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绯色的记忆 天涯 绯色的记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我不想和你分开。”

    我伸手从枕边拿来烟灰缸,静子的呢喃吹得我脖子有些痒。我吸着烟,左手搂住她的头。她顺势把头埋进我怀里,秀发上兀自留有淡淡的洗发水的味道。她说她来这里之前又洗了一次澡。

    “把灯关了吧。”

    “我想看你的裸体。”

    “讨厌,那就这样吧。”

    “把被子拿开,不会冷吧?”

    她<tt></tt>摇摇头,我起身掀开被子。屋里只有电灯泡那昏黄的灯光,却依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美丽的胴体。

    我的手指在她纤细的腰间游动,她轻呼呻吟,浑身香汗淋漓。我亲吻她的私处,把耳朵贴近她的肚子,听到里面咕噜咕噜地响。我用手摸索着花蕊,她慢慢把腿分开。

    虽然刚刚坠人爱河,但真想永远如此。

    “啊,这个伤疤……”

    静子摸着我肩膀上的疤痕。

    “被父亲喝醉酒弄伤的。我阻止他打母亲,结果被他扔出去撞到了苹果箱上,被上面的钉子刮伤了。这个伤疤就像闪电似的,很酷吧,我读高中时经常挽起袖子炫耀呢。”

    “苹果箱上的钉子……”

    “大概是六岁的时候吧。父亲后来就死了。他过度酗<abbr>.99lib?</abbr>酒,肝脏都不行了。”

    “……”

    “听说他是个手艺高超的刷漆匠,不过那样子酗酒真算不得什么好汉。”

    “刷漆匠?具体是……”

    “鼓捣和歌山地区那种黑江漆的。这附<strike>藏书网</strike>近好像没有这种漆器。”静子突然用力握住我的胳膊。

    “他好像很擅长画‘政纹’这种花纹。他跟我妈结婚时都没办婚礼,只给亲戚发了一升斗。父亲就只留下那个遗物。他亲手涂的漆,又往上面画了他家的襄荷纹和母亲家的三巴纹。”静子闻言大惊,瞪着我问道:“你父亲叫什么名字?”她有些哽塞,身<tt></tt>体发抖。

    “竹内政继。”

    “可是……老师你不是姓竹内啊。”

    “那是笔名,我的本名是竹内和雄。”

    静子登时梧住了嘴。

    “你怎么了,有些不对劲啊。”

    “你母亲的名字呢?”

    她憋出一句话来。

    “依子,是‘依赖’的依。”

    静子突然开始呕<code>99lib?</code>吐。我连忙躲开。

    脏东西沾满了床单,我用她拿来的怀纸擦掉。

    她吐个不停。

    “怎么了?没事吧?”

    我握住她的手,同时不断拍她的后背。

    “你是谁?到底是谁啊?”

    她疯狂大喊,猛地推开了我,拿起衣服从屋里跑出去了。她的尖呼声和走廊上的震动声一起远去。

    我无暇穿衣服就追到廊上。

    黑暗中,静子回头朝我看来。云缝里露出的月光照在她脸上,虽然距离很远,我仍看到她脸上的绝望神情。

百度搜索 绯色的记忆 天涯 绯色的记忆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绯色的记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高桥克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高桥克彦并收藏绯色的记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