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草莓之夜 天涯 草莓之夜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东京都文京区大冢地区。

    东京都监察医务院附近的日本荞麦面馆里,姬川玲子正和法医国奥定之助共进午餐。

    “不过……因为遗体已经被烧到完全炭化了,所以很棘手吧?”

    玲子吃的是天妇罗荞麦面,国奥吃的是小笼屉养麦面。因为今天是国奥请客,所以玲子多少有点罪恶感。但是来这家店又不能不吃他们的招牌天妇罗,国奥却因顾忌到胆固醇问题而不能奉陪,所以没办法,最后玲子只好一个人吃顶级天妇罗荞麦面。

    国奥很享受地啜着小碗盅里的汤汁。

    “嗯……外行人要是想把尸体烧毁的话,那么烧焦的尸体肯定会呈现出拳击手姿势。”

    “焦尸的拳击手姿势”玲子还是知道的。虽然不知道正式名称到底叫什么,但那种被称为“拳击手姿势”的状态,是指伸屈肌因受热收缩而引起的现象。总之,就是烧焦的尸体背部蜷曲、四肢前抱的姿势。

    现在仍然有很多杀人犯想通过焚烧来处理尸体。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妥当,但身为警官的玲子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值得推荐的方法,因为要把人体完全烧毁,需要密封的焚烧炉才办得到。所以,在空地之类的场所焚烧尸体的话,尸体就一定会呈现出前面提到的那种拳击手姿势,这样反而会坏事。而且还听说,尸体经焚烧后,体内组织的状态会因为热气而被固定,死后变化反而会变少。不管怎样,总之焚尸是不合理的尸体处理方法。

    想要把他杀尸体伪装成烧死的尸体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死尸不会呼吸,自然也不会吸入烟尘。只要一解剖,发现气管里没有煤烟就马上可以知道了。此时就可以断定为他杀,或至少在被焚烧之前就已经死亡。如果是在自然死亡后将尸体烧毁,那么就触犯了刑法第一百九十条,应被判以尸体损坏罪。

    “其实最近也鉴定过完全炭化的焦尸哦……真是可怜,一个孩子掉进了焚烧炉。辛苦查证总算能确定他是被活活烧死的,但到底是不是一起意外事故,还没有定论。不过最终所里好像还是判定为意外事故。”

    玲子每个月都会和国奥吃一两次饭。有时是时尚的法式餐厅,有时是小巷里的烧烤店,有时也会去拉面店。不过,谈论的都是有关古怪尸体的话题。

    上次,在高级的印度餐厅里,玲子从国奥口中听说了“福氏耐格里阿米巴虫”的事件。这种阿米巴虫寄生在夏季的淡水湖里,通过鼻腔直接进入人的大脑,不断繁殖,最终侵蚀脑浆。说是东京已经出现了全国第二例由福氏耐格里阿米巴虫引起的死亡病例。

    当然,那是一种感染症,是事故死亡的一种,但玲子跟国奥还是认真地讨论了关于这种病能否应用于杀人的问题。据说之后东京都内的池塘都进行了<q>99lib?</q>水质调查,但结果如何不得而知。

    国奥往小碗盅里倒了满满的汤汁。

    “小孩家属的惨状真是让人不忍目睹,年轻的父母几乎已经疯掉了。那个小孩好像是因为那个老爷爷的疏忽大意而掉进焚烧炉的。”

    玲子一边点头,一边看向国奥那乱蓬蓬的标志性白发。看上去明显比实际年龄要大上许多的国奥称呼犯罪嫌疑人“老爷爷”,听上去实在有些滑稽。

    不过,玲子却意外地喜欢和这个“老爷爷”约会,这完全是因为国奥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法医。

    法医是“非正常死亡”的专家,负责判断在自然死亡与明显他杀之间的各种非正常死亡状态——事故死亡、猝死、病死、自杀、伪装成自杀的他杀、伪装成自然死亡的他杀。对身为刑警的玲子来说,国奥的每一句话都让她很感兴趣。

    突然,国奥向她投来了使坏的眼神。

    “你还没有男朋友吗?”

    玲子立马像是被呛到了似的。

    “……喂,拜托不要连您都说这种话啊。”

    “‘连我都’是什么意思啊?”

    玲子撅起嘴,用有些撒娇的口吻说:

    “父母总在念叨,最烦的是我姨妈,老说什么玲子都己经三十岁了,不要再干这种猫捉老鼠的活儿了。我明年就三十了,这的确没错,可是‘猫捉老鼠’这种话就有点过分了吧?而且最近他们还在我不当班的时候给我安排相亲。真是烦人,我才不干呢!”

    国奥开心地笑了。

    “那么,相亲结果如何?”

    玲子也不禁咧嘴笑了出来。

    “今年已经爽了两次约了,有一次是在相亲过程中接了个<details>藏书网</details>电话,然后立马跑去案发现场了。”

    两人大笑。这时,玲子点的荞麦面汤送了上来。玲子把汤满满地倒进小碗盅里。店里的冷气开得过足了些,刚进来的时候觉得很舒服,这会儿就觉得有点冷了。玲子正想喝点热的东西,这汤来得正是时候。

    “那么,老师,”玲子把碗盅放到面碗边上,“老师是为了什么开心事把我叫出来的呢?”

    国奥也学她的样子放下了碗盅。

    “那是因为,跟你一起吃饭让我很开心啊。”

    “像祖孙一样?”

    “这话真没礼貌。是恋人吧。”

    “你那说法对我来说才是没礼貌吧。”

    国奥哭丧着脸,表情十分滑稽。

    “你这话真让人伤心……算了,话说回来,到了这把年纪还有单恋对象也挺让人开心的。”

    “那么工作呢?解剖了几十年非正常死亡的尸体也仍然觉得很开心吗?”

    “嗯,挺开心的。至今还是每天有新发现。法医学跟临床医学不一样,不会有什么飞跃性的进步。既没有新药也没有最尖端的医疗器具,有的只是靠解剖积累起来的数据和经验,以及根<a href="https://.99di/character/636e.html" target="_blank">据</a>经验培养起来的注意力和判断力。我们老一辈的经验是年轻人无法轻易超越的,这一点不是正合我这种懒汉之意么。”<footer>99lib.</footer>

    国奥又拿起了碗盅,手指甲上有几点大小不一的污垢。

    “……要说美中不足,恐怕就是工资有点低吧。但归根结底,我们是福利事业的员工嘛。如果开个私人诊所什么的,日子就可以过得更富足些了,但我反而对现在这样的生活更满意,偶尔跟玲子吃个饭,拿手术刀跟不会开口的尸体交流。”

    玲子觉得把这样的国奥当成爷爷级别的实在是有些失礼,那么,就当成伯父好了。面对一般人闻之皱眉的职业,国奥能够干脆地说出“很开心”,玲子就是喜欢这样的他。

    她很希望自己也能变成国奥那样。

    玲子作为一个编外人员,出入意料地在二十七岁就迅速晋升到了警部补。之后不久被提拔到了警视厅总厅担任搜查一课杀人犯搜查主任一职。

    一个年轻女性,却是杀人班组的刑警,还是主任警部补。当然,比玲子年长的部下大有人在,背地里说坏话把她称做“考试型大小姐”的人也不在少数。她一旦失手了,就会招来比男性多三四倍的指责,经常会听到“看仔细了,考试和现场作业可不一样”这种故意讽刺的话。

    这绝对不是个让人开心的工作,可是玲子却从没想过转行。要说为什么,唯一的原因就是刑警是玲子引以为豪的职业。甚至可以说,不做刑<cite></cite>警的人生是她无法想像的。她无法逃避,所以她尽可能地像国奥那样“开心”地享受自己的上作。所幸的是,玲子和自己带的班组——搜查一课第十系姬川班的部下们都还处得不错,这跟把她拉“入伙”的直属上司第十系系长今泉警部的指挥也有很大的关系。

    拥有可以信赖的上司和部下,自己算是非常幸运的吧,她常会这样想。

    不过眼下,来自上作以外的压力却很大。那显然就是家人视她为“剩女”的压力。明年,她终于要从“寄生单身族”上升到“单身三零族”了,这已经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了。

    八月初结束了板桥跟踪狂杀人事件的搜查工作,好不容易等来三天休假,却在南浦和的老家很不开心地度过。现在在总厅当班的时间,玲子随时待命,准备去处理突发事件。

    如果今天还没有什么案件,那就是连续六天待命了。没有杀人事件发生对世人来说也许是好事,但是对于仍旧和双亲住在老家的玲子来说却是煎熬。如果还不设立专案组,今天就又不得不回南浦和的老家。也许是最近神经痛的缘故,玲子觉<details></details>得母亲的一张苦瓜脸越发凶相毕露了。

    ——啊,神啊,请赐予我工作吧……

    不对,应该不会有神把工作交给负责杀人事件的刑警吧,那样的话也太奇怪了。如果有的话,那就只可能是恶魔一般的杀人犯。

    “那个,玲子……”

    国奥刚要开口,玲子胸前的手机便响了起来。玲子高兴地掏出手机一听,正是她望眼欲穿的来自总厅的电话。

    “是,我是姬川。”

    “啊,是我。你现在在哪儿呢?”

    一如往常的沙哑嗓音,电话那头是第十系系长今泉警部。

    “在大冢。”

    “是跟国奥医生在一起吗?能尽快赶过来吧?”

    “是的,可以。”

    “太好了。其实是因为日下得了急性盲肠炎住院了。”

    “啊?”

    日下守是第十系的另一名主任警部补,是玲子在这世上第二讨厌的男人。虽然同在第十系,但日下班组是姬川班组的天敌。那家伙得了急性盲肠炎,真是让玲子“幸灾乐祸”得不得了。

    “这么一来,是要换我去现场喽?”

    “正是如此。根据情况变化,下一个会让胜俣警官上。”

    胜俣健作,第五系的主任警部补。胜俣的班组被称为“一课内的公安”,是收集情报的专业部门。即便跟他们一起工作也不会获得帮助。他们只会吸取情报,却什么都不会提供。即使是这头先展开调查,如果不注意防备的话,一定会被他们抢占先机。

    “明白了,短期决战。”

    “地点在金町,归龟有警署管,我把地址告诉你。”

    “请讲。”

    玲子把地址写在工作手册上,看了一眼手表。从这里出发到金町大概要五十分钟吧。

    “我三点前可以赶到。”

    “那拜托了。我也马上赶过去。”

    玲子合上手机,眼前的国奥满脸笑容。

    “你看上去很开心哦。”

    的确如此。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太合适,但是赶赴杀人现场这事着实让玲子乐不可支。

    “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觉得这样一来就不用回家看父母的苦瓜脸了。”

    她好像还是无法老实地承认自己很开心。

百度搜索 草莓之夜 天涯 草莓之夜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草莓之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誉田哲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誉田哲也并收藏草莓之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