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代号D机关2·DOUBLE JOKER 天涯 代号D机关2·DOUBLE JOKER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仲根在四年前成为“D机关”的一员。

    日本帝国陆军秘密谍报员培训所——通称“D机关”,是陆军内部暗中设立的间谍培训机关。

    当时,他当然不知道世上有这个组织。不,说到这个,当年那名男子<a href="https://.99di/character/7a81.html" target="_blank">突</a>然出现在他面前时,宛如欧洲古典小说里提到的恶魔穿越时空现身一般,感觉既奇妙又很不真实。

    对方的长发梳理得油亮整齐,清瘦的身躯穿着一件做工精细的西装宛若一道黑影。当仲根知道这名手上戴着洁白无垢的皮手套,拖着一只脚行走的男子也有名字时,甚至感到不可思议。

    那名男子——结城中校,只简短地告诉他参加D机关甄试的要项,便再度消失于黑暗中。

    ——姑且用来打发时间吧。

    他念大学只是为了逃避兵役,过着看不见未来、自甘堕落的生活。不管在哪里打发时间,结果都一样。他这样告诉自己,哼着歌,一派轻松地在指定的时间前往甄试地点。

    打发时间。

    但他自己心知肚明,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当时映在他眼中的一切,以及这世上的一切事物,他总觉得早在发生前,就已知道结果。就像误闯小人国的格列佛,有一种绝对的优越感,也因此感到空虚。他对于传说中的那名点石成金的弥达斯王<span class="" data-note="古希腊神话中的佛律癸亚国国王,拥有点石成金的本领。他碰过的一切都会变成金子,包括食物、水、家人等等,结果,这种神奇的本领却让他无法生存。"></span>的干渴感同身受。拥有无处使用的能力,因心中的焦急几欲发狂。所以,他就像期待救世主降临般,对那名像恶魔般的男人充满渴望。

    然而,他听从恶魔的建议而前来参加的D机<cite>99lib?</cite>关甄选,内容却是既古怪又复杂。

    一开始就被问到从走进建筑内一直到考场,总共走了几步和几级楼梯。

    摊开地图被问及塞班岛的位置,但塞班岛被巧妙地从地图上移除。他望了地图一眼,指出真相后,对方才展开真正的提问——在摊开的地图和桌面中间,放了几样东西,都是什么东西……

    还要他朗读内容毫无意义的文章,过了一会儿后,要他倒着背出那段文章。

    ——除了我之外,恐怕没人可以通过这么麻烦的考试。

    在考试过程中,他在半惊讶、半自傲的心态下如此自忖,暗暗苦笑。

    结果,那男人从考生中挑选出十多人。他环视这些入选者,起初微微感到惊诧——全都是和他有相同气味的人——桀骜不驯、难以驾驭。

    如果是在其他集团里,他们肯定都会得到这样的评语。至少不可能是受军队式教育的那种人——抱持着“对长官唯命是从,不思考对错,严格执行命令”的观念。事实上,他后来才知道,他们全都是日本军队组织口中的“地方人”,是没被放在眼里的非军方人士。而且,入选者全都轻松地通过那场奇妙的甄试。

    之后一整年的时间,他们一起在D机关内接受训练。

    学习炸弹和无线电的使用法;汽车和飞机的驾驶方法;多种方言和外语。请请大学名师担任讲师,教授国体论、宗教学、国际政治论、医学、药学、心理学、物理学、化学、生物学等各种课程。

    在外面的世界已被视为禁忌的国家神道——天皇制,在D机关里,已将他的虚构性剥得体无完肤,并从国家利益出发,彻底讨论其弊端。

    另外,所有学生被要求穿着衣服在冰冷的水中游泳,之后彻夜不眠地前往他处,再使用前一天默背下的复杂暗号,而且要用得像平时所说的语言那般自然。还训练他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光凭指尖的感觉来拆卸短波收音机,再将它组装<a href="https://.99di/character/56de.html" target="_blank">回</a>可以使用的状态。还要求他们用一根竹片不留痕迹地拆开信封,以及一眼便能看出镜中左<figure></figure>右颠倒的文字,并牢记在脑中。

    虽隶属于陆军,但学员们全都留长发,穿西装。不,不只是学员们如此,凡是与D机关相关的人,只要稍微展现出军人的举止(例如一听到天皇两个字,就反射性地立正站好,或是一见到长官就抬手敬礼),便当场收取罚金,毫不留情。

    D机关要求学员,尽管隶属于军队这个组织,却绝不能看起来像军人,要成为像鵺<span class="" data-note="日本传说中的一种动物,出现于<a href='/book/1578/im'>《平家物语》</a>中。据说它拥有猴子的相貌、狸的身躯、虎的四肢以及蛇的尾巴。"></span>一样的人。<figure>藏书网</figure>

    其实他们只被要求做到一点。

    那就是“不被任何事物绑住,用自己的双眼去看世界”,换言之,即“只通过自己去了解这个世界”。

    ——这世界到底是什么样?

    人的死,并非用善恶的标准来评断。自杀和杀人是人们最关心的事,因此在执行任务时,这才是最难善后的事,也是间谍最不得已的选择。

    接受长时间艰深的课程讲义和磨炼肉体的严苛训练后,所有人还常在夜里到街上玩乐,或是和同伴玩一种名为“Jame”的复杂游戏。

    学生之间绝口不提自己的事,甚至连彼此的真名都不知道,都是以假名相称。如果有人问起,也都是毫不思索地用机关提供的假经历回答。他们从没因为一句无心之言,而露出假经历的破绽,或是与人产生龃龉。

    ——我能达到何种程度?能向自己证明,感觉无比痛快。这种自负,几乎可以说是一种肉体的快感。

    就算说是某种吸毒者所感受到的致命愉悦,也不为过……

    长达一年的训练结束后,仲根被结城中校叫去。不,准确来说,顺序前后颠倒了。

    他是从那个时候才开始扮演“仲根晋吾”这个角色。

    在结城中校隔着办工作递来的那叠厚厚的命令书当中,写有这次任务要完全复制的人物“仲根晋吾”的假经历。

    “你得有双重经历。”

    在逆光下,犹如黑影般的结城中校坐在办公桌对面,仲根感觉他微微眯起眼睛。

    “任务时间最少三年,也可能更长。这有什么含意……你应该知道吧?”

    他像在提醒什么似的低声问道。双方都了解,这是无需回答的提问。

    在D机关里,无论何种命令,在看过之后,都<a></a>得马上归还,也禁止做笔记。学生都被要求把内容全部记在脑中。

    “只有西海岸吗?”迅速将那厚厚一沓命令看完后,“仲根”将它归还,同时一脸无趣地问道,“可以的话,我想东西两边一起处理。”

    “……别那么贪心。”结城中校难得会苦笑似的撇着嘴说道,“外务省坚称东边是他们的地盘。要让他们挂不住脸,不是难事,但日后万一有事,可就麻烦了。”

    ——原来如此。仲根默默颔首。

    军队终究是将“杀敌”或“被敌所杀”视为一种公认默契的组织,而灌输成员“不能自杀,不能杀人”的D机关,被视为组织中的异类,是应该被排除的邪门歪道。就某个层面来看,在陆军内会被人排挤,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但如果连官僚组织也与D机关正面为敌(在使用卑鄙手段方面,他们这些家伙总是有许多歪脑筋),恐怕他们会从旁干涉,妨碍任务的进行。结城中校站在机关领导人的立场,只好与他们进行某种程度的妥协。

    将东海岸让给外务省,但作为交换条件,是在美国称之为“后院”的中南美洲组织并且营运间谍网——把这项工作加入仲根的任务。

    就整体情况来说,确实是这样。问题是……

    双重的假经历。仲根思索着假经历的含意,嘴角微微泛起苦笑。

    渡海赴美后,仲根以西海岸的洛杉矶为根据地,迅速展开活动。

    表面上,他是离开日本赴美求职,一面打工,一面在加州理工学院就读的穷学生。在洛杉矶的日本公司当工读生的仲根,架设着“内应”的网络。

    只要懂得诀窍,要控制他人并非难事。

    仲根锁定对象,激起对方的欲望,握住其把柄,或灌输思想,陆续将人纳入间谍网中。

    奇妙的是,被仲根吸收的人,几乎都没发现自己属于哪一方,又是为谁工作。他们都认为是在“协助”自己相信的人。例如,因为遭受打压,而不得不逃出日本的激进分子。他们在美国这个避难处建立一个圈子,设法支援国内的同伴。其活动资金,是仲根转了好几手才送交到他们手中的。他要求的回报,当然是他们手中握有的情报。

    那些在不知不觉中被纳入间谍网中,四处传送情报的人,都不知道是谁在管控这个情报网。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仲根是何长相,就算仲根就在现场,也总是安排得很周到,让别人以为他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只是和其他平凡人物一样。

    他抵达美国后不久,便认识了玛丽。

    他在海边以双筒望远镜赏鸟的模样,引来玛丽的兴趣,主动与他攀谈。

    两人的邂逅出于偶然,但之后的发展……

    在D机关的训练中,<details></details>仲根受过几名奇人的指导——专业的小白脸。

    也就是让女人神魂颠倒,从她们身上榨财谋生的男人。他们被假警察逮捕,强行带进市内某个地点。当他们面对那群D机关的学员时,一脸疑惑,但还是应他们的要求,传授对不同人种、不同阶层的女性该使用何种追求方式。

    既然这是某种技术,D机关的学员自然有办法收为己用。

    一周后,学员们上街实习,以高超的技巧向女性搭讪,连专业的小白脸都看得目瞪口呆。话说回来,当初学员们在接受白天的严格训练后,晚上还上街玩乐,也是为了观察那些小白脸,好学习他们营造气氛的技巧。

    ——我拜托你们,千万别来抢我的地盘啊。受雇当讲师的小白脸绷着脸,撂下这句话后便离开了。

    在偶然的邂逅后,仲根开始收集玛丽的相关情报。她父亲是迈克·库珀,在洛杉矶郊外拥有一家大型石油生产设备工厂,是当地的名士。玛丽昔日在英国学会了观察野鸟,对此颇为执着。她二十八岁,单身。之所以迟迟没结婚,是因为她与国内的其他女孩相比,稍显内向……

    仲根认定玛丽·库珀正是他策动计谋的绝佳对象。

    玛丽在那次偶然的相遇后,常与他往来,就这样很自然地被他所吸引……他心里应该是这么想。而她也认为两人之间的关系,是自己比较积极主动。

    其实要让她这么想,一点都不难。如果是专业的小白脸,要办到这点,可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后续才是问题,得说服她的父亲库珀。

    对美国国内的有色人种,特别是对日本人的偏见和歧视,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消除的。出生在富裕白人家庭的千金小姐,挑选日本人当结婚对象,这是不可能的事。社会历练尚浅的玛丽无法说服父亲,不过,要是两人私奔,这项计谋就失去意义了。

    所以,这次的任务才需要双重伪装。库珀一定会委托私家侦探调查他女儿的交往对象。

    一个离开日本赴美求职,一面打工,一面在加州理工学院学习美国最新技术的穷学生。

    这是仲根自己对周围的人说的经历。

    但根据侦探的调查,他的谎言马上便被揭穿。他假面具下的真面目是……

    仲根晋吾是日本某名门贵族的独生子。他父亲与日本政界关系良好,坐拥庞大资产,是人称“财阀”的那一类人。但仲根晋吾厌恶自己天生就是贵族,而且还是富豪,因而只身远赴“自由之国”。尽管他算是深受新思潮影响的年轻一代,但这样的行径还是太过鲁莽。不过,他自己和周围的人都心知肚明,他早晚还是会回日本继承家业……

    在报告中,最令库珀印象深刻的,就属仲根是“日本某名门贵族的独生子”这件事。这世上再也没有像美国富豪这样,对贵族充满憧憬而又极度自卑的人了。事实上,库珀特意将三个女儿送往欧洲,让她们在社交界亮相,其中花了不少钱。

    俗不可耐的俗人,若是这样,控制起来可就容易多了。

    仲根的双重伪装,与其说是为他的对象而设,倒不如说是为对象的父亲所准备。就这个层面来说,玛丽正是他求之不得的对象。

    他刻意编了容易穿帮的第一个故事。待谎言揭穿后,便浮现出第二个故事。

    双重伪装的要点,就是让揭穿谎言的一方以为是自己发现的秘密。一般人都对自己组装的东西情有独钟,将拼图的最后一块交到对方手中,让对方产生错觉,以为是自己努力拼凑完成的。这么一来,对第二个故事就会深信不疑,尽管故事的内容看起来非常离谱。

    库珀在警局的侦讯室看到仲根身上被装设测谎仪,马上大发雷霆,那也是因为他不想让人知道仲根说谎的事。一般人对自己的发现——而且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秘密——总是特别执着,想独自占有。

    刚才通过收音机型窃听器,传来库珀与警察局局长在书房里的对话,已确认库珀还是对他的第二个故事深信不疑。

    仲根和玛丽结婚,借此取得库珀这位地方名士当后盾。它的优点,通过这次的事件便可清楚看出。若没有库珀的介入,他现在能否获释还很难说。

    间谍若是接获长期潜伏他国的任务,为了取得周围人的信任,不让人怀疑自己,都会在当地娶妻,建立家庭。等任务结束后,则在某天突然消失无踪,对妻子和家人不告而别。

    那是无人可以信任、身处绝对孤独中的任务。

    如果排斥这么做,一开始就别当间谍。如果承认自己做不到,而甘于享受安逸人生的话……

    某个男人的脸庞突然浮现在他脑中。

    白皙瘦长的脸蛋,低垂的眉目,一双长得惊人的睫毛,水润大眼,色若涂朱的红唇,嘴角总是泛着亲切温柔的微笑。

    海燕——鹱形目海燕科,外洋性海鸟,傍晚时会归巢。

    鹪鹩——雀形目鹪鹩科,成对飞来,短尾常左右上下摆动,声音动听。

    游隼——隼形目游隼科,会从高空俯冲而下,在狩猎途中飞离……

    仲根低头望着手上的野鸟观察记录,面无表情地低语。

    ——哥,你呢?这个世界在你眼中,是什么模样?

百度搜索 代号D机关2·DOUBLE JOKER 天涯 代号D机关2·DOUBLE JOKER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代号D机关2·DOUBLE JOKER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柳广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柳广司并收藏代号D机关2·DOUBLE JOKER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