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天之炽2·女武神 天涯 天之炽2·女武神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黄昏时分,苏菲亚剧院门前人潮涌动。

    车水马龙,票贩子们挥舞着演出票高声叫卖。今晚苏菲亚剧院上演《冥神的新娘》,一部很火的歌舞剧,正是票贩子们发财的好机会。

    “兄弟,是不是没票啊?”口齿伶俐的票贩子跟上了一个年轻男子,“这可是宝儿小姐的演出,绝对的一票难求!公子哥儿都为抢这票打破头呢!一般人没有门路,连站票也别想!不过呢,你运气真是好得没话说,我这里有几张票,第二排中间!绝对的好座位!想像一下那感觉,舞蹈演员们的大长腿就在你面前起落,那才叫玉腿如林啊!”

    年轻人身穿黑色的燕尾服,古铜色皮肤,白发短发,站在人流里,呆呆地四下张望。票贩子立刻就对他形成了判断,乡下人,第一次来剧院,想要一睹宝儿小姐的芳容,没票,胆小。

    这种人,正好把那几张烂位置的戏票卖给他。

    “谢谢,我有票。”年轻人说,“我是在找贵宾通道。”

    “贵宾通道?”票贩子一脸鄙夷,“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这也不像能坐贵宾席的主儿啊!我看你这身燕尾服莫不是租来的?”

    “你怎么知道?”

    “不合身啊兄弟!”票贩子在鼻子里哼哼,“你这胸肌虽好,衬衫都快给撑裂了!”

    昆提良心说这贵宾席还真不好坐,花了那么多钱租来的礼服,被人一眼看出来不是自己的。

    那枚白信封里装着一张金色戏票,西泽尔给他们的邀请竟然是来看歌舞剧,剧名是《冥神的新娘》<big></big>,贵宾包厢。

    戏票上印有着装要求,昆提良只得去街头的裁缝铺子里租了件燕尾服,还特意抹了头油。但土狗就是土狗,戏票上写明包厢观众请走贵宾通道,他转了好几圈都没找到路标。

    他并不知道贵宾通道其实并非给人走的通道,而是车辆可以直接驶入剧院地下的路。贵客们都是坐车来的,在休息室中用一会儿茶点后,乘坐升降梯直接进入自己的包厢。

    票贩子眼见这人身上没生意也就走了,留下昆提良独自在人流里抓耳挠腮。

    这时左右两边各有一个跟他衣着相似的家伙靠了过来,每人都拿着一张金色的贵宾戏票,都是走路来的。

    最终三个人在夕阳下人流里碰了面,昆提良从西边来,阿方索从南边来,唐璜从北边来……三身租来的燕尾服,唯有唐璜身上那件还算得体。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不知所措。

    “大家都到得很准时嘛。”唐璜最先回过神来,摆出一副“不是约好的么”的慵懒笑容,好像“我过得很开心,凭什么要去找死”这话不是他说的。

    “喂喂!不是你们两个说来了就没命死死地阻拦我来着么?”昆提良不忿地嚷嚷,“搞得我这两天一直睡不好,翻来覆去地想!”

    “没有我们在,你这个笨蛋会死得很快。”阿方索说。

    “那你呢?你也是担心我吧?”昆提良一阵感动之后转向唐璜。

    “别把我想成阿方索那种嘴里说着冰冷的话心里为你想了很多事的烂好人!”唐璜从鼻孔里喷出两道气来,“我这种男人只会为爱献身!我是冲着老板身边的那个妞儿来的!那种外面冷漠里面火辣的妞儿是我的菜啊!”

    昆提良压低了声音,“你的菜好像正站在你背后……”

    唐璜一个激灵,就听到背后传来那优雅的女声,可又透着丝丝的冷气,“找不到贵宾通道了?早就猜到了,所以出来找你们。”

    碧儿今天特意地打扮过,身穿天蓝色的礼服裙和三寸的高跟鞋,让那曾被称为白色橡树的身材显得更加挺拔修长,和三位见习骑士不相上下。

    “喔!怎么表达我对您今天这身打扮的感觉呢……真是光彩夺目!”唐璜赶快往回找补,故作关切,“不过看您脸色似乎不太好,是病了么?”

    “不是外面冷漠里面火辣么?”碧儿冷着脸,“行了,不用弥补了,跟我走,演出快要开始了。”

    昆提良幸灾乐祸,阿方索面无表情,唐璜灰头土脸,三个人跟随碧儿上了车,拐弯驶入了贵宾通道。

    电梯带他们进入自己的包厢,从那个居高临下的位置,苏菲亚剧院一览无余。

    屋顶足有二十米高,提供了巨大的回响空间,前方是金碧辉煌的巨型舞台,两侧是精美的壁画,普通观众席位于舞台前方,包厢在最后面和最高处。包厢里是红丝绒面的座椅,落座之后就有侍者托着香槟前来问候。

    号称出身于贵族家庭的唐璜也没有享受过这等待遇,昆提良这种土狗更是啧啧称赞,落座先干了三杯——因为香槟是免费的。

    “喂!遇到免费饮料就猛喝,只能暴露你乡下人的本质好么?”唐璜压低了声音,“要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这才能获得服务生的尊重。”

    “可笑!没钱的时候我们连山芋酒都喝!还有我为什么要获得服务生的尊重,我自己就是服务生!”

    “没出息,为了多喝几杯连脸都不要了么?”

    “可我们中只有你的脸能换钱啊,我要脸有什么用?说起来这里只提供香槟?没有点小吃什么的么?”

    “有切片奶酪和烤过的坚果。”一个小小的银盏从后方递来,越过昆提良的肩头,银盏中是烤过的杏仁。

    “烤得真好!”昆提良咀嚼着杏仁,“再来一点儿。”

    快要开场了,金红色的大幕不时波动几下,管弦乐队正在试音,管风琴发出浑厚的低音。

    昆提良一颗颗往嘴里丢杏仁,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幕,高高兴兴地等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却没注意到唐璜和阿方索都站了起来,默默地看向自己背后。

    直到站在他背后的那个人把双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昆提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闪电般弹跳起来。

    站在他背后、递给他杏仁<cite>藏书网</cite>的并非侍者,而是肤色苍白的年轻人,体型如当年那样消瘦,却比记忆中高出了一个头,那双曾经令人畏惧的紫色瞳孔在昏暗的灯光下像是纯黑的。

    几天前在特洛伊酒店门前见到他的时候,昆提良激动得一劲儿哆嗦,根本没来得及细看他,此刻才注意他跟记忆里差得那么多。

    不再意气风发,也不再锋芒毕露,他静静地站在那里,微笑,不知道的人很容易把他误当作一名服务生,或者一个来自外省的年轻人——一个马斯顿男孩。

    在马斯顿的那三年里,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如今的他真的还能算是天赋领袖,能带领他的骑士们去博取未来么?阿方索和唐璜脑袋里都转过这个念头。

    但昆提良根本没想,他冲上去狠狠地拥抱了西泽尔,那股凶狠劲儿就像一匹狼扑过去抱住另一匹从荒原跋涉回来、伤痕累累的狼。

    然后是唐璜,然后是阿方索……男人们相互拥抱,用力拍打彼此的后背,一个字的问候语也没有。

    碧儿吃惊地看着这些咬牙切齿的男人或者男孩,忽然间有种泫然欲泣的冲动。

    他们重新入座,试着找些话来打破沉默。

    “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高级的地方。”昆提良摸着包裹着红色天鹅绒的座椅扶手,“真棒!不愧是老板的品位!”

    “碧儿的一个朋友在乐队里当管风琴手,是他帮忙买到的。”西泽尔轻声说,“包厢的票只留给有身份的人,但我已经不是了。”

    这句话引起了三名骑士的不同反应,阿方索面无表情,这一点他来前就想明白了。唐璜是立刻望向管风琴那边,好确认碧儿那个当管风琴手的朋友是不是什么对她有意思的小白脸。

    昆提良扬起眉毛挺起胸膛,“没什么!老板您的位置,我们会为您抢回来!我们是您的骑士,这是我们该做的!以后您每晚上走在这里看戏喝酒,想坐哪个包厢坐那哪个,您要乐意其他包厢都空着,我们就让它都空着!”

    这赤裸裸的表忠心,连唐璜这种臭不要脸的都为他脸红。不过谁都知道昆提良说这话是发自内心的,毫不掺假。

    阿方索把两个木盒递给西泽尔。小盒子里是重新调校过的腕表“蜘蛛巢”,大的盒子里则是两柄黑色的手铳,蜂巢式枪管,螺旋上弹,象牙柄上雕刻着十字花纹。这是一件优雅的武器,但也很危险。

    唐璜一眼就看出这是那天晚上他在阿方索的“仓库”里见过的那对手铳,不知道是哪位客户定做的,阿方索显然是急切间来不及给西泽尔准备礼物,就把客户的东西拿来了。

    “防身用,我记得殿下您的枪法不错。”阿方索淡淡地说。

    西泽尔还没摸两下就给昆提良抢了过去。“之前还劝我说来了会没命的,其实自己偷偷准备了礼物……还有多的么?我也要两支!” 昆提良抚摸着那对精美的火铳,爱不释手。

    阿方索懒得搭理他,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

    他当然不是危言耸听,哪怕此时此刻,就在西泽尔面前,他也可以坦白地说,这是一条“向死之路”。他们三个人,加上西泽<samp>..</samp>尔这个失去了地位的“老板”,很可能都走不到结局。

    可唐璜有句话也许说得对,唐璜说他们三个里面,最鲁莽的家伙肯定是昆提良,但最冲动的很可能是唐璜自己,而最疯狂的,则毫无疑问是看似冰山的阿方索。

    阿方索不愿那样度过他的人生,所谓天才机械师,最终的舞台只能是战场……这就是他的疯狂。至于死亡,他十三岁那年,眼看着烈火吞噬了他的家和养父,就已经不怕死了。

百度搜索 天之炽2·女武神 天涯 天之炽2·女武神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天之炽2·女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南并收藏天之炽2·女武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