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女人的杀意 天涯 女人的杀意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也堆得太多了吧!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理?”

    修一郎望着已经完全被钙质粉末占据的调味料架说道。看来美登里每次去育美家做客的时候,似乎都一定会带回一瓶这种东西。

    “我也很想丢掉啊!可是就是会舍不得。你不觉得这瓶子很漂亮吗?再加上我听说要把蛋壳磨碎,然后晒干、做成粉末是一件费工费时的事,就觉得随便扔掉对育美很不好意思,毕竟她是因为关心我的健康才做这些粉末的。”

    美登里从调味料架上抽出一个透明的瓶子,在他面前晃了晃。

    “既然如此,你就尽量在做菜的时候加来吃嘛!既然有钙质就不要浪费,反正健太看起来人也是一副很虚弱的样子,我猜他的骨骼也没有健康到哪里去。”

    美登里老是吃一些有助于减肥或养颜美容的东西,对于修一郎和健太的喜好却常常视而不见。

    “健太的骨骼看起来的确是挺细的,搞不好真的是因为钙质摄取不足的关系呢!可是,毕竟是外行人做的,我实在没有勇气尝试耶!谁敢保证这种蛋壳上面会不会有细菌?”

    “既然这样,干脆请人家帮我们检验一下这里头的成分吧!我刚好有个朋友对这方面很熟。”

    修一郎的脑海中浮现出在成分分析实验室里工作的朋友的脸。

    “也好,如果有专家挂保证的话,我就能安心地使用了。”

    “那就交给我吧!”

    修一郎从美登里手中接过了装有钙质粉末的瓶子,接着把瓶子放进公文包里。

    “关于育美做的钙质粉末啊……”下班回家的修一郎看着美登里的脸说道。

    “检验得如何?”

    美登里的眼睛里闪灿着好奇宝宝的光芒。看来她好像是打算一旦知道里头含有什么杂质,就要鼓起勇气告诉育美的样子。

    “听说是由质量很好的蛋壳所做成的,所以完全不用担心里头会有什么细菌或杂质。”修一郎说出事先准备好的台词。

    “是吗?那太好了。”美登里嘴巴上这么说,可是脸上却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看样子育美应该是真的很关心你骨质疏松的问题吧!我还听说加在汤里可以被人体最有效地吸收喔!”

    “那我就放心了,从今以后我会用的。”

    美登里转过身去,背对着修一郎,走进厨房里。

    第二天一早,修一郎就像平常一样在同样的时间出了家门,只不过他前往的方向不是公司,而是育美家,而且还是利用他已经好久没请的特休。

    虽然心里头早有预感,总有一天势必得来这个家拜访一下的,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是以这种方式来访。

    自从聪下落不明之后,他虽然打过好几次电话,但是只要一听到育美死气沉沉的声音,就忍不住马上挂断,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

    走进盖得有点高的围墙,看到育美正好在院子里晾衣服。明明只有一个人住,却晾了一整排密密麻麻的毛巾。

    “好久不见了,谢谢你每次都送给我们钙质的粉末。”

    修一郎出声打招呼,只见育美目瞪口呆地望着修一郎。她可能也感觉到了,一大清早就来拜访,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吧!

    “可以打扰你一<details></details>下吗?”

    “咦?啊……可以啊!好久不见了。”

    育美慌慌张张地点头致意之后,便三步并成两步地跑向玄关,打开了上头有着精致雕刻的<footer></footer>大门。

    “大姐一直以来都很照顾我。”育美先一步走进家门,把拖鞋放在修一郎的跟前。

    穿上摆得端端正正的拖鞋,进入客厅。屋子里还是老样子,整理得干干净净。虽然在岳父一周年忌日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她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的打扫方式了,但是做到这种地步根本可以说是一种病嘛!

    “育美小姐真的好爱干净噢!”

    修一郎望着穿着一件褪了色的T恤、配上一条特多龙质料的黑裙子,打扮得土里土气的育美说道。由于屋子打理得窗明几净,反而让育美看起来更加阴沉。

    “大姐还不是一样,做事情也都很有条理。”

    “那家伙啊,只有在某些地方特别爱干净。在打扫环境这一点上可是偷懒得很呢!”

    修一郎轻描淡写地带过。

    美登里那家伙,根本不在乎家里的灰尘或纸屑,但是却说电车或巴士的吊环很脏不敢握。只要是自己做的饭菜,不管放了几天都还是敢若无其事地端上桌,但是别人做的东西,她几乎都不敢吃。甚至还曾经有过把修一郎的母亲用宅配寄来亲手做的酱菜偷偷丢掉的纪录。那次修一郎真的很生气。

    在金钱方面也是一样,她对修一郎把钱花到哪里去可以说是锱铢必较,但是自己却可以大摇大摆地买一堆名牌包包。只要修一郎说她两句,她就会说那是她父亲在她结婚的时候给她的嫁妆。但是如果修一郎稍微把脑筋动到那笔钱上头,她马上又会斩钉截铁地说那是将来要留给健太的钱。

    “请问……有什么事吗?”育美把茶杯放在修一郎面前,一脸戒慎恐惧地问道。

    “还不是有关聪的事嘛!听说他在失踪前从银行提领了五百万是吗?”修一郎一面喝茶,一面看着育美。

    “我听说刚好是由大姐在银行上班的朋友经手的。”

    育美端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自始至终都紧盯着自己的杯子,看也不看修一郎一眼。

    “这我知道,因为那笔钱其实本来是要交给我的。”

    “咦?”耳边传来育美吞了一大口口水的声音。

    “聪就是在我们约好要把五百万交给我的那一天不知去向的。”

    “那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不说呢?”

    育美终于把头抬了起来。

    “我也有我的苦衷嘛!虽然美登里好像以为聪是拿着那笔钱跟女人双宿双飞去了,但我并不这么认为。因为为了那笔钱的事情,我们常常一起喝酒,完全感觉不到聪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呢!所以,我打从一开始就在怀疑你了。”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育美眨了眨眼睛:“其实我曾经打过好几次电话来喔!想要问你那笔钱的下落。可是,我始终说不出口,因为怕你会反过来怀疑我。问题是,当我知道你一直拼命游说美登里吃那些粉末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岳父一周年忌日的时候,你还记得你在这间屋子里说过什么话吗?”

    修一郎拿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在育美面前摇了摇。

    “我说了什么?”

    “跟骨头有关的事啊!平常沉默寡言的育美小姐,那天居然口若悬河地讲了一堆骨头是多么重要的事情。你忘了你当时还曾经一脸遗憾地说,不管是你父母的骨头,还是我岳父的骨头,都因为生病而变得脆弱不堪,真令人伤心之类的话吗?那种说法就好像是人应该在骨头还很健康的时候就死掉会比较幸福似的。”

    由于育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修一郎做了一个深呼吸之后接着说:

    “这个并不是用蛋壳做成的吧?我有个朋友是专门在做成分分析的,不过我还没有拿给他看,因为一旦请他调查里头的成分,只怕事情会变得很难收拾吧?我也骗美登里说检验的结果证实里头只是干净的蛋壳。但事实上这其实是动物的骨头,而且还是人类的骨头……就是这么回事吧?”

    “人类的骨头……”育美喃喃自语般地说道,然后又吞了一口口水。

    “你到底想怎样?”育美的声音开始颤抖。看样子一切都跟修一郎所想象的一样。

    “老实说,因为赌博的关系,我欠了地下钱庄一大笔钱。当然我还没有告诉美登里。然后我告诉聪,有一个地方利息很高,问他要不要把钱存进去。至于那个利息很高的地方,当然就是我自己的口袋啦!我是想说,只要从聪那里拿到五百万,就可以先把那笔钱还给地下钱庄,以后只要每个月连本带利地把钱还给聪,就可以摆脱高利贷的纠缠了。因为我借钱的那家地下钱庄利息实在高得离谱。而我开给聪的条件是年利百分之五,这种利率感觉起来并不会太夸张。再<big>.99lib.</big>加上我还跟他保证本金一毛钱都不会少,所以聪也就跃跃欲试了。接下来,我们约好礼拜天见面,他本来应该要在礼拜天把那笔钱交给我才对。然而都已经过了约好的时间,聪还是不见人影,反而是从美登里那里听到聪失踪了的消息。”

    “你的意<var></var>思是要我把那笔钱交出来吗?”

    育美的目光集中在某一个点上,似乎在专注地思考什么。可能是想起了被她干掉的聪吧!虽然修一郎也很想知道,个头娇小的育美是怎么杀死身材那么魁梧的聪,还把他的骨头磨成粉末的,不过这种事情留到以后再慢慢盘问就可以了,从今以后可是要跟育美发展出长长久久的交情呢!在这之前,他们虽然是姐夫与弟媳的姻亲关系,但是根本还没有机会单独交谈过。不过,从今以后,他想自己应该有很多事情都可以找她商量。

    修一郎在泡沫经济的时候曾经从事过土地买卖的工作,也曾经干过炒地皮的勾当,因此结交过许多手段残暴的朋友,但是育美并不属于这种人。修一郎很清楚,育美绝对不是那种会因为一时冲动而犯下滔天大罪的人。她一定是有什么天大的理由才会置聪于死地,而且一定是被逼到无路可退才会犯下罪行。

    “总而言之,先给我那说好的五百万好了,接下来的细节我们改天再慢慢地讨论。因为我的债务就像滚雪球般愈滚愈多,我想接下来应该还会有很多需要育美小姐帮助的地方。我们就好好地相处吧!放心吧!我的口风很紧的,外表看起来虽然是这副德行,不过我其实还满可靠的喔!再加上我的想法也不像一般人那样不知变通,我很清楚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情是教人怎么样也无法忍受的。所以关于你所犯下的罪行,我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你把这件事情告诉大姐了吗?”

    “当然没有!我想美登里一定会遵照我的建议,把那些钙质粉末加入汤里吧!因为我告诉她那样效果会比较好,以她那个人的作风一定会照办的。如此一来,你的罪恶感就会消失了吧!育美小姐心里打的如意算盘,不就是要让美登里把聪的骨头吃下去,到时候一起进棺材吗?只可惜从此之后我就不能再喝汤了……”

    “让大姐把聪的骨头吃下去,到时候一起进棺材,我的罪恶感就会消失了……”同一句话在育美口中反刍了好几遍。

    “如此一来我的罪行就会消失了对吧?”育美望着修一郎的脸问道。

    “是的,做都做了也没有办法。不如把这件事当作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秘密吧!就算你去自首,聪也不可能再活过来了,还是忘掉比较好吧!育美小姐并没有犯罪,这样不是很好吗?”

    听完修一郎所说的话,育美像是下定决心似的站了起来,走进厨房,不知道在做什么“拿去吧!这原本就是姐夫的东西。”

    育美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冷静,把一个厚厚的信封交到修一郎面前。

    “没想到一直都在这个家里,你却连碰都没碰过啊!我还真没想到育美小姐这么明白事理呢!谢啦!”

    修一郎开始数起钞票来。一下子拿到这么大一笔钱,如果直接还给地下钱庄的话似乎有点可惜。只要有这些本钱,只要能够大赢一把,那些像滚雪球一般愈滚愈<samp></samp>多的债务就可以一笔勾销了。一想到这里,他便不禁雀跃了起来。

    “姐夫是不是也想要跟大姐葬在同一个坟墓里啊?”身后的育美突然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咦?”就在回头的瞬间,修一郎的后脑勺受到了一记强烈的撞击……

百度搜索 女人的杀意 天涯 女人的杀意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女人的杀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松村比吕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松村比吕美并收藏女人的杀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