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绯色的记忆 天涯 绯色的记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听说仓本雄二打来了电话,我连忙抬头。

    “就是早良哲也吧——那个写推理小说的作家?”

    事务所的女孩子把话筒递给我时,眼睛讶然瞪圆。

    她问道:“您怎么知道啊?”

    “他是我以前的朋友。”

    我跟他都有二十几年没见了,他为何突然给我打电话呢?我放下正在做的设计图,接过电话。

    没错,就是早良哲也。

    “小孝?听上去似乎变老啦。”

    “好久不见……”

    “来仙台取材,刚好闲下来,就想给你打个电话。有空的话,见一面吧。”

    “当然有空,去哪儿都行,今晚带你在仙台转转。”

    “我住东京宾馆。要不你来这边?到了之后,往我房间打个电话。”

    “哈哈哈,好,想不到你竟然知道我的电话号码。”

    “你不是给我寄了贺年卡嘛,我往你家里打电话,就要到了你公司的号码。”

    早良说完这些,便把电话挂了。

    “你今晚要去见早良先生吧?”那女孩儿似乎一直等着向我询问,这时立刻打听道,“你说你们是朋友,怎么认识的啊?”

    “我高中时<a href="https://.99di/character/53bb.html" target="_blank">去</a>欧洲旅行,在伦敦住了四十天,和他住一家旅店。他就住我对面,我们<tt></tt>接触了有一个月吧。他比我大将近十岁,一直很照顾我。”

    “在伦敦认识的?”

    “很酷吧。”

    她使劲点点头。

    “那家旅店很便宜。说是旅店,其实就是出租房,住的都是从日本来的穷留学生和边打工边旅游的日本人。那年刚好东京开奥运会,只有早良一个人有收音机,所以每天都有七八个人挤在他的房间里,特别热闹。”

    “好棒啊,原来关系这么好呀。”

    “那个时候,大家都很寂寞,可惜回到日本之后就疏远了。五六年前,不知道谁组织在东京聚了一次,本来有十二三人,结果去了一半都不到。那次之后,我们就没什么联系了。”我边做出门的准备边跟她解释。虽说没到下班时间,不过这家设计事务所是我和一个朋友开的,早点走也无所谓。

    我往他的房间打完电话,便去大厅旁边的咖啡厅等他。

    他很快就出现了,东张西望地找我。我比当年胖了二十斤,他认不出来自是理所当然。

    我向他招了招手。

    “你真是小孝?变化真大啊。”<samp></samp>

    “仓君,你也发福喽。”

    我虽然熟悉早良哲也这个名字,见了面却忍不住像以前那样称呼。

    我们用力握住对方的手。

    “那时候吃的都是没营养的东西,当然会瘦。我那会儿才五十二三公斤,现在都七十公斤啦。”早良摸摸肚子,笑道,“上个月的《近代小说》上登了我回忆当时情景的一篇小说,你看过吗?”

    “是吗?真是怀念啊。”

    “本该先和你说一句的,可是当时被催稿催得紧,所以沒征求你的意见就用了你的姓名。”

    “该是我说感谢才对。我明天就去图书馆看看。”

    “主人公的名字叫荒木三太,当然是模仿亚历山大国<bdo></bdo>王,结果就想到了小孝你的姓名。”

    “不是犯人之类吧?”

    “不是推理小说,我是认认真真写的,而且参考了当时的日记。”

    “哎呀,果然仓君也写日记了。”

    “毕竟不是像现在这样想去就去的国家,不管谁都想记录下来嘛。”

    “不过,为什么我成了主人公呢?”

    “这样容易引起读者共鸣吧——我的想法其实就是这样简单,哪知竟引出了一件奇怪的事。”

    “哎?”

    早良凝视着我,问道:“你还记得咲子吗?”

    “咲子小姐?是那<a></a>个咲子吗?”

    “进藤咲子,当时和你关系很好。”

    “她跟你联系了?”

    这个熟悉的名字在我心中激荡。进藤咲子和森美千代当时就住我们楼下。

    这两人来欧洲旅行,家中却不富裕,只得每到一地便打工赚取旅费。她们在伦敦的一家日本料理店打工,经常带饭团和咸梅干回来给我们吃。

    “她还好吗?真想见一见啊。”

    咲子比我大五岁,现在该是四十六七岁,肯定变成一个和蔼的阿姨了。

    “她失踪了。”早良低语道。

    “什么时候?”

    “大概就是美千代和那个英国人订婚的时候。美千代要在那里定居,两个人便去做了最后的旅行。”

    “对,我记得我们四人还举办了一场告别聚会呢。”

    “好像就是那之后失踪的。”

    “不会吧!”

    “咲子的哥哥读完小说,给杂志社写了封信。因为主人公姓荒木,他把我当成你了,好像咲子在寄回家的明信片上常常提到你的名字,所以他想问我是不是知道她失踪的事……吓了我一跳呢。”

    “真是难以置信。”

    我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回复说我不是荒木,而且征得你同意之前不方便把你的住址告诉他。我想你也不知道咲子失踪的详情,要是突然让他来找你,恐怕会给你添麻烦呀。”

    “添麻烦倒不会……都二十几年的事了,能有什么线索啊。”

    “她哥哥倒不是想再去寻找。听编辑说,他只是想知道妹妹当时在伦敦过着什么样的日子,好像他跟美千代也联系不上了。”

    “我能知道什么啊……”

    我嘴上这么说,却隐隐有些不安。

    “唉,果然告诉他也没用,先和你打个招呼真是对了。这次真是体会到写小说的不容易了,没想到咲子的哥哥会看到。”早良笑道,犹如卸下了肩头重担。

    我想<s></s>了想,问道:“你说她会不会是自杀呢?”

    “自杀?咲子?”

    早良吃了一惊。

    “美千代的订婚让她受到打击。美千代要留在伦敦,她只好独自完成旅行,肯定会不安吧。”

    早良有些不悦,说道:“那样的话回日本不就好了?我觉得这跟美千代无关。她哥哥也认为她是在美千代订婚之后失踪的,可惜缺乏证据。兴许她是和我们分开半年甚至一年后才出事的。她哥哥肯定是看了我的小说才会有那种怪念头。”

    今时不同往日啊……

    早良把咲子和美千代当妹妹一样疼爱,他不是那种冷血的人。而我听早良说这些之前,几乎就没想起过她们两人。当时关系那么好,也无非是在异国他乡的寂寞所致。大家不论年龄、性格还是家乡,都不一样,本来就只是无关紧要的陌路人,回国之后自然不用再见面了。要是把咲子失踪的消息告诉当时的伙伴,真不知有几个人会伤心难过。

    (这个晚上变得有些令人讨厌了。)

    我瞥了早良一眼,心情渐渐沉重起来。

百度搜索 绯色的记忆 天涯 绯色的记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绯色的记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高桥克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高桥克彦并收藏绯色的记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