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阿贵还记得搬进安藤坂宅邸后,看见初雪的日子。虽然雪下不到半个时辰,且只是掺在雨中落下的白色碎片,但母亲一注意到这天气,随即在日历上做记号。

    这是阿贵一家与掌柜的约定:住到明年冬天小雪飘降,也就是明年此刻。换言之,期限是从现在算起的一年。

    当时他们已离开小舟町的长屋半个月,早完全习惯宅邸里的生活。

    然而什么事也没发生,没有怪声,也没有可疑的人影,静得出奇。

    不过,迁居后辰二郎整整五天未外出,第六天上工后也早早返回家中,得知老婆孩子都平安无事,第七天起才同先前在长屋般全力投入生意。家中无人责怪他。

    宽敞的宅邸里,房间多得数不清,但连厨房在内,阿贵一家使用的只有三处。半数以上的房间,只有一开始在掌柜的带领下逛过一遍,之后便未曾踏入,遮雨窗也始终紧闭。掌柜对此从不置喙。

    “你们尽管使用中意的房间,其余的搁着就好。”

    阿三生性爱干净,她担心这样对宅邸会有不良的影响。

    “最起码每三天让房间通通风吧?”

    掌柜闻言笑道:“你担心的话就这么办。可是,接下来的季节若随意打开遮雨窗和拉门,会冷得教人吃不消,等天气晴朗时再做吧。”

    他的口吻相当亲切。

    要说神秘,当属这名掌柜的态度最为神秘,在宅邸生活了不短的时日仍无法<cite>九九藏书</cite>解开这个谜。他拿着一百两在阿贵父母面前晃荡,令两人不知如何是好,还威胁不带孩子一起入住,先前的约定便不算数,教人头疼不已。可是阿贵一家进住后,他却高兴地迎接,周到地带大伙参观,告诉他们只管尽情使用,不仅没显露半点担心或害怕,也没满意地笑着说“你们来得真是时候”。讲得更白些,他丝毫未有将灾难推给辰二郎家中老小,就此松口气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掌柜没禁止阿贵等人接近那间仓库。

    “屋里每一处都能随意进出,只是有些地方你们或许会觉得可怕。”

    他仅如此吩咐。不论怎么追问,得到的都是相同回答:你们可以尽情运用这屋子,没任何限制。

    掌柜每回来探望阿贵一家,一定是过午,且都会带甜点给孩子当礼物,然后向阿三叨扰一杯茶,聊上一个时辰。他总会询问,有没有缺什么东西?有没有哪里不一样?孩子可好?负责接待的阿三也渐渐与他熟稔起来,甚至会和他闲话家常。正确来说,是只能和他这样闲聊。

    这座安藤坂的宅邸,之后什么事也没发生,所以三个月后,除终日待在土间<span class="" data-note="日式房子入门处,没有铺木板的黄土地,称之为土间。"></span>一隅公房里的蓑吉外,他底下的弟妹,包括阿贵,都毫无忌惮地在屋里东奔西跑,四处游玩。尽管起初老是心惊胆颤,但因毫无异状,于是他们很快便适应了。不,倒不如说,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三名孩童逐渐觉得,位于安藤坂的这座来历不清、屋主不明的宅邸十分适合居住。

    宽敞、暖和又美观,这住处简直无从挑剔,更远非先前那挤在巷弄中,狭小、松垮且老会渗风的四张半榻榻米长屋空间所能相比。

    不久,孩子们也踏进仓库,阿密和阿贵姐妹俩偷偷取出华丽衣服披在肩上。当然,阿三发现(大多是春吉告密)后,狠狠教训了她们一顿。

    就这样,寒冬过去,新年到来。入春后,庭院里梅花飘香,樱花灿放。紧接着梅雨纷至,偶尔放晴的日子蝉声震耳,盛夏的艳阳与浓密的暗影,清楚区分出宅邸内外。

    夏蝉寿终落地,传来秋虫的鸣唱,不久,庭院的树木开始落叶。每到季节更替的时刻,阿贵便会重新发觉这座宅邸之美,就像更衣般转换不同的风情,教人百看不厌,如痴如醉。

    安藤坂的宅邸,从阿贵一家迁入起便不见荒废。尽管只住过长屋,不懂如何维护,也不懂得如何使用这样的豪宅,但资他们住进,就没半点荒芜的迹象。

    阿贵突然兴起一个念头:这屋子该不会有生命吧?我们虽然什么也没做,房屋却会自行更衣、化妆帮发髻,总是打扮得漂漂亮亮……

    为何联想到“化妆”?屋子明明没有男女之分啊。

    不,这屋子是女人。因为仓库里收藏那么多华服,且屋内总弥漫一股香甜气味,犹如衣服上的熏香。

    没错,就像仓库里的衣裳。

    由在日历上做记号的那天起,恰好度过三百六十天时,冻结的阴霾天空飘下片片雪花。阿贵在庭院收集烧柴用的枯枝,一见白雪飘降,便自然地涌出泪水。

    与这座宅邸道别的日子终于来临。她捧着枯枝,温暖的脸颊迎向飘雪,在雪中伫立良久。

    隔天傍晚,仿佛是看准辰二郎出外做生意返回的时间,掌柜上门通知:约定的一年已过,可以搬出宅邸。

    “非常感谢,你们帮了大忙。”

    掌柜首次向他们深深鞠躬,那一幕阿贵至今仍历历在目。

    “就是这么个故事。”阿贵在胸前轻轻合掌,嫣然一笑。

    阿近望着阿贵的笑脸,茫然地坐在原地。她紧盯着阿贵,几乎快将阿贵的面孔看出洞。即使重新正视阿贵,对方依旧保持明艳的微笑,微噘紧闭的双唇,似乎无意多说。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阿近才略带失望地问。“您的故事到此结束吗?”

    “是的。”阿贵没半点愧疚之色。

    “可是……当初您说这是关于鬼<kbd></kbd>屋的故事。”

    “没错,我是说过。”

    阿贵神色泰然,眼底流露些许兴味,难不成在嘲笑阿近?

    她确实在嘲笑我。阿近不高兴地想着,仿佛听见自己柳眉直竖的窸窣声。

    “无论如何,您未免太过分了。虽然我只是个小姑娘,既没做生意的才干,也没处世的智慧,但我是代替三岛屋主人伊兵卫坐在这里。要戏弄我是您的自由,然而您若瞧不起三岛屋,我绝不会默不作声。”

    她气势十足地抬起头,望着对方的双眸,毫不客气地直言道。可是,阿贵完全不为所动,反倒笑得更柔和。

    “小姐,您真的很聪明。”阿贵就像配合某段甜美曲调吟唱般低语。

    这种客套话听了便有气,根本是在挖苦我。阿近一阵恼怒,益发讲不出话,心头怒火不断闷烧。

    “哎,阿近小姐。”

    阿贵初次叫唤阿近的名字。

    “您在这个家里,总觉得抬不起头对吧?”

    她突然转移话题是何用意?

    “不管待您多好,这儿毕竟是叔叔婶婶的家。更何况您背负着痛苦的过去,不愿忆起,却始终忘不了。”

    这下阿近真的无言以对。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她说什么?

    阿贵移膝凑向双目圆睁的阿近,像轻抚阿近般的上下打量她,并低声道:“您年纪轻轻,却有如此令人同情的遭遇。不过,任凭您再后悔,人死终究不能复生。事情一旦发生,便永远无法消失。因此,您能打消出家为尼的念头,是最好不过,否则太糟蹋自己了。”

    阿近感到头晕目眩,胃中一阵翻搅,差点喘不过气。阿贵在说些什么?为何她知道我的过去?

    “为、为什么……”

    阿近喘息似的问道,阿贵又往她靠近些,单手抬起,姿态优雅地伸抵向阿近唇间。

    “您不必多说,别露出那么畏惧的表情。”

    阿贵维持同样的姿势,瞄向两旁,察看有无其他人在场,然后才接着道。“您的遭遇,我全明白。不是从三岛屋老板那里听来的,但我就是知道,因为我一直在找寻像您这样的人。”

    阿近望着阿贵细长乌黑的眼眸,仿佛被她给迷住似的,无法动弹。两人无比贴近,甚至感觉得到彼此的气息。阿贵那魅惑的眼神深入阿近心底,看透她的一切。

    连阿近灵魂的模样,内心伤痕的深浅,都一览无遗。

    “安藤坂的宅邸还在。”阿贵说。“仓库里有许多适合您的衣服,而且您和那屋子十分相配,想必那美丽的庭院也会中意您,阿近小姐。”

    一起来吧。

    阿贵在她耳边低语,宛如男女情话般轻柔。

    “和我一块儿在那宅邸里生活,什么也不用怕。我不是都告诉您了?那确实是幢鬼屋,但没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只是对于远离俗世者,人们读习惯以鬼怪称呼罢了……”

    阿近哑声问“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去……

    “哎呀,这还不简单。”阿贵大笑,“阿近小姐应该不需要一百两,可是您想获得心灵的平静,对吧?”

    只要来安藤坂的宅邸,就能得到……阿贵如此低喃时,走廊传来<s></s>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小姐!阿近小姐!”

    是八十助的叫声。纸门霍然开启,开门的力道之猛,几欲将纸门弹回。紧接着,两名男子飞扑似的冲进黑白之间。

    其中一人确实是八十助,另一人身穿色调简朴的衣服,脚踩纯白布袜,是名个头矮小的年轻人,不知是商人还是伙计,阿近从未见过。

    那名年轻人张嘴发出无声的惊呼,一辆错愕,朝阿近身旁的阿贵喊道:“阿贵姐!”

    阿近像被弹开似的,转头望向阿贵。阿贵仍坐在一旁,保持着美艳的笑容,方才抵在阿近唇前的手指依旧竖立不动。

    “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年轻人奔向前环抱住阿贵,阿贵顿时全身瘫软。她双目紧闭,双手垂落榻榻米上,似乎已昏厥过去。

    八十助快不走向阿近。这生性严谨的掌柜,不敢对边碰触阿近,只见他跳舞般地手忙脚乱挥动双手,讲起话来结结巴巴。

    “小、小姐,您没事吧?”

    阿近诧异地望着八十助惨白的脸,一<details></details>时说不出话。直到阿近主动抓住八十助的手臂,他才停止舞动,稳稳撑住阿近,并拖着阿近远离年轻人和阿贵。

    那年轻人抱着阿贵,看向两人。阿近几乎没多想,便整理衣襟,重新端正坐好。

    “您是三岛屋老板的千金吧,真是非常抱歉。”

    年轻人干脆地说道。虽然语调略微激动,眼神却相当沉稳,口吻也很客气。他有一对浓眉大眼,五官鲜明。

    “他是我的亲人,名叫阿贵。其实她是个病人。”

    阿近复述着“病人”一词。八十助从旁焦急地附和:没错,是真的。

    “受今日的《奇异百物语》之邀,原本讲好是我前来拜访。但我临出门时,突然有事耽误了,没料到她趁机前往三岛屋,真的很抱歉。”

    阿近胸闷的情况逐渐好转,呼吸顺畅许多。之前阿贵说故事时,黑白之间宛如时间暂停般,此时年轻人利落的话语,为室内注入一阵清新的凉风。

    “请问要叫大夫来吗?”

    昏厥的阿贵面如白纸。阿近担忧的低头望着她,年轻人欲摇头应道:“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店里的人就等在外面,我打算马上带她回去。”

    “可是……”

    年轻人霎时露出难为情的笑容。

    “这情形并非头一次发生,只要让她好好休息一会儿就能复原,您不必担心。”

    “那么,我去请您随行的人进来。”

    八十助弹起,或许该说是迅速逃难。此时阿近已差不多恢复镇定。

    她走近观察阿贵的气色,阿贵仿佛灵魂出窍,睡得极沉,眼皮不时像抵御寒气的小鸟般颤动。她的睡脸一样迷人,但已不见先前的灵魂,反倒像个小女孩,令人顿觉不可思议。

    “您刚提到她有病……”

    阿近望着阿贵,悄声问年轻人。

    他沉默片刻。阿近抬眼看向他,他复又凝视着阿贵的睡颜。

    “应该算精神方面的疾病吧。”

    感觉上,他这样回答并非难以启齿,而是苦恼着不知该如何形容。

    “方才你唤她‘阿贵姐’?”

    年轻人再度脸红。这次他似乎很羞愧,直说“对不起”。

    “莫非您就是春吉,她的弟弟?”

    年轻人紧绷的表情蓦然放松。他保持些距离,面向阿近。

    “不,我不是春吉。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堀江町草鞋店越后屋的清太郎。”

    堀江町,草鞋店越后屋。这店名好熟,阿近惊呼一声。

    “阿贵提过,是她父亲辰二郎的……”

    是他师傅,锁匠清六的女婿家。

    这名自称清太郎的年轻人展露笑容。

    “那么,关于我外祖父的事,姐姐也都告诉您了?”

    “是的,她说安藤坂那座宅邸的门锁,咬了他的手……”

    清太郎第三次露出难为情的神色,眨眨眼,对阿近说道:“那个遭遇门锁作祟而发高烧的孩子,就是我。”

    这下,阿近连“哎呀”或“哦”的回应都发不出,因为故事中的人物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姐姐到底透露多少?不,该问……她可有邀您到案藤坂那的宅邸?”

    阿近缓缓点头。清太郎痛苦地皱起脸,深深吁口气。

    “您一定觉得很可怕吧?不论再怎样道歉,都无法表达我的歉意。要是我能看紧姐姐就好了。”

    越后屋的清太郎与阿贵并无血缘关系,却称呼她为“姐姐”。这叫法充满亲近感,而“要是我能看紧姐姐就好了”,则代表他平时一直陪在阿贵<details></details>身旁。阿近感觉此事更加迷雾重重,她在想继续追问时,多人纷沓的脚步声接近。他们是来搬运阿贵的。

    阿近随机低声问:“阿贵小姐一家收取一百两,住进安藤坂的宅邸一年,这是真的吗?”

    清太郎颔首,直视阿近的双眸,眼带袪色。

    “姐姐一家六口住进宅邸,一年后,只回来一人。”

    就是她——清太郎语毕,轻轻摇晃倒在他臂弯中的阿贵。阿贵眼皮微微颤动。

百度搜索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宫部美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宫部美雪并收藏怪谈·三岛屋奇异百物语之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