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猛然回神,阿近已佇立在萧瑟的树林间。阿贵、喜一、清太郎全不见踪影,只有阿近只身一人。而这个地方……

    眼前耸立着一幢铺着红瓦屋顶,感觉相当沉重的大宅邸。宅邸的左侧尽头,可清楚看见一座白墙仓库。

    此处为安藤坂宅邸的前庭。然而,这冷清的景象是怎么回事?无法想象这是充满四季变换之美、令年幼的阿贵心荡神驰的宅院。

    放眼望去,净是斑驳的墙、歪斜的屋顶,及多处红瓦缺损。防雨门已脱落,门上的糊纸破裂,难看地垂下。

    庭院的树木尽皆枯萎。阿近才移动半步,鞋底下便发出枯枝断折的清响。种植的草叶全数凋零,仅剩稀疏的细枝凄凉地随风飘摇。黄土也水汽尽失,处处龟裂。

    栖宿在阿贵心中的安藤坂宅邸,曾几何时,竟落得如此凄惨的田地。

    阿近缓缓眨眼,接着眯起瞳眸。安藤坂的宅邸得到阿贵这名女主人后,不是该稳定下来吗?

    然而,光凭阿贵之力,无法满足宅邸的饥渴。

    所以新的客人到来,<kbd>99lib.</kbd>宅邸相当开心。

    阿近重新环视周遭,宅邸屋顶的外头、包围庭院的树篱外侧,全遭白雾封锁。迷雾无声无息地悠悠流动,此外别无他物。不论道路,邻家屋顶,或市街上必备的火警瞭望台都遍寻不着。

    这里不属于人世,也非阴间,而是在阿贵体内。

    阿近双手抵在胸前,感受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我还活着。虽被吸入阿贵心底,进入她的身躯,但保住了性命,得先牢记这点。

    阿近绕过庭院的树木,穿越草木间的缝隙,欲前往宅邸正面。途中,树枝缠住她的衣袖。她想抬手挥除,另一根枯枝旋即调皮弹起,打向阿近手臂。尽管不觉得痛,被打中的地方却微微渗血。阿近马上把嘴凑向伤口。

    抬头一看,枯枝前端忽然冒出一朵红山茶花。

    花朵吸收阿近的鲜血后,获得生命而绽放。

    原来是这么回事。阿近暗自点头,双手紧贴身侧继续前行。

    走到铺有木板地的气派正门玄关前,当然还是空无一人。不知是否为潮湿腐朽的缘故,木板地微微鼓起,玄关旁的另一入口前,设有平缓的台阶,不过得留意第二阶的中央凹陷部分。

    阿近再度转头望向庭院。从玄关的格局来看,这是武士宅邸。果真如此,好歹会设个有守卫的长屋门<span class="" data-note="长屋门,武家宅第的大门形式。正门两侧设成长屋,由家臣或仆人进住。"></span>,可惜此处只有树篱。

    昔日受清太郎的外公清六之托前来调查的捕快,曾提到这里建于一<details></details>百五十年前,原本是座武家宅邸。“原本”这种说法,仿佛意味着之后便不同以往。难不成,有段时期的屋主是富商或地主,因而拆除象征武家的长屋门?

    可是,捕快也说,那座宅邸有许多内情不是我们町人打听得到的,若是这样,便意味着即使屋主换人,宅邸本身也不会有所改变。不论何者持有宅邸,真正的主人不变。

    谜团长期封印其中,持续矗立于同一场所。没人敢轻举妄动,谁都束手无策。

    一旦逼得它出手,连像清六这么有胆识的老人也莫可奈何。

    阿近准备单枪匹马深入此地,心情反倒出奇平静。

    女人和小孩应走玄关和后门中间的入口,阿近却刻意踏进玄关。我是受这座宅邸邀请的客人,何必顾虑那么多?

    “请问有人在吗?”

    阿近诧异地发现自己的声音如此清新悦耳。在这片空荡冷清,不见一丝尘埃飞舞的宁静中,唯有阿近的话声传响。

    走上阶梯后,眼前出现一座褪色的屏风。尽管已老旧泛黄,但上头绘着竹林和猛虎,给人沉稳之感。

    屏风旁伸出一双小手。有人在后头。

    此人油亮的黑发绑成发髻,身穿有梅花图样的直筒红元禄袖和服,圆睁着乌溜溜的大眼,跪立在屏风后方。

    阿近不禁看傻眼,是阿贵!

    还没来得及发话,少女阿贵已起身走向走廊深处。她打着赤脚,在廊上跑的啪嗒作响。因意外相遇一时怯缩的阿近,也急忙脱去鞋子,由玄关跳进屋里。

    “阿贵小姐!等一下!”

    长廊一侧连接着邻房及书斋。随处可见脱落的纸门及晒黑的榻榻米,实在惨不忍睹。这条长廊延伸到前方远处才右转,一眨眼的工夫,凭小女孩的速度应该跑不了那么远,然而眼下阿贵已消失无踪。

    从这间房通往另一间房,从这条走廊接向另一条走廊,阿近在宽阔的宅邸奔波找寻阿贵的身影。她不断叫唤着:阿贵小姐,您在哪里?出来好不好?

    不知已多深入屋内,待阿近驻足喘息时,眼前出现一个约八张榻榻米大、附有缘廊的房间。防雨门和拉门完全敞开,庭院景致尽收眼底。

    那并非荒凉的景象。庭院里绿意盎然,花草五彩缤纷。片片飘落的不是枯叶,而是花瓣。樱花、梅花、山茶花、茶梅、红白相间的杜鹃花一起绽放,争奇斗艳。

    花瓣之所以漫天纷飞,是挂满和服与腰带的树枝随风徐徐摇曳的缘故。染布、纺织品、刺绣放眼望去皆是极尽奢华、穷究美学的精品,为绿景点缀绚烂色彩。

    ——晒衣服。

    那是吸引阿贵一家踏上可怕命运的入口。

    尽管心里明白,阿近仍不自主地为从原本紧闭的仓库陆续取出展示的无数服装着迷,猛然回神才发觉,宅邸上方的白雾不知不觉已散去,晴空乍现。阳光下,金丝银丝夸耀似的闪闪生辉。

    就在庭院树林的最前端,刚才那名女孩从一件绣有凤凰的黑绢长袖和服后露脸。

    “很漂亮吧?”她问阿近。

    “这里多的是美丽的东西。你不想要吗?”

    阿近一时无法回答,只能呆立原地。在众多和服的奔放色彩包围下,小女孩的黑瞳中栖宿着唯一一颗坚硬树果的光芒。

    “阿贵。”终于喊出她的名字,阿近迅速走向外廊。

    “你是阿贵吧。你独自待在这里吗?一直都只有你一个人?”

    女孩躲在黑长袖和服后面,从树木另一侧探头,这年纪的孩子向来怕生,总半带腼腆、半带提防,似乎不假。此刻,一个真正的小孩就站在眼前。

    “你不想要和服吗?”

    少女阿贵微微低头望向脚下,再次问道。

    “在身上比比看如何?看衬不衬得出你俏丽的小脸蛋?试过后,你一定会很想要。”

    阿近静静深呼吸,接着反问,“可是,这些衣服都有主人吧?我不能擅自占为己有。”

    没关系啦,阿贵说。她躲回树后,这次只出声。

    “你明明非常想要。”阿贵低语。

    阿近拿定主意,由外廊躍进庭院。白布袜踩着庭院的泥土,感觉极为松软,之前那干硬龟裂的地面仿佛根本不存在。

    她快步跑向挂着那件黑长袖和服的树木后方,可是阿贵不在那里。

    “阿贵,你在和我玩捉迷藏吗?”

    她环视四周,极力以开朗的语气喊道。“既然这样,我来当鬼。”

    这时传来一阵活泼的笑声,阿近心头一惊。在哪里?在阿近后面那从花草中。阿贵倏地从盛开的杜鹃花中站起身。

    “你休想抓到我。”

    面对那张可爱迷人的笑脸,任谁看了都会跟着露出微笑。少女阿贵身形单薄,打着赤脚的小腿骨瘦如柴,不过阿近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我一定会抓到你。”

    阿近开玩笑地卷起衣袖,作势欲追。阿贵朗声而笑,拨乱鲜红的杜鹃花准备跑开……

    这时,阿贵却像忽然看到蛇似地停下脚步。阿近一时也为之却步。

    “怎么啦?”

    阿贵转头望着她,白净小脸浮现愠容,双瞳燃着怒火。

    “你不是一个人来的吧?”

    这突如其来的愤恨视线与口吻,令阿近大为困惑,背后爬过一阵寒意。

    “咦?”

    “你好诈!”阿贵尖声撂下这句话,风也似的飞奔而去,转眼不见人影。她所经之处,衣服和腰带翻飞。

    “阿贵!”不管再怎么追也看不到她的身影。好快的速度,根本不像人,犹如鬼魅。

    不,事实的确如此。此地的阿贵,并非现实世界里的阿贵。

    被抛下的阿近信步朝庭院深处走去,周围的树枝上挂满点缀枝头的无数衣服和腰带,一起随风飞舞飘扬。她耳中满是衣料摩擦声。

    接着,她赫然发现仓库的门开着。

    坚固厚实的漆色木门左右对开,内侧格子窗也都大厂。阿近宛如受到引诱,连步朝那里走去。

    见仓库里出现一道人影,阿近驻足,对方也静立不动。

    “小姐。”

    她绝不会听错,是松太郎那令人怀念的声音。他双手搭在仓库门上,目光仿佛要穿透树枝似地,微微偏头唤道,“阿近小姐。”

    话声不带半点邪气,不显一丝沉痛或悲伤。发生那起惨事前,他在丸千天天都是如此。两人理所当然地一同生活、一起工作,事实呼唤着彼此。这就是松太郎当时的声音。

    “您也来啦。”

    松太郎神色柔和许多,眼角因哭笑难分的表情而下垂。

    阿近心中一阵激动,不顾一切地奔向松太郎。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若有什么想说的话,就只有这句了。

    突然间,有人握住阿近在空中挥舞的手臂,用力往后拉。她差点没一屁股跌坐地上,踉跄地侧身倒向某个柔软的物体。

    满开的鲜红花朵接住阿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bdo>.99lib.</bdo>

    “三岛屋的小姐。”

    近距离与阿近重逢,藤兵卫和在黑白之间时一样面带愁容,挂着淡淡微笑。假如此刻他脸上不带一丝笑意,阿近恐怕会放声尖叫,甩开他的手。

    “藤,藤,藤……”

    “您叫我藤兵卫或者滕吉都行,我仍是当初在黑白之间里说故事的那个我。”

    他松开阿近的臂膀,接着安抚似地轻轻执她的手。

    “只要躲在曼珠沙华里就不会有事,这座宅邸不会马上找到您。”

    曼珠沙华是我的花。

    “您……”与其说从惊讶中清醒,不如说是冲破了惊讶,阿近茫然地瘫坐地上。

    “您应该已经过世。”

    “没错,我早已不在人世。”

    藤兵卫从容地承认。

    “我是为此尾随您过来,我不能眼睁睁将您拱手让给这座宅邸。”

    我不属于尘世,才能到这里,就和松太郎一样……

    阿近猛然想起,“刚才阿贵提到,我不是一个人。她的意思是,有藤兵卫先生陪着我吗?”

    藤兵卫笑了起来,微微颔首,透露更令人吃<strike></strike>惊的事,“不只我,还有其他人。就是小姐用心聆听的故事里,所有出现过的不幸亡灵。”

    真不敢相信,阿近从曼珠沙华叶间悄悄回望,远方高空中,数件和服随风摇曳。

    底下有女子身影横越而过,缠在她发髻上的发圈清晰可见。

    “她是……”

    阿近边问边伸长脖子细看。一名年轻男子与那女子同行,两人转头望向她。

    人偶般眉目清秀的五官,容貌有些相似,这么说……

    “是石仓屋的阿彩小姐与市太郎先生。”

    即阿福的哥哥和姐姐。阿近曾亲耳听闻、用心感受他们的悲惨故事。

    “锁匠清六先生应该也在附近,我们都是来保护小姐的。”

    这座宅邸是亡灵的居所,藤兵卫严肃说道。

    “所以我们这群亡灵能助小姐一臂之力,让我们帮助您带阿贵小姐离开此地。”

    虽然感受得到他们话语中的热情,但阿近仍难以置信,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这时该问……对了,要问原由。

    “为什么大家愿意帮我?”

    “因为您听过我们的故事。”

    倾听我们心中的悲痛,及对生前犯下愚蠢过错的种种悔恨。

    “您仔细聆听,感同身受,在心中为我们流泪,没以不关己的态度看待这些残酷的事,也没视为不详而别过脸,或以愚蠢无聊加以斥责,甚至当成自身的事,为我们哀悼。”

    藤兵卫说着,再次执起阿近的手,紧紧握住。

    “我们的罪业化为小姐灵魂的一部分。因您的泪水而洗干净,从此获得解脱。”

    藤兵卫的双手温热,一点都不像亡灵。他眼中熠熠生辉,若是对过去感到懊悔的死者,不可能有如此耀眼的光芒。

    “这次轮到我们帮您走出心酸的故去。”

    阿近游移不定的双眸,终于恢复镇定。伊兵卫这番话渗入她心中。

    “我的……过去……”

    “一直折磨您的那个人,被呼唤来此。”

    是松太郎,他受宅邸召唤,现下<s></s>就在那座仓库里。

    “可是松太郎先生没有错,他没有折磨我的意思。”

    “不过,松太郎先生所作的事,却让您倍感煎熬。即使换个立场想,他犯下的罪也无法抹减。”

    藤兵卫再度抬眼望向仓库。

    “所以,不仅让小姐受苦,松太郎先生也痛苦得无法自拔。这座宅邸便在寻求这样的灵魂,果真如此,决不能放着松太郎先生不管。”

    “能帮忙解救他吗?”

    阿近不自主地以求助的口吻问道,脑中一片混乱。这道理上行得通吗?我到底在讲些什么?

    “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藤兵卫语气坚定的回应,“然后将此地净空。这座宅邸贡献的时刻到了。”

    藤兵卫宛如要教训某个爱欺负人的孩子般卷起袖子,以手指在鼻头下摩挲。调皮地说了句:“我们上。”之前在黑白之间听到的故事中,他从未展露这样的一面。

    “放心吧,躲在仓库里的,并不是什么厉害角色。”

    它早已遗忘自己的名字,甚至不具亡灵的形体,不过是团凝聚不散的怨念……

    “只是以往一直没人将这件事告诉仓库里的那个家伙罢了。”

    小姐,您一定能打败它。

百度搜索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宫部美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宫部美雪并收藏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