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绯色的记忆 天涯 绯色的记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我从宾馆给妻子打电话,让她帮忙查查田所的住址。我和田所有二十几年没见,但他十有八九还是住在长野县的松本。在那个年代能出国学习摄影,说明他家境还算殷实。我记得他父亲是一家规模很大的食品公司的老板。

    妻子查了我那本古旧的通信录,念给我听。我听到玛尔塔商店的名字,登时记起来了。玛尔塔就是田所家的商号,电话号码可能换了,毕竟时隔二十几年,但只要打听一下估计不难查到。

    <mark></mark>只要那家店没有倒闭,就一定能找到田所的住处。

    我查到他的电话,拨了过去。不知为何,心中有些难受。

    “我是田所良治。”电话那边传来他的声音。

    “我是荒木孝志,在伦敦承蒙你照顾了。”

    田所讶道:“啊……开玩笑吧,真是小孝啊?”

    “你不再拍照片了?”

    田所听我这样说,大笑道:“<code>99lib.</code>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我继承了父亲的超市,往事就别提了。你还好吧?”

    他开朗的话音让我释然。

    “还算可以,在仙台开了家设计事务所。”

    “啊,很不错嘛。对了,找我有什么事呀?”

    “说出来可能你会生气……”

    “什么事啊,说得这么严重。”

    他突然有些戒备。

    “你还记得进藤咲子吧?”

    “进藤咲子?”

    “就是在伦敦跟我们住同一家旅馆的那个女孩儿,她和朋友一起在日本料理店打工。”

    “啊,是有那么两个人。一个有些阴沉,另一个却很花<abbr></abbr>哨。”

    “就是那个……有些阴沉的女孩儿。”

    “她怎么了?”

    “失踪了。”

    “不会吧……我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田所笑道:“都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

    “就是那时候失踪的。”

    “这个……我听说了。”

    “你和早<strike></strike>良一直有联系吧?”

    我把话题一转。

    “早良?早良是谁啊?”

    “你不知道?那个作家——早良哲也,就是和我们住同一家旅馆的仓本。”

    “啊,仓君成了作家啊,真了不起。我记得他本来就在写小说吧。”

    听上去,他没有说谎。

    “对啦,我记得他好像给我看过一篇小说,就是以你为原型的,很早以前。”

    “这么说,我的事<big></big>是田所君告诉他的?”

    “啊,是的。你去了巴黎之后,仓君又回来了。”

    “回来?回哪里?”

    “那个旅馆啊。我想起来了,难怪你要找她呢。不好意思,我刚刚说她阴沉,没有恶意。”田所突然开始道歉,“时间过去那么久,好多事都忘了。”

    “你指什么?”

    “那个咲子……和你交往过吧?她们去旅行前,听说她和你发生了什么事,你还很烦恼呢。”

    “仓君真是这么说的?”

    “那个订婚的女孩儿和未婚夫会合之后,估计咲子就更寂寞了。我当时还以为你是去追咲子了……看来不是这样啊。”

    “你是不是给过我一张裸体照片?”

    我最后问道。

    “裸体照片?有吗?”

    “是个臀部有黑痣的女人的裸体照。”

    田所登时不说话了。

    “我记得就是你给我的。”

    “我跟你说,”田所低语道,“你要是和仓君串通坑我,我可饶不了你。”

    “仓君?我为什么要和他串通?”

    “你没骗我吧?”

    “绝对没有。我想知道那张照片的来历。”

    “那个底片……是我从仓君那里要来的。”

    我点点头,果然如我所料。我的那张照片确实是从田所那里得来的。

    我最初怀疑早良是从他那里看到这张照片,就顺带写进了小说,但这样一来就没必要在修改时将它删掉了。同人杂志没什么人看,所以没问题,但若发表到商业杂志上,他就要顾虑会不会被人发现,索性便删掉了。

    “原谅我吧,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我只是想赚点小钱来着。”

    “你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吧?”

    “是谁?”田所闻言似乎有些察觉,“难道……难道……”

    “对!那是进藤咲子的裸照!我跟咲子的母亲打电话确认过了。”

    “可是……仓君为什么会有她的裸照呢?”

    田所怔住了。

    “仓君回到宾馆,就是要让大家觉得我是咲子的男朋友。”

    “你这个浑蛋,仓君很照顾你的……”

    “所以我才很难过啊。”

    我异常憋闷。

百度搜索 绯色的记忆 天涯 绯色的记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绯色的记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高桥克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高桥克彦并收藏绯色的记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