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保险丝”死了,监视“麻吕宇”的“保险丝”助手也被逮捕了。“麻吕宇”的炸弹和胸针不知被防爆小组拿去哪里了。但是,还剩下一个。就是我背上的炸弹。

    “‘保险丝’说,五条胶带里有两条黏了引信管。”

    那是一辆有厚实铁板的卡车,我坐在用好几公分厚的铁板制成的铁箱里。除了我以外,还有岛津先生、老爸和身穿深蓝色制服的防爆小组叔叔。

    卡车缓缓地行驶在甲州街道上。

    “怎么样?”

    岛津先生问正在检查我裸露上半身的叔叔。

    “只要用X光就可以看出哪条胶带黏了引信管,但问题在于拆的顺序。对方应该设定成只要拆的顺序不对,也会爆炸。”

    “用X光检查不出来吗?”

    “这就没办法了。”

    我快飙泪了:

    “美央呢?”

    我问道,试图让心情远离这个悲惨的现实。

    “去了岛津安排的饭店。在新宿摩天大楼街发生了炸弹骚动,那些政府高层也不敢再啰嗦什么了。”

    我闭上眼睛点点头。美央明天就要回去了,我最终还是无法带她去迪斯尼乐园。但是,有朝一曰。

    美央一定会来日本留学。到时候,我们一定找得到机会约会。

    终于,卡车摇晃着停了下来,我们到了内调专用的医院。

    后方的车门打开,我自己走进医院。防爆小组的人手拿盾牌,在十公尺以外把我团团围住。

    我简直成了人肉炸弹。幸好美央没看到我这副惨状,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包围我的队伍散开了,老爸走了过来。

    “被讨厌的感觉怎么样?”

    他的神经也未免太大条了。

    “你要陪我吗<figure>九九藏书</figure>?”

    “你好像遭到霸凌,让人看了于心不忍。”

    老爸语带开朗地说道。我们一起走上楼梯,盾牌在前后包围。

    走进X光室。

    技师在装有强化铁板的操作室内,用对讲机对我发号司令。

    “脱下衣服,趴在中央的床上。”

    老爸双手扠腰站在X光装置旁,从口袋里拿出口香糖,往我嘴里塞了一颗,自己<code></code>也吃了一颗。然后,双手塞进长裤口袋里,靠在墙上。

    “你可以去外面等。”

    “搞不好有什么装置会对X光产生反应。”

    “所以你要跟我同归于尽?”

    他露出一脸贼笑。

    我躺着的床吱吱咯咯地升了上来。放射线的镜头侦测着我背上厚实的贴布。

    “好,可以了。”

    一直垂眼看着地上的老爸抬起头。

    “怎么样?”

    “的确有管线,是最上面和最中间的胶带。”

    对讲机内传来的不是技师,而是防爆小组叔叔的声音。

    “是喔。”

    老爸嚼着口香糖走了过来。

    在红、蓝、黄、白和橘色这五种颜色的胶带中,只有红色和黄色装了引信管。先拆哪一条?

    “你觉得是哪一条?”老爸问隔着铁板窗户的另一端。

    “嗯.......只能赌运气了。胶带上黏了一个引信管,如果不是先拆下最后黏上去的那一条,前面那一条也会一起扯下来,到时候就炸了。”

    “是<kbd>九九藏书</kbd>吗?”

    老爸点点头,立刻伸手。他摸向最上方的红色胶带。

    “等、等一下……”

    “冴木!”

    我和岛津先生同时叫了起来。

    嘶地一声,老爸把胶带拉了下来,内侧有一条细电线。

    我呆然地仰望老爸。老爸把胶带揉成一团,丢在地上。

    “老、老爸……”

    老爸又若无其事地撕下另一条黄色胶带。

    “好痛。”

    我为数不多的体毛被他扯了下来,忍不住惨叫。

    “简直乱来……”

    防爆小组的叔叔惊讶地说道。

    “没这回事,一开始设定,应该会先固定炸药的位置,也就是正中央。先黄后红,这个道理显而易见。”

    “真的吗?”

    我坐了起来,撕下剩余的三条胶带问道。老爸咧嘴一笑。

    “只是凭直觉啦......”

    “不知道公主他们有没有吃饭?”

    老爸开着休旅车说道。我们离开医院以后,正准备前往岛津先生安排的饭店。

    饭店位在成田机场附近。

    “对了,我超饿的。”

    背上的重担解除后,立刻感到饥肠辘辘。老爸回头看着我。

    “你这家伙也真有胆识。”

    他惊讶地说道。

    “虎父无犬子嘛。”

    “那倒是……”

    即将抵达新宿歌舞伎町时,休旅车突然放慢了车速。

    “怎么了?”

    “你不是要送美央礼物吗?”

    “但是——”

    我结巴了起来。听岛津先生说,那胸针的景泰蓝部分是固定炸药后再涂上颜色的,里面藏着一个超小型引爆装置。

    由于胸针佩戴的位置,一旦爆炸,其威力足以夺走人命。老爸把装了警用灯的休旅车停在路肩。

    “你给我听好了,对女生来说,没有得到原以为能拥有的礼物会很失望。”

    少在那里装懂。

    “那我该怎么办?”

    “你看。”

    老爸努了努下巴。那里有一家珠宝店,但铁门已经拉下了。

    “有什么好看的……”

    老爸拿起汽车电话,从怀里掏出电话簿翻了一下,开始按号码。

    “你要干嘛?”

    “等一下.......啊,请问客人中有没有一位杨小姐?啊?今天还没来?好,谢谢。”

    他挂了电话,又按了另一个号码。

    “喂,杨小姐在哪里?对,可不可以请她听电话……”

    老爸向我挤眉弄眼。

    “……喂,杨小姐吗?是我。我是谁?妳听不出来?我是妳的冴木凉介。”

    老爸把话筒从耳边拿开,我只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气势汹汹地说着一大串华语。

    “我知道,我知道,妳不要生气嘛。有件事想拜托妳,我会很感激妳啦,其实是为了我助理来拜托妳。”

    助理?我用狐疑的眼神看着老爸。他似乎隐匿了有儿子这件事。

    “他女朋友明天要出国了,所以<figure></figure>他苦苦哀求我,说想送礼物给他女朋友……。对,所以,现在已经这么晚了,正常的珠宝店早就打烊了。”

    我的珠宝店不正常吗?我听到电话彼端传来那女人的咆哮。

    “别生气嘛,小心气出皱纹,毁了妳那张漂亮脸蛋。现在?我现在就在店门口,我等妳……。十分钟?真的吗?如果妳十分钟没到,我会生气喔。”

    我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他有没有考虑到这么做对高中生儿子会造成什么影响?

    “OK,我等妳。”

    他放下电话。

    “喂——”

    “你是我助理,懂了没?”

    老爸笑得很开心,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皱巴巴的万圆纸钞。

    “正式的委托费要向岛津申请,这算是危险津贴。”

    “封口费呢?”

    “我是为了你,特地把珠宝店老板娘约出来。”

    “那我要对她说,谢谢妳一直照顾我老爸吗?”

    老爸气疯了。

    “你到底像谁啊?”

    “当然是老爸啊。”

    他叹了一口气,又抽出一张万圆大钞。十分钟后,一辆酒红色捷豹XJS停在拉下铁门的珠宝店门口。从驾驶座下来一个穿着高叉旗袍的小姐。旗袍小姐四处张望,老爸打开车窗向她打招呼。

    “凉介!你这个花心大萝卜!”

    旗袍小姐大步走来,双手扠腰,挺着一对豪乳。

    “你不是说只爱我一个吗?结果一个星期不见人影,又跑去找哪里的母猫?!”

    “好啦,好啦……”我从休旅车的副驾驶座跳下来,轻咳了一声。

    旗袍小姐把视线从老爸身上移向我。虽然浓妆艳抹,但的确是个大美女。无论是那对凤眼还是高挺的鼻子,都是不可多得的美人胚子。

    “哎哟。”

    “他是我的助理阿隆,是他有求于妳。”

    旗袍小姐从头到脚仔细观察我。

    “五年以后记得来找我。”

    “小心别被吃掉。”

    老爸向我咬耳朵。这人在生意上似乎不怕危险。

    “真拿你没办法,进来吧。”

    旗袍小姐耸耸肩,从手上的小拎包里拿出一串钥匙,插进铁门的锁孔,咔啦咔啦地把铁门往上推。

    然后又打开玻璃门。“嘿咻——”

    她翘着漂亮的屁股,关掉门下方的警报器开关。

    “有什么好看的?”

    她狠狠地骂了快流出口水的老爸。一走进店里,她立刻把灯打开,拍了拍手说:

    “<bdi>99lib?</bdi>好了,要送给怎样的女生?”

    “十七岁,很高贵的千金小姐。”老爸说道。

    “是吗?日本人?”

    我摇摇头。

    “那花俏一点也没关系。戒指?项链?脚炼?”

    “不知道有没有胸针……”“胸针吗?”

    那位小姐皱眉,然后,表情一亮。

    “有了,等我一下——”

    她跑向里面一间很像金库的房间。没问题吧?当她跑回来时,手上拿着一个天鹅绒袋子。

    “你看,这个怎么样?珍珠和十八K金,还有白金和钻石点缀。”

    哇,一定贵死了。

    “多少钱?”

    “在店里卖十八万。”

    旗袍小姐似乎看穿了我内心的叹息,问我:

    “你身上有多少钱?”

    “两万和五千圆。”

    五千圆是我自己的。她重重地吐了一口气。

    “好啊,你带走吧。”

    “但是……”

    旗袍小姐抓住凉介老爸的手臂。

    “我要扣留你们所长一阵子,抵剩下的十五万五千圆。”

    “喂,等一下……”

    我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请尽情享用。”

    “阿隆!”

    “老爸,那休旅车借我。”

    “老爸?!”

    惨了。我脑袋里闪过这个念头,但为时已晚。那位小姐柳眉倒竖。

    “凉介,这是怎么回事?”

    “我先走啰。”

    我接过袋子,拔腿就跑。

    “喂,阿隆,等一下。妳先放开我.......好痛,好痛啊!”

    坐上休旅车时,背后传来老爸凄惨的叫声。我从照后镜中看到老爸被揪着耳朵,拖上了捷豹车。

    今天,我这个助理吃足了苦头,所长也该体验一下。

    我开着休旅车驶向成田机场,中途去了趟汉堡店,将近十一点才到饭店。在柜台问了用岛津先生的名字订的房间号码。

    反正会有魁梧的保镳守护,只要报上冴木隆的名字,他们应该会放行。

    电梯停在美央住的十楼,柜台人员说,走出电梯往右走到底,就是她的房间。来到走廊上,我有一种奇妙的感觉。整层楼寂静无声,只有傻傻的外行人才会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即使没有说话声和脚步声,只要有人在,就会感受到人的动静。我双手提着大汉堡袋在走廊上走着。我站在美央的房间门口。不禁心头一惊。

    门打开一条缝,里面完全没动静。我把袋子放在走廊上,腾出双手,敲了敲门。

    无人回应。遗忘的紧张感再度苏醒。我推开门。门开了,门旁有一双倒地男人的腿。我走进房间。

    美央的其中一名保镳和一个看起来像是岛津先生手下:身穿深色西装的日本人躺在地上。

    我跪在地上,用手指想探摸其中一人的脖子时,才惊觉他们耳朵下方有毒箭。我感到不寒而栗。

    我摸了一下,还有脉搏。所以,应该是和我之前中的箭一样,只是涂了麻醉药。

    “美央!”

    我叫唤美央,却没有应答。这是一间套房,里面还有一个房间。

    “美央!”

    我再度呼喊她的名字,并转动门把。

    一踏进房间,我就闻到那股香气。是美央的香水味,还有在卡玛尔教总部闻到的香味。那是采用莱依尔森林特产的鲜花所制成的香水。

    那股香味很浓郁,在空气中飘散。在放了两张床的房间内,席琴太太和美央的另一名保镳昏倒了。

    他们也在中箭后沉睡了。美央不见踪影。

    惨了。我内心涌起无尽的懊恼,双腿发软。

    我不应该因为干掉了“电钻”和“保险丝”就松懈。

    我不应该忘记卡玛尔教的那对男女。

    我瘫跪在地上,天鹅绒袋子从飞行夹克的口袋里掉了出来。

    我一路狂飙过来,满脑子都是她的笑容,然而,我要送礼的人却不在这里。

    美央被带走了。

百度搜索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大泽在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泽在昌并收藏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