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天之炽2·女武神 天涯 天之炽2·女武神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两具甲胄相撞,黑龙锁住了西泽尔的脖子,机械手上的力量瞬间爆发,西泽尔的颈部闪出了电火花,显然是有些线路被破坏了。

    西泽尔也并不示弱,他头顶着黑龙继续向前冲,以数吨的力量把黑龙撞在坚固的钢铁墙壁上。

    黑龙的双肘重击在西泽尔的后背,铍青铜装甲凹陷开裂,蒸汽带着刺耳的声音喷了出来。

    “左臂接入故障!黑龙的重击让西泽尔的左臂出现了接入故障!”一号控制中心中,机械师大吼。

    “左臂重置!只有一只手他是不可能挡住黑龙的!<s></s>”佛朗哥教授下令。

    黑龙和西泽尔背后还都拖着电缆,这种情况下控制中心还能修复他和甲胄之间的连接,医疗组也能使用安装在甲胄内部的肾上腺素针和止痛针提升他的耐力。

    在二号控制中心显然不会制止黑龙的情况下,留给一号控制中心的唯一选择就是强化西泽尔,帮他顶住黑龙的几轮进攻。

    对比实验并不是骑士决战,不至于搏命,在这种暴力输出的情况下,甲胄携带的红水银动力也坚持不了几分钟。总之坚持下来就可以了,坚持下来对西泽尔来说就是胜利。

    电流通过金针进入西泽尔的脊椎,紫色的微电流在左臂表面噼里啪啦地闪过,断开的左臂重新接入。那块显示神经接入状态的铜板上,刚刚变红的左臂瞬间变回绿色,付出的代价的西泽尔的心跳和血压又上了一个台阶。

    过载,这是机械学中常用的一个词语,意思是机械在超越额定功率的情况下运转。

    这两个孩子的能力还不置于让甲胄过载,但他们自己却可能过载,西泽尔在穿上甲胄的时候已经过载,现在他却不得不在进一步过载的情况下和黑龙搏斗。

    好在代价是值得的,左臂恢复的时候,西泽尔正被黑龙抓着头颅往墙壁上撞。这男孩凭着本能挥出了一记下勾拳,重重地打在黑龙的下颌上。

    这是可能造成脑震荡的重击,二号控制中心里,黑龙的神经介入面板上,多处闪现了红灯。但他无愧是如今军部手中的最强筹码,红灯迅速转回绿灯,他凭借自身的力量重置了那些出问题的神经接入点。

    黑龙以惊人的高度向后跃出,落地的时候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他的甲胄也出现了多处破损,但站姿依旧倨傲。他比西泽尔大得并不多,却已经显露出真正骑士的威仪,在他的面前,西泽尔根本就是一头发狂的斗牛而已,凭借噩梦中的本能作战。

    但恰恰是这头发狂的斗牛,给黑龙优化后的作战方式构成了压力。西泽尔的进攻方式是野蛮的肘击、膝击、撞击和扭打,如果不是炽天使甲胄没有牙齿,他甚至可能扑上去撕咬。黑龙受的重创不多,但盔甲表面的伤痕甚至多于西泽尔。

    西泽尔剧烈地喘息着,隔着很远的距离人们都能听见他的喘息声,但这孩子完全没有在黑龙的压力前退却,他围绕着黑龙游走,伏低身形,攻击的准备动作像是狼或者狮子。

    这时候一号控制中心里已经完全乱套了,跟表面上呈现出来的亢奋相反,西泽尔的各项健康参数已经恶化到了极点,那是将死者才会有的健康状况,身体正汲取每一分力量维持这个男孩的呼吸和心跳,这男孩却毫不吝啬把它花在进攻上。

    他的身上呈现出生和死两种完全相反的特质,他正爬向暴力的巅峰,同时也正在死去。

    “终止实验!”托雷斯骑士低声说,“我们这边率先终止实验,军部也不能继续纵容黑龙进攻!西泽尔现在连清醒的意志都没有,他不可能挡住黑龙的进攻!”

    “终止实验……他就永远失去资格。对于他父亲来说,他就是个没用的人。”佛朗哥教授转过头来,神色略显狰狞。

    托雷斯骑士也愣住了。佛朗哥教授说得没错,这时候终止实验,就意味着对黑龙认负,教皇厅要的是骑士之王,西泽尔若不能成为骑士之王,教皇厅就会另选他人。

    回想那个男孩在踏入实验场之前说的话,对他而言,到底是生命重要,还是穿上甲胄握住权力重要,托雷斯骑士也没有把握。他说他一早就知道自己回翡冷翠是为了什么,可到底为了什么,他没有说,这个男孩的心像井那样深。

    “终止实验!”托雷斯骑士下定了决心,“史宾赛厅长把他托付给我,只是要我保证他的安全!我的一切行为都以他的安全为最高准则!”

    “即使毁掉他的前途也在所不惜,是么?”

    “有一天,也许会有人会赋予他的生命别的意义,可他如果死了,那就什么意义都没有了。”托雷斯骑士的声音仿佛从喉咙深处挤出来,“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为了掌握权力而活着。”

    “你真的开始在乎这个孩子了啊,托雷斯……”佛朗哥教授大步去向仪表台,把手伸向那个红色的安全阀。切断那个安全阀,神经控制系统就会中止运作,骑士舱弹出,这场对比实验到此为止。

    就在这时候,甲胄中的西泽尔吼叫起来。他尚未变声,吼叫起来尖利得像是女孩,单薄刺耳,随着那声吼叫,他高高跃起,扭曲着身体扑向黑龙。过度的动作令他背后的黑色电缆脱落下来,一瞬间绝大部分仪表数值清零,除了植入在骑士服内的、无线传输的感应器仍在工作,显示着那几近疯狂的生命数值。

    “见鬼!”佛朗哥教授大吼。

    在这一刻西泽尔获得了自由,控制中心再也无法像关闭一台仪器那样关闭他,却也无法再支援他。他变成了一头完全自由的野兽,狂舞在那个……暴风雨之夜!

    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跟黑龙战斗,他的意识仍旧留在那个幻觉中的风雨夜。他跳起来扑向那些穿黑衣的人,苍白的小手呈现扭曲的爪形,他要把他们撕碎,全都撕碎!

    黑龙只是略微迟疑,就被西泽尔撕裂了面甲,那张清秀的男孩面孔暴露出来,天生的白发汗湿后贴在额前,两行鲜血划过他的面庞,那是西泽尔挥舞利爪割出的。

    从未受过任何格斗训练的西泽尔在这一刻表现出了不可思议的<a>99lib.</a>协调性,更加疯狂的搏击方式紧跟着到来,他的身躯和四肢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拧转,利爪在空气中留下密集的铁色弧光,在黑龙的外壳上刮出无数火花。

    黑龙在那狂风暴雨的打击中一步步后退,只能交叉双臂来遮挡面部要害。

    “受过严格训练的骑士,竟然被疯狗般的孩子逼成这样!”奥奎因将军面露不悦,“通知黑龙,不必有所保留!做他能做的一切!”

    副官迟疑了几秒钟,向着仪表台上的军官点了点头。军官用微微颤抖的手按住通话器,“黑龙,放手做吧。”

    黑龙忽然站住了,脚跟咬住地面,双手抓住了西泽尔的手腕。那个面容清秀的孩子,自始至终神色没有过丝毫变化,无论是被西泽尔压着打的时候,还是此刻忽然爆发的时候。

    他的全部数值都开始稳步上升,西泽尔奋力地扭动身体却无法挣脱他的控制。黑龙的甲胄缝隙中喷吐出大量的蒸汽,惊人的暴力从动力核心源源不断地<footer>99lib.</footer>去往双手。

    西泽尔双腕的护甲缓慢变形,黑龙骤然发力,扭断了西泽尔的左手腕,抬脚把他飞踢出去。

    机动甲胄远比骑士要高,因此骑士的手脚并不能到达甲胄的肢端,黑龙并没实际伤到甲胄中的西泽尔,但因为神经是联通的,西泽尔仍旧感觉到了腕骨折断般的痛苦。

    铜板上,骑士的双手部分亮起了红灯,神经耦合率瞬间下跌了25%之多。西泽尔痛苦地吼叫起来,但他已经挣脱了控制电缆,控制中心已经没法给他任何支援了。

    佛朗哥教授发疯似地把各种电缆从仪表台上拔下来,试图关闭西泽尔身上的甲胄,这样就能宣布认负,阻止黑龙的进一步进攻。

    但这些全都是徒劳,在黑龙狂风暴雨般的进攻中,西泽尔的甲胄逐步变形崩溃,却无法关闭。男孩尖声嘶叫着,还在试图反击,但他格斗的姿势实在太笨拙了,每次扑上去的结果就是受更多的伤。

    他本来就什么都不懂,在克里特岛他能够打得贝拉蒙少爷哭是因为他手中握着石头而贝拉蒙少爷没有。某个男人说过石头也是种权力,可此刻他手中没有石头,真正“握着石头”的人是黑龙……百万中选一的天赋骑士,黑龙!

    黑龙第二次锁住了他的咽喉把他举向空中,西泽尔浑身上下都冒着电火花,几乎所有的关节都已经被黑龙打得松脱开来无力地下垂,蒸汽从身体各处的缝隙中渗漏,暗绿色的粘稠液体也渗透出来,沿着甲胄表面往下流,汇成暗绿色的小溪,看起来像是甲胄的血液。

    西泽尔颈部的护甲早已受创,此刻完全崩溃,男孩细弱的、白色的脖子暴露出来,但脸还被面甲遮蔽。

    黑龙扭头看向二号控制中心,二号控制中心的军方负责人扭头看向奥奎因将军,奥奎因将军站在阴影里,目不斜视,铁石般的<strike></strike>脸上毫无表情。

    没有人叫停,除了一号控制中心里吼叫着的佛朗哥教授,但他的命令对于军部而言是没用的。

    黑龙缓慢地增加着力量,铁手上凸出的棱卡进西泽尔的脖子里,鲜血涌了出来,男孩的颈骨发出折断之前的呻吟。这一幕令人想起被宰杀之后放血的鸡,被人提在手里,痉挛着渐渐死去。

    “是有人……不想让<u></u>他活下去!”佛朗哥教授终于明白了,木然地倒在助手们为他推来的椅子上。

    他身后的铜板上,红灯越来越多,双手小臂失去联络……左侧膝盖失去联络……肩部失去联络……西泽尔跟甲胄之间的联系正在逐步断开,佛朗哥教授的助手们默默地看着那块铜板,无能为力。

    奥奎因将军的嘴角无声地裂开,露出森严的白牙。

    没人能救西泽尔了,在他的幻觉中,在那个无边的雨夜中,他也被黑衣的男人锁着脖子举向空中,他手足痉挛,瞳孔泛白,视野却越来越黑。

    闪电照亮了窗户,在那扇窗下,蒙面的医生把手术剪插入了那女人的后脑,剪刀开合,脑白质切除手术完成。

    眼泪从西泽尔的眼角滑下……他忽然明白了,这就是何塞·托雷斯骑士所说的幻觉,他所见的一切是他自己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恐惧。

    那件事早已发生了,世界无从修改,时间无法逆转,他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那已经失去的温暖怀抱再也找不回来……

    现实中,人们清晰地看见男孩的面甲下方挂着两道鲜红的痕迹,在现实中,这个孩子的眼泪殷红如血。

    他张开了嘴,那骤然拉长的面部从面甲下方暴露出来,那口整齐的白牙在此刻看来是那么地狰狞凶恶,整个实验场都被男孩的吼叫声填满,残破的甲胄忽然喷出巨量的蒸汽,尖锐得像是汽笛声。

    铜板上最后的几盏绿灯位于脊椎附近,此刻它们也熄灭了。原理上说这是甲胄和骑士彻底脱开的迹象,但西泽尔那尚未被彻底破坏的右手猛地收紧。

    “不可能!这不可能!”佛朗哥教授咆哮。

    各种证据都说明甲胄已经跟西泽尔断开了,那男孩很可能已经死了,但植入骑士服的感应器传回了惊人的数据,狂暴的心跳、狂暴的血压、狂暴的肾上腺素……那孩子濒临死亡的身体中仿佛烧起了一场焚烧世界的烈火。

    他抓住黑龙的手腕,以绝对的暴力掰断了那只手,并把它砸在身后的铁墙上。黑龙跟西泽尔一样是孩子,但不愧是受过训练的骑士,神经联结中断的剧痛他生生地承受下来,明智地选择了后退。

    西泽尔沉重地落地,缓缓地站直了,漆黑的眼孔深处,似乎睁开了一双诡异的眼睛。

    西泽尔……你回到翡冷翠是为了什么?为了给妈妈治病么?为了给妹妹幸福的生活么?为了获得权力爬到最高处像那些欺负过你的人炫耀么?

    不……我回翡冷翠……是因为我恨它!

百度搜索 天之炽2·女武神 天涯 天之炽2·女武神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天之炽2·女武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南并收藏天之炽2·女武神最新章节