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所有人都重度烧伤,被送进加护病房,可能还需要很久时间才有办法侦讯他们。”

    当天深夜,岛津先生造访事务所时告诉我们。

    “反正也问不出什么。我听阿隆说,他们只是一些二、三流的货色,除了炫耀火力以外,没有其他本事。委托人不可能向这种笨蛋透露什么信息,让自己曝光。”

    老爸坐在卷门书桌上,拿着两罐啤酒答道,再把其中一罐丢给盘腿坐在地上的我。

    “只会出一张嘴——”我拉开拉环,吸吮顿时冒出来的啤酒泡沫说道。“那些笨蛋差点把我打成蜂窝耶。”

    “是你自己不小心,”老爸不屑地回答。“开车离开通道时<tt></tt>,必须充分警戒后方的车子,因为这就像无处可逃的隧道,正是攻击的最佳位置。”

    “是啊,是啊,以后怎么办?叫出租车吗?还是包车?”

    休旅车已经烧焦了。

    “可以用我的车,车上装了防弹玻璃。”

    岛津先生说道。

    “我可以无照驾驶国有财产吗?”

    “车牌没登记,警视厅也查不出是谁的。”

    岛津先生轻描淡写地说道。

    “赞!”

    “重要的是接下来的事。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有一个爆破专家接到了case,目前行踪不明,很可能受雇暗杀公主一行人。”

    “‘保险丝’吗?”老爸问道。岛津先生把拉环丢进喝完的啤酒罐,点了点头。

    “他在朝鲜战争期间学会了爆破,之后就一直从事爆破工作。之前因为误爆,炸断了一只手,销声匿迹了一阵子,听说这一阵子又重返江湖了。”

    “朝鲜战争不是发生在我出生之前吗?”

    “对啊,所以<var></var>他应该有六十好几了。”

    “保险丝是他的化名吗?”

    “应该吧,谁会用真名,况且,在这个业界,真名没有意义。”

    “业界<a></a>!”

    “我还查到另一个人,他是狙击<big>99lib.</big>专家,叫‘电钻’。”

    听到老爸的话,岛津先生皱起眉头。

    “这名字没听过。”

    “听说在洛杉矶出<a href="https://.99di/character/5e08.html" target="_blank">师</a>的,因为跟那里的组织发生冲突才回日本,好像连FBI的狙击手也自叹不如。”

    简直就像漫画嘛!而且,保险丝和电钻根本是工具箱里的工具,不能取个像漫画人物那样有气势的名字吗?

    “A级吗?”

    “完成这项任务后,就可以领到A级证书吧。”

    “没有关于委托人的消息吗?”

    “没有。既然工作上门,只好一一收拾了。卡玛尔教那里的情况怎么样?”

    “跟你想的一样,日本的卡玛尔教在静冈县热海市。虽然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好像和莱依尔的教派总部有关系。”

    “有多少成员?”

    “听说几百人,其中也有几个是住在日本的莱依尔人。”

    “机场那对男女!”

    老爸听到我这么说,便看着我。

    “明天换我保护公主,你去热海调查一下。”

    明天公主一行人要搭车观光,我原本还做着美梦,打算让美央坐在副驾驶座,带着她去兜风。

    “不服吗?”

    “不,我去。”

    我耸耸肩。这一切也是为了保护美央。

    “你好像对公主有意思。”老爸说道。

    “是啊。”

    “那孩子不错,如果不是生在莱依尔王室,她应该会更幸福吧。”

    老爸淡然地说道。我想起停车场大战之后,搭出租车去接美央的情景。

    当时,美央一看到我浑身湿透,立刻脸色苍白地跑了过来,即使我说很危险,她还是替我拿掉衣服上沾到的玻璃碎片。

    于是,我递给她麦当劳的大亨堡做为谢礼。

    “晚一点妳会饿。”

    美央露出温柔的笑容,把汉堡放进了皮包。

    “我最喜欢吃汉堡了,但会被席琴太太骂。”

    我没把停车场发生的事告诉他们。因为,我不想让席琴太太歇斯底里,但美央似乎察觉到了,她说:

    “你要小心,别因为我受伤了。”

    一想到美央,心头顿时暖洋洋的,连我自己都觉得纳闷。因为,我连她的小手都没牵过。

    啊呀呀呀——

    岛津先生离开,老爸去“西麻布”后,我独自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保护她安全离开,意味着她将离我而去。美央平安地度过这几天之后,将回到故乡莱依尔。

    然后……

    我们从此不会再见面了。

    唯一的安慰,就是美央本身并没有不中意的婚约。在童话故事中,即使公主对平民产生一份淡淡的情愫,最后仍然要嫁给不喜欢的国王。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我骑着NS400R,载着美央,还骑上了游乐园的云霄飞车。变成火球的光头和席琴太太从后面追了上来。

    然而,我和美央一点也不担心,她清脆的笑声传入耳中,我沉浸在美妙的幸福中。

    我们穿越游乐园,终于单独相处了。

    我在梦中亲吻美央,她的嘴唇很柔软,冰冰凉凉的。

    接吻后,我也无意更进一步。我们手牵着手,在空中俯视着游乐园。

    我知道美央在期待什么,但是我做不到。

    (伤脑筋,我变弱了。)

    我喃喃自语。

    (伤什么脑筋?)

    美央问我,我想回答她,但这次真的伤脑筋。

    (因为伤脑筋,所以伤脑筋啊。)

    (你真奇怪。)

    美央大笑了起来,我也跟着她捧腹大笑。

    当笑声停止时,天亮了。

    我从床上起身,回想起梦境,独自窃笑着。

    真是个美梦。

    我在“麻吕宇”吃完早餐,请妈妈桑圭子帮我打电话向学校请假,然后跨上了NS400R。

    背部可以感受到美央胸部的触感。

    “伤脑筋哪!”

    我自言自语,戴上安全帽,直奔热海。

    我从厚木交流道下了东名高速公路,沿着小田原厚木道路行驶,行经便道,抵达热海时才十点多。

    我先来到热海车站,向观光局和出租车司机打听日本卡玛尔教的消息。

    没想到挥棒落空。

    大家都表示没听说过。

    除了热海,箱根和伊东一带有好几个宗教团体的进修设施和道场,但没听过“卡玛尔教”这个团体。

    我决定去找岛津先生给我的地址。地点位在可俯瞰锦浦的山顶附近,那里的斜坡上有不少小旅馆和公司的度假山庄。

    我向沿途一家兼卖烟酒的小小纪念品店确认地址。

    “在山顶上,有一栋很大的别墅,不知道那是什么。”身穿成套运动服的大叔推了推老花眼镜告诉我。

    我沿着狭窄的连续弯道上坡,这一带是飙机车的最隹地形。

    终于来到山顶,道路的尽头出现了一道铁门。

    “前方是私人道路,闲人请勿闯入。”

    铁门上挂着这样的牌子。门内杂草丛生,一条碎石小路似乎通向山顶。我把重机停在两百公尺前方的路肩,穿着褐色连身衣,戴着安全帽往前走。

    我在靴子里藏了一把扳手。“侦探扳手”对付“保险丝”和“电钻”似乎并不坏。

    铁门周围都是铁丝网,包括那块牌子在内,这里看不到任何门牌或写着所有人姓名的标示。

    我翻越铁丝网,沿着碎石路往上走。

    没想到路很远,足足有一公里。

    碎石路上方是一片郁郁苍苍的杂木林,林中有一条水泥路。

    走进杂木林,两旁都是粗大的树木,这条路似乎通往海边。

    快走出杂木林时,终于看到一栋建筑物。

    那栋蘑菇造形的水泥建筑物镶着巨大的玻璃窗,乍看之下以为是天文台。

    四周还是感受不到人迹。蘑菇蒂柄是一楼,伞状部分是二楼。

    虽然房子很壮观,但空荡荡的,感觉像是废墟。

    天气晴朗,可以看到蘑菇后方波光粼粼的蓝色相模湾。这里是野餐的最佳地点。

    我观察片刻后,走出树林,四周毫无动静,或许根本没有人。

    蒂柄部分有一扇玻璃门,里面是一个光线昏暗的大厅。

    一推玻璃门,门很顺利地往内侧打开。我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没有看到类似摄影机或警戒设施。

    大厅四周有延伸而出的放射状走廊,每条走廊都通往大小不一的房间,有的像教室,有的像小会议室,应该是排满桌椅的会议室。这里空无一人。

    走廊尽头是通往二楼的楼梯。

    二楼面向六海的那一测有一半<mark></mark>是玻璃,但似乎很久没打扫了,蜘蛛网随处可见,整片坡璃也蒙上厚实的灰尘,灰蒙蒙的。

    这栋建筑物似乎弃置已久,没有人使用。

    我坐在面向大海排列的长椅上,脱下安全帽,点了一根烟。烟灰缸和垃圾桶也很久没清了。

    烟灰缸旁有一个被揉一团的烟盒,我捡起来打开一看,盒子侧面印的保存期限日期是“六一·九”。

    我看了一下自己抽的七星淡烟,上面印着“六三·五”。至少一年多,将近两年了。

    此时,楼下传来说话声。我就像躲在厕所抽烟被老师发现一样,慌忙拧熄了烟,挥手拨开空中的烟雾。

    对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目前的位置可以看到建筑物入口,刚才没看到有车或人靠近。

    我离开长椅,走向楼梯的方向。说话声离走廊越来越远。我走到楼梯中央,弯身一看。

    一对男女背对着我往前走,我听不懂他们说的语言。

    然而,下一瞬间,我吓到了。因为,他们的确提到了“美央”这个名字。

    那对男女走到离入口大厅最近的房间。

    男人开门时,我看到他的侧脸。我不认识。

    他让女人先进去。我认识那女人,就是在成田机场看到的那个女人。

    门关上后,我下楼。走廊中间有一具粉红色电话,他们刚才似乎在打电话。

    但我仍然搞不懂他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突然,一声沉闷的低鸣沿着墙壁和地板传来。

    低鸣声从他们刚才进去的那个房间传来。我刚才看到房间里面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会发出这种声音的东西。

    我贴着墙往前走,把耳朵贴在门上。

    低鸣声停止了,里面似乎察觉到我的动静。

    太诡异了。我甚至听不到里面的说话声。

    他们该不会拿着上次的毒箭枪,正等着少根筋的打工侦探送上门吧?

    我从靴子里拿出扳手,紧握在手上。

    我站了很久,五分钟,十分钟过去了。汗水流了下来,扳手在手上打滑。

    还是没声音。

    我不禁犹豫了起来。到底该转动门把,拿着扳手冲进去,还是先撤为妙?

    我开始感觉身体僵硬,缓缓地转动肩膀,吸了一口气。

    左手缓缓伸向门把。一旦有毒箭飞来,我立刻拔腿就跑。

    我松松地握住门把,轻轻地、轻轻地转动。

    门打开一根手指的缝隙时,我压低身体向里面张望。

    房间内空无一物。

    我很自然地把门推开。

    里面连只小猫也没有,甚至连只蜗牛都看不到。笨蛋!

    我张嘴,却发不出声音。那两个人消失了。我拿着扳手走了进去。里面空无一物,这个看起来像是放工具的房间连扇窗户都没有。我愣住了。

    听说,瑜珈的高僧在开悟后具有各种不同的特异功能,难道卡玛尔教也一样?我靠在墙上,把扳手放回靴子。这么说,我刚才在空无一人的房间外汗流浃背,猛吞口水吗?

    但是,刚才那两个人的确提到美央的名字,而且走进这个房间。虽然我听不懂,但他们说的应该是莱依尔语。

    这栋房子需要好好调查,得花点时间监视。

    我下定决心,倒退着走出房间,然后,蹑手蹑脚地拉上门把。

    背后传来“咻”的声音,背部隐隐作痛,我屏住呼吸。

    中箭了。我立刻伸手摸背,但为时已晚,手还没摸到毒箭,浑身已经发软了。我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我想抓门把,但手沉重不已,根本抬不起来。

    我想回头却无力,身体好像慢动作般缓缓地躺了下来,地面越来越近,脸终于撞到了地板。

    我不觉得痛,完全没感觉。眼前一片黑暗。

百度搜索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大泽在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泽在昌并收藏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