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哥,你怎么啦?”任凭阿近声声叫唤,喜一都只呆坐原地,像是失了魂。血色尽褪的脸庞,冷汗直冒。

    “哥,振作点!”

    阿近抓住喜一的肩头使劲摇晃,哥哥的双眼这才回神,然而阿近看得出,他眸中明显带有阴郁之色。

    “为何对奇异百物语的事如此惊讶?哥,你有什么在意的地方?”

    喜一不安地转动看似无比沉重的眼珠,望向阿近。

    “伊兵卫叔叔让你听这些可怕的故事,未免……”

    太异想天开了吧,喜一愈说愈小声,最后低下头。

    “叔叔没有强迫我,起初我也觉得莫名其妙,还曾气他趁乱丢来烂摊子,但现下我已不这么想。”

    仅仅听过三位访客的故事,阿近内心便有所变化,自良助死后,在阿近心中扎根、开枝散叶的某物日益凋零,取而代之的是,另一样东西落地生根,逐渐成长。阿近认为这是好现象。所以她愈来愈坚强。

    “你发觉自己并非唯一不幸的人,从中获得了些许救赎是吗?”

    听着喜一空洞的询问,阿近用力摇头否认。“哥,我没那么精打细算。”

    阿近拼命思考,绞尽脑汁找寻适合的话语。

    “不晓得怎么形容才好……应该说,我想借由听别人不幸的遭遇,了解自己真正恐惧的是什么。与其一直处在不明不白的状况下,害怕的东躲西藏,不如试着面对。”

    嗯,虽然解释的不甚充分,却是目前最稳当的说法。

    “阿近。”喜一依旧兀自冒着冷汗。“你做这么可怕的事,在这个家里没遇见什么骇人的东西吧?”

    “骇人的东西?”

    我只是听故事而已……阿近正要开口,又硬生生把话吞回去。

    她脑中掠过一个念头,背后一阵寒意游走。

    “哥,莫非你看见了?”喜一旋即缩起身子,像在闪躲她的问题。

    阿近由推测转为确信。哥哥并非单纯在思念女儿的爹娘催促下,担心妹妹近况才来到江户,而是为了其他原因,一个更急迫的原因。

    “丸千有事对吧?”她益发温柔地轻抚哥哥的肩。

    “家里发生异状,你放不下心。所以急忙跑来找我?”

    喜一没点头,只颓然垂首,忽然浮现疲惫的神色。

    阿近背后再度涌现寒意,但这次一股觉悟贯穿其中。

    “哥,请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她语气平静地问道,并取出怀纸塞进喜一手中。喜一如梦初醒,以怀纸擦脸,吁口气。

    “你到这里的半个月后……”

    松太郎的亡灵出现在丸千。

    起先,喜一只当那是梦。

    “某天半夜,就像人们常说的,他来枕边托梦。”

    喜一猛然惊醒,发现松太郎一脸苍白地低头看着他,正想开口,松太郎便倏然消失。

    “他的穿着和那天一样。”

    相同情况接连发生两三次。由于一直憋在心里难受,喜一拐弯抹角地向双亲打听:最近是否梦见过松太郎?

    父母似乎没遇上这种事,喜一姑且放心不少。

    之后,松太郎仍持续出现,但每当喜一想和他说话,他就消失不见。

    “我猜他或许是感到寂寞,决定去看看他。”

    松太郎的墓位在有交通要道经过的山里。他的死法并非平常,得妥善安葬,所以供养也毫不马虎。只是,终究不好葬在驿站附近,于是他孤伶伶地长眠此地。

    喜一打扫过墓地,搁下一杯酒才返家。不过,当天夜里松太郎又短暂现身。

    “那家伙消失后,我出声问:松,你有话想告诉我吗?要我为你做些什么吗?假如办得到,我会听你说的。你出来吧,别再躲了。”

    就这样,隔天起,松太郎大白天也出现在丸千。以两天一次的频率,突然现身走廊转角、房间角落及后院柴堆旁。甚至有次待喜一步出茅房时,站在<u></u>他面前。

    “可是他什么也没做。每当我一察觉,他便迅速消失。”

    <a href="https://.99di/character/4eff.html" target="_blank">仿</a>佛在表示:只要喜一能看到我就好。<kbd></kbd>

    喜一说着又微冒冷汗,阿近却十分冷静。尽管感觉的到心脏扑通扑通直跳,但那不是因为情绪激动,相反地,是太过安静坐着的缘故。

    “大家都看得见松太郎先生吗?”

    喜一睁大双眼,摇摇头。

    “只有我看得到,阿松似乎只让我看见他,爹娘和其他伙计都没发现。”

    阿松这个称呼,瞬间唤醒阿近胸中<abbr></abbr>那烧灼搬的怀念与悲切之情。她不禁握紧拳头。

    “因此,每回见到他,我总会试着和他交谈。你有话想告诉我吧?我会仔细听的,你就好好跟我讲吧。”

    松太郎恨我。喜一淡声道,并未提高音调。

    “我做了那种事,也难怪他会恨我。所以我想,一定要听他吐露心中的怨恨才行。”

    “是嘛,我早有这种觉悟。”

    阿近直率地说。喜一闻言,目光稍稍缓和下来。

    “好久没听到你这么泼辣的口吻了。”

    阿近松开拳头,按着嘴。喜一朗声而笑。

    “可是,阿松仍不发一语。他老望着我,明显有话说,但就是不开口。”

    在这过程中,喜一隐约有所感觉。

    “他看来有些困惑。”

    “困惑?”

    “恩,像个迷路的孩子。”

    不明白自己身在何处,不晓得该前往何方,不懂自己为何会在此徘徊。

    “想必他是到不了极乐世界而彷徨,不过……”

    喜一搔搔发际侧着头,已不再冒冷汗。

    “他并未心怀怨恨,是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所以我觉得他像迷路的孩子,喜一再次强调。

    那时,丸千的父母提起想上江户探望阿近,喜一反倒加以阻拦,他劝父母,最好等过一阵子,阿近习惯三岛屋的生活再谈。

    “然而,看到松太郎那副神情,我不禁担心他也会在你面前现身。”

    但喜一忍耐下来,最后才向父母提议:不如由我代替你们去江户看看吧,爹娘突然要探望阿近,还不是时候。

    “爹娘托你传话,是吗?”

    “恩。”

    喜一也同样百忙缠身,不可能立刻动身。当他为工作四处奔波时,松太郎再度出现。

    喜一摆出从小到大惯有的兄长架势,在心里严厉地训斥他,阿松,你没去打扰阿近吧?要是你已这么做,马上停手。我接下来要到江户找阿近确认,假如阿近对你心生害怕,我就拆了你的墓,给你好看。

    他的想法似乎成功传达给松太郎。

    “他不停摇头。”

    仿佛在表示,喜一哥担心的事我没做。

    接着,松太郎的亡灵露出不知所措的眼神,倏然消失。那模样既不可怕,也不惹人生气,反倒让人觉得有些悲哀。

    “就在半个月前。”许久未见的松太郎来到喜一枕边,“他头一次向我开口。”

    ——喜一哥。松太郎端正地跪坐。

    ——之前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一时迷路,让您担心了。

    他行一礼,哭丧着脸。

    ——但我终于知道去处,今后将前往哪里,不会再给您添麻烦。

    喜一细看才发现,松太郎的衣服上溅有血迹。

    喜一问道,你要去哪儿?黄泉吗?

    “他杀死良助,不可能到极乐净土。我猜他是要前往地狱,顿时替他感到难过。”

    你没给我添麻烦,如果你不想去那地方,就别去。倘若只有我看得见你,不会造成任何人的困扰,你可以永远待在这里。喜一梦呓般的说一大串话。

    阿近胸口一紧,这很像哥哥会做的事,也很像松太郎的作风。

    “松太郎先生怎么回答?”

    喜一皱起粗眉低语:

    “他说,有人频频呼唤我,我似乎该往那儿去,我走了。”

    有人呼唤?

    ——有个声音告诉我,那是我的住处。

    所以我决定遵照指示。松太郎宛如放下心中的牵挂,微微一笑随即消失。

    此后,他便不再出现。

    “我接连观察两、三天,确认阿松会不会又现身。”

    但经过六、七天,始终不见他的身影,松太郎离开丸千,明白他彻底消失后,喜一心慌起来。

    “我不禁想,糟糕,搞不好这下他改去三岛屋。”

    果真如此就来不及了,我该尽力留住他才对。松太郎的遗憾与悲伤,绝不能由阿近承担。

    “我大为惊慌,连忙赶来。”

    到这里后,发现阿近居然模仿起百物游戏,难怪喜一吓得脸色惨白。

    “这种游戏会招来鬼怪,你应该晓得吧。”

    “我知道,可是……”

    阿近不明白。

    “我没见过松太郎先生的亡魂啊。”

    “真的?”

    哥哥的眼神满是央求,阿近颔首,朝他手肘打了一下。

    “这种事我怎么可能骗你,松太郎先生不在这里,没听人提过类似的情形,叔叔婶婶也不会瞒我才对。”

    这样啊……喜一摩挲着脖颈。

    “一想到你可能被那家伙的亡灵缠上,我就担心的坐立不安。”

    喜一下定决心,若真是那样,便要抓着松太郎的后颈,将他带回川崎驿站。

    然而,另一方面,喜一也害怕与阿近相见,他自觉没脸见阿近。处在两股思绪的夹缝中,喜一的内心摇摆不定。

    他的体贴,直透阿近心坎。

    “你打算怎么揪住亡魂的后颈?”

    “当然得靠斗。总会有办法,因为他是赢不过我的。”

    阿近扑哧一笑,应道:“恩,没错。”她觉得哥哥和松太郎一样可怜。

    不,不知是可怜。

    喜一对良助怀着一份歉疚。

    “他若是不在这里……”喜一环视房内,吃剩的早饭、倾照的阳光、挂袖上惠比寿的富态笑脸映入眼帘。

    “松太郎那小子是去什么地方?”

    谁知道亡灵会去那儿呢。

    阿近挂记着一件事。“他说有人在呼唤他?”

    “是啊。”

    “之前他出现在丸千时,神情一直像个迷路的孩子?”

    喜一颔首。“有什么不对劲吗?”

    阿近灵光一闪。“该不会是我的缘故吧?”

    松太郎现身丸千时,阿近刚开始收集奇异百物语。

    “我和建材商藤兵卫先生会<cite>99lib.</cite>面,恰巧是那时候。”

    聆听曼珠沙华的故事,深深受对方的话语吸引,阿近自然地想到松太郎,忆起发生在她身上的不幸往事。

    “但,你之前也应时常想起过往啊。”喜一脸皱成一团,“别说一天,你根本片刻都无法忘却那件事不是吗?”

    “恩,没错,可是……”

    自从在黑白之间与人对谈后,阿近的回忆方式产生变化。

    “先前的情况与其说是想起,更像突然浮现脑中,让我既难过又悲伤。我总是急忙压抑,不会主动忆起或思索。”

    那就如同遭受痛苦的往事袭击。

    “担任奇异百<a></a>物语的聆听者后,我的心境有所转变。我试着唤起,并勇敢面对过去。”

    所以她才会向阿岛吐露一切。

    “因此,松太郎先生会出现在丸千,可能是我呼唤他过来的。”

    话一出口,阿近益发确信这番推测,不由得紧握双手。

    “等等!”喜一打岔,拿起餐盘上的茶碗,喝口冷茶。

    “果真如此,为何阿松不在这里?”

    喜一以另一双手比着他和阿近之间。

    “他受你‘呼唤’而迷途,又因听见‘呼唤’得知去处,离开丸千。那他不是该来找你吗?”

    阿近闭上嘴,注视着哥哥。喜一摆出“我的推论比较合理”的神态回望她。

    “这倒也是。”阿近让步。

    “没错,”喜一应道,“毕竟你希望唤来的不是阿松,而是良助吧。”

    一时快口说过头,喜一瞥见阿近的表情,登时脸色发白,“啊,对不起。”

    他面孔明显失去生气,身体也仿佛瞬间缩小。

    “抱歉,刚才是我多嘴,是我不对,你别露出那副神情嘛。”

    “不是的,哥。”

    “明明就是,都怪我说出不该说的话。”

    “不是这样。”

    阿近加重语气,打断哥哥的自责。

    “我心里完全没有他。”

    ——良助。

    阿近的声音无比空洞。

    “在哥哥提起前,我几乎没想过他。”

    “可是你……”

    喜一颇感诧异。他血色尽失,双目游移,没料到阿近会对哥哥讲这种话。

    “松太郎的事你也刚听到,不是吗?接连回忆那么多过往毕竟太勉强。”

    “我一直思考着松太郎先生的事,方才提过,我时常想起他的种种。”

    然而,阿近不曾缅怀过良助。

    她胸中吹起阵阵冷风,身体异常沉重,仿佛快从座位陷下。

    喜一应道,像要说服自己般猛点头。

    “你只为良助感到悲伤,就你而言,他遭到杀害根本是祸从天降,好比天上掉下一块巨石将他活活压死。你无能为力,才会什么也没想。无法像待松太郎那样,思考当初怎么做不对,怎么做才好。”

    是吗?阿近试着凝视内心,真如哥哥所说的吗?

    “你觉得不该将良助与松太郎混为一谈,你对良助多一份珍惜之情。”

    是这样吗?

    阿近蓦地脱口而出:“我究竟心归何方?”

    打开老旧的行李箱,发现底端放着一个令人怀念的玩具。不记得何时放进里头,但确定是自己的东西,只消一眼便能马上认出,啊,这很重要。尽管一度遗忘,却真的非常重要,之前甚至没想过它是如此宝贵。

    这类念头不断涌现。

    看得出喜一的慌张,现下他不仅眼神飘忽,连身体都晃动起来。

    “你、你怎会说出这么奇怪的话?”

    心归何方,这什么意思?

    “哥。”

    “啥事?”

    “松太郎先生到我们家满一年的时候,你曾和爹吵架,在仓库里关了三天之久。你还记得吧?”

    喜一唇畔流露一抹苦涩,随即应句“我忘了”,明显地言不由衷。

    “当时有人目睹松太郎先生头抵仓库大门,向你说了些话。哥,你听到什么?你是听进松太郎先生的话,才离开仓库的吧?之后,你对松太郎先生的态度就和善许多。”

    喜一仍在撒谎,“我忘了,我不知道,也不记得有这件事。”

    “是关于他的身世吧?”

    “像他那样的孩子,哪有身世可言。”

    “一定有。他不是告诉你当年被抛下悬崖时的真相吗?他是遭谁抛弃?为什么要舍弃他?”

    喜一面如白蜡,唯独表情还在逞强,重复一次“我不知道”后,突然虚脱道:

    “要是听到那么重要的事,怎么可能会忘。”

    他辩解似的小声补上一句。

    “那时候……他只是向我道歉,一直向我磕头谢罪。我边听着,就决定不再欺负弱者。”

    这下阿近也看不出哥哥这番告白究竟是真是假。

    “讲到欺负弱者,不只你曾这么做。”

    两人沉默半响。双方的立场、相互连接的桥梁,及区分彼此领域的小树篱,仿佛都在这片静默中重建。

    喜一微微颤抖,抬起头:“阿松到底在哪里?”

    听喜一的口吻,恍如松太郎仍活在世上,还在丸千工作,只是外出后一直没回家,他才出言训斥。他会在哪儿游荡?

    “我能暂时叨扰一阵子吗?”

    “当然,叔叔和婶婶正有此意。”

    喜一竖起眉毛,“我要严加监视,松太郎要是躲在这里,看我不把他揪出来。”

    他这语气,不像对亡灵,反倒像对活人喊话。

    “哥,真是怀念。”阿近感叹。

    她怀念过去,怀念起那件事发生前的每个人。

    喜一望着阿近,阿近也回望哥哥。

    “别这样。”喜一说,“我又要哭了。”

    于是,喜一暂时住在三岛屋,跟着伊兵卫和阿民连续参观几天名胜后,喜一表示“想学习三岛屋做生意的方法”,便勤奋地埋头工作。阿民也不禁称赞喜一是个刻苦耐劳的青年。

    而松太郎的亡灵始终不曾出现。喜一和阿近都没发现他的踪影。

    “那他究竟是被召唤到什么地方?”

    岂料,答案来自意想不到之处。

百度搜索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宫部美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宫部美雪并收藏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