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水面溅起了一阵水花。溅起水花的子弹令鳄鱼慌张地扭动身体。枪声再度响起,水面上冒起一整排水花。鳄鱼大惊失色,掉头就跑。这真的叫做夹着尾巴逃了。

    我双手仍然撑在身后,仰头看着上方。

    几个脏兮兮的迷彩服男子站在岸边,手里拿着AK47或M16等步枪,还有一个身穿卡其衬衫,背着子弹带,好像土匪的大胡子。

    “站起来!”

    最前面的男人用口音很重的英语大叫。他们的迷彩服没有任何标识,每个人手上的枪也各不相同。

    我和老爸终于站起来。四把枪立刻对准我们。

    “如果你们敢动歪脑筋,小心一枪毙命。”

    “好,别开枪,我们是日本人。”

    “如果是政府的间谍,也格杀无论。”

    “不是,不是。”

    我和老爸轮流摇头。

    “不许说话!过来这里!”

    我看着老爸。老爸默默点头。我们慢慢地(即使叫我们快也做不到)走向岸边,雨只手很自然地举了起来。

    来到岸边以后,他们立刻过来捜身,还没收了老爸插在腰际的手枪。

    “日本人为什<mark>99lib.</mark>么身上有枪?”

    “警察在追我们,秘密警察荣恩和乔在追我们。”

    听到荣恩的名字,那几个皮肤黝黑的男人脸上顿时出现紧张的神色。

    男人仔细看着从登山包里拿出来的护照。对方看起来二十出头,瘦归瘦,绝不是弱不禁风的体形。

    “冴木凉介……”

    “是你们发射了地对空飞弹吗?”

    老爸问道,男人没有回答,表情冷漠地把护照交给他手下。

    “跟我们走,你们要接受侦讯。”

    “去哪里?”

    “去我们的前线基地。”

    “我们?”

    “RLF,我们是莱依尔解放战线的士兵。”

    男人说道。

    侦讯过程并不愉快。我们在丛林里几乎不算道路的路上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好不容易来到一间简陋小屋,开始接受侦讯。

    屋顶上铺着棕榈叶,从上空绝对看不到,天线也巧妙地紧贴着高大的树木。老爸接受侦讯时,我坐在小屋外。大胡子用AK47指着我,以免我逃走。一个小时后,老爸被带了出来。负责指挥的男人站在门口说:

    “等一下,我要请示上级。”

    老爸坐在我身旁,我小声用日语问他:

    “你怎么说的?”

    “我说来这里观光,被秘密警察栽赃,所以被追捕,只字未提委托的事。”

    “他们相信吗?”

    “应该不信吧。”

    老爸耸耸肩,然后用英语问监视我们的大胡子有没有烟。我们带的东西全部被没收了。

    大胡子摇摇头。不知道是没有烟,还是听不懂英语。

    “不知道会怎么样。”

    “会带我们去另一个地方侦讯,如果那家伙不中意,就会把我们干掉吧。”

    “我就知道……”

    在莱依尔似乎没什么人对冴木父子有好感。一名年轻男子从小屋里走了出来,似乎已经得到上级的指示。

    “上级对你们很有兴趣,想知道为什么政府要派战斗直升机追杀你们。”

    他说完后,不等我们回答,就用莱依尔语发出指示。周围几个男人立刻把我和老爸的手绑起来,接着,用臭不可闻的布条遮住我们的眼睛,在后脑杓打了结。我怀疑那以前可能是擦汗布。

    “别动歪脑筋想逃走。”

    像是枪口的硬物抵住我的下巴。

    “只要你们想逃,我们会认定你们是政府派来的间谍处死你们。即使子弹打偏了,丛林对观光客并不亲切。除了鳄鱼,还有蛇和其他危险生物正在等你们。”

    我轻轻点头,表示了解。无所谓了,即使现在逞强也救不了美央。

    “走吧。”

    背后被顶了一下,我迈开步伐。由于看不到脚下,R能小心翼翼地走,没想到被用力一推。我们似乎排成一行,准备穿越丛林。对方为了避免让我们知道地点,才蒙住我们的眼睛。

    他们显然还没决定要立刻杀我们。如果要杀我们,根本不用蒙眼睛。想到这里,内心涌起一线希望。在丛林中走的每一步,或许都在往美央靠近。我鞭策自己因疲劳和疼痛发出哀号的身体,继续往前走。

    好热。湿气和热气笼罩全身,好像在浓密的液体中前进。汗流浃背,遮眼布已经湿透了。

    我绊倒了好几次,有一次额头还撞到树桩,痛得我忍不住飙泪。那些人不许我们交谈。况且,我也不知道走在前面的是不是老爸。走了两个小时,不,可能只有一个半小时,前方传来号令。有人在我背后顶了一下,我停下脚步。好像是中途休息。

    有人按着我的肩膀,我坐在潮湿的地上。全身又热又痒,如果现在可以跳进冰水中,不知道该有多舒服。即使遇到鳄鱼先生,搞不好也能当牠的亲戚。有什么凉凉的东西放在我嘴边。

    “水。”

    带着泥土味的水倒进我嘴里,我贪婪地大口喝着。但他们还是没拿掉我的眼罩。

    我靠在树干上,伸直双脚。放松下来时,几乎快睡着了。这里不是雪山,即使睡着了也不必担心送命。

    正当我昏昏沉沉时,有人粗暴地抓着我的肩膀,把我拉了起来。

    “走吧。”

    粗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咬着牙继续赶路,总觉得好像在做恶梦,但不是梦。

    如果以为是梦,最后可能会送命——我这么觉得。全身都是瘀青,我已经不知道哪里在痛了。我想起了美央。

    这不是为了美央。如果以为这是为了美央,就是自我欺骗。我是为了思念美央的自己才会在这里。

    我愿意赌上性命,这是我对美央的心意,是为了贯彻喜欢美央的意志。否则,就会产生“我是为了美央付出”的错误想法,甚至很可能因此憎恨美央。不,不是这样的,不可以这样。我不是为了美央,而是为了深爱美央的自己在奋斗。

    痛苦可以磨练自我。一旦屈服,我就没有资格爱她。这不是因为国籍不同或身分差异,而是爱的资格。

    我一边走一边思考这些事,然后,突然撞到了前面的人。一行人停了下来。

    我喘着粗气,努力克制自己别坐下来。又是中途休息吗?

    不知道从前线基地出发到现在,到底过了多久。我只知道现在还是白天,太阳仍然烤着地面。

    不一会儿,有人抓住我的手;一语不发地拉起我的右手。

    脚底下从积满落叶的柔软腐叶土变成了踩硬的地面。

    接着,我听到交谈声。有几个人、几十个人高谈阔论。当我们走近时,交谈声停止了,但感受得到人的动静。

    我走过了默然不语的那群人。

    也许这些人以为大餐送上门来了。也许我拿下眼罩,会发现前面放了一个装满沸水的大锅。

    沁凉的空气吹拂着脸颊,眼前顿时暗了下来,我们似乎走进了建筑物。我的脚尖踢到什么东西,身体往前一冲。一只手抓住我的肩膀,我才没跌倒。我小心翼翼地用脚尖摸索,才知道那是楼梯。

    走了四级阶梯后,带路的人要求我停下来。背后传来关门声。眼罩被粗暴地扯下来,双手也松绑了。那是一栋细长形的小木屋。

    小屋中央放了一张长条桌,周围摆着椅子,一个陌生男人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肤色晒得黝黑,一头短发有一种职业运动员的整洁感。

    他穿着卡其色连身装,不知是军服还是作业服,跷着腿,一口白牙咬着滤嘴,滤嘴上插着一根没点火的香烟。

    老爸也被拿下眼罩,站在我旁边。紧闭的门旁站着带我们过来的那队人马的首领。

    “累了吧?坐下吧。”

    椅子上的男人用英语说道,双眼散发知性的神采。我们的行李摊在男人面前的桌子上。

    老爸默默点头,我坐在坚硬的木椅上,顿时浑身疲惫,双脚快断了似地,我摸着麻痹的手臂。

    小屋内除了长桌子以外,只有另一张小桌子,屋内很整洁。

    “要不要喝点什么?”

    “如果有冷饮的话,另外,再给我一根烟。”

    老爸用沙哑的声音回答。

    “这位年轻人呢?”

    “一样的就好。”

    男人向监视的人点点头。监视的人把门打开一条缝,用莱依尔语朝门外大吼。不一会儿,一个年纪和我差不多,穿着迷彩服的少年拿了两罐可乐进来。接着,男人从口袋里拿出Zippo打火机和Lark烟盒,从桌上滑了过来。

    “不必客气,这种丛林深处也有可乐的自动贩卖机。”

    我拉开拉环,一口气喝下半罐,手指头仍然没什么感觉。老爸点了烟,把烟盒和打火机拿给我。我也抽出一根点火,还给那个男人。男人缓缓地点了滤嘴上的烟,啪地一声,盖上打火机盖子,目不转<q></q>睛地看着我。他的眼睛很清澈。虽然在丛林深处生活,却完全感受不到这种辛劳。

    “容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努姆,是带你们来的RLF的领袖。”

    老爸正准备开口,努姆制止了他。

    “我知道你们的名字,冴木凉介和冴木隆父子,我没说错吧?”

    “没错。”

    “我问话不喜欢兜圈子,虽然有人说这是年轻气盛,但我无意改正。我直截了当问你,来这个国家干什么?”

    “来找老朋友。”

    “原来如此,你的老朋友是……”

    “在我回答之前,请让我道谢。你的手下救了我们两次,一次是政府军的直升机快击落我们时,另一次是我们差点被鳄鱼攻击时。”

    “鳄鱼的事不必道谢,这里的鳄鱼叫格瑞安,和非洲或美国的品种不一样,<bdi></bdi>生性胆小,很少攻击人。”

    “原来如此,除了在动物园以外,很少这么近距离看到鳄鱼。当然,加工品例外,不过,加工品的价格也会吓到我们。”

    努<strike>.99lib.</strike>姆笑了起来。

    “有趣,我们言归正传。冴木先生,你的老朋友叫什么名字?”

    “华子夫人,在这个国家称为华子王妃。”

    努姆好奇地扬起下巴。

    “是吗?的确,她跟你们一样,都是日本人。”

    “是啊,我和她的关系并没有特别亲密,却有人心生嫉妒。我说的是荣恩和卡旺。”

    “他们俩也是水火不容。”

    “也许吧,但可能是因为面对共同的情敌,所以决定连手吧。我们被军方和秘密警察追捕,才会劫了一架直升机。”

    努姆瞇起眼睛。

    “很有趣,所以,你刚好会开直升机?”

    老爸点点头。他总算没说是看百科全书学的。

    “这把枪又是怎么回事?”

    “是从在饭店打算抓我们的护卫部队士兵身上抢来的。”

    努姆收起下巴,凝神看着老爸。终于开了口。

    “——在这个国家,秘密警察和总统直属的护卫部队令人闻之色变,无论跟哪一方作对,几乎没有人能够生还。当然,我另当别论。你只是单纯的观光客,却能从他们手上逃脱,还抢走手枪、直升机。而且不是逃向海线,是逃进这个丛林,结果,你们父子就出现在这里。冴木先生,你不觉得自己能力非凡,已经不算是单纯的幸运吗?”

    “应该是我好人有好报。”

    “就这样?!”

    “我敬老尊贤,也不挑食。”

    努姆微笑,这次的微笑很慑人。

    “你在日本是干什么的?护照上没写你所属的公司或团体。”

    老爸叹了一口气,背后传来喀答一声。那个监视的人看到努姆以眼神示意,便用枪瞄准了老爸。

    “只有一次机会,如果让我知道你说谎,你的脑袋就保不住了。”

    努姆冷冷地说道。

    “好吧,我是<q></q>私家侦探。”老爸静静地回答:“我是受华子王妃的委托来的。”

    “你儿子也是?”

    “他还没出过国,所以我也把他带来了。”

    “华子委托你什么?”

    “跟RLF没有直接关系,我必须回答吗?”

    “请你回答,有没有关系由我来判断。”

    老爸瞥了我一眼,我吸了一口气。

    “委托我寻找美央公主。”

    努姆挺直了身体。

    “传闻果然是真的,听说美央公主在日本被绑架。”

    “是真的,她在日本的时候,也是由我负责戒护。”

    “所以你搞砸了。”

    “对。”

    “日本人很有责任感。”

    “并不是因为日本人,才有责任感。”

    努姆点头,嘴角泛起笑容。

    “所以,你们飞来丛林是有目的的。”

    “我认为美央公主被卡玛尔教的信徒带走了。”

    努姆脸上露出一丝紧张。老爸继续说:“听说卡玛尔教的寺院就在丛林里。”

    “那你们被秘密警察和军队追捕的事呢?”

    “都是真的。荣恩和卡旺希望自己支持的公主登上女王宝座,为此,他们不希望找到美央。不过,华子并不想让美央当女王,她只是身为一个母亲,希望女儿平安。”

    努姆没有回答。

    “我们无意干涉莱依尔的内政,我们只想找到美央,把她带回去。”

    努姆从摊在桌上的物品中拿起装了珍珠胸针的布袋,把胸针拿出来,放在手掌上。

    “这是谁的?”

    “我的。”

    我说道。

    “准备送给公主吗?”

    我点点头。努姆看着我,终于开口说:

    “我只见过美央一次,她是个聪明可爱的少女。”

    “她是你小姨子。”

    “不是!”

    努姆突然咆哮,双眼燃着怒火。

    “伊奥娜已经和皇室没有任何关系,她只是我妻子,你不许再提这件事!”

    “对不起,他才十几岁,涉世未深。”老爸解围说道。

    “在这里,有很多十几岁的孩子已经拿着枪和政府军对抗。在政府的暴政下,他们被夺走了居住的土地,没有工作,过着贫困的日子。这个国家的丰富资源都用在一小部分有钱人身上,这个国家有数万名孩子无法接受教育,甚至要为每天的食物烦恼,这些都是国王和支持国王制的当权者造成的。”

    “但不能因为这样就眼睁睁看着美央送死!”

    我大叫。在一旁监视的人把枪口对准了我。

    “她出生在皇室并不是她的错,即使这国家的政治有问题,也不是她的错。”

    令人惊讶的是,努姆点点头。

    “你说得对,我也不认为这是美央的错。我娶伊奥娜为妻之后,对于皇室多少也有些了解。”

    “我想救她,我老爸也一样,我们的目的就是这么简单。”

    努姆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露出微笑。

    “虽然你看起来深受软弱资本主义的毒害,但很有胆量。”

    他睁开眼睛。

    “等一下会决定怎么处置你们,在此之前,你们在这里等。”

    他起身带着监视的人一起走出小屋。门关上后,传来咔嚓一声插上门栓的声响。

百度搜索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大泽在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泽在昌并收藏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