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夏天的结束就是地狱生活的开始。

    距离考大学只剩下半年时间,我却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每年一到这时候,我就读的都立中等程度高中的高三班,就会壁垒分明地分成两派。一派是杀气腾腾的力拚一次考取组。另一派是自暴自弃的等待重考组。

    一次考取组整天在家教、补习班、冲刺班之间往返;等待重考组则忙着把妹、打麻将、玩小钢珠,尽情享受人生。两派人马各有一番说词。

    “那些轻言放弃的人,一辈子只能沦为别人的垫脚石。我们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等着瞧吧,明年考上大学,就有把不完的妹。”

    “人生可没这么简单,重考生活是人生中最好的经验,还可以丰富心灵,增加人格的深度。”

    找我讨论未来出路的班导也充分了解这一点。

    “冴木隆,你想报考什么学校?”

    “嗯,我想考包括早稻田和庆应在内的六所大学,至于另一所靠纳税人血汗钱在经营的大学,因为我没缴税,去念可能会良心不安,差不多就这样啦……”

    “好,我知道了,那你把重考班的简章好好看一下。下一位——”就这样,导师三言两语就把我打发掉了。

    即使我走狗屎运考进大学,我家的经济状况有没有办法支付学费才是最大的问题。忘了介绍,老爸冴木凉介的职业是私家侦探。事务所位于广尾明治屋后方的圣特雷沙公寓二楼,有一块霓虹灯亮闪闪的手写字招牌。

    SAIKI IIGATION

    有时候一些看不懂“iigation”的蠢蛋会闯进来,以为是有氧舞蹈教室或健身中心。

    一楼是“麻吕宇”咖啡店,这家咖啡店的妈<var></var>妈桑正是这栋位在超级精华地段的圣特雷沙公寓的房东。我们家的房租可以有钱再付,房东绝不催缴(而且一拖就是四年),当然这都是承蒙热中冷硬派推理的妈妈桑圭子的额外照顾。

    “麻吕宇”还有一位酒保星野吸血鬼伯爵,他身上流着白俄罗斯人的血液。这个沉默寡言的大叔酷得与克里斯多佛·李(最近连深夜电影也看不到他,恐怕只能租录像带了,反正就是一个过气演员。)好像同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附近某知名女子大学还成立了伯爵的后援会,听说那些惊悚片女影迷大排长龙,纷纷渴望与伯爵发生一夜情。

    那天,既挤不进力拼一次考取组,也不属于灰心等待重考组的我,在地铁广尾站和大家道别后,下午四点十分左右坐在“麻吕宇”的吧台前。

    店里只有几桌“正在喝咖啡”的女大生(只要看到这些女大生,便狠狠地摧毁了我的上进心。她们难道除了讨论化妆、玩乐和男友以外,就没有其他事可<cite>藏书网</cite>做了吗?)不见凉介老爸的身影。

    “阿隆,回来啦。班导跟你讨论报考学校的情况怎么样?”

    妈妈桑坐在吧台前,正与足足比她小二十岁的女孩子讨论秋季的皮肤保养,突然转头问我。

    “一律没问题,老师说我可以报考前三志愿。不过,看他的表情,好像觉得把报名费存到银行更实在。”

    “别急。”

    那当然。这番话出自实际证明即使四十好几,衣着品味仍能与原宿竹下通的少女较量的妈妈桑之口,当然有足够的说服力。

    “老爸呢?在楼上吗?”

    为我调了一杯维也纳咖啡放在吧台上的星野先生摇了摇头。

    “真是够了,我还想找他商量,不知他为了爱子存了多少私房钱呢。”

    我叹了一口气,从书包里拿出七星淡烟。班上正流行戒烟,力拼一次考取组为了实现梦想开始修身养性。受到这种弃烟运动的影响,我的高中生活甚至没办法安安静静地抽根烟。

    回想起来,从我懂事开始,老爸就从来没对我说过“不许做什么什么”之类的话,更何况他自己三天两头换工作。

    他先是当过一阵子的“商社职员”,之后又当过“石油商人”、“自由撰稿人”和“跑单帮客”。

    最后,甚至变成了“谍报员”。谍报员,感觉好像是从希区考克的黑白电影中蹦出来的字眼。

    说白了,我猜他根本就是见不得光的人。而且,他似乎和公权力扯上一点关系,所以有时候会接到内阁调查室或其他公家单位的零星差事。

    公权力居然要委托缺乏工作意愿、责任感以及进取心,而且缺乏爱国心的凉介老爸帮忙,可见得公权力也搞不出什么名堂。

    等一下。我和“行动公权力”的内阁调查室副室长岛津先生也算是有几面之缘,如果拜托岛津先生,搞不好可以帮我斡旋一下,从后门挤进东京大学。

    如果有人以为这种想法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那就是彻头彻尾的外行人。我在老爸手下当过一阵子打工侦探,亲眼目睹这世上有太多光怪陆离、希奇古怪的事。

    头等怪事,就是曾经让老爸欲罢不能的“跑单帮客”——间谍的世界。对他们来说,在干活儿的时候,死人或泄密根本不像大家所想象得那么严重,而是像银行之间的借贷,加加减减,只要不亏本就好。虽然旁人会觉得很可怕,不过,在那个世界相当稀松平常。好主意。

    我弹了一个响指,越想越觉得这个点子不错。我们冴木侦探事务所对公权力的贡献无数,说得夸张一点,甚至为世界和平奉献了不少心力。姑且不论老爸,不,阿隆我比老爸的贡献更大。国家对我这种不畏苦不怕死的无私奉献表示一点谢意也不足为奇。而且,我要的不是金钱,更不是特权,只是让一个“穷学生”能“免试入学”。

    幸好,岛津先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上次老爸被以前认识的毒枭追杀时,他曾经动用国家预算,送我十箱七星淡烟和十打没虑乐。

    日本的大学制度建立在“窄门”的基础上,只要能挤进大学,混到毕业并不难(照理说是这么回事啦)。

    阿隆我也情不自禁地想象一下自己穿着银杏标志<span class="" data-note="东京大学的校徽。"></span>制服的模样,忍不住眉开眼笑了起来。

    “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表情?难道被宣告没有一所大学你能考得上,所以脑袋秀斗了吗?”

    突然传来老爸的声音。他穿着褪色的polo衫和旧棉质长裤,光脚穿着帆船鞋在我对面坐了下来,也不打一声招呼,就顺手拿走一根烟。

    俗话说,一种米养百种人,天底下也只有他这种私家侦探会偷拿高中生儿子的烟。

    “随你怎么说,你我很快就会在日本社会的金字塔中分住不同的世界。”

    “那当然,一旦变成重考生,你连身分都没了。对社会来说,根本就是废物。”

    “NONONO,你是被支配阶级,我是支配阶级。”

    “星野先生,你是不是给他吃了什么怪东西?”老爸摇头。

    “我只给他喝了维也纳咖啡,该不会是牛奶出了问题?”

    星野先生一本正经地说道。

    “不跟你废话了,最近有见过岛津先生吗?”

    我问道。老爸一脸错愕。

    “我刚才在麻将馆接到他的电话,约在这里碰面,他马上就来了。”

    不愧是公权力,就连这种三流侦探的下落也掌握得一清二楚。不过,老爸没工作时,除了麻将馆、小钢珠店和跑马场以外,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赢了吗?”

    “手气正旺,准备在最后半圈大捞一票呢。”

    “所以还是赢了。”

    我伸出右手。老爸只手伸进长裤口袋里说:

    “你觉得留着当你的补习报名费怎么样?”

    “不劳您费心了,我还没好命到靠父母读补习班或私立大学。”

    老爸似乎需要花一点时间才能让这句话进入脑子。当他听懂之后,表情有点惊讶地看着我。

    “你……该不会把到东大校长的孙女吧?”

    不出三十分钟,圣特雷沙公寓前停了一辆配有移动电话的银灰色皇冠,岛津先生和中一名体形很壮硕的下属下了车。司机和另一个人在车上留守,负责公寓四周的警戒工作。

    岛津先生一如往常穿着很有品味的深色西装,下属也可圈可点。岛津先生每次带来的人马都不一样,但个个体形魁梧。

    他要求下属站在事务所门口,自己则坐在破旧的客用沙发上。老爸坐在卷门书桌前,双脚跷在桌上。我正打算像往常一样走进自己房间,却被岛津先生阻止。

    “这件事也要请阿隆帮忙,你不必用对讲机偷听了,就坐这儿吧。”

    我看了老爸一眼,他正事不关己地拔鼻毛。

    “看今天陪你来的人数,就知道内调并没有人手不足的问题,反正又是公务员不能碰的事吧。”

    “也不是什么肮脏工作。”岛津先生说道。

    “是喔!自从詹姆士,庞德爱用假发之后,我就没听过情报员做过什么干净的工作。”

    老爸和岛津先生曾经并肩作战,现在仍然合作无间,老爸只要一逮到机会就会亏他几句,搞不好只是在发泄当年抢女人抢轮的愤怒。

    “你对莱依尔这个国家了解多少?”

    岛津先生不理会老爸,自顾自地问道。老爸没有马上回答,看着我。

    “喂,考生。”

    我耸了耸肩。

    “不好意思,我选读的是日本史。”

    “你打算靠社会科里的一科念国立大学吗?真受不了,我来回答吧。”

    “鼓掌鼓掌。<s>九九藏书</s>”我说道。

    “莱依尔是东南亚印度尼西亚北方的小岛国,人口约四百万,是一个君主制国家。目前的国王是查莫德三世,虽然在政治上保持中立,但国内政权并不稳定。这个国家和东南亚其他国家一样,共产游击队的活动十分猖獗,还有众所周知的宗教对立问题。经济以出产天然气和铁矿石、钻石为主,比起其他国家,贫富差距的问题并不严重。”

    老爸说完,点了根宝马烟。

    “没错,还有一点,查莫德三世的第二王妃是日本人,听说是日本一家贸易公司为了笼络国王硬塞给他的。”

    “就这样?”

    老爸听了岛津先生的问题,点点头。

    “差不多这样。”

    “好,那我来补充。查莫德三世今年七十四岁,几个月前得了癌症,据说活不过半年。这么一来,王位继承就成了一个大问题。查莫德三世目前有五个王妃……”

    “那真是地狱。”老爸嘀咕道。

    “第三王妃和第五王妃没有生小孩,只有第一、第二和第四王妃总共生了五个女儿。都是女儿,没有儿子。”

    “哇——”

    “当然,国王会从这几位公主中挑选继承人,成为女王并统治莱依尔国。莱依尔的国民很爱戴查莫德三世,但换成女王以后的情况就不得而知了。再加上还有共产游击队和你刚才说的宗教问题。莱依尔目前除了伊斯兰教、佛教<abbr>99lib?</abbr>、印度教以外,还有莱依尔自古以来的卡玛尔教。卡玛尔教一度是大规模的宗教,全国有一半民众都是信徒,但受到查莫德三世之前的国王镇压,规模大幅度缩小。”

    “为什么要镇压?”老爸问道。

    “密教色彩太浓厚了,而且还有僧兵,对执政者的政权造成了威胁。”

    “是吗?”

    “后来,卡玛尔教就把大本营转移到丛林深处,展开秘密活动。所以,真实情况没有人了解。听说,莱依尔内阁成员中,有好几个都是卡玛尔教的信徒。这些人很可能利用国王查莫德三世辞世的机会,展开意想不到的行动。”

    “对日关系呢?”岛津先生回答了我的问题。

    “这一点很重要。查莫德三世实施完全中立政策,至今为止,既不偏向西方,也不偏向东方,所以,即使贸易公司提供各种资源,暗中较劲,也往往不得其门而入。一旦查莫德三世去世,这种平衡就会崩解。首先,掌握内阁的总统卡旺是亲美、日派,但与皇室的关系并不理想,甚至可以说他希望查莫德三世早点死。共产势力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目前主要的共产势力有莱依尔解放战线RLF,民众中也有不少支持者。RLF的最高领袖是一个名叫努姆的男人,很年轻,相当有领导魅力。”

    “所以,目前政局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

    “对,我们认为查莫德三世死后,由谁掌握政权,对今后的外交和经济关系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对日本来说,希望那个总统掌握实权吗?”

    “这是政府内部的真心话。”岛津先生承认。

    “莱依尔和冴木侦探事务所有什么关系?”

    “查莫德三世和第二王妃华子所生的女儿——第二公主美央——要来日本参观留学的学校,打算住四天。”

    “留学?”

    “美央公主十七岁,和阿隆同年,她打算在日本的大学念书。”

    “那我知道了。”老爸一脸无趣地回应。

    “由于她父亲卧病在床,所以,她来日本时,日本官方不会隆重欢迎。”

    “这只是场面话吧。”

    “没错。第二王妃<dfn>.99lib.</dfn>和卡旺总统的关系水火不容,欢迎第二王妃的女儿会引起卡旺的不满。”

    “日本政府为了在查莫德三世死后,改善对日关系,所以假装不知情吧?”

    “就是这么回事。因此,无法由政府出面戒备和护卫。”

    “那些大人物的想法还是老样子。”老爸极尽嘲讽地说:“这位十七岁公主来自不知何时会发生内乱的国家,官方不可能派警官保护她。而且,由于那个国家目前处于非常时期,遭到恐怖分子攻击的机率也相当高。”

    “不是相当高,”岛津先生似乎听不懂老爸的讽刺,“是有人要美央公主的命。”

百度搜索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大泽在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泽在昌并收藏女王陛下的打工侦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