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女人的杀意 天涯 女人的杀意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一年前的同学会那天,美智子一直埋伏在续摊的会场外,等着香奈出来。

    偷偷地往会场里窥探之后,只见香奈正和两个同班同学在那边喝酒,一直待到快要赶不上最后一班电车的时候,才从店里走出来。香奈回家的方向和那两个人不一样,这点美智子也早就事先料想到了,她猜大概只有香奈一个人要搭地下铁回家吧!

    果不其然,只有香奈一个人朝着地下铁车站前进。

    “香奈。”美智子从背后叫住了她,只见香奈睁大了眼睛。

    “美智子……你不是早就回去了吗?”

    “因为我刚刚还约了另外一个人,所以就先走了。没想到那个约会比我预计的还要早结束,我想你们应该还在续摊吧!所以就过来看看了。”

    “续摊也早就散会啰!只是我跟多田野和城山又留下来喝酒。那些已婚的女人有够麻烦,一下子说老公这样,一下子又说小孩那样的,有够难相处。”

    “我租来的车子就停在附近……你今天一定要回家吗?可以的话,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住我订的饭店?那个房间很不错喔!”

    这可是美智子第一次主动约香奈呢!从她们国中时成为同班同学起,就一直是香奈带着她做这做那的。常常是香奈要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为什么不敢反抗呢?就连她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或许是因为香奈是班上唯一会直接喊她名字的人也说不定。对于那个年纪的美智子来说,拥有一个可以直接喊彼此名字的朋友是很令人开心的一件事。

    即使后来各自上了不同的大学,香奈也还是常常找美智子出去。尤其当她和男孩子一起做些什么的时候,更是特别喜欢找美智子参一脚。香奈似乎很喜欢在异性朋友的面前,表现出自己乐于照顾一个既平凡、又交不到男朋友的友人那一面。每次在那种两男两女的捉对约会时,男生们似乎都会自然而然地觉得香奈是个既可爱,对朋友又很好的女生。而且香奈在这些男人面前扮演着照顾美智子的善良角色时,的确也充满了活力与光彩。或许那时候的香奈是最美丽的。

    因此,当香奈大学毕业,甚至是出社会工作之后,为了制造出那样的情境,还是常常把美智子叫出去。

    美智子心里也很清楚,随传随到其实是自己的错,无法拒绝也是自己的错。明明就觉得很无聊,明明去了也只会留下不愉快的回忆,可是就是无法跟香奈把话说清楚。

    打从中学时代至今,美<kbd></kbd>智子就无法拒绝香奈强迫式的邀约。就算是跟她说想要留在家里看书,香奈也只会露出一脸被打败的表情说道:“书这种东西,什么时候都可以看不是吗?”就算是告诉她自己还有别的事要忙,香奈也只会用一种很霸道的语气说:“有什么事情会重要到让你拒绝我的邀约?”当这些情况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演时,美智子便完全不曾再拒绝过她的邀约了。毕竟香奈是唯一一个愿意直接喊自己名字的朋友,就算是稍微被她利用一下,就算是跟她在一起完全没办法留下半点愉快的回忆,也只好认了——美智子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渐渐地,或许是因为愈来愈少人约香奈出去了吧!所以香奈也就愈来愈少约美智子出去了。美智子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么一来终于可以摆脱那种令人不愉快的角色了。

    搞不好,美智子其实一直在等,等香奈结婚,或者是等再也没有男人愿意看香奈一眼的这一天到来。总而言之,当香奈隔了好久又打电话来说要约她出去见个面的时候,美智子第一次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她的邀约:“我本来就不喜欢出门,假日我只想待在家里看看书、看看录像带,轻松悠闲地度过。”美智子说的句句实言,可是香奈却说:“这次我可是为了你才把大家集合起来的喔!时间、地点都可以配合你,只要你人来就行了。”完全不留给她说“不”的余地。美智子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只好前往赴约,结果约好的地点就只有那个男人出现。

    一想起那个男人的嘴脸,美智子连忙用力摇了摇头。与她并肩走着的香奈一脸狐疑地看了她一眼。

    “不好意思,我今天去看了我婶婶。我婶婶住在郡上八幡附近,因为身体不太好,所以连我的结婚典礼也没能来出席,于是我今天就去探病,顺便向她报告我结婚的<big>九九藏书</big>事情。可是她的病情意似乎不太理想,所以害我一直联想到不好的事情上头。”

    “原来是这样,所以你才会租车子啊!我还觉得奇怪,如果你只是要去饭店的话,搭计程人车不就行了。那我就跟你一起走吧!反正回去也没人陪,也只会觉得无聊而已,还不如去美智子的房间住一晚。”

    香奈恍然大悟似的点了点头,坐上美智子所指的车子。

    “要不要来点解酒的东西?”

    美智子把事先就准备好的蔬果汁瓶盖打开,递给香奈。那是香奈最喜欢的、含有丰富维他命的蔬果汁。

    “谢啦!你果然是个善解人意的小妻子呢!看起来也好幸福的样子。”

    香奈一面喝着宝特瓶里的果汁,一面注视着美智子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显然是很在意她手上那颗超大的蓝宝石戒指吧!

    “谢谢,我现在真的非常幸福喔!”

    美智子手握着方向盘说道。

    “你是在什么地方钓到这个金龟婿的?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机会就愈来愈少了不是吗?<code></code>”

    “是朋友介绍的啦!所以比较像是相亲式的恋爱结婚吧!”

    “这是你先生的第一段婚姻吗?”香奈的语气很明显地透露着“想也知道不可能吧!”

    “他离过一次婚啦!不过没有小孩,所以交往之后,觉得他的人品还不错,就决定要嫁给他了。”

    都快五十岁了还没结过婚才奇怪吧!而且离过一次婚和没有小孩这两件事倒也是事实。

    “哼,还真是给你捡到了宝呢!”香奈的脸色变得愈来愈难看了。

    “不过啊,有一件事,一直埋藏在我心底,始终无法释怀。”

    “什么事?”香奈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显然她不认为他们之间什么问题都没有吧!

    “是有关于你先生的过去吗?你一定很在意他是为了什么离婚的对吧?”

    香奈根本等不及美智子的回答就接着问道。

    “跟他无关啦!是我自己过去所发生的一些事情。”

    “欸?美智子也有不为人知的过去啊?”

    “你也知道的嘛!除了你在同学会的会场上提到的那个人以外,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交往过……”

    “哦,你说那个打零工的啊!他好像已经辞掉录像带出租店的工作了,我最近去都没看到他。”

    香奈说道,脸上写满了漠不关心的表情,身体放松地靠在椅背上。

    “那个人在吃饭的时候摆出一副我欠了他八百万的样子,可是一旦开始开车兜风之后,却突然变得很多话,最后还把车子停在码头上,口若悬河地聊起电影经来。因为我很喜欢看电影,所以也就安静地听他说。然后,当四周都暗下来之后,他突然<u></u>就对我霸王硬上弓。但是,你刚刚自己也在会场上说了,这一切都是你指使的对吧?”

    “什么叫我指使的?我只是有一次无意中跟他提到,我有一个朋友可能这辈子都会是个处女罢了。我只不过是跟他说,如果到了这把年纪都还没有跟男人交往过,男人只会觉得这种女人碰不得,就会愈来愈不敢对这种女人出手,这样的话就太可怜了。如果这时有个男人可以不要顾虑那么多,轻松地跟她交往就好了。后来你们发生什么事情我就不知道了,那是他自己硬上的,关我什么事?”

    香奈一脸想睡的样子,伸了个懒腰:“果然没错,那一次都是你设计好的吧!”

    “什么叫我设计好的?不要讲这种会让人误会的话好不好?我可是为了你好才那么说的耶!都已经快四十岁了还是个处女,这对男人来说只会是很沉重的负担好吗?至少还是要有点经验比较好吧!而且对方还比你年轻呢!你有什么好不满意的?”

    美智子的脑海中,走马灯似的反复播放着一路走来与香奈共同<tt>99lib?t>拥有的回忆。香奈唯一一次为美智子着想的事情,竟然是这件事吗?

    “你让我在车子里被男人强暴,还敢说是为了我好?”

    “说什么强暴?太夸张了吧!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多得是方法可以反抗啊!更何况那里是码头,情侣多得是,想叫救命的话就会有人来救你啦!我也试过喔!在那种环境下反而更令人兴奋呢!”

    “香奈……”

    “你当时不也觉得那是个好机会吗?反正你现在很幸福,这不就好了吗?”

    香奈把座位的椅背稍微往后倒。

    “我刚刚在同学会上也说过了,下个月我会去东京,到时候要让我住在你们家喔!别忘了把你最自豪的老公介绍给我认识。你们在青山的房子想必非常豪华吧!应该不会是只有名字听起来很气派,结果却是小小一间房吧!”

    香奈用一种快要睡着的声音说道。

    果然,香奈光是看过驾照还不够,一定要经过亲眼证实才肯善罢甘休。对于香奈来说,美人智子谈了幸福的恋爱,而且还过着美满的婚姻生活是她怎么样也无法忍受的一件事。她一定很想要找出破绽来,也一定是打算从今以后都要监视美智子的生活。

    当香奈在同学会的会场上,用一种命令的口吻告诉美智子,要去借住她位于青山的新居时,美智子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僵硬了。

    “你应该没有再和他藕断丝连了吧?就是我介绍给你认识的那个男人啊!还不是因为他说对处女很感兴趣,所以我还以为你们会交往得很顺利呢……不过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至少你在结婚之前就已经有经验了。”

    香奈落井下石似的说完这些话之后,就走到位于会场中央的桌子上拿东西吃,把美智子一个人留在原地。

    美智子就好像被人紧紧绑住了一样,无法把双脚从那个地方移开。脑袋瓜里原本应该是一摊烂泥的,却有一部分慢慢地清晰了起来,接着想了一堆就连自己也觉得很可怕的东西,然后,拟定了这个她认为是天衣无缝的计划。

    “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因为我接下来还得去婶婶家探病呢!”

    美智子压低了声音告诉站在她旁边的同班同学,接着便离开了会场。反正她原本打算要参加的续摊费用已经先付过了,所以应该没问题吧!

    接下来,她先去租了一辆车,再去便利商店买了一瓶蔬果汁,打开宝特瓶的瓶盖,把医院开给她的安眠药倒进去摇晃均匀。

    自从在车上被强暴之后,美智子就养成了必须藉助药物才能够入睡的习惯,所以常常得去医院拿药,可是自从她改姓垣原之后,就算不靠安眠药她也能够睡得着了,不过因为这次是出远门,所以为了备不时之需,美智子还是把安眠药放进包包里。因此,她把安眠药倒进宝特瓶里,再把盖子用力拴紧。

    刚才香奈不疑有他,已经把整瓶蔬果汁都喝光了。

    “香奈,我已经没有办法再跟你作朋友了,我也已经受够被你玩弄于股掌之间了。”

    美智子握着方向盘,视线直视前方地说道。

    “你在说什么呀……”

    这句话都还没说完,香奈就已经陷入了梦乡,而且还微微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美智子把车子开往位于娘家附近的一个地方。

    自从哥哥辞去了上班族的工作之后,就在妈妈家开起了宠物葬仪社。

    有很多饲主都把宠物当成是自己的家人一样,所以当宠物死掉以后,还是会想要将其火化并加以供养。哥哥利用可以移动的火葬车,前往饲主的家里进行服务。由于是采二次燃烧的焚化人炉,既不会冒烟,也不会发出臭味,完全不会给左右邻居带来困扰。对于饲主来说,在住家附近就可以完成火葬及捡骨的仪式,真的十分方便。

    当哥哥刚开始从事这个行业的时候,美智子有去帮过一阵子的忙,所以她很清楚地记得焚化炉的操作方法和使用步骤,也知道火葬车的钥匙都放在仓库的哪个地方,要让宠物安乐死的肌肉弛缓剂又是被存放在哪个柜子里。

    这个焚化炉的功能非常好,就连圣伯纳或土佐犬都可以烧成一堆白骨,人类应该也可以轻轻松松地变成一堆白骨吧!

    如今,存在于美智子脑海中的念头,只剩下如何迅速而确实地进行焚化作业这件事。

    美智子把租来的车子停在离家不远的河岸边,把香奈留在车上,自己沿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小路走回娘家的停车场。移动式火葬车和哥哥、嫂嫂所开的车就停在离屋子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由于考虑到饲主的立场,移动式火葬车的车身上并没有任何会泄露用途的涂装,看起来只不过是一辆非常普通的白色厢型车,这对于美智子来说是再幸运也不过了。

    美智子把肌肉弛缓剂从柜子里偷出来,再用放在车库里的钥匙把移动式火葬车的车门打开,小心翼翼地把车门关上,发动引擎,迅速地开往河岸边,停在桥下一个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就算真的被人看到了,也只会以为是一辆白色厢型车和小客车刚好停在那里罢了。只要不惹出什么麻烦,就算有人过来一探究竟,也不至于报警处理吧!

    美智子把移动式火葬车停在租来的车子旁边后熄了火。在租来的车子里,香奈还是保持原本的姿势躺在椅子上。美智子把肌肉弛缓剂注入她的体内。香奈只有在美智子把针插进她的手臂时轻轻地哼了一声,不过并没有醒来。在喝了那么多酒之后又服下安眠药,应该会睡得很沉吧!哥哥曾经说过,注射肌肉弛缓剂之后,只要五分钟,呼吸就会停止了。不过那可能仅限于猫狗的情况吧!

    由于肌肉弛缓剂会让负责掌管呼吸的肌肉停止运作,于是便无法呼吸,造成窒息死亡。听说肌肉一旦松弛之后,当事人就不再会有痛觉。也就是说,即使是拿刀子砍下去,当事人也不会有感觉……

    美智子走到车外,她不想看到香奈痛苦挣扎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之后,美智子把香奈一动也不动的身体从租来的车子里拖出来。当她把香奈那件充满了女人味的洋装裙襬往上撩的时候,只见香奈从膝盖以上都被束裤包缚着。看样子,香奈似乎穿着调整型内衣。虽然她说男人比较喜欢丰满圆润的女人,但是她应该还是很在意自己日渐意走样的身材吧!拜眼前这幅光景所赐,美智子不再觉得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有多么恐怖了。感觉上就好像是在做以前的会计工作一样,只要按部就班,中间完全不要出纰漏,一次一件地把事情搞定就行了。

    等到美智子把香奈的尸体放在火葬台上,再把焚化炉的盖子关上后点火,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并没有浓烟从车子里冒出,果然是一台相当为饲主着想的车辆。

    尽管如此,美智子还是觉得时间过得很慢。从刚刚开始,她不知道已经看过多少次表了。她得在天亮之前把车子开回原来的地方,还得清理一下才行。与其这样心急如焚地等待,还不如把焚化炉的盖子打开来看看里面现在是什么样子。搞不好人类的骨头其实比动物的骨头还要脆弱,早就已经烧得一乾二净了。就算还没烧完,也只要把盖子再盖回去,重新点火就行了。

    等到美智子用完所有的耐心,打开焚化炉的盖子察看,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了。冒出来的热气差点没让美智子昏倒。在温度高到几乎要把人烫伤的热气中,香奈被烤得半生不熟的脚隐隐约约地浮现在眼前。

    美智子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一阵非常奇妙的声音。她花了一小段时间,才明白原来那是自己所发出的声音。一切都是自己造的孽,她根本没有任何权利惩罚任何人……

    然而,一切都已经太迟了,香奈再也活不过来了。

    美智子已经无从分辨,发自她喉咙的那一阵又一阵奇妙的低沉怪声到底是哭泣的声音,还是呐喊的声音。她只能再把焚化炉的盖子关上,重新点火。

    即使已经把肚子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吐在河里了,美智子还是觉得想吐得不得了。这种事情,就算打死她,她也不要再做第二遍了。她绝对不会再做这种傻事了。

    美智子蹲在河边,像颗化石一样,一动也不动。

百度搜索 女人的杀意 天涯 女人的杀意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女人的杀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松村比吕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松村比吕美并收藏女人的杀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