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我看了手表一眼,四点二十分刚过。水流稍微缓慢下来。

    “到了吗?”

    “马上就到了。”

    老爸压低嗓门说。我放下双脚,按摩着僵硬的肌肉,从背部到脚趾好像灌了铅。如果可以活着回日本,我一定要泡个热水澡,喝罐冰啤酒,再找个手艺精湛的按摩师。如果可以,最好是正妹按摩师。船往下游行驶,“阿尤利亚”的香味似乎越来越浓。

    卡玛尔教的寺院一定位在盛开了很多“阿尤利亚”的地方——想到这里,我恍然大悟。

    美央每年生日的时候,寄“阿尤利亚”给华子王妃的神秘人物,该不会是卡玛尔教的人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只是有这样的感觉。

    我无法了解其中原因。通常在生日时送花,都是表达祝福,但祝福美央生日的人,也不应该绑架她呀?

    老爸拿起船桨戳了戳河底,水深不足一公尺,河宽也只有五、六公尺。这么浅又狭窄的河流却没有干涸,仍然持续流动,应该和热带特有的气候有关吧。橡胶船的速度越来越慢。

    “前面有一片宽敞的河岸,我们把船停在那里。”

    听到老爸这么说,我回头一看,五十公尺处的右岸那一带没有热带树木。

    “你觉得在河的哪一边?”

    “味道浓烈的地方。”

    在河的中间根本难以分辨。

    但问题很快就解决了。那片河岸的树木被砍掉了,地面被踩得很结实。那里应该是码头或汲水处。

    “好像在右侧。”

    “好,那就上岸把船藏起来。”

    老爸把船划到岸边。在河岸即将变宽的地方停靠,我跳到地面,接过绳子固定,等老爸上岸后,再把船拉上岸。

    “别把气放掉,万一在紧要关头没办法使用就伤脑筋了。找地方挖个坑,再用落叶埋起来。”

    由于不知道这里距离寺院多远,老爸小声说道。当我站在岸边时,“阿尤利亚”的香气更强烈。

    徒手挖掘有许多蛇或昆虫的丛林腐叶土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然而,想到美央或许就在附近,顿时感到浑身是劲。

    我把橡胶船放进挖好的坑里,再用落叶和树枝盖起来。待作业完成后,红色阳光开始照进热带树林的缝隙。

    天亮了。

    “好了。”

    老爸把手枪插在牛仔裤的腰际。手榴弹放在我背上的登山包里。我拿出巧克力和可乐,算是打发了早餐。我把空罐和船上的绳子一起放进登山包。

    “我先出发,你等一下再跟上来。”

    老爸轻声说完,迈开步伐。

    不知是码头还是汲水处的地方<kbd></kbd>有一条被踩出来、通往丛林的路。我目送老爸沿着那条路远去后,低头看着手表。

    已经凌晨五点了。和尚通常都会早起,更何况在这种丛林深处,即使日出而作也很正常。

    万一被卡玛尔教的人发现,他们就会用之前的毒箭攻击,我们会被扔进河里喂鳄鱼,所以必须格外小心。

    当我抬眼不开。

    衬衫黏着我的背,我好像走进一个不属于这世界的地方。我判断推不开这道门,便转身离<samp>99lib?</samp>开,决定绕到建筑物后方查看。除了圆形屋顶以外,这座寺院的外形有点像日本的国会议事堂。走出大厅,下了石阶后,我绕到建筑物旁边,发现一楼根本没窗户,只有一一楼的圆形屋顶才有缝隙,里面应该是挑高的空间。

    想要窥探里面的情况,唯一的方法就是爬到圆形屋顶再往下看。我后退几步,仰望着建筑物。房屋的石块差不多有半块榻榻米大,由于迭得密密实实,根本没有地方落脚。

    我决定绕到后面查看。寺院后方有石墙,跟我刚才爬进来的一样,石墙与建筑物之间约有两公尺间隔。

    可以从石墙跳到圆形屋顶上吗?圆形屋顶上方是一个平台,或许可以跳过去。

    我寻找石墙上蔓藤交错的落脚处,然<dfn></dfn>后,再度大汗淋漓地爬上去。来到石墙上方时,我休息了一下,调整呼吸。

    老爸到底去哪里了?该不会被这里的人逮住当成了活祭品?如果把他当成活祭品供给神明,再温厚仁慈的神明也会动怒吧。这世上只有一种神明会跟老爸扯上关系,那就是瘟神。

    我在石墙上继续往前走,来到与平台平行的地方。这里和平台间隔虽然超过两公尺,但这里稍微高一点。只要我退到石墙边缘然后助跑,应该跳得过去。

    我活动膝盖和脚踝,再度调整呼吸。我已经摆脱了花香和合唱的催眠术。冴木隆.印第安纳琼斯出场了。

    我退到石墙边缘。

    跳啰!

    我跨出一个大步助跑,在心中喊着号令。一、二、三!然后跳了过去。跳是跳过了,跳到对面的那一剎那,鞋底沾到石墙上的苔藓滑了一下。

    原以为双脚会顺利着地,没想到身体重心不稳,手臂和膝盖碰到了平台。滑倒了,下半身悬在平台外。平坦的平台没有着力点,即使想伸手抓住,石头上也无处可抓。

    距离下方的石板有四公尺以上,上半身从平台逐渐往下滑。快掉下去了。

    正当我闪过这个念头时,有一只手用力抓住我的右手。

    是老爸。他半蹲着拉住我。当我被拉上平台时,仰躺在地上,终于吐出憋了很久的一口气。

    “看来你是当不成武艺高强的小偷。”

    老爸站在我的正上方,贼贼地笑着。

    “你刚才跑去哪里?”

    “就在这个后面。我跟你想的一样,只不过没你那么糗。”

    随他怎么说。如果刚才就看到我,为什么不打声招呼?我坐了起来,老爸走向圆形屋顶的方向。那屋顶高达三公尺,侧面有好几个直立大洞,人可以轻松钻过。

    “看得到里面吗?”

    我追上老爸后小声问道。

    “看得到,但我还没仔细看。”

    老爸答道。我们趴在屋顶上朝里面张望,还得提防自己别掉下去。圆形屋顶有一个可以俯视寺院的圆孔,直径将近两公尺。

    里面很暗,但不是完全没光线。当眼睛渐渐适应后,我看到好几百支蜡烛的烛光。蜡烛密密麻麻地竖立在好像祭坛的石阶上,石阶前方靠木门的方向,有几十个身穿红色袈裟的人跪在地上。

    祭坛的另一端很高,那里放了三张宛如龙椅的巨大石椅,两侧坐着身穿袈裟的和尚,中间的龙椅上坐着一个穿深红色袈裟的人。我们刚好在那个人的正上方,只看得到头顶。那个人的头一片鲜红。

    寺院内部也有浓郁的“阿尤利亚”香气。跪在那里的人用低沉的声音合唱。所有人都一动也不动,宛如石像般或坐或跪,文风不动。我和老爸互看了一眼。

    “美央到底在哪里……”

    我很不安,语尾忍不住颤抖。结果来到这里,却找不到美央——

    “我已经看过了,附近没有其他建筑物,所有人都在这里。”

    老爸神情严肃地说道,我再度探身向里面张望。此时,坐在左侧龙椅上的男人举起一只手。合唱顿时停了下来。

    有两个人从祭坛前方往前走,蜡烛照亮了他们的脸。

    就是那对男女,他们杀了莱依尔的驻日大使代理,也杀了“电钻”。那两个人停下脚步,深深地鞠躬后走上石阶,走向坐在中央龙椅上,那个全身都是红色的人。不会吧?!

    中间的人在那两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我看到被涂了整片红,已经分不清眼鼻口部的那张脸。是美央。

    “老爸!”

    老爸颔首,然后把手伸向我的登山包,拿出原本用来绑船的绳子,接着又把手榴弹放进口袋。

    老爸动作利落地把绳子一端绑在两个洞之间。

    “这样就可以闯进去了,阿隆,上!”

    那对男女牵着美央的手,准备把她带进祭坛深处。仪式应该结束了。老爸把绳子的另一端从天花板上的洞丢了进去,把从背包里拿出来的T恤裹着绳子,再抓住绳子。

    “阿隆,叫她!”

    “美央!”

    我把头探进洞里大叫。

    寺院内部的人看到天花板突然丢进一根绳子,又有人大叫,全都站了起来。下一剎那,老爸沿着绳子跳进了寺院内部。

    他用T恤裹住绳子避免磨擦生热。我看到老爸跳进寺院,便用袜子套住双手,也滑了下去。

    穿着红色袈裟的僧侣有一半是光头。

    我和老爸背靠背,站在寺院内,那些光头和尚立刻围了上来,每个人手上拿着宛如山刀般的大剑或像金刚杖般的铁棒。

    “不许动!”

    老爸用英语叫着,从口袋里掏出手榴弹,拉掉了插销。

    他把插销挂在左手食指上,右手握紧手榴弹的把手。只要松开把手,数秒之内就会爆炸。

    和尚顿时停下脚步。

    我回头望着祭坛上的美央。她似乎吃下什么药物,闭着眼睛站在那里,完全没有察觉到眼前的混乱。

    “把公主带过来。”

    老爸从容不迫地命令道。我则不发一语地推开挡在面前那些穿袈裟的家伙,迅速冲上祭坛。

    “赶快放开公主!”

    老爸再度叫了起来,那对男女瞪大了眼注视着我。那女人终于张开口,似乎用曰语说“难以置信”。

    “你、你们是从日本来的……”

    “没错,冴木侦探事务所的售后服务也很完善。”

    说着,我站在美央面前。

    “你们打算把公主怎么样?”

    “那还用说,当然把她送回她母亲那里,怎么可能让你们把她当成活祭品?”

    “等一下.......你们误会了。”

    这时,坐在龙椅上静止不动的和尚开口了。近距离一看,发现他已经老态龙钟,看起来有八十,不,九十岁左右。坐在另一张龙椅上的也是老人。这两人都闭着眼睛。

    老人用莱依尔语对女人说话,女人回答了他。他似乎想知道我们是谁。老人满是皱纹的脸上也用红色颜料描绘着图案。

    老人对我们说着什么。

    “导师问你们可不可以再等一天。”

    “再等一天,你们就会把美央变成暹尸吧?”

    “不是!我们教团绝不会做那种事,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公主!”

    “事到如今,不必扯谎……”

    “是真的,听我说!”

    那女人拼命诉说。在一旁冷眼旁观的老爸问她:

    “妳是谁?”

    “我叫凯勒,是专门侍奉导师的卡玛尔教尼兵。”

    “妳去日本有什么目的?”

    “为了保护公主不被刺客暗杀。”

    “那又为什么绑架公主?”

    “让公主……,美央公主……接受女王登基的仪式。”

    “什么——?”此时,美央睁开了眼睛。

百度搜索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大泽在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泽在昌并收藏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