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女人的杀意 天涯 女人的杀意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第二天早上醒来,走出和室一看,便看到抱着棉被呼呼大睡的久里子。她不习惯早起,一向都要睡到九点多才会起床。

    一面吃早餐,一面看着屏风那头久里子的睡姿……这样的生活居然也持续了两年。

    只有一次,时子把家事交给久里子,自己去上班<mark></mark>。然而,不知道是久里子的方法错误还是怎样,光是做个饭就要花很多的时间,而且还爱买一大堆贵得要死的菜,每次都剩下一大堆吃不完。这还不打紧,十次有九次总是要等到时子下班回来帮她的忙,大家才好不容易有晚饭可吃。

    在把家事<bdo></bdo>交给久里子的那一个月,餐费和电费一口气暴增了许多。由于久里子常常会忘了关洗澡水,曾经连着好几天让热水白白地流好几个小时,所以水费和瓦斯费也都增加不少。尤其她似乎特别不喜欢打扫和整理,所以家里总是处于一种又脏又乱的状态。最后是时子自己忍无可忍,辞掉了全职的工作,改成兼差的打工。

    “久里子姑妈到底要待到什么时候啊?”

    沙织大声说。那么大声的音量,不用想也知道是故意要说给久里子听的。

    “小声一点,别把姑妈吵醒了。”时子用眼神轻轻地责备沙织。

    “这个时间本来就应该起床了吧!为什么只有久里<strike></strike>子姑妈可以赖床?”

    沙织酸溜溜的语气,似乎也表现出时子当时的心情。或许沙织也已经感受到母亲讨厌久里子的心情了吧!

    时子一直希望能够把沙织教养成一个心地善良、温柔体贴的女孩,但是此时此刻,眼前的沙织却露出了恶毒的眼神,而且那眼神还跟自己一模一样。

    而老公却只是一言不发地把吐司送进嘴里。

    时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她心想,如果久里子不是大姑,而是婆婆的话就好了。因为这么一来,时子就比较能够乖乖地认命,把一楼的和室让给婆婆使用,再把二楼其中一个三坪的房间隔给两个孩子使用,另一个房间就用来当作她和老公的寝室,这也是一个办法。

    问题是,久里子和时子只差了三岁,外表看起来甚至还比时子要来得年轻,身体也很健康,而且当他们买这栋房子的时候,久里子也没出过半毛钱。所以她实在不想为了久里子而去委屈孩子。之所以宁可屈就于只有两个三坪的房间和客厅、餐厅的屋子,也要搬出狭窄的公司宿舍,就是因为想要给孩子们一人一个房间。如果要他们跟住在公司宿舍时一样挤在同一个房间里,不就失去买这栋房子的意义了吗?更恐怖的是,一旦挪出一个房间给久里子住,她可能就真的一辈子都赖在这个家里不走了。

    时子再次把视线移向屏风的另一边,只见久里子动也不动,完全看不出她是醒着还是睡着了。

    “我今天有社团活动,所以会晚一点回来。”

    最近愈来愈沉默寡言的孝彦,生硬地丢下这一句便上了二楼。

    时子实在也不想让孝彦看到久里子邋遢的睡相。

    “我吃饱了。”沙织拉开椅子,朝着久里子的方向大声说道。

    “我今天要加班。”就连老公也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想要逃离现场。

    此时剩下时子一个人,默默地把碗盘端到流理台,擦拭着餐桌的桌面。

    送老公上班、孩子们上学之后,时子把碗盘洗好,就连衣服也都脱完水了,久里子还是没有起床的迹象。时子下午还得去超级市场打工,所以一定得在中午之前打扫完毕……

    “大姐,不好意思,我想要晾衣服了。”

    虽然也可以从玄关绕到晾衣服的院子里,但是她实在不想抱着一个洗衣篮从玄关出去。所以时子就把屏风移开,抱着洗衣篮从久里子的棉被旁边踩过去。

    “已经这个时间啦?好久没有睡得这么熟了,果然还是家里最舒服。”

    久里子撑起上半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看来久里子是真的睡死了,对于沙织的大声讽刺并没有半点心虚或不安的样子。

    “不好意思。”时子打开通往院子的纱门,冰冷的空气一下子就窜入了室内。

    “哇!好冷喔!”久里子又重新钻回了被窝里。

    晾衣服的时间同时也是让这间屋子通风的时间。所以时子对久里子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和平常一样,直接开着纱门晾衣服。她还默默地把久里子随手丢进洗衣机里的内衣也拿出来晒。

    虽然久里子老是把不会做家事当成<a href="https://.99di/character/4e00.html" target="_blank">一</a>件好像很了不起的事般挂在嘴边,但是她其实也结过婚。只不过才结婚没多久,夫妻之间就貌合神离了。可是因为久里子实在无处可去,所以就算已经离婚了,还是勉强和前夫住在一起。后来因为弟弟买了房子,她也就借着这个机会正式和他分手。问题是,别说付房租了,就连吃饭的钱,她也没有付出过一毛半角,所以她应该没有拿到半毛赡养费吧!因为她搬来时,也是一辆小轿车就装完了所有的行李。

    等到时子晾好衣服、把纱门关上,久里子这才慢条斯理地从被窝里爬出来,走向洗脸台。

    看样子她是打算洗个澡,把自己打理得干干净净,再来享用时子做的早餐。过去两年她都是这样。

    “大姐,我下午要<kbd></kbd>去上班,可以请你帮我晒棉被吗?请在两点左右收进来。”

    “了解。我会连晒好的衣服一起收进来的。”

    “那就麻烦你了。”

    时子把火腿蛋和吐司、色拉摆在桌子上。

    “我要开动啰!”

    久里子虽然素着一张脸,但脸上一条皱纹都没有,皮肤的纹理也非常细致,再加上又是张娃娃脸,所以一起走在路上的时候,反而是时子的年纪看起来比较大。每当有人问:“这是你妹妹吗?”久里子总是非常开心地呵呵笑着。

    “你今天要去Hello Work看看吗?”

    “咦?啊!你是说职业介绍所啊!我暂时还不打算工作,想先稍微休息一阵子之后再来思考这个问题。所以又要给你们添麻烦了,还请多多指教。”

    久里子偏着头微微一笑,一面把火腿蛋送进嘴巴里。

    她以为只要施舍一个微笑,别人就可以全盘接受她的所作所为吗?就算是装的也好,至少也该装出要去找工作的样子吧!时子只能以沉默来表示自己的抗议,继续扫她的地。

    “那我去上班啰!”

    “要不要我开车送你?脚踏车被偷了不是吗?”

    “不用了,我都是走路去的,顺便运动一下。”

    时子瞪了一眼停放在玄关门前的蓝色小轿车,出发前往超级市场。人不管是站在收款机前、还是在整理货架的时候,时子的心情都无法好转。久里子所说的“暂时”到底是多久呢?必须一面欣赏久里子的睡相一面吃早餐的生活,到底还得过多久呢?

    搞不好久里子根本就不打算再出去工作了。搞不好她已经打定主意,一辈子都要赖在他们家,吃着时子做的饭菜,无所事事地过日子。久里子说过自己不适合婚姻生活,所以不打算再结婚了。也就是<cite>.99lib.</cite>说,指望她因为跟谁谈恋爱而离开这个家的可能性也几乎等于零。

    下午四点,时子打了卡,买齐了晚餐要用的菜。区区三个小时的工资,顶多只能让她赚到当天的菜钱。而且从今天开始,这笔开销想当然耳又要增加了。

    提着超级市场的购物袋走在回家的路上,沉重的塑料袋压得手好痛。虽然也想过要再买一辆脚踏车,但是一想到供孩子们上补习班所要支出的费用之后,就暂时忍耐了下来,因为接下来的教育费只会愈来愈多而已。

    反正久里子都主动开口说要开车送她了,也许让久里子开车接送她上下班,会让自己的心情好一点也说不定。也许她应该换个角度,去思考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跟久里子分工合作地一起生活。

    时子一面想着有没有什么分工合作的方法,一面回到了家。

    久里子好像出去了,因为门口没看到她的小轿车。

    打开玄关的门,果然一双鞋子都没有。

    一看到客厅里的惨状,时子体内的疲惫感便一股脑儿地涌了上来。桌子上摊着看到一半的杂志,地板上有一个已经开封的零食塑料袋,袋子里的饼干掉一地,久里子的衣服则是乱七八糟地堆在沙发上。

    狭窄的院子里还晾着棉被和洗好的衣服,而太阳早就已经下山了。

    此时有一把火从心里延烧到脸上,时子连忙把棉被收进来。被子早就已经变得冷冰冰的了,时子只好把它摊在沙发的椅背上,然后再把洗好的衣服也收进来。

    收衣服一向是沙织负责的工作,今天怎么会没人收呢?孝彦是有说过他今天要参加社团活动,但是沙织今天并不用上补习班啊!

    时子把感觉上有点潮湿的衣服放进烘干机里,设定好三十分钟的时间。再把散落在地板上的饼干捡起来,把桌子收拾干净,并吸了地板,流理台还有吃完了就随手一放的碗筷。

    时子从踏进家门之后就一刻也不得闲,先是洗碗盘,接着是把烘好的衣服折好,再开始放洗澡水,然后还要准备晚餐……

    伴随着玄关门被打开的声音,沙织走进了客厅。

    “你上哪儿去了?”时子忍不住用比较严厉的口吻问道。

    “上哪儿去了?我可是有跟久里子姑妈说喔!今天补习班突然要补课才出去的。姑妈不在吗?”

    “你还真会挑传话的对象啊!你知道久里子姑妈上哪儿去了吗?”

    “这我怎么会知道?我回来的时候,她还在客厅里看杂志呢!姑妈也说她会帮我收衣服,叫我不用担心,我才直接去补习班的。”

    沙织一脸忿忿不平地说着,爬上了狭窄的楼梯。补习班似乎出了很多作业,因此只要她进到自己的房间之后,不到吃晚饭的时间是不会下楼来的。

    经过两年的相处,时子早就应该要有所觉悟,跟久里子之间是不可能有什么分工合作的方法的。期待愈高,失望就愈大,最好是完全不要对久里子有任何的期待,才不会落得失望的下场,如果不这样想的话,只会让自己生闷气罢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门口才传来久里子停车的声音。

    今天一定要说。不管是棉被的事情、收衣服的事情、自己用过的碗筷也不顺手洗干净的事情、把屋子里弄得乱七八糟就出门的事情、完全没有帮沙织传话的事情……想说的事情堆得像山一样高。一起生活的那两年说不出口的事情,应该要趁今天一次说个清楚、讲个明白。

    “对不起,那个画家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什么我还有东西留在他家,要我马上过去拿,否则他就要把那些东西当垃圾丢掉。我想说去一下马上就回来了,所以就没有先把屋子收拾干净再出去。没想到我只是把车子停在画家门口一下下,就被开了一张违规停车的罚单。你不觉得很过分吗?我还不是为了要搬行李才会把车子暂停在他家门口的。所以我就跑去警察局,要求他们帮我取消这张罚单,可是他们不答应。虽然我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但是不管再怎么拜托,他们还是不肯通融。结果这么一来一回就浪费了我不少时间。真的很对不起,明明都已经答应过你了,结果我却连衣服也没有帮忙收进来。”

    久里子才一打开玄关的门,就立刻滔滔不绝地讲了一大串,完全不给时子插嘴的机会。

    “被子都变得冷冰冰的了……”

    “哦,没关系啦!反正那是我要用的。洗好的衣服呢?”

    “因为又湿了,所以我就丢进干衣机了。”

    “那就好。沙织呢?”

    “已经从补习班回来了。”

    “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嘛!真是太好了。”

    久里子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到底哪里好了?根本连一个问题都没解决到嘛!时子可不认为因为棉被是久里子要盖的所以就没关系;因为有干衣机,所以洗好的衣服变潮湿也没关系;只要沙织平安回来了,沙织托她转告的事就可以完全当作没发生过。那么在这段期间,为人父母的因为担心而死去的脑细胞又该向谁追讨?

    话虽如此,可是看到一脸“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嘛”的久里子,时子知道再说什么都只是白费力气。

    “我把行李搬到客厅里啰!那些都是在那边新买的东西,本来想说可以留给下一个助手使用,所以才没带走的,可是他居然说要全部丢掉,未免也太可惜了吧!搬来这里的话,以后要用的时候就很方便了。”

    说完,久里子便回到车上,抱了一个蓝色的组合柜下来,然后又搬了三个塑料制的衣服收纳箱进来,全都放在藤编的五斗柜旁边。

    在这之前,久里子的行李都放在藤编的五斗柜里,那还是为了两手空空住进他们家的久里子特地买回来的,当初还有考虑要什么样式才配客厅的气氛呢!没想到,久里子却把这个五斗柜留在家里,到画家那边后新买了彩色组合柜和衣服收纳箱。

    藤编的五斗柜和蓝色的组合柜、塑料制的衣服收纳箱……客厅里的整面墙堆满了没有半点协调性可言的东西,而原本装饰着花朵的窗台上则堆满了美术杂志。沙发已经淹没在久里子的衣服里,好像是在暗示谁都不准坐的样子。

    客厅早已不再是一家人可以轻松聊天的场所,电视也被移到了从餐桌上就可以看见的地方,所以一家人的交流只能在餐厅里进行了。

    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客厅给人的感觉也变得愈来愈凌乱。不是看到一半的杂志四处乱放,就是桌子上堆满绘画的工具。久里子好像有在画素描的习惯,可是她完全没有想到要把报纸铺在桌上才不会伤到桌面,因此桌上到处都是画笔的痕迹。

    对于久里子的不满,就像是一颗小小的火种,一直在时子的心里闷烧着,一次也没有熄灭过,反而慢慢地愈烧愈旺。就连她自己也感觉得到,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所累积的压力,已经让她的表情变得愈来愈狰狞,眉间的皱纹也变得愈来愈深刻,让她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老得更多了。

    无论是老公还是孩子们,都已经注意到时子的变化了,就只有久里子,似乎还一副状况外意的样子。看来她好像还抱着要成为一个插画家的梦想,也不去找工作,一整天就只会在那里画画。

    每次看到久里子那张心满意足、与世无争的脸,时子就愈来愈讨厌自己那副狰狞的表情,也变得愈来愈烦躁不安。

百度搜索 女人的杀意 天涯 女人的杀意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女人的杀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松村比吕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松村比吕美并收藏女人的杀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