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女人的杀意 天涯 女人的杀意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沙织,窗户都锁好了吗?瓦斯也确定都关好了喔?”

    “嗯,我都检查过了。久里子姑妈睡得还真熟呢!”

    “不要紧,我有留纸条给她了。谁叫她昨天那么晚才睡,而且还喝了一点小酒,一定又是睡到中午才会起来吧!”

    “昨天的鸭肉火锅真的好好吃喔!虽然是第一次在客厅的桌子上吃饭,但是偶尔这样也不错呢!”

    沙织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她应该没有注意到电暖器的定时器被设定好了。

    话说回来,昨天的晚饭还真的很热闹。时子把火锅搬到客厅的桌子上吃,而不是在饭厅意里,所以昨天是全家人围着客厅的吃饭。

    但那也是时子故意制造的条件,为的是把简易型瓦斯炉放在电暖器前也不会显得太奇怪。

    久里子一边吃着火锅,一边自爆了好几个她在小时候做过的蠢事。像是忘了告诉父母学校要远足,结果那天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背着书包去上学之类的事。沙织和孝彦虽然都说:“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但也都笑得东倒西歪。只有时子笑不出来。因为久里子那种散漫的个性正是导致她过着这种生活的原因。

    “还好这种事情等到你们老爸也上了小学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了。不过,你们老爸可就非常辛苦了。因为从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开始,就必须连三年级的行事历都了如指掌才行。一般来说,都是姐姐要照顾刚上一年级的弟弟吧!我们家反而是做弟弟的要一直跟在姐姐的屁股后面替她收拾烂摊子。”

    老公故意说给孩子们听。

    “我真的很感谢你。”久里子低头致谢,这个举动反而又引起了一阵哄堂大笑。

    可是这也代表着老公一辈子都要跟在久里子的屁股后面替她收拾烂摊子。只为了“她是我唯一的亲人”这个理由。

    “可是啊,我也常常受到你们久里子姑妈的帮助喔!因为久里子姑妈不仅很会画画,就连作文也写得很好。虽<kbd>藏书网</kbd>然老爸很讨厌画图之类的作业,但是靠着你们久里子姑妈帮忙画的图,好几次都被选为班上的代表呢!甚至还参加过市立美术展喔!托她的福,老爸的绘画成绩还不错。”

    “我去年的暑假作业也因为有姑妈的帮忙,还被老师称赞呢!”

    孝彦说的应该是那幅用手把广告传单及和纸撕碎,贴成小白兔的图画吧!但那幅作品的代价却是桌上被弄得到处都是浆糊。

    “我的作文也因为有请姑妈帮我看过,所以得到很高的分数喔!”

    可能是气氛使然,就连沙织也把久里子捧得高高的。

    就算绘画和作文能力再好又怎么样?对于日常生活还不是一点帮助都没有。最好的证据就是久里子连担任画家的助手、靠自己的技能维生的工作都做不久。最多也就只能帮孩子们写写作业而已。问题是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劳她费心,只要她能够把家事做好,不要给别人添麻烦、一个人生活就谢天谢地了。

    久里子为了成为一个插画家,似乎参加了各式各样的比赛。就算真的给她蒙到一座奖好了,就算真的有工作找上门来好了,要是她把这个家当成工作室使用,那就大可不必了。久里子那个人,一旦把兴趣变成了工作,肯定会得意忘形地<u></u>买一大堆绘画工具,让颜料的臭味在屋子里整日飘散不去。

    时子一边提醒自己不要在合家团聚的气氛中一个人摆臭脸,一边暗自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计划付诸实行。

    时子和沙织一起搭公车前往横滨站,然后再从横滨站搭上同一列电车。沙织在第三站下车,她要到朋友家过夜。孝彦的社团活动也按照预定行程举行集训,所以一大早就送他出门了。而老公也顶着一张心情大好的脸出差去了。

    如此一来,就不会牺牲到家人了。

    “帮我跟知子的妈妈问好,记得要好好地打招呼,不可以给人家添麻烦喔!”

    “我知道啦!老妈,你也不要给你的朋友添麻烦喔!”

    沙织开玩笑地说了这句话,然后便下了电车。

    ——你一定要变成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喔!不要像妈妈这样,变成一个心如蛇蝎的女人。时子望着沙织的背影,在心里面喃喃自语。

    找了个空位坐下,电车继续开往终点站^八王子车站。时子打算去拜访住在八王子市内的朋友。

    由于是和沙织一起出门,还搭乘同一班电车,所以时子的不在场证明可以说是非常完整。而且在出门的时候还故意提醒沙织要把瓦斯关好,也是基于同样的用意。

    如此一来,就可以把罪名推到打开电暖器的久里子头上了。久里子睡到一半醒来,把电暖器打开,然后又接着睡回笼觉……这是非常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应该不会有人发现,爆炸的电暖器之所以会打开是因为设定了定时器的缘故。应该不会有人发现这一切都是时子的计划。

    时子闭上眼睛,假装在睡觉的样子,可是其实脑子里一片紊乱。

    自己到底想做什么?现在的话还来得及回头。只要把电暖器的定时器解除,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回去吧!快回家去吧!

    即使一直这么跟自己心战喊话,可是两条腿却一动也不动。

    不要,她再也不想跟久里子一起住了。要是没有那个人的话,就能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再也不会心浮气躁,再也不会露出狰狞的表情。

    ——只能硬着头皮干到底了。

    这个时候定时器应该已经把电暖器的开关打开了吧!考虑到久里子早上一向起不来,再加上昨晚又喝了一点小酒,时子把打开电暖器的时间设定在自己搭乘电车的这段时间。

    久里子只要一喝酒,肯定会睡到中午才起床,所以她平常是不太喝酒的,但是昨天却和老公喝了不少。酒还是时子提供的,表面上说是超级市场的同事送给她很好喝的新潟酒,但其实是时子自己买的。

    老公也心情大好地喝了一些,全家人都非常开心。

    只不过,那些看似为了家人聚餐所准备的东西,其实全都是时子为了今天的计划所准备的。就连鸭肉火锅,也想说是最后的晚餐,所以用了非常好的食材。

    客厅现在应该已经变得相当暖和,久里子也应该睡得更香甜了吧!放在她正前方的罐装瓦斯的温度则愈来愈高。为了提升爆炸的威力,时子直接把满满一瓶的罐装瓦斯放在电暖器前面,还不是装在简易型瓦斯炉里喔!

    时子就连怎么应付这一点的说辞都已经想好了。

    “因为炉子里的瓦斯好像快要用完了,所以我就拿了一瓶备用的出来,是那个造成爆炸的吗?”

    这么一来,为什么客厅里会出现一瓶全新的罐装瓦斯,理由应该就可以成立了。

    最慢再三个小时以后就会爆炸了吧!因为是满满的一整瓶瓦斯,所以搞不好还会提早爆炸。

    电车按照预定的时间抵达八王子车站。距离出门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时子走进一<q>.99lib.</q>家位于车站前面的大型购物中心。朋友曾经带她来过一次,所以她很清楚里面的陈设。

    走进位于七楼的书店,从排列得整整齐齐的文学类书架上拿了一本书。这个书架刚好就在收款机前一个非常显眼的位置上,绝对可以让店员记住她的脸。先在这里站着看一会儿书,再买一本杂志,还要记得拿收据,因为收据会白纸黑字地记录着她买下这本杂志的日期,将来如果被问到不在场证明的时候,应该可以派得上用场。

    时子虽然试着阅读手上那本书的内容,但是却连一个字也没有读进去。

    现在赶回去的话还来得及——这句话一直在她的脑子里分裂增生。

    她走到放杂志的书架旁,选了一本轻松的女性杂志。当她往收款机走去时,同样的话依旧在她的脑海中盘旋不去。

    “现在赶回去的话还来得及。”时子试着再次确认自己的心意。

    久里子有做过什么非得要用生命才能够偿还的坏事吗?既没有挥霍无度,也没有说些什么难听的话来讽刺人。基本上,她的个性还满好相处的。日复一日地流露出不满的态度、搞得一家子乌烟瘴气的人其实是自己。

    时子只是看不惯她老是把客厅当成是自己的房间一样;也看不惯她明明一毛钱都没出,却还是若无其事地白吃白住;更看不惯她不遵守约好的时间,也不帮忙做家事,一天到晚懒懒散散地待在家里……如此而已。可是只要一想到这种情况可能会一直持续下去,她就怎么样也无法忍受。问题是,如果真的把久里子给杀了,她这一辈子都得抱着这分愧疚与不安活下去,她还能坦然地面对自己的老公吗?

    把杂志放在柜台上,付了钱,拿回收据,收据上清清楚楚地印着日期和时间。时子一面看着那张收据,一面又重新体认到自己策划的这个计划有<details></details>多么可怕。

    只要警察没有怀疑到她头上,她就不需要说出自己的不在场证明。除非警察问她那天上哪儿去了,她才打算说出她去八王子的朋友家。她之所以<a href="https://.99di/character/9700.html" target="_blank">需</a>要那张书店的收据,也是为了要能够清楚地界定出她到达车站的时间,但是那也必须是要在警察主动追问的情况下她才会提出来。

    因为主动提出事先准备好的不在场证明反而更引人怀疑,那可是时子从电视连续剧得到的知识。

    她准备的就是一个这么周详的计划。话说回来,预谋杀人的罪行似乎会更重,因为没有人会原谅一个冷静地想要设下圈套、取人性命的人。

    ——我还是不想变成一个杀人犯……

    时子抱着杂志,走向同一层楼的公共电话。焦急的心情害她的脚差点打结。

    她按下家里的电话号码。只要把久里子叫醒,请她把电暖器的开关关掉就好了。不然的话,也可以请她把简易型瓦斯炉收起来。

    她用颤抖的手按下家里的电话号码,没有人接,只有铃声不断地回响。

    睡梦中的久里子可能根本听不见电话铃响吧!因为把电话铃声设定成最小声的正是时子本人。那是她为了不让任何人打电话来把久里子吵醒所动的手脚。

    回去吧!从这里回到位于横滨的家只要一个小时,现在回去的话,还来得及用自己的手把开关给关上。

    时子拨了个电话给本来预定要去拜访的朋友,说她突然觉得身体不太舒服,决定今天还是先回家,改天一定会再找时间登门拜访。

    “身体要紧,这点小事不用放在心上,改天再好好聚一聚吧!”朋友体贴的话语滋润了她的心灵。<cite>藏书网</cite>

    心急如焚地搭上电车。应该没问题吧?距离电暖器的开关被打开应该才过了两个半小时左右,久里子应该还在暖和的棉被里睡觉,电暖器应该也还没有爆炸……应该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

    在电车摇摇晃晃的一路上,时子想象过好几次家里正在燃烧的样子。搞不好会在时子打开玄关门的那一剎那突然爆炸,把自己也炸得粉身碎骨。

    真是自作自受。谁教我动了杀人的念头呢……

    全家福的相簿、孩子们画的图画和奖状、老公送的礼物全都还在那个家里,而那些现在全部都要消失了。只为了让自己得到解脱,我不惜把全家人的回忆都一起陪葬下去。

    电车一抵达横滨站,时子就马上改搭出租车。已经过了两个小时又二十分钟。不要紧的,还来得及。

    从车站坐出租车回家大概要花十五分钟。时子紧盯着手表,从远方传来消防车的警笛声。

    不会吧?……

    “好像发生火灾了呢!”出租车司机摇下车窗,警笛的声音清晰可闻。

    不会吧?……

    “这位客人,从这边好像没看到烟呢!”

    “不会吧?……”时子的脑海中一片混乱。

    她杀人了,而且还是杀人纵火。她把一个无辜的人给……上帝会给她什么样的惩罚呢?……

    她已经什么都无法思考了。她的家被烧掉了,她的家被烧掉了。

    “再过去就禁止车辆通行了。好像就在客人家附近呢!但愿府上平安无事才好。”

    出租车司机望着时子,脸上写满了担心的表情。

    时子全身上下都在发抖,就连从包包里把钱包拿出来都办不到。

    “不好意思,我的手抖到没办法拿……钱包就在这里面,麻烦你自己把钱拿出来好吗?”

    她干脆把整个包包都交给司机。

    “我可以体会您的心情,但是一定会没事的。”

    司机把车资掏出来后,细心地把钱包的拉链拉紧,放回时子的包包里,再把包包放回时子的手上。

    “请您拿好,小心不要掉啰!”

    时子默不做声地点点头,下了出租车。

    人墙把路挤得水泄不通,时子拨开看热闹的人,迈着蹒跚的步履往前走去。前方有几辆消防车正在喷水,而被那些水柱浇灌的对象,正是她那个充满回忆的家……

    时子的腿一软,当场蹲了下来。地面上有一摊水渍,但是时子已经搞不清楚,那是被消防车喷出的水柱弄湿的?还是因为自己的失禁所致?

    ——一切都结束了,就连久里子停在家门口的车子也被烟熏得一片焦黑。我杀了人……我杀了久里子。

    “琴山太太,振作一点!”邻居的太太轻轻拍抚着蹲在地上的时子的手臂。

    “怎么会这样?我该怎么办才好?真对不起,给大家添麻烦了。”

    时子的牙齿不听使唤地打颤,身体也被恐惧和从地面上溅起的冰冷水花给冻得不住发抖。

    “放心吧!没有延烧到左右邻居。家里应该没有其他人在吧?”

    邻居太太抓住时子的两只手臂,用力地摇晃着她的身体。

    时子的脑子也被摇得晕头转向。

    “大姐她……”

    “久里子小姐还在里面吗?救命啊!里面还有人。”

    邻居太太边叫边冲向消防员。

    呈现在眼前的悲剧,其实早在时子的计划之内,一切也正如自己的希望发展。一想到这一点,颤抖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怎么办……都是我不好。”

    附近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时子心惊肉跳地回头一看。

    “可能是我又忘记关瓦斯了……”

    站在那里的,是苍白着一张脸的久里子。

    “……大姐,你没事吧?!”

    时子紧紧地抱住了久里子。就算是鬼魂,她也绝对不会放手。

    “因为电话响了很久,所以我就醒来了。不过还没接起来,对方就挂断了……我本来还以为今天一定会宿醉的,没想到醒来之后的感觉还满清爽的,所以就出去散步了,想说这样或许可以一口气清醒过来。对不起,怎么办……”

    泪水从久里子的眼眶里满溢出来。

    那通电话终究还是发挥了效果。托那通电话的福,久里子才醒了过来。

    “太好了。我还以为你在里面,太好了……”

    时子用力抱紧了久里子。

    “我这个扫把星,居然闯了这么大的祸,实在不值得你这么为我担心啊!”

    听到久里子这么说,时子激动的情绪这才逐渐冷静了下来,同时也一点一滴地认清了现实。

    久里子还活着,只有房子整个烧掉了。全家人的回忆都消失了不打紧,还得继续跟久里子意一起生活。

    根本没有重建的费用,看来只好搬回公司宿舍了。搞不好,久里子还会跟着一起搬进那间人狭窄的公司宿舍。

    ——再也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事了。

    “你之前讲过的话还算数吧?你说会把股票卖掉来作为补偿……大姐,你是这么说的吧!”

    时子压低了声音说道。同时也感觉到被她抱在怀里的久里子明显地僵了一下。

    “那不是久里子小姐吗?原来你在外面啊!太好了!”

    远处传来邻居太太的叫声,看来她是发现她们两个抱在一起的样子了。在外人眼中,她们看起来应该是因为彼此平安无事而欣喜相拥吧!

    ——在我的钱包里,还有可以用来作为不在场证明的书店收据。电暖器也是睡迷糊的久里子自己按下的开关,而且她还忘了要把电暖器关掉就出门了。

    时子抱着久里子,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这个家的改建费用就全部交给你负责啰!因为这场火灾本来就是大姐你造成的……”

百度搜索 女人的杀意 天涯 女人的杀意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女人的杀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松村比吕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松村比吕美并收藏女人的杀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