惜你身为女子;作为领袖,你又太过年轻;如果猜你只是个因为好奇而跟着出行的贵胄千金,你又太过聪明了……”赫奕说到这里摇了摇头,“我猜不到。”

    其实并非他笨,而是世上谁能料到,璧国的皇帝竟会派自己的妃子当间谍去敌国?想起自己微妙尴尬的身份处境,姜沉鱼心中一黯,但嘴上却笑道:“没关系,你可以慢慢猜。因为此去程国,还需十多日,如果你能猜出我的身份,我就应你三件事情。”

    “若是我猜不到?”

    “那就换你应我三件事情。”

    赫奕表情微变,虽然在笑,却多了几分诡异:“你可知道,这种赌不能随便打。我以前认识一个女孩子,也是跟别人打赌,如果输了,随便对方提什么要求。最后……”

    姜沉鱼截住他的话:“最后那个女孩子就嫁给了赌赢的人是吗?”

    赫奕眨眨眼睛:“原来你知道。”

    姜沉鱼嫣然道:“知道。”

    “那么,你就不怕?”拖出暧昧色彩地强调,恰到好处地停下,赫奕的眼睛,变得越发明亮。

    “为什么要怕?能嫁给宜王,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事情。”

    反将一军,赫奕果然无言以对,怔了半天,只好低低地笑了:“有意思,有意思……我果然是上对了船,竟会遇到你这么有趣的小丫头。”

    姜沉鱼看着他笑,慢吞吞地说道:“有趣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保证,你绝对会不虚此行。”

    这一趟,不虚此行的人,其实是她。

    若非昭尹派她使程,她几曾能料,自己竟能结识宜国的君主,而且还救了他一命,让他欠下自己这么大的人情?

    借着放焰火,吸引江边的百姓围观,然后又以非常霸道的强权征收银两弄得怨声载道。要知道天下间的事,传得越快、闹得越大的只会是丑闻。所以,敛财是假,传讯是真。当人人都知道宜国君王在使程的官船上时,昭尹再心狠手辣也没用了。他能舍得了二百八十人,还能舍得二千八百人、两万八千人不成?此事传扬越广,要灭口消证就越难。即使他再气再怒,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船只平安出境。

    一场危机就此化为无形。

    恐怕从鬼门关头走了一趟回来的船上众人还不自知。唯一知情的,也只有她自己,和眼前这个看似豪迈不羁,其实八面玲珑的宜王了。

    与他打赌要三个承诺,赢了固然最好,输了也无妨,她的身份一旦曝光,他能怎样,还真的想娶她不成?无论是她求他,还是他求她,两人间的羁绊一旦产生,就不会消逝。这是一枚绝世好棋,如能善加利用,将来必有作为。

    而这样的棋子,在海的那一边,还有很多、很多……

    夜空皓澜,分明是同样的天与地,但这一刻于她而言,一切都已经不同。

    最起初,她的世界很小很小,只有自己家的院子,然后某一日,无意看见了姬婴,世界 4fbf." >便多出一块,围绕着姬婴而转,待得进了宫,便又扩出一片,但终归还是狭隘。

    但是现在,现在她站在船头,临江而立,所有的星光全都照得到她,轻风吹过来,送来两岸的花香。前程未卜,又何尝不是拥有无限可能?只要善加把握这些可能,<mark></mark>她就能够拥有最后想要的结局。

    不再害怕了。

    不再迷茫了。

    也不再缩手缩脚。

    这是她的天与地。

    要当谋士,并不意味着她臣服于昭尹,一切起源,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而听从昭尹的安排前往程国,也并不是真的要帮昭尹成功,只是为了体现自己的价值,以期待站到更高的命运之上。一如她这一刻,救宜王,为的是救下这一船的无辜者,也为自己争取到另一份机缘。

    这样宽广的天与地啊……

    姜沉鱼看着看着,眼中有雾气慢慢地升起。

    冥冥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就此丢失了,再也找不回来,再也恢复不成原来的样子;但另有一些东西开始升华,仿佛破茧而出的蛹,幻化成了蝴蝶。

    “陛下。”她侧头,“长夜漫漫,要不要与阿虞下一局棋?”

    赫奕笑,眼角弯起,带出三分戏谑三分自得与一分似有若无的宠溺:“我的棋可下得很好哦。”

    姜沉鱼学他的样子笑了笑:“真巧,我也是。”

    夜风轻轻地吹,江水静静地流。

    江边人头攒动,越来越多,抱怨声,哀求声,吵闹声,汇集成了两人下棋时的背景,与空中飞窜的烟火一起,烙为永恒。

    第二日卯时,当晨曦落到江上时,船夫们抬着一只只箱子上船,排列成行,再打开盖子。

    两眼布满血丝显得有点憔悴的李管事捧着书册禀报道:“昨夜共有三千六百七十九人观看了焰火,并上缴现银。除少部分人还没交齐外,其他共收缴到四千二百零九两银子。已经清点完毕,请姑娘过目。”

    姜沉鱼看着那一箱箱的银子,淡淡一笑。

    倒是与她对弈的赫奕一改之前昏昏欲睡的样子,从座椅上跳起,冲到那些箱子面前,喜道:“很好很好,都收上来了,都是我的……”正要伸手去抱,姜沉鱼使个眼色,船夫们立刻啪啪啪地将盖子又全部盖上了。

    赫奕惊讶地转头道:“这不是给我的么?”

    “谁说是给你的?”

    “可你们明明还欠我四千……”

    姜沉鱼伸手,李管事会意地递上自己的算盘,她伸手拨了拨,边算边道:“我们撞沉了陛下的船,理应赔偿船上货款共四千六百二十六两。但是,陛下现在住在我们的船上,吃我们的用我们的,每日三餐按百两计算,还有点心茶水宵夜,再加五十,至于更换的衣衫鞋袜,和日常所用,马马虎虎再加八十。还要打点侍女的佣金,给下人的赏钱……”

    赫奕急了,忙道:“等等,我为什么要给赏钱?”

    然而姜沉鱼不理他,将算珠拨得飞快:“再加上房费,一天所花共三百一十两,按十五日后到程国算,共计四千六百五十两。还有我们送宜王去程国,宜王身份尊贵,当以贵宾价计算,那就再加一千两的旅费。如此一扣除,陛下还需给我们一千二十四两银子呢。我知道陛下现在没钱,没关系,等船到了程国,我们派人跟陛下去驿站取,就不算这自取的车马人工费<tt>..t>了。”

    赫奕呆呆地看着她,过了许久,放长吁口气,苦笑道:“我现在就从船上跳下去,还来不来得及?”

    姜沉鱼嫣然:“陛下难道没听说过‘上船容易下船难’么?”

    赫奕伸着手指,朝她点了半天,最后无奈地拍向自己的额头:“你厉害,你厉害,棋下得好,账也算得精,我算是服了。”一边说着,一边朝船舱走去。

    姜沉鱼唤道:“陛下,棋还没下完呢。”

    “不下了!省得等会儿若是输了还要给你银子,本王要睡觉去也,谁也不得打搅……”声音渐去渐远,周遭有几个婢女忍不住,笑成一片。

    李管事问道:“姑娘,这些银子要搬到舱底么?”

    “你派几个人,留在此处。待得过了午时后,将这些银子发还给百姓们。”

    “啊?”

    姜沉鱼笑了笑:“不过,不说宜王还的,就说是皇上听闻宜王胡乱收钱的事,所以拨了笔官款补偿他们。”

    “是。”李管家露出明了之色。

    姜沉鱼看着桌上下了一半的棋,其实她和赫奕棋力相当,胶凝一夜也没有分出胜负,再下下去,赫奕也未必会输。但他不再下下去,自然是因为见收到了这么多银子,表示此事已经传扬得很广,性命应该无忧了,所以卖个面子给她离席而去。

    而自己化解了一场杀机,虽然可以推脱为并不知道皇帝要杀赫奕,但无论如何,终归是坏了昭尹大事,所以,用昭尹的名义发这笔钱,替他博取些赞名收买些人心,也算是补救之法。如今正是用人之计,昭尹纵然恼她,也不会对她怎么样。此趟程国若事情能成,他一高兴,也许就不追究了。

    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做了,人也已经救了,有些事情她可以掌控,但有些事情担虑也没有办法,走一步算一步吧。

    当船只最后行驶到天池镇,镇上一片风平浪静,船员们安然地购物装货时,姜沉鱼望着人来人往、仿佛与平日并无什么不同的埠头,不禁升起一种恍惚感来。

    昨夜那惊心动魄的阴谋,究竟是真实存在过,只不过因为被她破坏而没有发生,还是,仅仅只是敏感多疑的自己凭空想出来的一场虚无?

    无论如何,阳光如此明媚,照在船夫们鼓起的手臂上,闪烁着汗水的光华;照在侍女笑闹的眉眼上,软语娇音悦耳如铃——生命如此美好。

    只要还存在着,就是好的。

    想到这里,她提裙也走下船去,抓了一抔泥土,放入腰间所佩的香囊中。

    彼黍离离,行迈棲棲。

    璧兮璧兮,吾心如噎。

    一愿父母康健,膝下恩逾慈;

    二愿公子平安,欢容长相侍;

    三愿盛世清平,待我归来时。

百度搜索 祸国 天涯 祸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祸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十四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四阙并收藏祸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