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咖啡馆推理事件簿1·下次见面时,请让我品尝你煮的咖啡 天涯 咖啡馆推理事件簿1·下次见面时,请让我品尝你煮的咖啡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当着众人的面被异性以投技攻击,也无法在对方主动提议的约会中拉近彼此的距离,但如此笨拙的我,其实还是交过女朋友。

    那是在我定居京都还不到三个月时发生的事。我从百万遍十字路口往南走,来到名字很有文艺复兴风格的学生合作社餐厅,品尝了人生第一次的京都特产鲱鱼荞麦面。在春天时,学生餐厅每到中午就会大爆满,连座位都很难抢,但到了现在,不乖乖去上课的学生似乎开始增加,餐厅的空位也多了起来,连我也可以自在地坐下来用餐。

    我挑了位于长桌角落的座位,呼噜呼噜地吃着就特产来说有点朴素的荞麦面。虽然人潮拥挤的程度已经缓和,但中午时的学生仍旧很多,即便对面的位子有名女性坐了下来,我也完全不以为意。

    “你已经决定好要参加哪个社团了吗?”

    如果不是她跟我说话,我<dfn>.99lib.</dfn>或许连对面有人坐下来也没发现。

    “……咦?我吗?”当我停下筷子回答她时,已经过了整整三十秒。

    “不然还有其他人吗?你还没决定要参加什么社团吧?”

    “嗯,与其说是还没决定,应该说现在的确没有参加任何社团才对。”

    “我想也是,看你的脸色那么差就知道。”

    女性指着我哈哈哈地笑道。她笑的时候眼睛还是睁得大大的,五官给人一种相当活泼的印象。

    “不过没关系,只要你加入我们社团,这种问题很快就能治好了。”

    “治好……又不是什么毛病。”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来到餐厅却毫无用餐意愿的她把一叠厚厚的传单豪迈地放在桌上。

    “难道是所谓的迎新?”

    “没错,正确来说是欢迎新生的活动。总之,我的身份是欢迎新生的人,而不是新生。至于你呢,则是今年四月才搬到京都生活的人。我说错了吗?”

    她没得说错,我点了点头。

    “看你畏畏缩缩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新生。你凭什么用平辈的口气跟我这个学姊说话呢?你今年几岁啊?”

    我当时的脸色应该很难看吧!不是因为察觉到自己讲话有失礼貌,而是她纠正我的样子不仅没有生气,看起来还乐在其中。我自干渴的喉咙挤出声音。“我今年二十岁。”

    令我惊讶的是她听到回答后立刻露出觉得无趣的表情。

    “原来是重考生啊!也就是说你和我其实同年啰。”

    接着她把一张传单扔给我。

    “只要参加我们社团,你那颓丧的脸也会变得愈来愈有自信噢。”

    我拿起传单看了一眼。男女综合柔道社“刚道(GOH—DOH)”

    是取“综合”这个字的谐音来命名啊。不过,现在不是对社团名字感到莫名佩服的时候。

    “可能是我从小就开始学柔道了吧!一直找同性练习总是挺没劲的。”她碎念了一句后又说:“底下是我的联络方式。”

    只见“负责人二年级虎谷”这行字后面写了一串电话号码。

    “是虎谷学姊吗?”

    “叫我真实就行了啦。明明是女生却叫虎,感觉也不太可爱。”

    不知道为什么,我倒是觉得很适合,但我当然没说出口。

    “如果有兴趣的话就打电话给我。应该说就算没兴趣也打来吧!我们约好啰,敢违约就把你摔出去。啊,不过就算守约,我大概还是会把你摔出去。”

    我搞不懂这两个“摔出去”究竟有何差别,疑惑地歪着头,她离去时对我眨眨眼,抛下了一句话。

    “我很期待你来噢。因为我很看好你。”

    她的表情的确是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我思考后的结论是至少第一个“摔出去”应该带有暴力之意。

    我对未曾体会过的疼痛感到恐惧,之后听话地联络了她。虽然没有真的加入社团,但一回过神来,却发现我早就被她当成男朋友对待了。我身上似乎有某种特质,刺激了她就算练柔道也无法纾缓的过动倾向。比起吃醋,她好像更乐于惩罚我,总因芝麻小事便怀疑我劈腿,或是故意刁难,把我耍得团团转,但在个性有点消极的我眼中,她能够不在意他人目光,恣意妄为,充满自信的态度和自由奔放的个性,看起来是多么迷人啊。

    如果只是行为粗暴的话,是不可能跟她交往长达两年的。我到现在还是发自内心地感谢她带给我一段相当快乐的时光,在我只有黑咖啡的人生中加入了牛奶、砂糖和许多调味料。

    只有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但这和现在的情况不能混为一谈。我心想,身子在吧台前尽可能地往后仰。

    “找到你了!”如果这是偶然,也未免太凑巧了。既然如此,该怎么称呼它呢?

    “竟然能在这里再遇到你,果然是命运,对吧?”

    真是让人傻眼的一句话。明明之前交往时老把分手挂在嘴上。

    她站在距离我只有一步的地方,脸上露出熟悉的欣喜笑容。既然她无论如何都想把这当成命运,那接下来能说的就只有一句话——“复合”了。当她再次开口时我便无计可施,而现在还以慢速播放的形式逐渐化为现实。

    一切都完了。当我脑中闪过此一念头的瞬间,伴随着清脆的铃声,一道刻意拉长的嗓音打破了僵局。

    “我回来了——”

    就是现在!

    我在情急之下绕到提着白色塑料袋返回店内的美星咖啡师背后——尽管取笑我吧!现在已经不是顾虑面子的时候了——然后两手按着她的肩膀,把她推到虎谷真实面前,说:“我、我来介绍一下。这个人是我的新女友。”

    现场的空气瞬间凝结。后方的门关上时发出的铃声听来格外响亮。

    不妙、很不妙、非常不妙。但继续沉默下去只会更加不妙。我带着豁出去的表情,心怀必死觉悟地催促道:“喂,美星,你这家伙也说点什么啦。”

    “咦?呃、那个……”拜托了,咖啡师。我以眼神恳求回头看着我的她。“啊……是啊。”

    呃,美星小姐,现在不是害羞脸红的时候啊!

    虽然对咖啡师感到万分歉疚,但我也不是想都没想就采取这种冲动行为的。虎谷真实既然知道塔列兰,就代表户部奈美子很有可能如之前所说的,把在店里发生的事<a href="https://.99di/character/60c5.html" target="_blank">情</a>告诉了她。当然,也包括我和咖啡师关系密切一事。我才想到可以反过来将计就计。

    “事情就是这样,对不起,我已经没办法再和你交往了。”

    听起来果然很奇怪吧?明明是对方主动向我提出分手的,为什么非得道歉不可呢?不过现在我只希望能让眼前的局面和平落幕就好。

    她走上前来,以稍微无视个人空间观念的距离,上下打量美星咖啡师一番,然后说了一句话:

    “原来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女生啊。”

    接着她的视线越过感到害怕的咖啡师,刻意和我四目相对后说:“我无法接受这种结局,你不要以为我会就此罢休!”

    我惊讶得愣住了。她双眼湿润,看起来像在强忍泪水。我从来没看过她露出这种表情。虎谷真实曾把泪水当成武器,却不是会压抑自己情绪的女性。既然如此,她现在的反应究竟是出自何种心情呢?

    她从我们身旁擦身而过,离开了塔列兰。被粗暴打开的店门没有自动关上,即使数分钟后呆站在原地的我回过神来,转头往后一看,门还是空荡荡地敞开着,好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真是搞不懂啊。”

    虎谷真实离去后,店里只剩下我和咖啡师。硬要说的话,还有一只,查尔斯仿佛想讨好坐在吧台座位上的我,在我的脚边蜷缩成一团,在刚才那阵骚动中,似乎机灵地躲到<a>99lib.</a>哪避难了。

    咖啡师替我送上我没点的冰咖啡后,便钻进吧台后方,忙于工作的手毫不间断地移动着。塔列兰的冰咖啡名为冰滴咖啡,是使用一种叫冰滴咖啡壶——上半部放水、中间放咖啡粉、下方再加装咖啡壶的长型玻璃器具——花费数小时一滴滴萃取而成。据说是为了让苦味较重的豆子也能变成美味咖啡而发明的冲煮方法,萃取时不需加热,可以压抑苦味并引出咖啡的余韵,让萃取出的咖啡不易酸化,利于保存。要加热之后喝也行,但多半是直接喝冰的。

    想必我假装自言自语的攀谈听起来十分令人生厌吧!咖啡师看也不看我一眼,轻声反问。“搞不懂什么?”

    她的口气一反常态,相当冷淡。

    “呃,咖啡师,你该不会是在生气吧?”

    我这么一说,她才终于转头看我,带着满面笑容答道:“那还用说吗?”

    ……也是。我沮丧地垂下头。

    “无论是谁都会生气吧!不分青红皂白地被卷进别人的麻烦事、身体被当成挡箭牌,甚至还被对方说是自己的女友。”

    咖啡师收起脸上的笑容。

    “青山先生。”

    “是。”我不由自主地挺起背脊。

    “我认识青山先生<a href="https://.99di/character/7684.html" target="_blank">的</a>时间并不长。但经过三个月的相处,我以自己的方式,透过各种事情,确认了您究竟是否值得我信赖。现在我知道,不,应该说我相信青山先生拥有一<s></s>颗温柔的心。”

    我感到坐立难安,含住冰咖啡的吸管。

    “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也是因为您想在不伤害前女友的前提下让她知难而退,才不得不采取的行动吧。我其实很乐意助您一臂之力,即便为此而遭人误解也不会困扰。”

    嗯?我好像愈来愈猜不透她接下来想说什么了。

    “但是呢,青山先生。只有一点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容忍——您方才称呼我为‘这家伙’,对吧?”

    嗯嗯?

    “那句话让我非常生气。我气得简直要怒发冲冠了。”

    嗯嗯嗯?

    别再“嗯嗯嗯”了。我摇摇头。无论基于何种理由,我的言行的确让她感到不快。即便身为男女朋友,还是有人讨厌对方直呼自己“这家伙”。我虽然为了表现出亲密的样子而故意这么喊她,但我们两人从一开始就不是男女朋友。咖啡师之所以如此气愤难平,不是因为我和她对这件事的观感不同。我到底在“嗯嗯嗯”什么啊?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诚恳地低头致歉,“我不会只是说句道歉就敷衍了事,以后一定会以其他方<tt>99lib.t>式来弥补我的失言。”

    原本闭目擦拭着玻璃杯的她,听到我的话后睁开了一只眼睛。

    “用什么方式弥补呢?”

    “这个嘛,呃……像是礼物之类的。”

    我觉得自己的回答听起来就像笨蛋,咖啡师却轻笑了一下。

    “我会好好期待的。”

    我愈深思愈觉得头皮发麻。“呃,你的态度是不是转换得有点快?”

    “您已经向我道歉了,不是吗?这次就算是扯平了吧?如果我还一直耿耿于怀,感觉好像换成我多欠了您人情一样。在青山先生答应要弥补我的时候,这件事就已经解决了。”

    如果能如此干脆地收场,大家都轻松多了。我带着傻眼大于佩服的心情把玻璃杯还给她,示意她再替我倒一杯。

    “那么,您究竟搞不懂什么呢?”

    咖啡师一面从冰箱拿出咖啡壶,一面问道。

    “我想不透她为什么能料中我会逃到这里来。”

    “您说的料中是……”

    对噢,咖啡师还不知道她撞见我们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于是我简单<figure></figure>扼要地向她说明我从北白川的住家出门后行经的道路和花费的时间。

    “你想想,我冲进店里后到被她发现,这之间顶多只经过五分钟左右。那她要花多少时间才能从丸太町桥抵达这间店呢?”

    “我想最短的路线是沿着丸太町通往西走,然后在富小路通转弯。距离约一公里,一般来说大概要走十五分钟吧?”

    “她看起来不像用跑的呢!如果用跑的,应该会很喘,服装也没那么整齐才对。”

    “我记得她穿着细跟凉鞋,别说正常跑步了,连脚踏车也没办法骑吧?”

    不愧是女性,注意的细节跟我不同。

    “也就是说,如果把离开丸太町桥后我漫无目的地逃跑的十五分钟算进去,她的确有可能只慢了我五分钟就抵达这间店,也代表她几乎没有多余的时间在街上寻找逃跑的我。换言之,她所采取的行动很明显地已经预测出我会逃往何处了。”

    “那就当作是您所推测的这样吧!”

    哎呀,如此干脆的答案真不符合咖啡师的作风。

    “那么,你认为她是凑巧猜中的啰?”

    “虽然她是第一次光顾,却可以很自然地联想到她是从朋友口中得知本店的吧?她看到青山先生以自己的双腿逃跑,心想再怎么跑也跑不远,于是先从这附近你有可能躲藏的地方一个个找起,我觉得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呀。”

    “我觉得不是……啊,我觉得完全不是这样!”我早就想学她说一次看看了。“我刚才没说明到一件事,她曾经在我逃跑的途中打了电话给我。那时我正在京都市政府前车站,她在电话另一头说‘我听到市营地下铁的铃声了’。但是,她把我的所在地误认为三条京阪车站。一般来说,她应该会以为我要搭电车逃跑才对吧?根本不可能猜到我只搭一站就下车,然后前往咖啡店嘛。”

    语毕,我还对送上第二杯咖啡的咖啡师问:“你懂吗?”

    “我想破头也不明白,为什么她能够正确预测出我会逃向哪里,而且就算在途中接到电话也毫不改变她的判断。如果无法得知其中巧妙,我以后可能也没办法安心来塔列兰了。因为会一直提心吊胆,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又追过来。”

    “原来如此……这的确是搞不懂呢。”

    咖啡师嘟起下唇,陷入思考,接着拿出手摇式磨豆机,将豆子倒进储豆槽。

百度搜索 咖啡馆推理事件簿1·下次见面时,请让我品尝你煮的咖啡 天涯 咖啡馆推理事件簿1·下次见面时,请让我品尝你煮的咖啡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咖啡馆推理事件簿1·下次见面时,请让我品尝你煮的咖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冈崎琢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冈崎琢磨并收藏咖啡馆推理事件簿1·下次见面时,请让我品尝你煮的咖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