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明王朝1566 天涯 大明王朝1566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大明朝两京一十三省确是太大了。在北京此时是狂风后的雷电暴雨,在这里却是烈日高照,新安江水湛蓝澄澈地流着,停在江面的粮船浮在那里动也不动。

    白底红字的“织造局”灯笼依然高挂在每条船的桅杆上,十分醒目。

    护粮的兵都钉子般在码头沿岸上站着,他们的对面是无数淳安的灾民。

    沈一石又坐到了大船船头的那把椅子上,身上却没有再穿官服,外面套着一件双面透绣上百朵淡粉色梅花的纻罗长衫,贴身穿着一件素白的蝉翼长衣,用一条素白的绸带系着,发髻上也束着一条白底透绣着几朵淡梅的发带。这时淡淡的江风将外面那件长衫轻轻拂起,一眼望去,这一身俨然一幅浑然天成的雪地绽梅图!

    那张脸也薄薄地敷上了一层白粉,双眉入鬓,二目深沉,静静地望着从上游远方流来的江水。

    突然,他的耳朵动了一下,目光似乎望见了江流远处隐隐约约浮现出来大群的马蹄声!

    ——这是能够听见一千三百年前嵇康 href='/article/6504.htm'>《广陵散》琴声的耳朵!这是能听见两千里外玉熙宫嘉靖声音的耳朵!

    而这时的岸上,人群依然十分安静。

    沈一石的耳朵又动了一下,无数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岸上的人群这才有了感觉,立刻有人骚动起来。

    淳安北门的驿道上,一群坐骑出现了,扬起漫天的尘土,正向码头这边滚滚而来!

    马队越来越近,驰在最前面的是海瑞,紧跟他身后的是总督署的亲兵,而领着大队兵骑的竟是蒋千户徐千户,还有沈一石的那个管事。

    骑在马上,海瑞的眼睛犀成了一线,在烈日光照下望向江面那一排桅杆,望向桅杆灯笼上“织造局”的红字!

    码头岸边,臬司衙门押粮的另一个千户立刻向兵士喊道:“买田的到了!都守住了,闲杂人等一律不许靠近粮船!”

    兵士们动了起来,把那些灾民百姓往后边赶。

    海瑞的马驰到码头岸上停住了。他身后的马队都跟着停住了。

    海瑞的目光望向了坐在大船船头的沈一石,望向了那一身眩人眼目的装束,双眉一耸,两眼立刻射出厌恶的深光!

    沈一石依然静静地坐在那里望着远方的江流。

    押粮的千户大步走了过来,向蒋千户徐千户打着招呼:“先下马吧,到船上吃杯茶!”

    蒋千户和徐千户却阴沉着脸,没有反应。

    押粮的千户有些诧异,这才感觉到了什么,望向马队最前方那个七品官。

    海瑞大声说道:“换防!蒋千户徐千户的兵在这里看护粮船,这里的兵去城里听高府台调遣!”

    蒋千户和徐千户带着马队默默地向岸边一线布开。押粮的千户还在发懵,这时兀自大步走到蒋徐面前:“怎么回事?他什么人,敢调派我们?”

    蒋千户阴沉着脸:“他手里有总督衙门的调令,换防吧。”

    押粮的千户兀自在那里发怔。

    海瑞这时盯向了他:“我说换防,你没听见?”

    押粮的千户有些醒悟过来,却依然没有下令调兵,望向海瑞:“我要看总督衙门的调令。”

    海瑞掏出了一纸调令,拿在手里。那千户走了过来,便要去拿。海瑞:“看就是。”

    那千户的手又缩回去了,目光望处,“浙直总督署”几个鲜红大字的印章赫然醒目!

    “换防!”海瑞将调令一收。

    押粮的千户惶惑着眼,向他的兵走去:“列队!列队!”

    海瑞这才下了马,把缰绳扔给了身边的一个亲兵,慢慢走下码头,向坐着沈一石的那条大船走去。

    四个亲兵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也向那条大船走去。

    沈一石慢慢站起了,又慢慢转过身子,望着从跳板慢慢走向大船的海瑞。

    海瑞走到跳板尽头,并不急着登船,在那里站定了,审视着站在船头椅子边望着自己的沈一石。

    两双目光在这一瞬间碰上了,短暂的凝固,短暂的互相审视。

    沈一石的脚不动了,淡淡的江风吹拂下,那一身“雪地梅花”慢慢飘向海瑞。在大船的船舷边站住了。

    一个在跳板尽头,一个在船舷边,两人相距也就数尺,两双目光都盯着对方。

    “报上贵驾的职务。”海瑞突然发问。

    沈一石:“在下沈一石,替江南织造局经商。”

    海瑞:“经商?那么说你只是个商人?”

    沈一石:“就算是吧。”

    “《大明会典》载有明文,商人不许着纻罗绸缎,你这身装束怎么说?”海瑞这句话问得声调低沉,却透着严厉。

    沈一石淡淡一笑:“海老爷这句话还真将我问住了。”

    “请回我的话!”海瑞的声调突转高亢,目光直刺沈一石的双眼。

    听他声音大了,总督署几个亲兵立刻从码头的石阶上登上跳板,向海瑞身后走来。

    海瑞没有回头,只挥了挥手,那四个亲兵又从跳板上退了回去。

    沈一石这一下收敛了笑容,带着几分敬重:“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刚峰先生不愧是刚峰先生。”

    海瑞:“我再说一遍,明白回话。”

    沈一石却并不回话,扬起双手拍了一掌。

    大船舱雕花门扇里出现了那个管事,接着出现了那四个艺妓,每人手中都捧着一个托盘:第一个托盘托着一顶六品纱帽,第二个托盘托着一件六品中宫官服,第三个托盘托着束系官服的那条玉带,第四个托盘里托着一双黑色缎面的官靴。由那个管事领着,四艺妓四托盘都捧到了沈一石的身前。

    沈一石:“大明律法,商人不许穿着纻罗绸缎,我却穿了。为什么,你给海老爷说说。”

    “是。”那管事轻接一句转而大声说道,“嘉靖三十七年江南织造局报司礼监,织商沈一石当差勤勉,卓有劳绩,司礼监呈奏皇上特赏沈一石六品功名顶戴。”

    海瑞微微一怔,接着望向那四个难掩风尘的女子,望向她们托盘中的纱帽袍服玉带和官靴,眼中闪过一道愤怒的光,很快又收敛了,转望向沈一石:“原来朝廷还有赏商人功名顶戴的特例,难怪这套官服要托于妇人之手。”

    沈一石:“海老爷说得极是。虽说这个功名是皇上天恩特赐,沈某平时也是从来不敢穿戴,毕竟不合大明朝的祖制。”说到这里他的声调清朗了:“可既然皇上赏了我功名,我就不只是一个商人了。这也就是沈某敢穿纻罗绸缎的缘由。这样回话,不知海老爷认不认可?”

    祖宗成法,国家名器,竟能通过太监直达皇上擅自改了,滥赐商人,还逼着自己认可,可见大明朝太监官员商人勾结营私已到何种地步!面前这个人打着织造局的牌子,也就是打着宫里的牌子来贱买灾民田地,还敢如此招摇轻狂,海瑞胸中那把怒火熊熊燃起,可外表上越是这个时候越是冷静,直望着沈一石的两眼:“你刚才自己说了,皇上这样赏你功名顶戴并不合大明朝的祖制。现在是不是要我认可你这句话?”

    大明朝多少厉害的官员都打过交道,如此机锋逼人的官员沈一石也还真是第一次遇到,遇强愈强,一直是沈一石的过人处,何况这回来本就是背水一战,遇到这般高人,一路上的惆怅失落立刻被对方无形的机锋激化成一决高下的斗志。他又笑了,答道:“三年了,每次见到这套官服沈某都忐忑不安,终于遇到了一个能够替我将官服品级还给朝廷的人了。海老爷,饥民待哺,粮米在船,这才是大事。沈某是不是该穿官服还是该穿纻罗绸缎可否过后再说?”

    “不可。”海瑞断然答道,“你要是正经的官员就立刻换上官服,你要只是个商人就立刻换上布衣。”

    沈一石:“穿官服换布衣与今天灾民粮米的事有关吗?”

    “当然有关!”海瑞的声调又严厉起来,“你打着织造局的牌子,打着宫里的牌子来贱买灾民的田地。你要穿上官服,我便上疏参织造局。你要换上布衣,我便立刻将你拿下!我再问你一句,你是立刻穿上官服,还是换上布衣?”

    沈一石轻摇了摇头:“我已经说了穿官服还是换布衣与灾民和粮米并无干系。”

    海瑞:“那就是说贱买灾民田地的事并非织造局所为,也不是宫里的本意了。来人!”

    他身后几个亲兵同声吼应。

    海瑞:“先将每条船上织造局的灯笼都取下来,再把这个人拿了!”

    “慢着。”沈一石也立刻大声说道,“但不知海大人为什么要取船上的灯笼?”

    海瑞的眼光刀子般射向沈一石:“打着宫里的牌子来贱买灾民的田地,诽谤朝廷,以图激起民变,你还敢问我?”

    沈一石又轻轻摇了摇头:“原来为了这个。”说到这里他大声向那些船嚷道:“把灯笼下的帖子放下来!”

    立刻,每条船的灯笼下原来还卷吊在那里的丝绸帖子同时放了下来。

    无数双目光都望向了那些帖子——每张帖子上都写着大大的四个字:“奉旨赈灾”!

    海瑞的目光也慢慢望向了大船的桅杆,立刻他的眼中也泛出了疑惑。

    ——桅杆上,上面灯笼“织造局”三个红字和下面帖子“奉旨赈灾”四个大字醒目地连成了“织造局奉旨赈灾”七个大字!

    紧接着,岸上发出了喧闹声,灾民们都欢腾了!

    海瑞的两眼却一下子茫然了!

    “请吧,海知县。”沈一石做了个手势。

    这条船确实很大,船舱正中摆着两张好大的书案,书案上堆着一摞账册。海瑞看了沈一石一眼。

    “账册都在这儿,请海知县过目。”沈一石不咸不淡地说。自顾在案边坐下。

    海瑞也不说什么,坐在书案边翻起账册来。一个时辰中,两人也没再说一句话。最后一卷账册看完了,海瑞把目光转望向一直陪坐在大案对面的沈一石。

    沈一石这时却闭上了眼睛,在那里养神。

    海瑞也不叫他,心绪纷纭,船舱里却一片沉寂。

    海瑞平生厌商,跟商人打交道这还是头一回,跟这么大的商人打交道,一交手又是这么一件通天的大事,而且突然间变得如此扑朔迷离,更是大出意料。看完了沈一石赈济灾民的账单,原来一切设想好的方案,到这个时候竟都不管用了。自己想要扣粮船而赈灾民,然后借此把严党改稻为桑的苛政就此推翻了,现在竟然是浪打空城。对方不但不是打着织造局的牌子来贱买田地,而是把好卖给了皇上,自愿借粮给两个受灾的县份。这样一来,“赈”字解决了,“改”字又将如何?总不成朝廷改稻为桑的国策这么简单就变成了赈济灾民。良知和定力告诉他,这件事背后一定有更复杂的背景,或是有更隐蔽的谋划,接下来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大的变故!海瑞警觉起来,一时也想不明白,只能告诉自己,先听,弄明白对方究竟要干什么,为什么这样做。

    “刚峰公,看完了?”沈一石终于睁开了眼。

    “看完了。”海瑞的目光直接沈一石的目光,“我冒昧问一句,你是个商人,虽有个六品顶戴也不过虚设而已,赈灾并不是你的责任,你为什么这么做?”海瑞定定地望着沈一石的眼睛问道。

    “我为什么就不能这么做?”沈一石坐在他的对面,毫不躲避,也望着海瑞的眼睛。

    海瑞只望着他。

    沈一石:“我是个商人,可我是替织造局当差的商人。朝廷叫我多产丝绸,我就拼命替朝廷多产丝绸。现在出现了灾情,也是朝廷的事。浙江官府拿不出粮来赈灾,我先垫出钱买些粮借给官府,帮了朝廷,也就是帮了自己。到时候你们也会还粮给我,我也不损失什么。但不知我这样说,海大人认不认可?”

    海瑞:“改稻为桑呢?你把钱都买粮借给了灾县,买不了田改不了桑,怎么多产丝绸?”

    沈一石:“朝廷要改稻为桑也不是我沈某一个人的事。那么多有钱的都可以出钱买田改种桑苗。还有百姓自己,有了粮今年也可以把稻田改种桑苗。到时候只要能够把产出的生丝多卖些给我,让我多织些丝绸出来,织造局的差使我也就好办了。”

    话说得如此入情入理,又如此切实可行,这大大出乎海瑞意料。有这么一个人,又有如此识大体谋大局的胸襟,一出手竟将原来所有人都认为万难自解的事真正地“两难自解”了,织造局和浙江官府为什么事先毫不与他商量?而这个人竟然也不跟官府通气,这个时候突然一竿子插到底,亲自将粮食给自己送来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人?

    “签借据吧。”沈一石不容他多想,“灾情如火,六成半的粮借给你们,我还得去建德,将剩下的三成半借给他们。”

    海瑞还是定定地望着他。

    沈一石:“海大人要是还有疑心,我就把粮运回去。你给我写一个不愿借粮的凭据,我也好向织造局交差。”

    笔砚纸墨就摆在桌上,海瑞点了点头,拿起了那支笔。

    门外,大雨还在下着。两个管事一边一个,手里都整整齐齐地捧着一叠干净衣服,屏住气低着头站在门的两边。

    罗龙文和鄢懋卿一边一个,默默地站在严世蕃下方的两侧。

    严嵩躺在那把躺椅上,双眼失神地望着屋梁上方。纱帽依然整整齐齐地戴在头上,上面还是湿的。袍服也依然穿在身上,上面也是湿的。

    老父没换衣服,严世蕃此时也只好穿着那一身湿透了的衣帽,闷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那么多藩王,中宫还那么多人,每年开支占去一半。去年修宫殿,又占去三分之一。国库空了……国库空了倒说是我们落下的。”严世蕃闷着头说话了,“还说改稻为桑是替我们补亏空……”说到这里,严世蕃在玉熙宫都没有滴下的眼泪,这时流了出来。

    严嵩还是两眼虚望着上方。

    罗龙文和鄢懋卿只是怔怔地望着严世蕃。

    “你们说!”严世蕃站了起来,“这国库到底是朱家的还是我们严家的?”

    “来人……”严嵩突然喊了起来,接着是一阵猛咳。

    罗龙文和鄢懋卿立刻奔了过去,一人抓住他一只手,罗龙文用另一只手穿过他的后颈把他扶坐起来,鄢懋卿用另一只手掌抚着他的胸。

    严嵩喘咳定了,虚弱地说道:“来、来人……”

    门口的管事这才走了进来:“相爷,您老有何吩咐……”

    严嵩:“拿、拿把刀来,交给严世蕃,让他杀了我……”

    听他这样一说,那管事吓得一哆嗦,“扑通”就跪下了,罗龙文和鄢懋卿也是一惊,跟着在他身旁跪下了。

    严世蕃也闭上了眼,提起袍子跪下了。

    “你们先出去吧。”罗龙文这时不得不说话了,望了一眼跪在那里发抖的管事。那管事哆嗦着站了起来,退了出去,门口那管事也跟着他走了开去。

    罗龙文:“阁老、小阁老都不要急。眼下最要紧的是弄清楚,打着织造局的牌子买田到底是谁干的。”

    鄢懋卿也接言了:“这一点十分要紧。按理说郑泌昌、何茂才再糊涂也不会糊涂到这个份上。那就剩下了两种可能:一是胡宗宪在背后使坏,用意也是为了阻挠改稻为桑。二就是织造局的人自己干的。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干呢……”

    严世蕃性情暴烈,但勇于任事、头脑机敏却远胜于他人,这时跪在那里听二人漫无边际的猜测又忍不住厌怒了:“你们的脑子是不是被太多的钱给塞实了!”

    二人一怔,望向严世蕃。

    严世蕃:“胡宗宪阻扰改稻为桑都为了他自己那点臭名声,左一道疏右一道本就是要告诉天下人坏事都是我们做的,不是他做的。这时候使这个坏对他有什么好?居然还猜到是织造局自己干的,织造局要敢这样往皇上脸上泼脏水,何不拿把刀把自己的脖子抹了!这么明白的事在这个关口你们还看不清楚,这件事就是裕王手下那拨人逼出来的!老爹不明白,还找徐阶去谈心,还相信徐阶会叫赵贞吉给浙江拨粮,还指望着将首辅的位子传给徐阶,指望徐阶给你老遮风挡雨……”说到这里他喉头一下哽住了。

    罗龙文、鄢懋卿一下子明白了,也更震惊了,望着小阁老,又慢慢望向阁老。

    严嵩也被儿子的话触动了衷肠,一直望着上方的眼慢慢转望向跪在面前的严世蕃。

    严世蕃抹了把泪:“你老骂的是,儿子们是在专给你老招风惹雨。可儿子们招来的风雨淋不着徐阶,淋不着裕王那些人,还是淋在儿子自己的身上。”说到这里他伏了下去,再也说不出话来。

    严嵩湿着身子撑着椅子的扶手慢慢坐起了,望向鄢懋卿:“给南京那边去信,问清楚胡宗宪去没去找赵贞吉,赵贞吉借没借粮给胡宗宪。”

    鄢懋卿跪在那里微微抬起了头,先望了一眼身边的严世蕃,然后才没有中气地答了一声:“是。”

    严嵩又好一声长叹:“严世蕃觉得委屈,你们也觉得委屈。就只那么多钱不断买房子置地养女人不觉得委屈。郑泌昌、何茂才在浙江到底干了些什么,你们都知道吗?他们是在给我们挖坟。给我换一身干衣服吧,我死了,严世蕃连自己都保不了,更保不了你们。”

    “是!”鄢懋卿这一声答得很响亮,接着立刻站起走到门边,“立刻准备热水,伺候阁老、小阁老洗澡更衣!”

    严世蕃动作快,洗澡更衣后又到了严嵩的书房,和罗龙文、鄢懋卿在这里候着。过了好一阵子,严嵩也由下人伺候洗了澡换了衣,被两个婢女搀着从里面出来了,扶着在躺椅上坐下。

    严世蕃一挥手,两个婢女退了出去,他也不再跟父亲负气,把椅子拉近了严嵩,脸上又露出了决一死战的神态。罗龙文和鄢懋卿也把椅子拉近了父子俩,神情严峻地坐在那里。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严嵩这时眼中闪着平时一直深藏不露的光,“可先要自己人争气。严世蕃,把你先前说胡宗宪和织造局那番话再说透彻些。”

    “死不怕!”严世蕃一开口还是拼命的样子,“就怕死在哪儿都不知道。龙文和懋卿糊涂,说织造局买田的事要么是胡宗宪使的坏,要么是织造局的人使的坏。我看这两种都不可能。胡宗宪这个人自恃才高,不听话都是有的,但绝不会做这样的事。他现在是官做大了,怕受我们连累,瞻前顾后地就是为了留退路,怎么会自己去烧火。”

    严嵩慢慢望向自己这个儿子,满是鼓励他说下去的神色,就是这些地方,这个儿子的过人之处让他也时有佩服。

    严世蕃在父亲的目光中受到了鼓励,说话更有了中气:“织造局的人这样干更没道理。要知道,在我大明朝所有做官的人都有退路,大不了辞了官回家守着老婆孩子过日子。太监们没有退路,他们只有一个家,那就是宫里。他们这样做,那是连家也不要了。没这个搞法。”

    罗龙文和鄢懋卿受他的启发,都在那急剧思索起来。

    鄢懋卿突然失惊地说道:“是不是皇上授意他们这样做?”

    罗龙文也惊了一跳。严嵩却仍然平静地躺在那里,望着儿子。

    严世蕃手一挥:“不会。要是皇上授意,今天也不会把我父子叫去,气成那样。这个假是做不来的。”

    罗龙文、鄢懋卿都转望向严嵩,严嵩终于点了点头。

    严世蕃:“爹刚才责备我们也责备的是,是我们没有管好下面的人。现在这个结都在郑泌昌、何茂才两个畜生身上!昨天接到他们的呈报,只说是淳安有刁民通倭,并没说织造局买田的事。呈报的日子是六月初七,那时织造局买田的船已经开出了,他们不会不知道,而是知道了不报!”

    罗龙文立刻肯定:“这两个人耍了心眼儿!”

    “他们为什么玩这个心眼儿呢?”鄢懋卿脑子有些跟不上了,又不能够不跟上话茬,便把两眼翻了上去,在那里胡乱想着。

    严世蕃站了起来,又习惯地踱起步来:“没什么想不通的。这两个畜生一定是卷到那些大户买田的事里去了,自己想趁着改稻为桑捞一把。可我们又派了个高翰文去,他们便不乐意。弄得不好是他们撺掇着那些大户打着织造局的牌子压人,心想着只要把改稻为桑搞成了,什么丑都遮过去了。闹出事来他们也不要担担子。”

    罗龙文:“小阁老鞭辟入里!”

    严嵩:“当时我就说了,这件事还是让胡汝贞干踏实。你们闹意气,偏要让这两个人去干。”

    严世蕃:“我的老爹,关口是胡宗宪不干!要照他说的分三年去做,国库里的亏空拖得了三年吗?”

    “过去的都不说了!”严嵩下决断了,“立刻给胡宗宪递廷寄,还是责成他去查办。真要有人打着织造局的牌子买田,有一个抓一个。还有,买灾民的田不能够都买光了,没受灾的县份也要买。田价也不能太低,太低了就会激起民变。”

    严世蕃:“要是那些大户不肯出高价买田呢?”

    严嵩:“那就让官府出面压他们买。历来造反都是种田的人,没见着商人能翻了天去。生死一线,这件事只有胡宗宪能办!”

    严世蕃罗龙文和鄢懋卿对望了一眼,都沉默了。

    严嵩目光严厉地望着他们:“是不是你们在郑泌昌何茂才那里也有入股?”

    “没有!”二人同时分辩。

    罗龙文接着说道:“阁老放心,要赚钱我们也不赚这砍头的钱。”

    严嵩:“那就照我说的立刻去办!”

    严世蕃:“听爹的,我们立刻去办。”

    暴雨总不见小,风又大了起来。冯保擎着一把油纸雨伞,从二门顶着风刚走入寝宫内院,一口穿堂风将他那把伞刮翻了过去。他干脆顺手一松,那把伞便在风中飘飞了开去。雨大雨小都是淋,冯保干脆在大雨里慢慢走着,走到了寝宫外的廊檐下,一身已然透了,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低声唤道:“主子,奴才回来了。”

    没有回答,冯保便停在那里,侧耳听着里面的动静,突然他听到了裕王的声音:“小户人家,眼皮子就这么浅?”

    冯保一怔,慢慢向廊檐侧边的小门退去,也不敢走远了,便在廊檐小门站着,两眼望着寝宫的门。

    寝宫内只有裕王和李妃。裕王还坐在那把椅子上,手里握着一卷书,有心没心地看着。李妃坐在他侧面的椅子上,膝上摊着一件玄色的淞江棉布袍子,正在上面绣着 href='2523/im'>《道德经》上的文字。

    “臣妾家是小户人家,可这跟眼皮子浅没关系。”李妃正在绣“曲者直”中间那个“曲”字,“皇上一赏就是十万匹绢,穿不了,也不敢卖,家里屋子小,还在为没有地方搁着犯愁呢。真要能退还给江南织造局,明日就可退了。”

    裕王眼睛盯着书:“那就退了。”

    李妃:“尊者赐,不敢辞。王爷几时见有人把皇上恩赏的东西退回去过?王爷想想,臣妾的娘家真要上个疏把皇上恩赏的东西退了,万岁爷会怎么想?外面会怎么想?皇上作恶人,我们来卖好?”

    裕王:“哪儿就扯到作恶人卖好上去了?浙江改稻为桑闹成这样子,今年五十万匹绢要卖给西洋,再闹下去不准还要死多少人你知不知道?”

    李妃:“死多少人这绢也不能退。”

    裕王把手里的书往茶几上一搁:“那天你不是说要给世子留个得民心的天下吗?怎么扯到你娘家,民心就不要了?”

    李妃却站了起来,轻轻提起那件袍子,欣赏着上面自己绣的字:“王爷,这是两回事。也就二十几天便是皇上的万寿了,臣妾赶着把这件袍子绣完,给他老人家敬寿。到时皇上肯定还要恩赏东西,我们不要也就是了。”

    裕王把眼斜望向她,不再接言,走到门边,打开了门,望着外面的大雨:“冯保回来没有!”那么大的雨,哪儿有人应声,他便提高了声调:“人呢?都死了!”

    两个宫女连忙从里屋走了出来:“奴婢这就去找。”

    这时,冯保鬼魅般一下子趋了过来,浑身湿淋淋地行了个礼:“主子,奴才回来一阵子了。”

    裕王盯着他:“回来还躲着?打量有多大的功劳,一身弄得湿淋淋的给谁看?”

    冯保先是一怔,立刻赔着笑,一边拧着衣襟上的雨水:“回主子,奴才原本打着伞,一口风给刮跑了。”

    裕王不再问他,又折回椅子边坐了下来。

    李妃在门口出现了:“快进来吧。”

    冯保见了李妃又屈下身子行了个礼:“王妃,世子睡了?”

    李妃也低声地说道:“半上午没见你,又闹了好一阵子。刚睡着。”说到这里,她望向两个宫女。

    也许都成了习惯,但凡冯保是这个样子回来,宫女只要看见眼色便会立刻回避。这时两个宫女低了头,很快退了出去。

    冯保又在门口跳了跳,将身上的雨水尽量抖落了,这才走进门去。

    裕王望着冯保,李妃也望着冯保:“快说宫里的事吧。”

    冯保低声地回道:“禀王爷王妃,奴才都打听清楚了。一个早上,万岁爷把严家父子好一顿臭骂,老严嵩都淌了眼泪。”

    李妃立刻望了裕王一眼,又望向冯保:“都怎么骂的?”

    冯保:“回主子,吕公公现在还陪着皇上,详情奴才还没法问,只问了问当时在殿外当值的奴才,他们隔得远也听不太清楚,只知道是为了浙江打着织造局的牌子买灾民田的事。皇上好像说了,干脆把位子让给严家父子坐算了。”

    这可是骇人听闻的消息,裕王一震,李妃眼中也闪出光来。

    裕王正准备开口接着问下去,李妃又把话头抢过去了:“还听到什么?”

    裕王的眉头已然皱了起来,李妃浑然不觉,依然盯着冯保。

    冯保:“那就得等到傍晚奴才再进一趟宫,见到吕公公才知道。”

    “要么现在把徐阶高拱和张居正叫来……”裕王沉吟道。

    “不能叫他们来。”李妃又打断了裕王,“一是情形还不明了,再则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装作不知道好。”

    这件事在裕王看来何等重大,可听来的消息又如此没有下文,心里已然十分烦乱,思绪还没理清楚,想问话总被李妃有一搭没一搭地打断了。现在自己刚在琢磨是不是把徐高张叫来商量,李妃竟然连他的话还没说完便又驳了。裕王那张脸便十分难看起来,兀自强忍着,望向冯保:“你说呢?”

    冯保何等机敏,立刻跪了下去:“回主子,这可不是奴才能说的、当说的。”

    裕王冷笑了一下:“明白便好。回屋去,把这身湿皮换了吧。”

    冯保磕了个头:“谢主子。”接着半站了起来,躬着身子退了出去。

    望着冯保的身影消失,裕王一个人坐了下来,出神地想着,一边端起茶几上的茶碗,揭开碗盖,一喝却没了,心里便焦躁,将茶碗往茶几上一搁。

    屋子里只剩下了李妃,连忙从案桌上用象牙编的一个镂空茶篮里提出一把汝窑的茶壶,给裕王续上水。

    李妃:“王爷,不是臣妾说您,这个时候急不得。严嵩和严世蕃把持内阁都二十年了,两京一十三省他们的人不在少数。皇上要动他们也没有那么容易。咱们只是观望着,等到真有了旨意再把徐阶他们叫来商量不迟。”

    裕王突然站了起来大声喊道:“来人!”

    李妃一怔。

    隔了一会儿,两个宫女又连忙从门外跑进来了。

    裕王大声地吩咐道:“到前面告诉王詹事,叫他立刻把徐阶、高拱、张居正叫来!”

    一个宫女应了一声,连忙走了出去。

    李妃懵在那里。

    裕王端起茶碗来喝,手兀自有些微微颤抖,喝了一口便将那茶碗往地上一摔:“连口热水也没有吗!”

    剩下那宫女吓得慌忙说道:“奴婢们该死。奴婢这就去拿。”也慌忙走了出去。

    李妃的脸色白了,怔怔地望着裕王。

    裕王走到门边,望着屋外的大雨,近乎吼道:“给了鼻子就上脸!不要忘了,你们家可是挑脚上架盖房子的出身!”

    一连串的无明火,李妃已经感觉到裕王是在生自己的气了。可说出这样绝情轻蔑人的话,还是第一回。李妃开始懵在那里,接着泪水便禁不住在眼眶中打起转来,可也许是宠久了,也许本身性格就要强,这时她紧紧地咬着下唇站在那里,不肯哭出来。

    世子被吵醒了,在里屋发出了哭声,李妃转身便向里屋走去。

    “站着!”裕王喝了一声,“我叫你走了吗?”

    李妃又站住了:“王爷,世子醒了……”

    裕王又把目光望向了屋外:“不要打量着生了个世子就有天大的功劳。再这样子不讲规矩,我明天就将世子过继到陈妃名下。你要是忘了,本王现在就提醒你,在裕王府里还有个正室,你只不过是个侧室。”

    李妃的泪眼中闪出了惊惶,还有委屈。

    裕王却不看她,一只手指向门外:“看见冯保了吗?连一个奴才都比你讲规矩!”

    竟把自己和奴才连在一起了,李妃当时就像一桶冰水从头上浇了下来!可皇家的规矩这时也提醒了她,咬紧了嘴唇跪了下去,却依然是那种不服的声调:“千错万错都是臣妾的错,王爷不要气坏了身子。”

    裕王更气了:“我气坏身子?笑话。”撂下这句话,袖子一甩,径直走了出去。

    李妃怔怔地跪在那里,一任世子在里屋哭着,眼泪终于从眼眶中流了下来。

    徐阶等人到来的时候,裕王的心情仍然十分萎靡。

    张居正带来了谭纶的一封信,心中详细说明了浙江的现状。等不及逐一去浏览,徐阶捧着信,高拱和张居正站在他身后,三人都屏着呼吸仔细地看着。

    徐阶看得慢,高拱和张居正毕竟年轻,很快看完了,两人对望了一眼,目光中都透着兴奋。

    “今天是十四,信是九日发出的。也不能用兵部的勘合,五天就送到了,这个谭纶还真难为他。”高拱也不管徐阶看没看完,便大声赞扬起谭纶来。

    张居正望向了裕王,是那份急切地盼望君臣共喜的心情。却发现裕王并没他想象的那般兴奋,而是精神不振地坐在那里。便有些诧异,静静地站着。

    徐阶这时才把信看完了,再老成,也禁不住露出了兴奋的神态:“多行不义必自毙。一件通倭的假案,一件打着宫里的牌号贱买灾民田地玷污圣名的大案,有这两件事,严嵩和严世蕃要想脱身,这回也难了。”

    高拱:“机不可失,立刻找几个御史上奏疏!”

    三个人都望向裕王。裕王这时才把目光转向了他们,好久才答道:“严嵩严世蕃把持朝政都二十年了,两京一十三省他们的人不在少数。要真动他们也没这么容易……”

    徐、高、张三人均是一怔,便都望着他等听下文。

    说完这句话,裕王自己也怔了,这番话不正是前不久李妃说的吗?省悟过来,心里便好一阵不是滋味,沉默了,不再说下去。

    “王爷说的是。”张居正接言了,“皇上真要动他们,总会有旨意。没有旨意,便是还没有下最后的决心。这个时候我们还是观望一阵好。”

    这话也竟和李妃说的话如出一辙!裕王不禁直望向张居正,审视着他。

    “怎么?臣说错了吗?”张居正被他望得有些不自在了,问道。

    “没、没有。你说得很对。”裕王答着,眼睛却望向了窗外。

    徐阶和高拱也有些诧异了,对望了一眼,同时望向张居正,示意他将话说完。

    张居正会意,望着裕王的背影接着说道:“我总有个感觉,打着宫里牌号去买灾民的田这件事太过匪夷所思。真有这件事,一定便有好些颗人头落地。谁会这样做,谁在这样做?还有很大的变数深藏其间。这样波谲云诡的事在没有铁定之前,后发则制人,先发则很可能受制于人。”

    徐阶和高拱对张居正这番看法都深以为然,点了点头,同时望向裕王。

    裕王似乎在听,这时却无多大反应。

    张居正:“王爷……”

    “嗯。”裕王漫然应了一声,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失态,咳了一声,正经了面孔,转向他们就在窗前那把椅子上坐下了:“张师傅鞭辟入里。高师傅刚才说的也对。现在不说,也得找几个御史先打招呼,把奏疏写好了备在那里,情形一明便递上去。”

    徐阶、高拱、张居正又对望了一眼,知道裕王刚才虽然有些走神,他们的话还是都听进去了。

    徐阶:“人一定要可靠。要是走漏了风声,可是你死我活的事。”

    高拱:“这个自然。我手下现有一个人,都察院的御史,曾就铁矿和盐井的事参过中宫的太监,皇上都准了他的奏,狠办了几个人。这个人上奏疏比别人在皇上心目中有分量。”

    徐阶:“谁?”

    高拱:“邹应龙!”

    “这个人行!”张居正立刻赞成,“浙江打着宫里的牌号买田的事一旦确定,就让邹应龙率先上疏。”

    “就这样办,一定要密。”裕王说着,立刻感觉到门外有脚步声,连忙向门口望去。

    门外果然很快传来了一个宫女的声音:“启、启禀王爷,李王妃要回娘家……”

    裕王倏地站起了,几步走到门口,开了门:“你说什么?”

    那宫女跪了下来:“禀王爷,王妃说她要回娘家,让她娘家将万岁爷赏的十万匹绢退还宫里。”

    “莫名其妙!”裕王急了,“告诉王妃,在那里等着。我不来,不许走。”

    那宫女:“是。”站了起来,连忙向里面方向走去。

    徐高张这时好像才明白这位王爷为何刚才那一阵子总是心神不属,三人碰了一下目光。

    徐阶:“王爷,这件事反正得从长计议。臣等先走了,什么时候有了新消息再商量不迟。”

    裕王:“好吧。你们也多小心点。”

    三人:“是。”

    “你们走吧。”裕王显然是那副急于要见李妃的样子。

    “这封信王爷可得收好了。”徐阶提醒着将谭纶那封信郑重地递给了他。

    裕王这才匆忙接过那封信揣到怀里。

    高拱在这方面没有徐阶也没有张居正心细,径直说道:“凡这类的信件最好交给李王妃收管。王妃心思明白,把得住。”

    裕王不太耐烦了:“知道了,你们走吧。”

    张居正连忙扯了一下高拱的衣袖,示意他赶快离开。

    “卖了!”何茂才一反往日的暴跳如雷,坐在那里发愣,“我们被沈一石那狗日的给卖了……改稻为桑黄了……”

    “现在不是改稻为桑的事了!”郑泌昌好像跟何茂才互换了个人,他则一反往日的阴沉,这时铁青着脸,大步来回走着,“改稻为桑搞不成,你我大不了罢官坐牢。要是关在淳安的那个井上十四郎捅出了我们的事,你和我都得诛灭九族!”

    “那怎么办?”何茂才怔怔地望着郑泌昌。

    郑泌昌:“赶快去,你亲自去,先把人犯押回来。”

    何茂才:“胡宗宪都亲自派人去了,我也不准能把人押回来。”

    郑泌昌:“只要胡宗宪本人不在,你一个按察使,管一省的刑名,要亲自提押人犯,谁敢拦你!”

    何茂才:“那我现在就去。”

    郑泌昌:“知道押回来后怎么办吗?”

    何茂才这时镇定了些,想了想:“不能再让他活着。”

    郑泌昌:“还有现在关在臬司衙门那十几个倭寇,一个都不能活着。”

    “明白。”答着,何茂才就往门外走,走到门边又停下了,“改稻为桑的事不能就这样黄了。中丞,今年的几十万匹丝绸产不出来,朝廷还得追查,查到毁堤淹田的事,你我也不只是罢官坐牢……”

    “我知道!”郑泌昌喝断了他,“都闹成这样了,事情总得一件一件做。”

    何茂才:“我去了淳安,你总不能就待在这里,得去想些办法把后面的事也开始做。”

    郑泌昌:“你死了我还活得了吗?这个时候还起这些疑心!”

    “不是起疑心。”何茂才还是赖在门口,“你有什么办法先告诉我点,我心里也好有底。”

    郑泌昌真是无可奈何,狠狠地叹了口气:“那我就告诉你,我的办法是三条。”

    “哪三条?”何茂才急问。

    郑泌昌:“一条是绳子,一条是毒药,一条是钢刀!哪一条都能把我这条老命结果了。这你放心了吧?”

    何茂才立刻折回到椅子边坐下了:“那我还去干什么。”

    郑泌昌气得眼一黑,立刻天旋地转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

    何茂才一惊,又起身奔了过去,扶着他:“中丞!中丞!这个时候你可不能倒!”

    好一阵子,郑泌昌才悠了过来,虚弱地说道:“听说杨公公已经回来了……你去淳安,我去找杨公公……这还不行?我的祖宗……”

    何茂才:“您早告诉我不就行了,这是何苦?”

    郑泌昌:“不能耽误了,快去……”

    何茂才大声地对外喊道:“来人!”

    一个书吏进来了,见状一惊:“中丞大人!”连忙奔过来扶着他。

    何茂才站起了:“快去叫郎中。中丞,我走了!”说着大步走了出去。

    书吏扶郑泌昌在椅子上坐下,转身准备去叫郎中,被郑泌昌虚弱的声音唤住了。

    “不用去叫郎中。我现在就去见杨公公。”

    杨金水的卧室内摆上了一张好大的紫檀木圆桌,围着也就坐了五个人。上首坐的杨金水,左右坐着四条精壮的大汉,面孔硬硬的,都穿着过膝长的黑衣。从背后看去,每个人的肩都特别宽,腰上被带子一束又显得特别小,黑衣的下摆短,露出的腿青筋暴露硬如铁柱。这就是被人称为“虎臂蜂腰螳螂<cite>藏书网</cite>腿”,大明朝赫赫有名的锦衣卫!

    据说锦衣卫选人的这三条规矩是在明成祖朱棣时定下的。凡俱备了这三条,第一便是擅走,一人每天能走一百六十里以上;第二便是擅跳,两丈高的墙,跃起来双手一攀,翻身便能过去;第三是擅斗,不只是有拳脚兵器功夫,更要有狠劲,同时掐着对方的咽喉,自己咽喉破了也不死,死的一定是别人。最厉害的,据说还有“马功”,就是能七天七晚不坐不躺,两条腿轮流踩在地上睡觉,七天头上双脚着地还能空手杀死一头狼!

    珍馐细肴对他们不管用,这时每人面前摆的是三腿:一条羊腿,一条狗腿,还有一只肥肥的猪蹄膀。酒也不用杯,每人面前是一只斗大的酒坛,上面都贴着一张红纸,一律写着“叁拾年”字样。

    杨金水笑着:“到哪儿吃哪儿的东西。浙江就绍兴黄酒好。极品就是这些三十年的女儿红。等闲的人喝一斤也醉了。你们先把各自这一坛十斤喝了。另外我给你们准备了一些,回京时装上船,给京里锦衣卫的弟兄们也尝尝。”

    四个人也笑了,却都不像笑,嘴巴干干地咧开,眼中都还冒着精光。坐在杨金水下首的下首一个锦衣卫问道:“黄酒为什么叫‘女儿红’?”

    杨金水:“习俗。绍兴人生下个儿子便要为他酿些酒,埋到地窖里,取名‘状元红’,一埋便十几二十年,说是等儿子中了状元再取出来大宴宾朋。”

    杨金水下首一个锦衣卫接言了:“我知道了,生了女儿埋下去,十几二十年取出来嫁人时再喝就叫‘女儿红’。”

    杨金水:“兄弟好见识。”

    “我还是不懂。”第一个发问的锦衣卫又说话了,“要是生的儿子没中状元,这酒岂不可惜了。”

    杨金水真笑了:“全国三年也才一个状元。叫这个名字,等到儿子娶媳妇拿出来喝就是。”

    另一个锦衣卫答言了:“我也有点不懂。杨公公给我们喝的都是三十年女儿红,难道绍兴人的女儿三十岁都嫁不出去?”

    杨金水刚喝了一口酒在嘴里,一口喷了出来:“等三十年,就为等你们这几个来,好嫁给你们!”说着笑得眼泪也淌了出来。

    杨金水下首那个锦衣卫显然是头,对杨金水也十分买账,捧他的场,笑着说道:“三十如狼,配我们正合适!”

    另几个锦衣卫见二人如此说笑,受他们感染也放声嘎嘎笑了起来,声音却有些瘆人。

    笑罢,四人便喝酒吃肉。那锦衣卫的头说上了正题:“来的时候,吕公公都给我们详细说了。该抓谁不该抓谁都听杨公公的。杨公公,什么时候动手,先抓哪几个?”

    说到这里杨金水的笑容收了,脸上浮出了忧色。

    四个锦衣卫对望了一眼,那头又问道:“杨公公有什么为难?”

    杨金水:“自家兄弟我也不瞒你们了。这回第一个要抓的人是我的搭档。”

    “搭档?”几个锦衣卫没听懂。

    杨金水:“按理这个人替宫里也着实做了些事,可这次鬼蒙了心,趁我在京里没回,竟然打着织造局的牌子去买田,公然丢皇上的脸!他自己找死,我也没有办法。”

    一个锦衣卫:“他当什么官?”

    杨金水:“宫里给他请了个六品的虚衔,其实什么官职也没有,杭州的一个丝绸商而已。”

    锦衣卫那头:“不是官叫我们抓什么,让杭州府抓了不就得了?”

    杨金水:“这个人替织造局当了十几年的差,知道的事太多,到官府去,抖了出来丢宫里的脸。”

    “我明白了。”锦衣卫那头捧起酒坛大喝了一口,“还有谁?”

    杨金水:“别的人要等审了这个人才能抓。”

    又一道菜上来了,一个大托盘,里面托着四只大碗,每个碗里是绣球般大小一个红烧狮子头。送菜的竟是杨金水身边那个贴身随从太监,这时一边笑着将菜放到四人面前,一边凑到杨金水耳边:“干爹,郑泌昌来了。”

    杨金水眉一皱:“他知道我回了?”

    随从太监:“好像知道。说是有天大的事,一定让干爹见他一面。”

    四个锦衣卫都放下了筷子望着杨金水。杨金水沉吟了片刻,站了起来:“迟早要见,看他说什么。几个兄弟慢慢吃喝,我一会儿就回。”

    四个锦衣卫站起来,拱手相送。

    杨金水满脸堆笑地走进客厅,见郑泌昌就说道:“好耳报!我前脚刚到,你后脚就来了。”

    郑泌昌站了起来,一身便服,头上却扎了好宽一条带子,脸色灰暗。

    “怎么?病了?”杨金水望着他头上那条带子。

    郑泌昌:“头疼,一半是受了风,一半是被他们逼的。”

    杨金水:“谁敢逼堂堂浙江的巡抚大人?坐,先坐。”说着自己先坐了下来。

    郑泌昌也跟着坐了下来,不再绕弯,照直说道:“杨公公,沈一石做的事您老知不知道?”

    杨金水望着他,知他说的是织造局买田的事,心想此人一定听到了风声,抢着撇清来了,便反问道:“什么事?我刚回,正要找你们来问问这一向情形如何呢。”

    郑泌昌:“改稻为桑搞不成了,沈一石把买田的粮都借给淳安建德赈济灾民了……”

    “什么!”杨金水倏地站了起来。

    郑泌昌:“沈一石打着织造局的牌子,先是跑到淳安借了几十船的粮给那个新来的淳安知县海瑞。接着又跑到建德,把几十船粮借给了新来的建德知县王用汲。再要买田已经没有粮了。”

    杨金水怔怔地站在那里,好久缓不过神来。

    郑泌昌:“杨公公,都六月中了,桑苗插不下去,织造局今年五十万匹丝绸可是定了货的,到时候拿什么卖给西洋?没有这笔钱,国库里的亏空拿什么补?到时候不只是内阁,宫里也得问我的罪。我真是被这个沈一石害惨了!”

    “沈一石把粮食借给淳安建德,这个消息可靠吗?”杨金水望向了他。

    “千真万确!”郑泌昌连忙答道,“护粮船都是省里派去的官军,就是他们回来禀报的。”

    杨金水的心一下子乱了。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龙颜大怒,为的就是因沈一石打着织造局的牌子去买田,得亏自己当时不在杭州,又有吕公公护着,才保住了脑袋。现在锦衣卫都来了,就为抓他,事情却突然变得翻了个个。沈一石不但不是去买田,而且是打着织造局的牌子去赈灾!宫里知道了这个事,皇上的面子从上到下都挽回来了,这倒该喜。可自己当时报上去却是不实之词。这怎么说?还有,沈一石为什么这么做?正如郑泌昌所言,没了粮,田还买不买?改稻为桑岂不打了水漂!

    想到这里,他也想不清了,本能促使他必须抓住别人的把柄,自己才好从这个突变里脱出身来,很快他便想起了淳安灾民通倭的事,不准这个事便是起因。于是心里有了点底,便对郑泌昌说道:“事情总有个起因吧?好好的,沈一石怎么会去把粮都赈了?”

    郑泌昌:“他做的事都在他心里,我们怎么知道他是如何想的?杨公公,得立刻把沈一石叫回来,好好问他。”

    见他到这个时候还如此圆滑,杨金水不给面子了:“郑大人,你这话咱家听不懂。沈一石押着粮船去买田,你,还有何大人都亲自在码头上送的。他做什么一点也没给你们露风?”

    “苍天在上!他哪给我们露了半点风啊。”郑泌昌赌咒发誓了。

    “那每条船上都挂着织造局的灯笼你们也不知道?”杨金水直逼中宫。

    郑泌昌听他问到这里,开始警觉了:“船是织造局的,他们挂什么灯笼可不是我们地方官府可能够管的。”

    杨金水心里好腻歪,也就在这一刻决心要把眼前这个人还有那个没来的何茂才弄了!当然还得一步一步来,便也装着在想,问道:“那就是他到了淳安遇到什么变故了?”

    问到着实处了,郑泌昌却不敢把通倭的事露出来,便假装着在想:“什么变故呢……”

    杨金水:“不是说淳安的灾民通倭吗?原定六月初六杀人,被那个新任的淳安知县按住了,说是有冤情。这个事郑大人也不知道?”

    郑泌昌:“这件事我知道。淳安灾民确实向倭寇买粮。那个海瑞是借口没有口供没立案卷把这个事顶住了。用意还是要抵制朝廷改稻为桑的国策。说不准沈一石也是因为这个事怕激起了民变,才不得已把粮借给了他们。”

    “这有点靠谱了。”杨金水拉长了声音,“那就是说,如果没有这件事,沈一石就会打着织造局的牌子去买灾民的田?”

    郑泌昌一愣:“什么打牌子……这个倒真要好好问问沈一石。”

    杨金水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站了起来:“郑大人,郑中丞!我现在跟你实说了。沈一石要是一开始是打着织造局的牌子去买田,这摆明了就是往皇上脸上泼脏水!谁的主意?我问不清宫里会派人来问清楚。要是他一开始就是打着织造局的牌子去赈灾,这倒是给皇上的面子上贴了金。可改稻为桑还搞不搞?是谁逼他这么做的?沈一石没死,我总能问个明白。”

    郑泌昌懵了,直到这个时刻他才真正知道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一步死棋。现在看到杨金水这副嘴脸,眼前便又一阵发黑。就这一瞬间,他脑子里蓦然浮出了高翰文在巡抚衙门大堂倒下去的情景,紧接着自己也像倒柴一样倒了下去,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杨金水开始还惊了一下,接着望向地上的他:“装死!装死也躲不过!”

    说着撂下郑泌昌,自个又转回了卧室。见杨金水进来,四个锦衣卫又搁下筷子站起了。

    “怠慢了。坐,坐。”杨金水招呼着坐了下来。四个锦衣卫也随着又坐下了。

    “喝酒,接着喝。”杨金水端起了酒杯,手却在那里微微颤抖,酒水也从杯子口溢了出来。

    锦衣卫都是什么人?立刻就感觉到杨金水气色不对。

    锦衣卫那头:“怎么了?姓郑的给公公气受了?”

    杨金水慢慢把酒杯又放下了,手禁不住还有些颤抖:“岂止受气,兄弟这一次栽在他们手里了。”

    “什么?”锦衣卫那头听罢将酒坛往桌子上一搁,望着杨金水。

    另外三个锦衣卫也都放下了酒坛,望着杨金水。

    杨金水:“兄弟们这次到浙江来抓人,都是因我向老祖宗告发了他们打着宫里的牌子贱买灾民的田。大约是听到风声,知道你们来了。现在他们突然耍了个花枪,又将买田的粮借给了受灾的两个县。买田的事没了,倒变成兄弟我欺了老祖宗,老祖宗又欺了皇上。他们现在没罪了,总不成让老祖宗向皇上请罪。你们要抓,也只有抓我了。”

    四个锦衣卫互相望着,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便又都望向杨金水。

    杨金水怔怔地坐在那里:“皇上和老祖宗把苏宁杭织造这一大摊子事交给了我,为了给皇上和老祖宗分忧,今年我拼死拼活谈成了西洋五十万匹丝绸的生意,没想遭到他们算计了……”说着,眼角边露出了几滴浊泪。

    正在这时<q></q>,杨金水那个随行太监走进来了:“干爹,那狗日的还躺在那里装死,一定叫干爹去见他。”

    杨金水慢慢望向他:“他到底要把我怎么样,才肯放手?”

    那随行太监:“他说,他是朝廷的封疆大吏,今天受了干爹的羞辱,他‘士可杀不可辱’。叫干爹给他一个说法。”

    杨金水:“无非是要我替他担罪名嘛,你告诉他,叫他干脆派巡抚衙门的兵把我抓去<u>..</u>算了……”

    “给咱们玩这一套!”锦衣卫那头拍案而起,转望向那随行太监,“姓郑的人在哪里?”

    随行太监:“穿着二品的朝服,躺在客厅里。”

    另外三个锦衣卫也都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另一个锦衣卫:“什么封疆大吏!永定河的绿毛龟比他这号人也少些。欺人欺到织造局来了,这不是瞎了眼!”

    又一个锦衣卫:“正愁抓不到人呢。就凭他欺咱宫里的人,搅乱皇差,我们就可以先抓了他。”

    另两个锦衣卫都望着自己的头:“抓吧!”

    锦衣卫那头沉吟了片刻:“毕竟是一省的巡抚,他现在既没有买田的事我们便还不能抓他。可他要打量着就这样把我们都玩了,那可是黄连树上偷果子,自讨苦吃。这样,我们先会会他去。”说着,对那随行太监:“劳驾,前面引路。”

    随行太监:“大人们请。”

    四个锦衣卫跟着那太监大步走出卧房,来到客厅。只见郑泌昌这时一脸的坚毅,直挺挺地躺在砖地上,两眼望着屋顶。

    那四个挨了鸳鸯板子的太监这时在边上守候着他。

    胖太监手里端着一个碗,高太监手里也端着一个碗。

    胖太监:“郑大人,天大的事,身子要紧。参汤、姜汤,总得喝一点。”

    郑泌昌两眼只望着屋顶,丝毫不答理他们。

    胖太监:“您老这样躺着也不是个完,这么大一个浙江还得靠您管着呢。”

    郑泌昌两眼慢慢望向了站在左边的胖太监:“叫杨金水来。”

    胖太监:“都在气头上,何必呢?”

    郑泌昌便又不再看他,两眼移望向屋顶。

    “怎么,起不来了?”随行太监走进来了。四个太监连忙站好,垂手侍立。

    随行太监走到郑泌昌头边蹲下了:“中丞大人,杨公公叫我给您带句话来。”

    “说。”郑泌昌两眼还是望着屋顶。

    随行太监:“杨公公说,这一次他服栽了。可你老还不放过他,真追究起来,他砍了头一家子不饿。你老可是有十几个儿子要养呢。”

    郑泌昌那张脸又涨紫了:“岂有此理!到现在反说我放不过他……你告诉他,打量着这样叫我走,再把罪名都加到我头上,不如现在就派人把我一家子都砍了头吧!”

    随行太监:“你老是封疆大吏,没有皇上的诏命,谁敢动你?不过现在有几个人想会会您。见了他们,您老便知道该怎么着了。”说到这里,站了起来:“几位大哥,郑大人说正想会会你们呢。”

    郑泌昌一怔,目光不禁向门槛望去,只见几双穿着亚麻布草鞋腿肌如铁的脚,从门口蹬蹬蹬地踏进来了。接着,那几条铁柱般的腿在他身子两边站定了。

    郑泌昌有些惊异了,目光慢慢移望上去,看到了平膝长的黑袍,看到了束腰的蓝色腰带,突然,他的目光露出了惊惶。

    一条腰带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赫然刻着“北镇抚司”!

    另外三条腰带上也都挂着牌子,上面赫然刻着“北镇抚司”!

    郑泌昌惊惶的眼倏地望了上去,见那几个人肩架高耸,十指微张,就像几头鹰微张着翅膀正准备弹地而起抓捕猎物,几双眼更像鹰目,都冷冷地盯着他。

    郑泌昌颤抖着用手撑着地便想爬起。

    “别价。”锦衣卫那头阴冷的声音响起了,“地上凉快,多躺躺。”

    郑泌昌手一抖,又坐在那里。

    锦衣卫那头:“郑大人不是要找杨公公讨个说法吗?我们几个就是从北京赶来讨说法的。您是贪凉快坐在这儿说,还是起来到巡抚衙门去说?”

    郑泌昌眼睛又有些发黑了,一阵晕眩,立刻又闭上了眼,坐在那里竭力调匀心气,好一阵子才慢慢把眼睁开了,望向站在一边的几个太监:“劳驾,扶我一把……”

    那随行太监:“这就是了。来,给郑大人帮把手。”

    “是嘞!”胖太监和瘦太监走了过去,一边一个便去扶他。

    郑泌昌在他们把自己扶到一半的时候便跪了下<bdo></bdo>去:“臣浙江巡抚郑泌昌恭请圣安!”

    锦衣卫那头挺立在那儿:“圣躬安。”

    郑泌昌磕了个头,这才在两个太监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请几位钦差到巡抚衙门,下官一一回话。”

    锦衣卫那头略略想了想,点点头。

    四把椅子并排摆在靠南的窗下,四个锦衣卫背对着窗坐在那里。郑泌昌面对锦衣卫坐在屋子中间。这样一来,窗外的光正好照在郑泌昌脸上,须眉毕现。四个锦衣卫的脸却暗暗的,郑泌昌看不清他们的脸色。

    捡着一些可以洗刷自己,又不至于让人认为是为自己摆好的东西说了一通后,郑泌昌停下来,望向了锦衣卫。

    四个锦衣卫的表情依旧淹没在昏暗中分辨不清。

    “该说的下官都说了。”郑泌昌咽了口唾沫,“几位上差可以去问杨公公,下官在浙江当差这么多年,只要是宫里的事,哪一次没有尽心尽力。这一次实在是有些人在作祟,用意就是要违抗朝廷改稻为桑的国策。请几位上差转告杨公公,千万不要误会。”

    “这些话你自己说去。”锦衣卫那头开口了,“我现在问你几句,你要如实回答。”

    郑泌昌:“上差请问。”

    锦衣卫那头:“沈一石打着织造局的牌子押粮船走,你和何茂才知不知道他是去买田还是去赈灾?”

    郑泌昌又紧张了,想了好一阵答道:“下官确实不知。”

    锦衣卫那头:“你也没问?”

    郑泌昌:“织造局归宫里管,沈一石归杨公公管,下官确实不好问。”

    锦衣卫那头:“你的意思,要是买了田,这个罪该杨公公担?”

    “不是这个意思。”郑泌昌慌忙答道,“杨公公那时并不在杭州,有罪也应该是沈一石担。”

    锦衣卫那头:“现在沈一石把粮都赈了灾,他没有罪了。可当时打的是买田的幌子,这件事怎么说?”

    郑泌昌站了起来:“这些下官都不知情,上差们去问沈一石便什么都知道了。”

    锦衣卫那头冷笑了一声:“沈一石什么东西?也值得我们去管!我们奉诏命是来抓当官的。现在听郑大人这样说,你是一点过错也没有啊。那我们只好抓杨公公回去交差了?”

    “上差!”郑泌昌急了,“杨公公当时不在杭州,他并无过错。”

    锦衣卫那头:“先是买田,后是赈灾,八百里加急递到宫里,把万岁爷都气得不行。现在你说自己没有过错,杨公公也没有过错,只是一个商人把我大明朝从上到下都给涮了。你们不要脸,朝廷丢得起这个脸吗!”

    郑泌昌这时明白了,自己不请罪,无论如何也过不了这一关,咬咬牙说道:“上差既然这样说,下官现在就写请罪的奏疏。”

    锦衣卫那头:“你不是没有罪吗?这个奏疏怎么写?”

    郑泌昌:“我是浙江巡抚,杨公公不在,浙江出了这么个事,怎么说我也有失察之罪。不知这样写行不行?”

    锦衣卫那头这才站了起来,另外三个锦衣卫也都站了起来。

    锦衣卫那头:“那就按你说的先写出来看吧。记住,这个案子是我们在办,所有的奏疏文案都得先交给我们,要递也得由我们递上去。”

    郑泌昌:“记住了。我今天晚上就写。”

    锦衣卫那头这才走到他面前,一只手搁在他肩上,郑泌昌打了个激灵。

    锦衣卫那头:“我说两句话,你要记住了。”

    郑泌昌:“上差请说。”

    锦衣卫那头:“第一句,我们来浙江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郑泌昌:“下官不敢。”

    锦衣卫那头:“第二句,做官要精,可也不要太精了。太精了,天便要收你。”

    郑泌昌:“下官明白,下官明白……”

    “真明白就好。”锦衣卫那头把手一收,“我们走。”

    郑泌昌一个人愣在那儿,像是在仔细咂摸锦衣卫的话。

    显然是有意安排的,从头门到二门再到卧房这个院子的廊檐下,到处都挂满了红纱灯笼,每盏灯笼上都映着“织造局”三个大字,把个织造局后宅照得红光映天。

    杨金水的那个随行太监在前,领着沈一石从后宅头门一路走了过来。

    一盏盏“织造局”的灯笼在他们头上闪过。

    随行太监一改平时侧身引路的姿态,和沈一石平行走着,不时还瞟一眼他的反应。

    沈一石依然穿着那套六品的官服,稳步走着,脸上虽风尘犹在,却平和依旧,看不出任何不安。

    到卧房院门了,那随行太监突然停了下来。沈一石也在他身边停了下来。

    随行太监:“沈老板请稍候,我先去通报。”

    沈一石:“应当的。”

    随行太监慢悠悠地走到卧房门口,低声说了几句,卧房门便从里面打开了,屋子里也是一片红光。

    沈一石静静地望着那洞开的门,看见正对着门口一道透明的蝉翼纱帘垂在那里,纱帘后坐着芸娘,面前摆着一把古琴,接着是“叮咚”两声。沈一石知道, href='/article/6504.htm'>《广陵散》在里面等着他了!

    那随行太监这才又慢悠悠地踅回来了,打量着他:“正等着呢,请吧。”

    沈一石微笑了笑,迎着 href='/article/6504.htm'>《广陵散》的乐曲,走进了卧房门,沈一石有意不去看琴声方向,而是望向坐在那张圆桌边的杨金水。

    杨金水却不看他,侧着耳朵,手指在桌面上点着节拍,一副醉心琴声的感觉。

    沈一石静静地站着,目光只是望着杨金水那个方向。

    圆桌上摆着几碟精致的小菜,三副银制的杯筷,还有一把玲珑剔透的水晶瓶,红红的像是装着西域运来的葡萄酒。

    第一段乐曲弹完了,杨金水还是没看沈一石,却将手招了一下。沈一石慢慢走了过去。杨金水依然不看他,将手向旁边的凳子一指,沈一石又坐了下去。

    等沈一石一坐下,杨金水拿起面前的一支银筷,在银杯上敲了一下。

    琴声戛然而止。

    杨金水目光还是不看沈一石,却提起了那把水晶瓶,拔开了上面的水晶瓶塞,向沈一石面前的杯子倒酒。

    沈一石站了起来。

    杨金水一边慢慢倒酒,一边念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倒完了酒他才望向沈一石。

    沈一石也望着杨金水:“公公终于回来了。”

    “我回来不回来都容易。”杨金水望着他,“你这次能回来倒是真不容易。押着几十船粮,从杭州到淳安再到建德,杀了个三进三出,竟然没有醉卧沙场,好本事!来,先喝了这杯。”

    沈一石双手端起了杯子,却没有立刻就喝,而是望着杨金水。

    “放心,没有毒。”杨金水也端起了杯子,“喝葡萄酒要用夜光杯,前年西域商人就给我送了四只。用银杯是让你放心,这酒里没毒。”说完自己先一口饮了,将杯底一照,望着沈一石。

    沈一石还是没喝,满眼的真诚:“公公,容我先把话说完再喝可不可以?”

    “可以呀。”杨金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什么都可以。美人计,拖刀计,釜底抽薪,瞒天过海,三十六计哪一计都可以。”

    沈一石:“公公,是不是请芸娘先回避一下。”

    杨金水慢慢又望向了他,接着摇了摇头:“用不着玩这些虚的了。我呢,本是个太监,你送个芸娘给我,从一开始就是虚的。什么人头上都可以长绿毛,只有我们这些人头上长不了绿毛。背着我你们做的事当着她都可以说。”

    沈一石低下了头,想了想又抬起了头:“我对不起公公,也对得起公公。”

    杨金水:“你看,又来了不是。刚说的不要玩虚的,真金白银打了半辈子交道,来点硬的行不行?”

    沈一石:“那我就从头说起。”

    “这就对了。”杨金水不再看他,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沈一石:“公公,这件事我们从一开始就错了。”

    “我们?”杨金水把“我们”这两个字说得好重,接着又望向了沈一石,“你说的这个‘我们’里有我吗?”

    沈一石:“都有。改稻为桑从一开始就是一步死棋。公公没有看出,我也没有看出。”

    “有点意思了。说下去。”杨金水专注地望着他。

    沈一石:“其实,在当初胡部堂不愿意按内阁的意思去改稻为桑我就看出了一点端倪。但一想,这是有旨意的,总不成皇上说的话还要收回去,因此便实心实意筹粮等着买田。可等到这一次公公去了北京,突然来了个杭州知府高翰文,又来了个淳安知县海瑞和建德知县王用汲,我才发现我们已经卷到漩涡里去了。”

    杨金水:“不是我们,是你。你们卷了个漩涡,把我也想卷进去。”

    每一句都顶了回来,这个时候分辩就是对抗。沈一石垂下眼沉默了一会儿,又抬起了头:“公公知道,按市价,丰年应该是四十石稻谷到五十石稻谷买一亩田,就是灾县也不能少于三十石稻谷买一亩田。可我们出不了那么多。因为买了田产了丝织成绸一多半要用来补国库的亏空,剩下的利润郑大人何大人他们还要分成。因此我们最多只能用十石一亩买田,这样也才能不赚不赔。这样的事要我们去干,对外还不能说。真要能按十石一亩买田改桑,我们辛苦一场,能每年多产三十万匹丝绸也就认了。可那个高翰文,还有那个海瑞和王用汲来到浙江以后,不知道这些内情,咬定要按市价买田。公公,先不说我们赔不赔得起,一下子叫我拿出那么多现钱多买几百船粮也做不到。”

    这一番话杨金水显然接受了,态度也就和缓了些:“这倒是实情。坐下说。”

    “谢公公。”沈一石这才坐了下去,又望了一眼纱帘后的芸娘,再望向杨金水。

    杨金水略想了想,转望向纱帘后的芸娘:“弹你的琴,一曲接一曲地弹。”

    芸娘在纱帘后却慢慢站起了:“我出去。”

    “别价。”杨金水拉长了声调,“你弹你的,就当没有我们这两个人。”

    芸娘只好又坐下,弹了起来。

    琴声一起,说话声便只有杨金水和沈一石二人能听到了。杨金水这时才又转望向沈一石,目光中透着沉痛:“几年了,我怎么待你的你心里比谁都明白。朝廷的事,官场的事,都没有跟你少说。这一回你怎么就会伙同郑泌昌何茂才瞒着我,拿芸娘去施美人计?还敢打着织造局的牌子假装买田把粮都赈了?这两件事,哪一件都不该是你沈一石做的。做了一件,你都是在找死。怎么回事呢?我想不明白,几个晚上没睡着觉,一直等着你今天扛着脑袋回来说清楚。你说,这样做到底为了什么?”

    沈一石:“为了公公,也为了我自己,为了我们能全身而退。”

    杨金水紧紧地望着他。

    沈一石:“公公当时不在杭州,情形起了变化。来了个高翰文,是小阁老派的人,又来了个海瑞,还有个王用汲,是裕王向吏部举荐的人。这就很明显,是裕王和阁老小阁老在改稻为桑这件事上较上劲了。如果那个高翰文来了后压着海瑞和王用汲按原来的方略办,那也就是他们上边自己跟自己争,我们织造局买田产丝绸就是。没想到在巡抚衙门议事的时候,高翰文也不同意用十石的田价去买田。这就摆明了,裕王他们不愿失去民意, 60f3." >想用这件事来倒严。严阁老和小阁老也都看到了这一点,不愿担这个恶名,这才派来个搞理学的高翰文,又要补国库的亏空,还不愿让裕王那边的人抓到辫子,便算计着把恶名栽给我们织造局来担。打量着牵涉到宫里,牵涉到皇上,朝野也就没有人敢说个不字。”

    杨金水点了点头:“是这个理。郑泌昌何茂才呢?他们可是从一开始就卷进来了,他们就不担一点担子?”

    沈一石:“这两个人更不用提了,就是两个官场的婊子!开始想讨朝廷的好,自己又能在中间捞好处,便踏青苗、毁堤淹田什么事都敢做。等到发现情形复杂了,又慌了神,便一门心思既把小阁老派来的人和裕王派来的人推到前面,更是想把咱们织造局推在前面,他们躲在后面。打量着哪一日天塌下来了也砸不着他们。”

    杨金水:“于是就叫你把芸娘找了去使美人计,逼高翰文到前面去干?”

    沈一石:“是。”

    杨金水:“高翰文既然被你们摆平了,改稻为桑为什么还搞不下去?”

    沈一石:“因为裕王他们更厉害。”

    杨金水:“怎么说?”

    沈一石:“也不知他们从哪里找来了这个海瑞,一来就是玩命的架势,在大堂上突然帮高翰文抱不平,还翻出了淹田的事,..刀刀见血,把郑泌昌何茂才都逼得没了办法。”

    杨金水:“他们就又弄个通倭的事逼着那个海瑞到前面去干?”

    沈一石:“是。”

    杨金水:“然后叫你打着织造局的灯笼去买田,把织造局推到前面去干?”

    沈一石:“是。”

    杨金水:“你也就都依了他们,瞒着我去干?”

    沈一石想了想,还是答道:“是。”

    杨金水一怔,直勾勾地审视着沈一石。

    沈一石:“在下做的就是要让朝廷将来知道,他们所有的事都是瞒着公公干的。”

    杨金水似乎明白了点什么:“说下去。”

    沈一石:“公公仔细想想。为了改稻为桑,先是毁堤淹田,后来又搞了个通倭大案,闹到这种地步,严阁老小阁老和裕王徐高张他们,迟早在朝廷要决一死战。那个时候,谁明白的越多谁越脱不了干系。谁越是被瞒着,谁越没有干系。”

    杨金水两只眼翻了上去,在那里急剧地思索着。少顷,倏地又望向了沈一石:“你是说一开始你打着织造局的灯笼假装去买田,有意不让我知道,让我向朝廷奏一本,然后把粮借了,朝廷更会相信这个事从头到尾我都不知道?”

    沈一石:“这样做是会给公公惹点麻烦,但大不了挨几句训斥。可最后,老祖宗和皇上心里都明白,这一切都与公公无关。”

    杨金水这一下心里什么都明白了,望着沈一石的目光便有些百感交集起来。接着,他望向了还在弹琴的芸娘:“甭弹了。你先出去。”

    琴声停了,芸娘慢慢站了起来,也不看二人,缓缓走了出去。

    杨金水双手捧起了沈一石面前那杯酒,递了过去:“我们这些人从小就没了家。做了这号人,讲的就是两个字,对上面要忠,交朋友要义。老沈,我没有交错你这个朋友。喝了它,再说。”

    沈一石双手接过酒杯,慢慢饮完,放下酒杯时,眼睛有些湿了。

    杨金水神色也有些伤感了,叹了口气:“这几年跟着我,你也不容易。宫里的生意是大,也不要缴税,外面都打量着你赚了多少钱。可你赔进去的比赚的不少。为了给我装面子,把芸娘也送了我。你赔了多少小心,担了多少干系,我今天全领会了。赏你点什么东西吧你也不缺。这样吧,今天你就把芸娘领回去。”

    “公公。”沈一石的声调突然高了起来,“芸娘我是绝不会再领回去了。公公在杭州一天她就伺候公公一天,公公回了宫,愿意带她走就带她走。不愿意带她走,我就准备一份嫁妆,让她挑个人嫁了。”

    杨金水盯着他:“怎么?嫌她跟了我几年掉价了?”

    沈一石立刻站了起来:“公公这样说,我沈一石更是无地自容了。”

    杨金水:“你和我什么缘分?说高一点,你认我做干爹;说低一点,我认你做兄弟。告诉你吧,我这次一回来就让芸娘搬到外面屋子去住了。名分也给她定了,做我的干女儿。借这杯酒我们也把名分定了,你就做我的干女婿吧。”

    沈一石原就湿了的眼睛这时盈出了泪水:“公公真不嫌弃,我这就拜了干爹吧。”说着撩起长衫跪了下去,磕了个头。

    杨金水望着他:“你嫌弃她了?”

    沈一石抹了把眼泪站了起来:“干爹领会错了,是她嫌弃我。”

    杨金水:“不会吧?”

    沈一石:“她怎么想我心里比公公明白。她是看上那个高翰文了。”

    “怎么会?”杨金水一怔,“你们几年的交情,你还养着她一家子,就这回她见了那个什么高翰文一面,就看上别人了?”

    沈一石:“芸娘本是个心高的人,跟着我,她心里憋屈。”

    杨金水:“什么心高?秦淮河尽出这样的婊子!她要敢住着南京又想着北京,我第一个饶不了她。”

    沈一石:“公公!这几年她肯为了我伺候公公也不容易。念在这一点,您就真把她当女儿看吧。”

    杨金水望着他,叹了口气:“你这个人哪,吃亏。面带权谋,心肝肠子都是软的。”

    沈一石拿起水晶瓶给杨金水倒上了酒,双手递给杨金水,又给自己杯里倒上了酒,端了起来:“这么多年过来我也看空了。说句让干爹见怪的话,哪一天要是可以,我也愿意断了自己这条子孙根,随公公到宫里当差去。”

    杨金水一愕:“怎么可以这样想!江南织造局这摊子事朝廷还得靠你。听干爹的,咱们过了这一坎,我向老祖宗说,给你请个正经的功名,管个盐厂铜矿,好好干下去,光宗耀祖。”

    沈一石:“但愿能有那一天。”

    杨金水:“怎么没有那一天?我今天就给老祖宗上个本,把这件事从头到尾说清楚。谁有功,谁有过,老祖宗心里明白,皇上心里也明白。咱们把粮赈了,全为给万岁爷挽回面子。可改稻为桑还得搞,怎么搞,这团乱麻就让他们扯去。我给你露个风,锦衣卫的人已经来了,事情会一件一件去查。改稻为桑要是被他们搅黄了,郑泌昌何茂才这两个畜生,还有那个什么高翰文海瑞和王用汲,一个也跑不了!”

    沈一石只是默默地听着。

百度搜索 大明王朝1566 天涯 大明王朝1566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大明王朝1566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刘和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刘和平并收藏大明王朝1566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